IMF:下調今年全球經濟增速至3.2% 發達經濟體超預期
2019年07月24日14:29

  IMF:下調今年全球經濟增速至3.2%,美國等發達經濟體表現超預期

  鑒於政策刺激預計將在負面外部衝擊情形下支持經濟活動,IMF預計中國2019年和2020年分別增長6.2%和6.0%,相比4月預測均下調了0.1個百分點。

  7月23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佈最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預計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為3.2%,與4月的預測相比下調0.1個百分點,與年初預測相比降低0.3個百分點。IMF預計2020年增速回升至3.5%,與4月相比也下調了0.1個百分點。

  IMF在報告中指出,在中國與美國貿易和技術緊張局勢加劇和英國脫歐不確定性長期持續的艱難背景下,2019年上半年,全球經濟活動勢頭依舊疲弱。發達經濟體增長表現超出預期,但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經濟活動弱於預期。

  具體而言,美國和日本的增長好於預期。在歐元區,2018年損害增長的一次性因素(尤其是新的汽車排放標準調整)似乎如預期開始消退。在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中,中國一季度GDP增速高於預測,但二季度指標顯示經濟活動有所放緩。新興亞洲的其他經濟體和拉丁美洲的經濟活動令人失望。

  IMF經濟顧問兼研究部主任Gita Gopinath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對2019年經濟預測的調整反映了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出現的負面意外情況,這部分抵消了發達經濟體的正面意外情況。預計2019年至2020年間的增長將有所改善,但接近70%的增長有賴於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改善。

  對於報告中未提及“經濟衰退”的問題,Gita Gopinath表示,IMF的基準情形中沒有經濟衰退。“我們預計2019年至2020年全球經濟將有所回升,但同樣,我們確實強調存在重大下行風險,複蘇依賴於承受較大壓力的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經濟體,因此存在較大不確定性。”

  下行風險占主導地位

  自2019年4月《世界經濟展望》發佈以來,經濟下行風險加劇。IMF指出,這包括貿易和技術緊張局勢升級,以及風險厭惡情緒長期持續可能暴露出在多年低利率中累積的金融脆弱性,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以及(使負面衝擊更加持久的)消脹壓力日益加劇。

  全球貿易表現疲軟。貿易額增速2018年四季度跌破2%以後,2019年一季度同比增速降至約0.5%,這種放緩在新興亞洲體現得尤為明顯。IMF認為,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貿易緊張局勢給投資帶來了阻力。商業情緒和採購經理人調查的例子表明,製造業和貿易前景依然疲弱,對新訂單的態度尤為悲觀。但服務部門的表現彷彿撥雲見日,該部門的情緒韌性較強,為就業增長提供了支撐。

  核心通脹與最終需求增長的低迷保持一致,發達經濟體核心通脹已降至目標以下(例如美國)或持續遠低於目標(歐元區和日本)。在很多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核心通脹也進一步下降至曆史平均值以下,阿根廷、土耳其和委內瑞拉等幾個國家除外。

  IMF指出,鑒於全球經濟活動總體保持低迷,供應影響因素繼續主導大宗商品價格走勢,尤其是受委內瑞拉和利比亞內亂以及美國製裁伊朗影響的油價。儘管4月份油價大幅上漲,但成本壓力減弱,反映了儘管勞動力市場繼續收緊,很多經濟體的工資增速仍然乏力。

  發達經濟體超出預期

  在23日發佈的報告中,對於發達經濟體,IMF預計2019年和2020年分別增長1.9%和1.7%。2019年增速預測相比今年4月上調了0.1個百分點,主要反映對美國增速的上調。

  在美國,預計2019年增長2.6%,比4月預測上調0.3個百分點;隨著財政刺激退出,2020年放緩至1.9%。2019年的增速調整反映了一季度超預期的經濟表現。雖然總體增速在穩健的出口和庫存積累的支撐下保持強勁,國內需求略微弱於預期,進口也較為疲弱,部分反映了關稅的影響。

  在歐元區,預計2019年和2020年分別增長1.3%和1.6%,相比今年4月上調0.1個百分點。由於外部需求弱於預期拖累了投資,IMF小幅下調了德國2019年增速預測。在英國,預計2019年和2020年經濟分別擴張1.3%和1.4%。相比4月份,2019年經濟預測上調了0.1個百分點。上調反映了一季度的超預期表現,驅動因素是脫歐前的庫存積累和增加。

