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空就不道德?渾水創始人的“辯論陳情”不要錯過
2019年07月23日15:15

  來源:wind資訊

  賣空是金融市場上的“高利潤”領域,但卻不是有“美譽度”的行為。同樣,做空機構獲得評價通常也是“毀譽參半”。究竟如何看待賣空行為和做空機構?渾水創始人Carson Block 有話要說。

  在哥倫比亞大學伯克利分校舉辦的“牛市中的欺詐”系列討論會中,Carson Block 與哥倫比亞法學院的Joshua Mitts 對於市場賣空行為進行討論。

  Round 1:是做空機構“整垮”了一家公司,還是在做空機構介入之前,這家公司就已經沒救了?

  Carson Block:在做空機構介入之前,公司已經出現問題。我們從來沒有“搞垮”過任何一家公司,只是促成了一些公司股價下跌。

  在我看來,有兩種賣空者。第一種是不斷地賣空一家公司,但是不會公開他們的策略、觀點;另一種是公開發佈做空報告,將其觀點廣而告之。渾水就是一家將做空觀點公之於眾的做空機構。

  Joshua Mitts:從學術的角度來看,做空機製對於金融市場來說很重要。但是做空者的行為也產生了一些新的問題。

  如果做空機構通過發佈信息準確的做空報告,市場因為獲取了相關信息而賣出某家公司股票,空投機構因股票下跌而獲利,這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如果空投機構通過一些技術手段,例如期貨交易、欺詐或者其他方法打壓股價而獲利,那是很嚴重的問題。

  Round 2:賣空者是否不道德?

  Joshua Mitts:市場行為歸市場行為。多空都會導致股價扭曲。踐踏市場法律底線的賣空者應該受到懲罰,那些踐踏底線的賣空者“可能面臨執法行動或調查”。

  Round 3:做空什麼時候變成了操縱股價?

  Joshua Mitts:使用操縱性衍生品的做法描述為“極端激進的做空行為”。比如Farmland Partners,並不是說該公司完美無缺或沒有破產,而是該公司被做空的當天,空頭買入了5倍於平日看跌期權,最終使股價猛跌了40%。

  當然,大多數賣空者不這麼做,監管機構應該譴責這樣的行為。同時,各界需要關注算法交易,仔細研究是什麼推動了空頭報告後的股票下跌,這一點很重要。

  許多股價下跌的情況是由於買單取消造成的。學術界應該研究這個問題,但不一定要把結果直接釘在賣空者身上。但這種做法是有代價的。

  Carson Block:有些觀點,我不讚同。在空頭發佈報告之前,購買看跌期權通常會適得其反,因為這幾乎不可避免地會導致“三角對衝”,導致股價逆轉。不相信這種操作方法能奏效,因為高風險投資高頻交易是不需要透露消息的。

  Round 4:賣空者的責任

  賣空者是否應承擔某種責任,以減輕其他交易員根據其做空報告進行某些交易的風險?

  Carson Block:不會。不會為違反法律的交易行為負擔任何責任,對於任何基本面投資者來說,高頻交易都是一個問題。

  至於匿名做空報告。我理解並尊重這一決定。但是我本人還不會這麼做,我在發表第一份關於東方報紙的簡短報告時,將自己的簡曆包括在內,以使其具有可信度。不過,僅僅過了24小時,我就後悔了,這種做法不具有中長期的可行性。

  不過,無論做空者是否將其名諱添加到報告中,他都有可能遭遇法律方面的問題。我基本上每兩年都會被起 訴一次。對於那些沒有資源保護自己的賣空者來說,以假名或者匿名發佈他們的報告是可以理解的。

  除了法律責任,我還受到了私人調查人員的威脅,甚至死亡威脅。所以,我不相信那些以假名或者匿名發表報告的人,不是試圖向監管者隱瞞什麼,因為他們也知道他們也沒法瞞過監管機構。

  Joshua Mitts:對於以假名或者匿名發佈做空報告的人,現在還沒有任何強製措施,而且這種行為目前還沒有引起監管層足夠的注意,這是一個不斷累積的隱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