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艾榮錯?綠軍解體背後,也許分開對誰都好
2019年07月23日07:42

  過去一年,對於塞爾特人來說簡直是噩夢。

  儘管他們依然殺進了季後賽,並且也在首輪橫掃了溜馬,但是這並不妨礙塞爾特人成為“本賽季最讓人失望”的球隊之一,畢竟在賽季開始之前,球迷們對這支球隊的期待一直都是總冠軍或者總決賽,再不濟,也得和前兩年一樣打進東決。可惜結果我們都知道,完全體的綠軍常規賽一共只贏了49場比賽,並且在次輪輸給了公鹿。

  事實上,輸給東岸第一並不是一件丟人的事情,但之所以說讓人失望,除了最後四場一共輸掉65分之外,還和他們這一整年的“鬧劇”相關。

  最終賽季結束,自由市場開啟,綠軍直接迎來解體,他們隊內的四員大將紛紛選擇了離開——艾榮布魯克林搭檔好友杜蘭特,賀福特費城組四巨頭,路斯亞如願收穫佐敦老闆的大合同,莫里斯加盟紐約不忘戲耍普波域治。

  一時間,塞爾特人隊內得分前七的球員直接少掉了四人,用“失掉半壁江山”來形容絕不過分。當然,他們也得到了獲加和簡達,但是僅靠獲加和簡達絕對是不夠的,不會有球迷像去年那樣覺得塞爾特人會衝出東岸,換句話說,這支球隊的競爭力已經下降了。有意思的是,直到兩年前,塞爾特人還被認為是重建球隊的楷模,一年前,他們還是能夠硬扛占士的青年近衛軍,結果今年,他們反而倒退了一些。

  塞爾特人的失敗,應該要從何說起?

  先是傷病,自打2017年希禾特的那一摔之後,這支球隊就已經註定了不會回到“理想狀態”。過去的一個賽季,希禾特場均僅能夠拿到11.5分4.5籃板3.4助攻,他有過一些閃光點,如兩次面對木狼分別拿到35分和30分,但是整體上看,希禾特已經很難再回到傷前的狀態了。他不再是個全明星,賽季初一度在後備和正選間掙扎,季後賽得分則從2017年的24.1分變成了9.6分。

  這樣一位“3000萬先生”的隕落必然會影響著綠軍的復興進程,而且這份影響還不止於上賽季——希禾特下賽季的薪資高達3270萬,不出意外的話,他還會在明年夏天執行剩下一年3420萬的球員選項。希禾特的受傷也讓塔圖姆和謝倫布朗的新秀紅利期化為烏有,甚至影響著核心球員的續約。

  再是安治,老實說,安治過去兩年的每一筆交易或者引援都沒有大問題,也是得益於他的果斷和決絕,綠軍才能在“後三巨頭”時代迅速崛起,但是安治的問題在於,作為一個資本家他實在太精明了,在處理小湯馬士交易上,安治已經被貼上了“冷血無情”的標籤,這在如今球員話語權越來越重的聯盟並不是一件好事。

  好比今年的“一字眉去哪兒”大戲,一字眉的父親直言不希望兒子去波士頓,就是因為安治在處理小湯馬士上過於冷血。必須要說的是,受一字眉申請交易風波影響最大的,除了湖人、塘鵝便是塞爾特人。這方面安治也沒有處理好,沒能穩住軍心讓塞爾特人的團結性受到了一些影響,賽季結束之後,安治還將貝恩斯送到了太陽——在前者已經表示過希望能夠加盟一支爭冠球隊的前提下。

  最後是艾榮,綠軍“淪落”至此,作為球隊當家,艾榮自然是難逃責任,有關艾榮的“指責”,主要集中在這些方面:

  一是公開指責年輕人,認為年輕人不懂得為了爭冠需要犧牲什麼;

  二是公開對占士的道歉,發表領袖言論;

