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夏天穿吊帶增加受侵害概率?媒體:愚昧之談
2019年07月24日04:11

  原標題:天熱,穿吊帶嗎

  悶熱的夏天終於來了,街上的“仙女”們紛紛露出大腿,吊帶掛在鎖骨旁,一身清涼。她們是城市的風景線,為街道減齡。哪怕在土味街拍里突然劈個叉,你也會原諒她的調皮。

  穿剪裁得體的衣服,展示令人羨慕的馬甲線,走在街上做瀟灑小姐,這是很多女孩的夢想。但總有一個聲音在耳邊說“女性要避免穿著暴露”。

  這些詞語太熟悉了,一旦有侵害女性安全的事件發生後,總有人提醒“女性儘量不要在夜間出門”“女生,記住這些,關鍵時刻能救命”,好像讓女性穿著羽絨服,實行宵禁就能消滅犯罪。

  這兩天,北京地鐵的“獵狼小組”火了,登上各大媒體,他們隸屬於北京京公安局公交總隊,專門在地鐵“捉拿”騷擾女性的色狼,據說兩年多時間已經“獵”了300多名“狼”。

  上個月,司法部法製宣傳司的公號就講了獵狼小組的故事,文章里最打動我的一段話是:在獵狼小組看來,女性們該怎麼穿就怎麼穿,這個花花世界,大家要像花兒一樣,應該活得豐富多彩一些。違法嫌疑人,交給我們警察來處理。

  幾年前,美國堪薩斯大學舉辦了一場名為“what were you wearing(你當時穿的是什麼)”的展覽。根據性侵犯的真人真事,展示受害者那天穿的衣服。展廳牆上掛著我們在大街上隨意都能看見的服裝,T恤衫、牛仔褲、運動套裝、襯衫、長袖長褂……

  一件黑色T恤衫旁有一段話,“事發後我好幾天沒去上班,當我把這件事告訴老闆時,她問我,‘你當時穿了啥?’我說,‘短袖上衣和牛仔褲,你去打籃球會怎麼穿?’我轉身離開,再也沒有回去。”

  有人說,那類勸人不要穿太少的話,事前說是善意,事後說是惡意,事前說是提醒,事後說是指責。

  不排除勸說者的好心和痛心疾首,但提醒和警告更該對犯罪分子說。一味勸女性,只會減輕犯人的罪惡感,“看吧,警方都說了,是你自己不小心,這是你的命”。

  更糟糕的情況是,它也許激發了人的犯罪衝動,因為這類宣傳里包含著對犯罪分子的恐懼——罪犯無法評估、罪犯不好控製,似乎罪犯無所不能。

  當一個杭州女生被追求者拋下19樓,當一個女人提離婚被老公在三亞的超市旁砍下頭,當一個開著路虎的女人被前男友當街放火燒死,當一個空姐出門打車被先姦後殺,當一個漂亮女孩走在南昌紅穀灘無端被暴徒捅死,更多的吐沫應噴向施害方,而不是轉頭羞辱受害者,問她那時穿了什麼衣服。

  警方普法的職責是震懾犯罪分子,維護自身威嚴,提高公民對社會的信心。當社會的輿論都在譴責罪犯,而不是對受害者指指點點的時候,我們的共識會形成更有力的天網,讓齷齪者無處遁形。

  印度女性的安全問題長期被詬病,7年前的“公交車輪姦案”發生後,犯人還說“她不該在強姦時反抗”“一個體面人家的女孩不會晚上9點還在外面閑逛”。可怕的是,這禽獸一般的瘋話,可能在印度很有市場。

  同樣,“女性不要穿著暴露”這句話裡,隱含著對受害者的汙名,是不是另一種程度的愚昧呢?

  被侵害的羞辱感容易成為心頭陰影,女性受了欺負也總是選擇忍氣吞聲、息事寧人,因為張揚開來,她不但得不到聲援,還會被輿論丈量裙子幾尺幾寸。獵狼小組即便逮到色狼,很多女性也不願站出來承認被騷擾。相反,當整個社會同仇敵愾壓向色狼,那受害者的底氣會更足,無論你穿的是什麼,有整個社會為你撐腰。

  事實上,色狼往往又慫又膽小。上個月在北京西直門地鐵站,一名女乘客遭到猥褻,她立即追趕,色狼慌忙逃竄。警察兩天后找到了他。那歹人正拄著雙拐一臉尷尬——前兩天逃跑時,腳面骨折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