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女護士欠巨債被趕出家門:如何讓自己一步步走向精緻?
2019年07月24日18:13

  原標題:90後女護士欠巨債被趕出家門:你所謂的精緻,正在吞噬你的生活

  來源:彬彬有理

  前兩天,新浪新聞的一個微博上了熱搜。

  一位叫做李玫的90後女護士欠下了幾十萬網貸,在母親給她償還了23.8萬之後,她仍然繼續偷偷借貸。

  頗為戲劇化的是,這個母親實在沒有辦法了,拿出領養證對她說,你其實不是我的女兒,然後把她趕出家門。

  記者經過她本人的允許,查看了她的月賬單,發現她的每月消費,少的就幾乎兩萬元,多的有三四萬元,但她平時的月收入僅僅8000元左右。

  多出來的這些花銷,全部都是來自網絡借貸平台。這樣日積月累,終於把債務堆到了幾十萬元。

  然而通過賬單來看,李玫所借的貸款,也都來自合法的借貸平台,不存在欺騙,而且她也並沒有拿錢去賭博。

  那麼這每個月數萬元的開銷,究竟都用到了哪裡?

  真相令人驚呆,她的每一分錢,都花在了她所謂的精緻生活里。

  出門一定要叫網約車,看到心儀的美食推薦就一定要去吃,走在路上渴了就隨手來杯星巴克,同事都有的首飾和包包,她也不能落下。

  週末和晚上一有時間,就跟朋友逛街、泡酒吧。

  看到心儀的旅遊景點,即使假期只有兩天時間,她也要坐飛機前去遊玩,連續打卡了青島、重慶、雲南等眾多城市。

  是的,她終於過上了自己所謂的“精緻”生活,可是卻被網貸公司催債,背負巨額債務。

  即使看了很多美景,吃了很多美食,買了很多名牌包包,可是卻改變不了任何東西。

  她掉入了當今許多年輕人都會落入的“精緻生活陷阱”。

  很多像李玫這樣的年輕人,還沒學會養成正確的消費觀,就先被紙醉金迷的奢侈生活矇蔽了雙眼,走上了借貸這條溫水煮青蛙的道路。

  根據《2017年輕人消費生活報告》顯示:

  在中國近1.7億的90後群體里,有超過4500萬的人開通或使用了花唄,在購買手機等電子產品時,有76%的年輕人會選擇分期付款。

  每4個90後中,就有一個正在使用網貸產品,這是一個很恐怖的數據。

  網絡上有句這樣的話:“在我們的一生中,戒掉愛,戒掉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戒掉花唄。”

  借貸和分期購的出現,讓一部分年輕人“我現在就想要”的任性,有了可以依託的培養基,同時也將意誌不堅定的他們推向了深淵,陷入了背負巨額債務的泥沼。

  很多人,都在維持“表面的精緻生活”,可是掀開背後的面紗,真相往往會讓人目瞪口呆。

  西上真奈美是一位在網上具有超高人氣的博主。

  在ins上,她總是會曬出自己吃的食物,這些食品要麼是充滿時尚感的精美西餐,要麼就是具有豐富文化意義的傳統美食。

  在她自己上傳的視頻和照片里,食物通常都擺盤考究,桌面也看起來非常整潔。

  她所住的小屋也是環境優雅,一塵不染,平時還經常與朋友聚餐。

  美食、和男友約會、與朋友小聚、與寵物玩耍,這些都是她向外人展示的光鮮亮麗一面。

  這樣的一個女孩,看上去確實充滿了魅力,也確實過上了精緻的生活,她也因此成為萬人追捧的女神。

  可是,如果你真正進入她的生活,就會大跌眼鏡。

  她的房間,髒得像一個垃圾場,她所拍攝的那些“精緻照片”也只是把這些“垃圾”挪開拍攝的。

  更糟糕的是,她根本就沒有什麼常來作客的朋友,所有的一切都是她點兩份食物營造出來的假象。

  她會點不愛吃的食物、和不認識的人假裝朋友、孤身一人也要偽裝成開派對的樣子。

  她這樣做的所有目的只有一個:讓別人知道她過上了精緻的生活,為了能夠在網上多獲得更多的點讚。

  不僅僅是這個網紅,還有這個騙走生父300萬存款在國外“留學”的女孩,朋友圈一片歲月靜好。

  又比如這位裝逼不成反遭打臉的文藝青年。

  光鮮靚麗的社交軟件後面,藏著的總是一地雞毛。

  年輕人們熱衷於在社交網站上曬出自己精緻的生活,以此來達到自己的炫耀欲。

  到底是自己真正過得舒適重要,還是活成別人眼中精緻的樣子重要,很多人可能已經無法分別了。

  這樣的話你一定聽過:

  只有兩三隻口紅的女孩,簡直就是不懂化妝格調的糙漢;

  有了昂貴的化妝品和名牌包包,在洗手間補妝才更有底氣;

  對男孩子來說,8000元以下的電腦不配玩任何遊戲;

  沒有一雙正品AJ球鞋,怎麼能好意思出門?

  可是,我的自我價值,為什麼就一定要和這些物質上的東西捆綁在一起?用不起這些東西,難道這個人就沒有價值?