  三是季後賽次輪面對公鹿嚴重失常。

  除此之外,在艾榮加盟網隊之後,你還可以聽到各種關於“艾榮離開早有預兆”的新聞,比如丁威迪曾說艾榮在12月份就告訴他“下賽季的紐約會非常有意思”;比如波蒂斯在簽約紐約人後公開表示“2月份就知道艾榮和杜蘭特要加盟網隊”;以及別忘了在3月份輸給火箭的比賽前,艾榮還曾被拍到自言自語,“等到我退役了之後,我不會懷念這裏的一切”。

  不管丁威迪、波蒂斯所言是真是假,可以肯定的是,艾榮在塞爾特人這一年過得並不愉快,他確實“鎮不住”隊內的年輕人,否則也不必在媒體面前大談自己當年如何年輕氣盛,並且要給占士道歉,爭當一個好領袖。最直接的一個例子便是,就在艾榮表示年輕球員不懂犧牲什麼之後的第二天,謝倫布朗就站出來表示:“不管是年輕球員還是老將,輸球不是一個人的錯,我們不該相互指責。”

  所以什麼都怪艾榮就對了?

  並不然,事實上,艾榮在常規賽的表現不比之前來得差,他場均可以拿到23.8分5.0籃板6.9助攻1.5偷球,真實命中率依然高達59.2%,期間還有過絕殺溜馬鎖定主場優勢和絕殺速龍的關鍵表現,也是因為他的出色發揮,艾榮在今年第一次入選了二陣。

  不過他在季後賽的失常倒是真的,面對公鹿的系列賽裡,艾榮最後四場比賽一共83投25中,命中率僅為30.1%,三分命中率也只有18.5%。最“淒涼”的是第五場,艾榮全場21投6中,僅僅拿到15分0籃板1助攻,還有3個失誤,綠軍最終輸掉了25分——這也是艾榮在綠軍的“絕唱”。

  艾榮和史蒂文斯確實是不來電,史蒂文斯的體系原本就是以團隊籃球為基礎,在沒有艾榮、希禾特的那一年裡,他們能夠打進東決靠的就是策應中軸和大量的功能型3D或者防守尖兵,艾榮的打法則是長期以單打為主,組織和串聯能力雖不差,但卻是艾榮的第二選擇。

  原以為這樣的艾榮和史蒂文斯能夠一拍即合,相互補充,結果沒想到,兩人相加的效果還不如小湯馬士在的時候——只能說,化學反應是個有趣的東西,我們相信綠軍眾將都想贏球,私底下的關係也必然不差,否則塔圖姆也不會一直身穿艾榮球鞋,只是不來電就是不來電,不管是從領袖層面或者是磨合層面,艾榮就是不適合綠軍,否則皮雅斯也就不會公開表示:“艾榮不是一支冠軍球隊的老大。”

  分開,也許對誰都好。

  艾榮擁有了和好友一同打球的機會,並且可以再次證明自己的領袖能力——在一支年輕人們沒有那麼血氣方剛的球隊;綠軍則得到了肯巴獲加,後者同樣是一個好勝心極強的球員,同時塔圖姆和謝倫布朗也會得到進一步成長。

  只是屬於綠軍的問題不僅僅在於艾榮的離開——賀福特的離開可能會讓史蒂文斯不得不重鑄自己的進攻體系,他還是綠軍的防守基礎;莫里斯的離開讓綠軍失去了一個亂戰高手,他也是今年季後賽塞爾特人表現最好的球員;路斯亞倒不是不可替代,但是白白失去一個路斯亞,終究會讓綠軍的後備力量受到了些影響。

  這些人都在的時候,塞爾特人原本有機會成為主角,可惜他們錯過了。下賽季,公鹿依然有著第一檔的競爭力,76人聚齊了“死亡五大”,速龍沒了李安納還是難啃的骨頭,只怕不管綠軍還是網隊都很難成為東岸的主角——他們曾經被人期待過,可惜一切都只停留在了期待。

  來源:籃球實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