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勢力造車 能完成汽車業的迭代嗎?
2019年07月21日09:07

  劉戈

  1913年8月的一天,當工人們第一次把零件安裝在緩緩移動的汽車車身上時,標準化、流水線和科學管理融為一體的現代大規模生產模式就此開始了。福特的這一創造不僅顛覆了汽車的生產方式,也成為人類生產方式變革進程中的又一個裡程碑。在此之前,1886年德國人本茨製造出世界上第一台真正意義上的汽車,汽車行業一直沿襲馬車製造方式,靠手工一台台地敲打出來。

  這是汽車工業的第一次迭代。汽車工業的第二次迭代,直到100年後才發生。

  在經濟學家熊彼特看來,資本主義之所以會有跨越式的發展,就是因為出現了這樣一批企業家,他們通過整合資源,創造新的技術、新的生產方式、新的組織模式,通過創新打破原來的經濟均衡,在滿足客戶需求的同時獲得利潤。福特就是最典型的一個熊彼特式企業家。

  實現汽車業第二次迭代的企業家就是大名鼎鼎的埃隆·馬斯克,他製造的Tesla純電動汽車,完全改變了100年來汽車的動力方式。

  從1913年到1925年,福特生產了1000萬台T型車,讓汽車從有錢人的玩物,變成了普通人買得起的日常交通工具。現在看來,馬斯克領導的這次迭代,似乎無法完成如此巨大的數量。甚至有人還對他是否能夠成為福特一樣劃時代的企業家打上了問號。

  儘管Tesla在上海的工廠正在緊鑼密鼓建設之中,國產版TeslaModel 3誘人的價格撩得不少人內心的小鹿亂撞,但這一美好前景依然沒有徹底消除人們對Tesla未來的懷疑。

  除了外界對Tesla資金鏈的懷疑,甚至內部也有員工散播不利於Tesla的消息。有媒體報導,TeslaModel 3生產線上的多名員工證實,在裝配過程中採用最普通的電工膠布對塑料托架和外殼進行處理,而不是專業絕緣材料。原本應該對全部產品進行的漏水測試,變成抽樣測試。此外,Tesla搭建的“臨時帳篷工廠”,環境惡劣,夏季酷暑導致多名工人中暑,帳篷工廠被老鼠咬斷電線的情況時有發生。

  雖然聽起來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問題,但對於Tesla通過傳奇故事、精美視頻、馬斯克口吐蓮花的演講和互聯網傳播建立起的頂級品牌形象來說,還是具有不小的打擊力。

  馬斯克雖然不是Tesla的真正創始人,但沒有馬斯克的加入,就不可能有現在的Tesla。但非常重要的是,在馬斯克加入之前,兩位創始人的早期工作為Tesla後來頂級品牌的建立奠定了基礎。

  Tesla由矽谷工程師馬丁·艾伯哈德與馬克·塔彭寧合夥成立於2003年7月。2004年4月,Tesla開始A輪融資。艾伯哈德聯絡到了當時已經賣掉PayPal並創立了SpaceX的埃隆·馬斯克。雙方一拍即合,2004年4月底,首輪750萬美元融資完成,其中馬斯克領投630萬美元,出任Tesla董事長,艾伯哈德出任CEO。

  作為一名資深車迷和電氣工程師,艾伯哈德在設計筆記本電腦的時候誕生了用筆記本上的鋰電池作為汽車動力的創意。經過無數次實驗,艾伯哈德的設想被證明是一條可以通往純電動汽車的全新道路。2003年,試驗車換上鋰電池後行駛里程就達到了480公里。來自由7000多個電池組成的電池包作為汽車動力,改寫了汽車工業的歷史。

  2017年夏天,剛參加完女兒的畢業典禮,我們一家從波士頓開車來到尼亞加拉大瀑布,去朝拜那個從少年時代就無數次腦補過的宏大而壯麗的畫面。穿過瀑布跌落的巨大轟鳴和水霧,我們坐船上到河道中心的一個島上,我不經意間發現了一尊青銅雕像。一位清瘦的中年人坐在椅子上,認真地看著攤在腿上的圖紙。仔細閱讀下面的銘牌,我才知道Tesla曾經在這裏為西屋電氣工作好幾年,設計建造了尼亞加拉水電站,這是世界上第一座大型水電站。這個偶遇讓我無比興奮,腦中那個模模糊糊的物理學家的形像一下子清晰起來。

