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可以霸道,但不是楊爍們那樣的 “油膩”
2019年07月23日12:00

原標題:總裁可以霸道,但不是楊爍們那樣的 “油膩”

7月22日晚,#楊爍演的霸道總裁#躥上了微博熱搜,一段楊爍在新劇《歸還世界給你》中的表演視頻在微博上被大量觀看和轉發,觀眾紛紛留言表示,楊爍的表演用力過猛,其飾演的霸道總裁顯得太過“油膩”。

楊爍在新劇《歸還世界給你》中的表演,一個服裝行業的“霸道總裁”。

今年本是楊爍的大年,因為僅前兩個季度,他就有三部新劇上星播出,分別是與劉濤合作的《我們都要好好的》,與唐嫣合作的《時間都知道》,與古力娜紮合作的《歸還世界給你》(後兩部作品都在播出中)。不同的三部作品,楊爍恰巧都飾演了同一類人:霸道總裁;但在對角色的呈現上,楊爍都被詬病“油膩”。

以網上熱傳的這段視頻為例,這個橋段本是男主角陸淮到女主角公司,公司其他年輕的女職工都被陸淮帥氣的外表迷住了。這段表演對演員的要求並不難,只要凸顯霸道總裁的架勢即可。楊爍在表演時,微表情是:歪嘴笑,以突出他左臉的酒窩;擠眉弄眼,以顯示他眼光“放電”;與男二號擦肩而過時,皺眉撇嘴以體現雄性間的“敵意”,然後一個誇張的慢動作旋轉躲閃,表現自己的不羈與灑脫……拆解來看,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表情,演員都有他的表演意圖。但為何留給觀眾的卻只是“用力過猛”“尷尬”“滑稽”的印象?

《時間都知道》中的楊爍飾演的地產行業“霸道總裁”。

回想起來,將霸道總裁表演得“油膩”的,並不只是楊爍的問題,國產劇的霸道總裁十有八九都是如此。比如黃曉明的左震(《錦繡緣·華麗冒險》)、楊洋的肖奈(《微微一笑很傾城》)、張翰的占南弦(《溫暖的弦》)等。

在演員的理解里,霸道總裁就是得“邪魅狂狷”,得“拽”,得“酷”,得“雅痞”。因此表演時,他們的聲形體表都直露地表現出這些特點。要凸顯出“拽”,那我就使勁皺眉;要凸顯出“冷”,那我就故意壓低聲線;要凸顯出雅痞,那我就梳起大油頭,蓄起小鬍鬚……

《歡樂頌》中的“小包總”。

但是,角色有什麼特點,演員就直露地表現出這些特點,這不是高明的表演。實力派演員何冰曾如此談到他的表演心得:“拿一個人物來分析,大家都有理解,但是千萬不能演那個理解……那是個答案,而我們要演的是這個算式,這個答案應該讓觀眾判斷出來。”

換句話說,表演就像是推演一個算式。低水準的表演,是直接告訴觀眾算式的答案,而高明的表演,則是推演出算式的過程。就比如扮演一個小偷,有的人一出場就賊眉鼠眼,告訴觀眾“我就是一個小偷啦”。但現實生活中,有哪個小偷會通過誇張的肢體語言告訴路人,他準備偷東西了?

但是,國產劇在想像霸道總裁時,一方面,無論是演員、編劇還是導演,都已經被大眾文化中的霸道總裁形象“洗腦”了,他們腦中早就有了霸道總裁的刻板“答案”——霸道總裁就是“邪魅狂狷”,霸道總裁出場時就是有一堆女性在一旁“哇哇哇”地尖叫……編劇寫得套路、演員理解得粗淺、導演沒有想法,角色便千篇一律,好像所有霸道總裁都一副面孔。

霸道總裁出場總是這樣的,導演的想法很單一。

另一方面,就是前文提到的,演員表演時直奔答案,表演停留於表面,模式化、浮誇。雪上加霜的是,有些演員過於在意自己的鏡頭形象,熱衷於凹造型、做表情,以確保自己每一個鏡頭裡看起來是帥的——角色就愈發顯得造作。

那麼,該如何正確詮釋一個霸道總裁?

這裏提供一個倪大紅的經驗,不久前他憑藉《都挺好》中蘇大強一角獲得今年白玉蘭最佳男主角獎項。有一次,倪大紅要演一個心狠手辣的人。以前演狠人就是面目猙獰、聲嘶力竭,但倪大紅偶然間通過跟菸民聊天得出一個靈感。菸民會說,“那個人能把煙戒了,他得有多狠啊!”倪大紅才想到,原來狠人並不一定外表凶狠,更有可能是內心極度克製的人。

一樣的道理,所謂的霸道總裁,並不是一定得外表霸道。他們的“霸道”氣質,應該在人物關係和矛盾衝突中體現。說起《都挺好》,倒讓人想起了張晨光飾演的霸道總裁蒙誌遠,沒有誇張的出場方式,但他的總裁氣質通過他與蘇明玉的互動、他的幾次大的佈局和決策,體現得一覽無餘。

《都挺好》中的蒙總,同樣是“霸道總裁”,但氣質通過人物互動、故事情節體現出來。

這才是合格的人物塑造與詮釋。

□從易(劇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李世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