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大都會:“還原”日本京都千年的物哀與風雅
2019年07月24日07:56

原標題:紐約大都會:“還原”日本京都千年的物哀與風雅

7月24日起,美國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將推出“京都:藝術想像之都”,通過漆器、陶瓷、金屬製品和紡織品等,以及不同流派的繪畫作品還原這座千年古都的曆史、以及日本文化中的物哀、風雅與幽玄的獨特美感。展覽以解析京都文化史從古代到現代轉折的角度,展出Met館藏中8世紀至今與京都相關的藝術品,也同時探討城市社會、政治和宗教結構的變化如何影響藝術產出。

《洛中洛外圖屏風》(局部),江戶前期

1976年11月的,《看不見的城市》作者卡爾維諾來到日本京都,而後他寫了九件旅行相關的作品,描述了古代皇家宮殿、寺院、電氣火車,穿著和服的女性、浮世繪版畫等。

在他的文章“千園”中,卡爾維諾觀察到,在漫步傳統京都園林,“通過一步步回顧自己視線所感知的每一個圖像,達到了內在的和諧。”步行創造了一種觀察方式; 園林景觀取決於人的腳步,而因此“倍增成無盡的園林。”

在卡爾維諾筆下是他者對京都的觀看,而千年前紫式部的《源氏物語》是平安時代皇族的京都,川端康成的《古都》借千重子和苗子描繪戰後的京都……

“京都:藝術想像之都”則是從圖像的角度還原這座千年古都的曆史、以及日本文化中的物哀、風雅、與幽玄的獨特美感。

祇園南海,《墨竹緞面打掛》

此次展覽將展出包括漆器、陶瓷、金屬製品和紡織品等,以及不同流派的繪畫作品和最近入藏的日本當代藝術。這些作品將探討城市社會、政治和宗教結構的變化如何影響藝術產出。其中,一件精緻的中世紀盔甲相傳是足利幕府的創始人足利尊氏(1305年-1358年)捐贈給京都神社,此外陶藝家尾形乾山(1663-1743,尾形光琳之弟)工作室出品的一套五件山茶形器皿;祇園南海(1677-1751)繪墨竹緞面打掛等的展出頗為難得。

約等同於今日京都市的市中心,建立於8世紀的“平安京”,於794年起被定為日本首都,此後發展成為日本中古及近代重要的政治與文化中心,至1869年遷都東京為止。曆經千年的發展,為這座城市遺留下豐富的文化遺產,這些遺產包括當下依舊可見的寺廟、神社、能劇劇院、畫坊、漆器作坊、陶瓷窯廠、布料店、古建築與日式園林等,以及曆史中的天皇、貴族、高級武士、藝術家、宮廷文人,並共同構成京都充滿想像的文化生活。

《保元平治合戰圖》屏風,17世紀

平安時代(794-1185)宮廷貴族的繁榮文化,直接導致藝術的新發展,但是在1185年,幕府標誌著武士階級的興起。 在展覽中,政治轉型很好地體現在17世紀早期的《保元平治合戰圖》屏風中,在1156年發生在京都的保元之亂雖僅持續了幾個小時,但卻標誌著武士階層走上日本政治舞台,成為日本武家政治的開端。這是一場令京都人感到恐懼的戰鬥,在屏風在描繪中殿中的貴族、牛車上的朝臣,騎馬的武士都陷於混亂之中,但該屏風也以鳥瞰的視角描繪了城市青翠的山丘、河流、神社和寺廟。

在後來的室町時代(1392-1573),足利幕府培養了茶文化,能樂劇,插花和水墨畫的形成,並構築起華麗貴族的北山文化和幽玄寂靜的東山文化。其中北山文化代表,建築方面有金閣寺、戲劇方面有能面、狂言、宗教方面有臨濟宗的發展、繪畫方面則是水墨畫的盛行;東山文化則以銀閣寺、雪舟繪畫等為代表,其中村田珠光所創的“侘茶”,成為後世茶道的基礎,善阿彌把禪的精神帶入庭園造景,確立了“枯山水”的風格,這些深深影響後來日本文化。

相阿彌,《四季山水圖 (瀟湘八景)》,16世紀早期

展出中最能代表室町時代東山文化的傑作之一是相阿彌(1525生)的一對摺疊屏風,他也是足利幕府將軍的藝術顧問。

與那個時代的其他水墨畫家一樣,相阿彌將多以捲軸、冊頁形式出現的中國山水畫作為其屏風和和式拉門的靈感來源,為京都的府邸和寺廟營造沉思的氛圍。《四季山水圖 (瀟湘八景)》借鑒自十三世紀的中國僧侶畫家牧溪繪製的《瀟湘八景》。