  Ted演講《誠實面對自己的金錢問題》中,Tammy Lally提出了“金錢羞恥”的概念。

  簡而言之就是,把自我的價值等同於向外界展示財力的價值,把“精緻生活”等同於“金錢生活”。

  於是,他們不計一切代價向別人展示自己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名牌,想讓自己看起來很棒。

  有太多的人,比如他們把大牌口紅和名牌包包曬在朋友圈里,他們想要傳達的並不是“我買了一支口紅、買了一個包包”,而是想要告訴大家,我有購買奢侈品的經濟實力。

  即使這支口紅和這個名牌包包很可能要花去他們攢了很久的存款,或者把他們的信用卡和花唄的額度用光,即使貸款買的,但是虛榮心得到滿足的那一刻,什麼都值得了。

  可是,你明明只能承擔起3000塊錢的生活,卻要不斷向別人暗示自己已經走上了三萬、三十萬的人生巔峰,這樣只會讓自己摔得更慘。

  在朋友圈里做偽裝的有錢人,並不是真正的精緻。

  只有拋棄掉煽動著貪婪和嫉妒的這種金錢羞恥,我們才能夠放下物質對我們的束縛,過上自由的人生。

  銀行卡上面的“負婆”,朋友圈裡面的“富婆”,這本身就是一種極大的諷刺。

  那麼,真正的精緻究竟是怎樣的?

  這個問題,我想起了老上海時期的名門閨秀郭婉瑩。

  早年的郭婉瑩,生活在家人的庇蔭下,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

  她的家裡也是奢華至極,全福州紅木打造的傢俱,銀製和水晶製的器皿擺滿了櫥櫃,沙發軟得就像棉花糖一般。

  平時吃的正餐和甜點也是由當時上海最頂尖的福州菜廚師烹製。

  但她的奢華生活,隨著丈夫的入獄和家財的充公,全都化為了泡沫。

  她不得不帶著孩子搬到一間狹窄陰暗的亭子間里,由於年久失修,屋頂上還破了一個大洞。

  面對此情此景,郭婉瑩卻並沒有像大小姐一樣的架子,而是說:“晴天的時候,陽光會從破洞里照下來,好美。”

  由於是資本家女兒的緣故,郭婉瑩必須要進行各種各樣的體力勞動,甚至是掃廁所這樣最肮髒辛苦的活,也要由她來完成。

  不僅如此,她還要承受被批鬥的謾罵和侮辱。

  在這樣的重壓下,郭婉瑩依舊沒有崩潰,而是在每次受完折磨後,又重新把自己收拾得干乾淨淨,根本不像是一個工人或者囚犯。

  偶爾閑下來,還會給自己做好吃的,沒有蒸鍋,她就用煤球和鋁鍋做聖彼得堡風味的蛋糕;

  沒有烤箱,她就用鐵絲自製香甜可口的麵包片;沒有茶具,她直接用搪瓷缸子喝自製下午茶。

  有人佩服她於逆境中的堅韌,但郭婉瑩只是淡淡地說:“這,才是人活著的樣子。”

  我所理解的精緻生活和錢的關係不大,能夠享受最好的,也能承受最差的,不管有錢沒錢,都有一顆旺盛的熱愛生活的心。

  有一次在街頭,偶遇一位老太太。

  這位老太太帶著秤和一籃蔬菜,看上去是一位菜販,卻又和普通的菜販不一樣。

  雖然是在市場賣菜,整個人卻並沒有那種小攤販的市儈精明,她衣著簡樸,長裙已經洗得微微發白,卻一塵不染。

  她從口袋里摸出一塊精美的手帕,開始精心地擦拭自己腳上的那雙繡花布鞋。

  擦完了鞋子,老太太又彎下身去,在菜籃子裡摸索了好一會兒,掏出了一朵梔子花,別在了頭上。

  在落日的餘暉下,這一幕孤芳自賞,顯得格外動人。

  白髮戴花君莫笑,歲月從不敗美人。

  還有一次我坐公交車的時候,遇到一個司機,他每天都會帶一把鮮花放在自己的車頭。

  點綴一下自己的生活,讓生活不再那麼單調,乘客投票的時候可以聞到鮮花的香氣,他自己也得到了一個花香四溢的駕駛環境。

  不論是郭婉瑩這兩位再普通不過的老百姓,他們在自己人生的每一刻,都保持著對生活的熱愛和對詩意的嚮往。

  她們認真生活的樣子,無處不體現著精神的富足。

  而這,就是精緻的真諦。

  知乎上有人問,如何讓自己一步步走向精緻?

  答案里有一句話:“請時刻保持對生活的慾望,但絕不能縱慾”,印像極為深刻。

  真正的精緻生活,與錢多錢少實際上一點關係都沒有。

  它並不複雜,也不昂貴,全然是出於你對生活是否擁有慢條斯理卻又真摯熱切的感情。

  真正的精緻從來不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而是把細碎的生活也能過得講究,讓平淡的日子也能開出花來的小確幸。

  最後用中國女艦長韋慧曉的一句話結尾吧:

  戴一塊非常昂貴的手錶,好顯示出自己身價百倍,我對這樣的價值觀完全不感興趣。

  我想要的是,一塊不貴的手錶,因為我戴過而身價百倍!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c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