  在日本,預計2019年增長0.9%,比4月份預測下調了0.1個百分點。一季度公佈的強勁GDP數據反映了庫存積累和淨出口的巨大貢獻(因為進口大幅減少),因此掩蓋了低迷的潛在增長勢頭。

  IMF指出,在發達經濟體,最終需求增長總體疲軟,通脹壓力低迷,市場定價顯示的通脹預期指標近幾個月出現下行,寬鬆的貨幣政策仍然是恰當的。然而,IMF提醒,貨幣寬鬆會誘發金融脆弱性,為此,必須實施更強有力的宏觀審慎政策和更主動的監管手段來限製金融市場過剩。

  下調新興市場增長預期

  根據報告,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預計2019年增長4.1%,2020年加快至4.7%。與今年4月相比,2019年和2020年增速預測分別下調0.3和0.1個百分點,反映了所有主要地區的增速預測下調。

  新興和發展中亞洲預計2019-2020年分別增長6.2%。與4月相比,對這兩年的預測值均下調了0.1個百分點,主要反映了關稅對貿易和投資的影響。在中國,在結構性放緩和需要加強監管來控製高度依賴債務的背景下,關稅上調和外部需求減弱使經濟進一步承壓。鑒於政策刺激預計將在負面外部衝擊情形下支持經濟活動,預計2019年和2020年分別增長6.2%和6.0%——相比4月預測均下調了0.1個百分點。在印度,預計2019年增長7.0%,2020年提高至7.2%。兩年的預測值均下調0.3個百分點,反映出國內需求前景弱於預期。

  新興和發展中歐洲2019年前景黯淡,主要反映了土耳其的前景:一季度在超預期財政支持下實現驚人增長後,與需要進行政策調整相關的經濟活動預計將繼續收縮。

  在拉丁美洲,今年年初若干經濟體的經濟活動顯著放緩,該地區預計今年增長0.6%,相比4月預測大幅下調0.8個百分點,預計2020年回升至2.3%。2019年增速的大幅下調反映了巴西和墨西哥的增速下調。此外,阿根廷經濟今年一季度出現收縮,與4月相比2019年增速預測小幅下調,預計2020年的複蘇將更加溫和。委內瑞拉人道主義危機和經濟崩潰將繼續產生災難性影響,預計2019年經濟收縮約35%。

  IMF指出,近期通脹走弱為央行提供了放鬆政策立場的選項,尤其是產出低於潛在水平且通脹預期錨定的國家。在很多經濟體,債務水平快速攀升。因此,財政政策應該關注控製債務,同時優先實施所需的基礎設施和社會支出,而後滿足經常性支出和針對性較差的補貼。

  IMF認為,宏觀審慎政策應該確保充足的資本和流動性緩衝來防範全球投資組合出現破壞性的調整。在金融市場情緒可能快速轉換至風險厭惡模式的情況下,最大程度上緩解資產負債表的貨幣和期限錯配至關重要,這也將確保這些脆弱性不會阻礙靈活彙率製度發揮必要的緩衝作用。

  全球金融條件進一步寬鬆

  過去三個月,全球金融市場一直在應對兩個關鍵問題。一是投資者日益擔憂貿易緊張局勢加劇和全球經濟前景減弱的影響。二是市場參與者一直在設法解決這些緊張局勢對貨幣政策前景的影響。

  自6月中旬以來,多家央行發出貨幣政策立場向鴿派轉變的信號,理由是通脹低迷和增長的下行風險加劇。美聯儲預期的政策利率路徑轉向下行,而歐央行延長了前瞻指引,將保持當前利率水平直至2020年年中及以後。其他央行也轉向鴿派或宣佈對前景持更加謹慎的觀點。

  IMF指出,這導致市場進一步對貨幣政策的預期路徑進行重新評估。目前,投資者預期央行將實施更大幅度的政策寬鬆,包括美國。這種有利的環境幫助市場重新企穩。

  總體而言,IMF認為,全球金融條件自今年4月《世界經濟展望》發佈以來進一步放鬆。這種寬鬆在美國和歐元區尤為明顯,而中國金融條件的淨變化和其他主要新興市場經濟體的總變化很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