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倫PK蔡徐坤”:問題不是流量,是話語權
2019年07月22日18:19

原標題:“周杰倫PK蔡徐坤”:問題不是流量,是話語權

這場battle,固然是要為周杰倫“正名”,但更是80後、90後們在社交網絡上重奪話語權。

▲周杰倫與蔡徐坤 資料圖

這兩天,整個網絡最熱門的話題,莫過於周杰倫粉絲(“傑迷”)與蔡徐坤粉絲(“坤粉”)的battle。最新戰況是,周杰倫以破紀錄的一億的超話數據,登頂微博超話排行榜。

但爭議並非停止。7月21日傍晚,羅永浩發佈了一條微博,稱“周杰倫長得離‘帥’相去甚遠”,並最後強調,“其實沒必要,每一代人都自得其樂就好”,這惹惱了不少傑迷,也讓#羅永浩吐槽周杰倫#在今天早上躥上微博熱搜。

▲羅永浩吐槽周杰倫。 圖片來自微博

這是個挺耐人尋味的景象:當以80後、90後為主體的周杰倫粉鄙夷以95後、00後為主的蔡徐坤粉時,以70後為主體的有些崔健粉可能也會埋汰周杰倫粉。周杰倫從非主流變成主流,跟80後、90後逐漸接過社會話語權柄幾乎同步。而今,則是蔡徐坤“登場”。

每代人都“自得其‘偶像’”,但飯圈內部必須潛藏著鄙視鏈:喜歡N.W.A.(美國嘻哈樂隊)的羅永浩認為周杰倫的歌不咋地;傑迷認為周杰倫是對華語樂壇貢獻最的歌手之一,所以看不上一門心思做數據的坤粉……某種程度上,鄙視鏈呈現出了“代際”特徵。

傑迷與坤粉的battle,將這重代際審美差異與社交媒體話語權“代際移交”過程中的衝突,悉數凸顯了出來。

偶像是時代精神面相的反映

喜歡周杰倫的,80後、90後居多,因為周杰倫影響力最大的時候,恰巧是這代人的青春歲月。在這次battle中,他們自嘲是“中老年組”“夕陽紅組”。出生於1998年的蔡徐坤,2018年經由選秀節目出道並一炮而紅,粉絲群體則集中於95後、00後這個年齡層。

製造周杰倫與製造蔡徐坤,背後是不同的娛樂產業機製。在周杰倫佔據C位的年代,歌手藝人必須有作品讓觀眾聽見看見,作為“中介”橫亙在明星與粉絲之間的,則是演藝公司和媒體。

▲周杰倫的部分錄音室專輯。 圖片來源:新京報

那時候,創作、唱片、演唱會以及傳統媒體,則構成了造星體系的幾個支柱,沒有作品,是難以支撐起歌手藝人的熱度。偶像與粉絲的聯繫,是偏向私密性的生命體驗,它不狂熱,卻可以很深沉。支持方式也主要限於用遙控器或電影票或演唱會門票。

蔡徐坤霸屏的當下,則是數據時代,也是偶像養成時代。作為偶像,可以沒有作品,但卻能單憑粉絲為其製造的數據和熱度,通過互聯網的曝光讓觀眾看見。偶像與個體的聯繫,是“養成”是應援,他們可以用自己的流量支持和愛的供養,把控愛豆的“命脈”。

對粉絲而言,偶像是個體的幻想對象,關聯性極強,也同樣深沉但更為狂熱,這種狂熱也可能帶來非理性、極端、盲從。

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偶像,不同偶像也對應著不同的主流價值:崔健火的時候是“啟蒙”,周杰倫火的時候是“價值多元”,蔡徐坤火的時候則是“數據為王”。

喜歡什麼樣的偶像,本是個人自由,但這次原本鬆散的傑迷之所以組織起來,“顫顫巍巍”地玩起了微博超話,其實也是對時下娛樂工業產品化偶像製造鏈條的反感,對“流量明星霸屏實力卻與之不匹配”圖景的反製。

說到底,偶像是“公眾文化訴求的承載、自身形象的寄託”。在有些人看來,如果一代年輕人蜂擁而上喜歡的是沒有實力、只有虛假數據製造的偶像,乃至因追星變得盲目(把數據當做實力的唯一指標)、熱衷造假(數據造假也是造假),那麼就得讓他們看看,依託於實力的“頂流”是如何碾壓數據製造的“頂流”的。

到頭來,這也是價值觀層面的“碾壓”:很多80後、90後們不爽於當下的“主流”飯圈三觀,於是召喚回“曾經主流”的飯圈觀念重新登場。

鄙視鏈背後的話語權爭奪

天下苦流量久矣,飯圈的弊病公眾也不是第一天知道。那為何這回這麼多80後、90後行動起來了?

這就得追溯起此次battle的導火索了——有人發帖問:周杰倫數據這麼差,演唱會門票怎麼賣這麼火?

表面上看,這隻是小年輕的無知之問,但其折射的深層次問題是:在飯圈勢力主導的微博等社交平台上,80後、90後們在失去話語權。

▲蔡徐坤粉絲團發表聲明。 圖片來自微博

“散是滿天星”,如果不是這次battle,我都不知道自己身旁那麼多朋友是傑迷。

以往傑迷們或許都在佛系追星,想著哪怕00後喜歡蔡徐坤,也會知曉周杰倫的地位和影響力吧,知道那代人追隨的大眾偶像。

但那個帖子一出,傑迷們恍然驚覺:在他們佛系的同時,微博等社交網絡的地盤已經被00後、10後佔據,如果他們繼續“失聲”,那麼今天他們不瞭解周杰倫、張學友的影響力,明天他們可能就不知道周杰倫、張學友是誰了;80後、90後所經曆、所熱愛的一切,就會變成“曆史遺蹟”,他們就被動地被微博“擠”出去了……

因此,這場battle,固然是要為周杰倫“正名”,但更是80後、90後們在社交網絡上重奪話語權。在許多80後、90後看來,周杰倫最不需要的,可能就是“刷”出來的流量,但當流量背後連著的是話語權時,他們甘願上場去打響這場“流量大作戰”。

有人統計這次聲援周杰倫的名單,不僅僅有許多80後、90後明星的影子,甚至許多官方機構的官博也在聲援——這些官博的“小編”,恰恰可能是“走上領導崗位”的80後、90後。

“聚是一團火”。這回80後、90後傑迷的抱團作戰,既宣示了他們的話語權,也再一次確認了他們的主流地位。

雖然都是追星,但他們的心理站位是高於95後、00後的,因為在真實的社會生活中,他們才是掌握資源和權力的一方,是這個社會的主流乃至“中堅”。而作為70後的羅永浩,“調侃”80後、90後的傑迷,多少也有這樣“曾是中堅”的心理優越感。

話語權“轉移”是必然的。一代人老去,就會有一代人崛起,也必然有話語權的爭奪。這次在集體動員之下,80後、90後固然佔據上風,但終有一日,它會是95後、00後乃至10後的“天下”。

只不過,我們希望,這伴生的是價值觀的更新迭代,而不是“‘流量至上’的價值觀對‘實力本位’的勝出”。

□從易(媒體人)

編輯:狄宣亞 實習生:孫小雅 校對:李世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