相阿彌,《四季山水圖 (瀟湘八景)》,16世紀早期

以日常生活一景構成一個巨大的水墨景觀,展示了四季的變化,從泛起薄霧的春山流水,到冬季冰雪覆蓋的屋頂為止。相阿彌的作品也顯示了日本室內裝飾對季節性圖像的長期偏好,而對於這種圖像的喜好,來源於平安時代(794-1185)的藝術和詩歌。

此後的桃山時代(1573-1615)通常被稱為日本的黃金時代,喚起了奢華、充滿活力的風格,金色奢華地應用於建築、漆器,屏風和服裝。 經過幾十年的戰爭,京都的複興也為各種藝術形式創造了一個新興的環境,除了原本與中國和韓國的持續貿易外,葡萄牙和荷蘭商人以及天主教傳教士的到來為日本帶來了新的技術和商品。

花鳥獸蒔繪螺鈿洋櫃,16世紀晚期-17世紀早期

展覽展出為日本國內市場製作的豪華漆器、為歐洲市場設計蒔繪洋櫃。蒔繪洋櫃可謂東西交彙的藝術,櫃子的每個面板都包含一個景觀中的動物。面板又模仿歐洲金庫的金屬條帶分開。其中描繪的樹木和花朵都是日本本土可見的,但老虎、孔雀等或是漆器工匠從未見過的奇異動物,其中可能因為奇異動物更適合出口市場。與此同時,正面精心設計的鍍金青銅鎖飾還繪有歐式天使圖像。

隨著日本開始參與全球貿易,京都的高級武士穿著由歐洲面料製成的陣羽織。展覽中的一件桃山時期的陣羽織屬於與豐臣秀吉或德川家康相關的軍閥或高級將士。 這件外套的褶皺由中國錦緞製成,並配以金銀色雲龍紋。 背心由西方進口的羊毛製成,這在十六世紀晚期的日本是一種奇特材料。

藍羅紗紫藤紋陣羽織,16世紀晚期

同時,展覽還通過珍貴的茶具和書法來突出桃山時代茶道在日本的發展實踐,而被譽為日本人譽為“茶聖”的千利休,也正是日本戰國時代安土桃山時代人。

1603年,在江戶(今東京)建立德川幕府後,京都的角色主要集中在儀式和文化活動上。 新政治製度對京都的藝術形式和都市生活方式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商人階級不斷增強的經濟實力,也讓藝術超越了貴族和軍事精英的傳統基礎,擁有了更大的受眾。

尾形乾山,山茶形器皿

此時,京都也因生產漆器和京燒(清水燒)著稱,併成為主要的紡織品生產地。在展覽中,琳派風格的陶瓷和漆藝、精緻的能劇服裝和裝飾繁複的和服將與17至18世紀的懸掛捲軸和摺疊屏風並列。

圖:牡丹鳳凰紋樣縫紉箔,18世紀下半葉

江戶時代的京燒陶藝家永樂保全的作品也在展出之列,而他家族的京燒也傳承至今。

在江戶時代,《洛中洛外圖》也被一再演繹,洛中洛外圖是日本室町時代所創作的風俗畫的一種,洛是指日本京都市,源自中國洛陽。《洛中洛外圖》展示了京都市的名勝古蹟。其中右屏風畫面的以二條城為主,左屏風則描畫了豐臣氏餘威的方廣寺大佛殿。

《洛中洛外圖屏風》(右半),江戶前期

美國大都會博物館所藏《洛中洛外圖》為江戶前期的堺市博本,這對屏風如同地圖般地描繪了京都及其周圍的節日場景和標誌性景點,街道、寺廟、神社、運河、群山皆在其中。 這種百科全書式的屏風包含著名的景點、作為季節性活動的場景,也作為記錄城鎮居民的圖像,將風俗、服裝、商業、休閑活動等一一展現。

保留至今的《洛中洛外圖》屏風共有168件,其中室町時代的保持至今的共三幅,分別藏於日本國立曆史民俗博物館、東京國立博物館、米沢市上杉博物館。其中米沢市上杉博物館所藏的“上杉本”被認為是狩野永德作品。此外,日本國立曆史民俗博物館還藏有一件桃山時代所繪的《洛中洛外圖》,其他皆為江戶時代作品。其中大部分於紐約大都會一件相似,畫中將城市分為東、西兩部分。 在右邊屏風為城市的東部,以及以祗園祭為主的街頭活動,而左邊的屏幕顯示了二條城和京都的西部。

《洛中洛外圖屏風》(左半),江戶前期

江戶時代的最後幾十年,人們對平安時代的宮廷文化和文人傳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同時也有了創造新風格的意圖,藝術也開始向當代延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