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不愛遊戲了?
2019年07月24日13:14

  中國遊戲大環境似乎有所好轉,但具體情況只能說冷暖自知。

  從去年年底開始,我們看到了很多朋友離開了遊戲行業,涉及遊戲產業的每一個崗位。

  這些人當中,有一些人對於遊戲行業本身就不是特別的感興趣,在這個行業失去了高速增長,失去了連連增長的薪資水平後,離開這個行業並非不可理解。

  但其中有一些人本身對這個遊戲這個行業抱有12分的熱情,是那種“吾心安處即吾鄉”,薪資、職業成長等等在我們看來重要的東西在熱愛與興趣面前都可以進行讓步。

  就是這樣的人,也開始漸漸的離開了遊戲行業。

  為什麼?

  帶著這樣的疑問,我們找了幾位朋友聊了聊。

  1

  A君是一個獨立遊戲的開發者,大學畢業4年的他,做了6年遊戲。

  用A君自己的話說,他的遊戲情節啟蒙很晚,“直到上了大學才算開始真正接觸遊戲”,《The Witcher 2》、《上古捲軸5》,那一刻彷彿一個全新的大門在A君的面前打開。

  於是,除了玩遊戲,就是學習與遊戲製作相關的知識,到了大三A君開始常識性的做了一些小遊戲。

  這些小遊戲哪怕連一個小小的浪花都沒有激起,但這並不妨礙A君對遊戲的熱愛,家境還不錯的他也並不需要為其它的因素做過多的考慮。

  就像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到了2017年左右,突然的一下子獨立遊戲開始火起來了,各種與此相關的賽事,各個廠商都想從中挖掘金子。

  “資本進來是好是壞?”我問了A君這個問題。

  A君猶豫了下,“短期內是好的,但長期是不好的。”

  “有金主爸爸支持你們難道不好?”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得到與失去是並存的。”

  得到的是關注,失去的是自由,背上的是KPI,卸下的是不知是否還能挺過明天的焦慮。

  A君說,伴隨著資本和市場的關注,這個圈子突然變得很亂,抄襲開始越來越習以為常,A君對此有點受不了,“去年年初,一個我很尊重的前輩,一聲招呼不打,把我做了半年的產品的核心玩法原封不動的給抄了,你知道那種心情嗎?”

  “抄襲在遊戲圈本就習以為常不是嗎?”

  “可這是獨立遊戲圈,不一樣的,我以為我們是最後的世外桃源,結果發現膝蓋彎的最低的可能也是我們這個圈子。”

  A君後來向某個平台投訴過,但投訴無果,那個前輩甚至還到處出席一些演講。

  A君覺得,這個圈子已經不值得他再待下去了,“本來就是覺得好玩,覺得可以按自己的想法設計世界,但還是太天真了。”

  2

  B君是一家國內主機遊戲媒體的資深編輯,用他的話說,“我一聽開場的幾個音節,就能知道是啥遊戲”。

  到去年年底離職之前,B君做了5年編輯,懷著一腔的熱愛而來,不能說失望但也絕對不是愉快的狀態下離開。

  從初中時候家裡就購買了PS2的B君是一個絕對的遊戲發燒友但凡是3A大作,他沒有一款不熟的,所以能夠找到一份與它的興趣十分吻合的合作,按理來說應該高興才對。

  “一開始是可興奮了,覺得簡直為我貼身打造的一樣”

  “後面為什麼又要離職呢?是錢的問題、職場關係的問題,還是老闆把你裁了?”

  “就是不興奮了,很簡單”

  以下為B君的自述:

  你很難想像,作為一個遊戲狗,居然不愛遊戲了,但事實就是如此。

  以前我玩遊戲那是真的玩遊戲,《Assassin's Creed》可以打一遍又一遍,《DOTA》可以和朋友開黑一個通宵不帶累的。

  但是現在,你讓我再去評測遊戲,我可能想吐,因為玩的遊戲實在太多了,很多都是工作需要,接觸了太多的遊戲,接收了太多的信息。

  你們可以挑選自己喜歡的遊戲玩一遍又一遍,但是我只能是把自己喜歡不喜歡的都玩一遍,慢慢的你就會發現一個叫熱情的東西在流逝,你不再對它有熱情了,你的熱情在一次又一次的評測中,在一次又一次的追蹤新聞中,在一次又一次來自上面的軟文需求裡面,最終消耗的一乾二淨。

  興趣和愛好,最好分開,如果你真的喜歡遊戲,最好不要進入遊戲行業。

  3

  相比於A君和B君,C君的理由更簡單一點,“父母下了最後通牒。”

  今年30歲的C君,從大學畢業後就混跡於遊戲行業,商務、媒介、運營,幾乎每一個與研發無關的崗位都待過,但待的都不是大公司,而是一些處於類似於B輪與C輪之間的公司。

  C君很不走運,在手遊的那一撥浪潮當中,他所在的公司也沒能成功上岸,他的履曆在一點點的變的越來越厚。

  而C君的父母一直不知道C君在那些他們印象中的大城市做些什麼,C君也不敢告訴他的父母,“我父母都是老師,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

  C君一直告訴父母的是,他的工作是做廣告行業,就這樣一直藏藏奄奄了這麼多年,直到去年的時候父母知道了,“立刻下了通牒,要麼回老家找份穩定工作,要麼就別回來了。”

  C君說,從他小時候接觸遊戲開始,父母就一直對遊戲抱有偏見,這麼多年從來沒有改變過,認為遊戲就是會害人,原本C君想著在遊戲行業做出一番事業來,讓父母徹底改變這種想法,但是他沒能做到,反而覺得更加失敗了。

  我和C君見面聊的時候,他下個月就要離開上海了,而下個月就是CJ,很多人例如PDD、旭旭寶寶等人的確改變了父母對遊戲的看法,但更多的其實還是像C君這樣的。

  遊戲在我們的當下,依舊飽受偏見。

  我最後問C君,“你還愛遊戲嗎?”

  C君說,“這個問題重要嗎?”

  4

  這個問題重要嗎?這個問題不重要嗎?

  A君在投入了那麼多熱愛後,最終還是感覺到了受傷。

  B君的熱愛被那些瑣事、碎事和恰飯消磨殆盡。

  C君的勤勤懇懇最終還是沒有換來童話中的結局。

  即便這樣,我想他們或許也是愛著遊戲的,他們曾是中國幾十萬從業者的一員,他們曾為遊戲的去汙名化做出了努力。

  那些因為這樣或那樣的原因,離開遊戲行業,卻又愛著遊戲行業的遊戲玩家們,謝謝你們所做的努力。

  來源:遊戲觀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