  雖然高中物理學過磁感應強度的單位正是Tesla。但Tesla的畫像似乎從未出現在中國中小學教室的牆壁上。這組畫像通常從阿基米德開始,到愛因斯坦結束,中間從牛頓到瓦特,從法拉第到愛迪生。Tesla一直沒有進入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科學家名單,而曾經長時間遮住Tesla光芒的正是被稱為世上最偉大發明家的愛迪生。

  其實,除了在前南斯拉夫,Tesla在全世界甚至在美國的名頭並不閃亮。但作為一名移民美國的塞爾維亞人,他一直是這個小國歷史上出現過的最讓其國人驕傲的人物。塞爾維亞國際機場叫尼古拉·Tesla機場,塞爾維亞貨幣上每張都是Tesla的頭像。在波黑首都薩拉熱窩的街頭,我還碰到一家叫Tesla的咖啡館,門口有Tesla喝咖啡看報紙的塑像,據說Tesla有一段時間經常光顧這家咖啡館。

  Tesla真正火起來,是因為一家漫畫網站的作者發表了一組名為《為什麼說尼古拉·Tesla是極品技術宅》的漫畫。作者回顧了Tesla和愛迪生曾經進行的交流電和直流電之爭,把愛迪生塑造成了一個打壓後輩的學術惡霸,而把Tesla塑造成一個終身未婚、發明無數卻生活困窘的悲劇天才。2009年7月10日,Google首頁的塗鴉是以紀念Tesla為主題。至此,Tesla從一個沒有太多社會知名度的科學家變成了一個大眾流行符號。

  驚人的天分、卓爾不凡的氣質和多舛的命運交織在Tesla身上,讓矽谷的技術宅男們在內心深處有了共鳴。而當這個突然火起來的名字同時又成為一個顛覆汽車歷史的純電動汽車的品牌的時候,Tesla附體馬斯克,Tesla的品牌一下子找到了最恰當的品牌占位。

  這就是我用這麼多文字講述Tesla故事的原因。用幾千塊筆記本電腦鋰電池作動力的天才構想、顛覆傳統汽車業的偉大夢想、馬斯克本人技術狂人的形象、Tesla的靈魂附體,這些要素集結起來,Tesla電動車頂級品牌的形象橫空出世,光芒四射。

  Tesla的品牌內涵是如此激動人心,沉迷於“生態化反”PPT的賈躍亭看到了電動車未來的巨大空間,進軍電動車領域,並且毫不客氣地把自己的公司命名為“法拉利未來”,法拉利是電磁學的奠基人,科學地位遠超Tesla。但遺憾的是,“法拉利”目前看來已經沒有未來。

  除了賈躍亭,Tesla也鼓舞著眾多中國創業者紮入了這個領域。他們在中國目前被稱為造車“新勢力”。他們從出身上和Tesla類似,沒有傳統汽車行業的背景,依靠矽谷科技公司的融資模式和經營路線發展起來。目前蔚來、小鵬、威馬等品牌就是其中的代表。

  但沒有原創技術和品牌感召力是新勢力造車和Tesla的本質不同。這也是他們普遍並不被看好的原因。尤其是被傳統汽車企業養肥的汽車媒體,對新勢力造車普遍抱有懷疑的態度,一旦發生問題則整體陷幸災樂禍的狂歡。

  但歷史已經無數次證明,中國創業者不僅山寨技術也山寨雄心。一旦某種趨勢形成共識之後,必然會形成龐大的跟風隊伍。每個行業里這些看不到隊尾的跟風者中,總會有人脫穎而出,在不斷模仿的同時也在變化中找到適合中國市場的道路。

  最後成功的未必是蔚來、小鵬、威馬,但在巨大的試錯群體湧現之後,這次迭代必將會發生,而且極有可能率先在中國發生。問題僅僅是誰將是其中真正的引領者,需要持續多長時間而已。

  作者為央視財經評論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