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支付調研:“盜刷”背後 新舊場景如何交融裂變
2019年07月24日00:36

  原標題:數字支付變革下的一線調研: “盜刷”背後,新場景與舊場景如何交融裂變

  一位互聯網銀行技術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移動支付目前的主要認證媒介還以短信為主,但由於其技術開發早門檻低,導致如今被攔截、竊取的可能性非常高。

  近日,日媒披露英國零售銀行業務研究公司的統計數據,2018年底全球ATM數量約為324萬台,比2017年底減少約1%,為首次出現負增長。

  中國作為ATM安裝數最多的國家,2018年底約有69萬台,卻比前一年減少6.8%。第二多的是美國,2018年底約有43.35萬台,也比前一年減少0.9%。而該研究還指出,居世界第三位的印度ATM數量有所增加,但增速放緩。

  英國零售銀行業務研究公司分析稱,中國無現金結算迅速普及導致ATM數量急劇減少。這則研報數據令市場對數字支付的討論熱度提升。

  數字支付的普及已經在深刻變革著中國的金融機構以及消費者的消費與支付習慣,並因此為相關行業帶來了更多機遇與挑戰。

  數字支付變革下的場景演變

  數字支付普及後,銀行網點也進行了幾輪變革,目前看主要體現在結構與功能方面。

  雖然市場認為銀行網點數量可能出現下滑,但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6月-7月間對一家國有行和兩家股份行在廣東區域內部分網點調研後發現,網點的數量並未出現顯著下降,在部分區域甚至還出現增加。如某大行廣州番禺區仍在增開網點。

  在大中型銀行中,除個別曾推廣社區銀行的股份行近期對社區銀行關閉較多外,其他銀行的網點改造在數量上看整體穩定。

  但網點結構與功能設置確實已經出現了巨大的變化。比如現金業務的櫃檯數目顯著減少,不少網點裁撤比例達50%以上。雖然櫃檯數目減少,但等候辦理個人現金業務的客戶卻並不見多,等待時長並未因此出現顯著增加。

  此外,ATM機依然為標配,但在記者走訪網點時發現,在停留的1-2個小時中,一半以上時間出現閑置,幾乎沒有遇到排隊使用ATM機的情況。

  某大行網點業務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因為手機銀行、移動支付的普及,客戶對現金的需求下降,選擇自己在移動端處理簡單業務的佔比提高。這解放了大量櫃員走出櫃檯服務企業客戶或提供理財等其他業務服務。

  “事實上,銀行也是鼓勵客戶選擇數字支付途徑的,在數字支付足夠普及後,這意味著銀行成本的極大節約。”前述網點業務負責人進一步指出。

  記者採訪中發現,目前佔據銀行大多數客服已經變為對公業務與理財業務服務,尤其在助力中小微企業的普惠金融政策背景下,小微企業的相關業務辦理反而成為不少銀行網點的繁忙場景。

  而除了中小微企業普惠金融業務需求的提升外,造成這種場景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在於對公業務的完全線上化暫時難以實現。

  一位互聯網銀行業務負責人告訴記者,雖然目前法人客戶可以通過線上化渠道申請貸款和其他金融服務,但是這一過程還不能實現全流程的線上化。舉例來說,就是那些線上開戶暫時不能實現的。“雖然目前的人臉識別等金融科技技術可以做到比線下開戶還高的精準度與安全性,但遠程線上開戶依然未獲得監管的批準。這使得法人客戶仍然必須需要線下途徑進行傳統開戶,之後才能享受服務。但我們已經和監管部門多次反映了這一需求,如果遠程線上法人開戶可以落地,將進一步提升中小微企業普惠金融的覆蓋範圍和智能化程度。”

  一位大行普惠金融業務人士告訴記者,目前企業線下開戶流程已經從最早的幾十天到幾天,到最快當天可開戶。如果未來可以實現遠程線上開戶,對於法人客戶來說,金融服務體驗將更為優化與便捷。

  “盜刷”隱患背後的科技盲點

  除了金融機構的變革,消費場景和消費者支付渠道的變革更容易被感知。

  最明顯的例子為,傳統的大型超市如沃爾瑪、華潤萬家等依然是人工收銀渠道為主,採用掃碼移動支付方式等自助收銀渠道為輔助,且選擇傳統收銀方式的消費者仍占主流。

  但在近年新興的電商超市,如盒馬鮮生,傳統人工收銀渠道僅為輔助,自助收銀通道佔據9成以上,並支援支付寶刷臉支付。便捷的支付體驗正在培養消費者新的支付習慣。

  正如硬幣總有兩面,數字支付的普及,在便利的背面同樣蘊含風險。其中一重風險就來自於數字化下如何保證支付安全。

  近期便有多起支付安全事件引起討論。

  如大型連鎖便利店7-11斥巨資自行研發並推廣使用的手機支付7pay,2019年7月1日開始提供服務,然而僅到7月2日便有客戶提出盜刷詢問。經調查,截至7月4日上午6點,已有約900名用戶手機被盜刷,損失金額可能達到550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350萬元),該支付系統也全面暫停。

  此外,近期多家銀行力推的etc業務,也出現多起盜刷事件。

  一位互聯網銀行技術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移動支付目前的主要認證媒介還以短信為主,但由於其技術開發早門檻低,導致如今被攔截、竊取的可能性非常高。且銀行卡所聯繫的手機號往往與大量個人金融信息有關,因此也存在一定的安全隱患。

  而手機號、銀行卡之間的對應關係依然依靠傳統銀行網點認證。而公安部研發的EID系統(公民網絡身份證),就是希望引入物理介質來解決網絡身份認證的問題。其基本原理為以銀行卡為基礎,搭載一個EID芯片通過芯片讀取的方式完成網絡身份認證。目前部分電商以及第三方平台已經支援此種方式功能,但因為硬件設備布設與市場接受度等原因,依然待推廣。

  前述互聯網技術人士指出,目前數字支付本身的不完善就需要傳統支付系統作為保障,兩者相輔相成。比如,有的國家央行擔心,如果任由商業金融機構獨立掌握各自的數字支付系統,央行對貨幣體系的控製能力將受到挑戰。此外,一旦出現大面積“停電”,或遭駭客攻擊,單純依賴數字支付帶來的風險,則不敢想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