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因巨額高利貸 男子槍殺前嶽父母射傷前妻後身亡
2019年07月21日22:09

  原標題:海南文昌“槍擊前妻一家”致兩死一傷案背後

  7月14日21時許,31歲的韓某光開著租來的黑色凱美瑞轎車來到海南省文昌市清瀾南海村委會嚴村,拿著改裝的高壓氣槍,槍殺了前嶽父、前嶽母,射傷了前妻嚴某戀後,連夜逃離。7月15日23時許,文昌市公安局在消防救援等部門的協助下,在文昌市龍虎山水庫,打撈起了韓某光駕駛的轎車,車內的男性屍體確認是韓某光。

韓某光和車輛被從龍虎山水庫打撈上來。  本文圖片均來自“津雲”微信公眾號
韓某光和車輛被從龍虎山水庫打撈上來。 本文圖片均來自“津雲”微信公眾號

  槍擊案發生後,記者趕到文昌市。從2014年步入婚姻殿堂到2019年7月9日離婚,韓某光和嚴某戀攜手走過5年。誰也不會想到,五年的夫妻情分未抵過一時的心中怨恨釀成了慘劇。衝動之後,給嚴家、韓家、甚或是韓某光和嚴某戀及3歲多的女兒曾經組成的三口之家,留下的無疑是失去家人的悲痛、旁人背後的鄙夷、伴隨一生的傷疤和無法面對的未來……

  夜晚的一場慘案

  7月15日,文昌市發佈官方警情通報,7月14日21時40分許,文昌公安接到報警稱:文昌市文城鎮某村發生一起涉槍案件。經初步偵查,犯罪嫌疑人韓某光文昌人,31歲,持槍擊中嚴某俠、馮某菊的頭部、頸部、胸部等處,導致嚴某俠當場死亡,馮某菊經搶救無效死亡,擊傷嚴某戀頭部,隨後韓某光駕車連夜逃離。公安機關全力開展緝捕工作的同時,提醒群眾犯罪嫌疑人攜帶槍支,具有較大危險性。

  7月的海南潮濕悶熱,案發的清瀾南海村委會嚴村在文昌市東南方向,是個沿海的村落,有關7月14日夜晚那場慘案的一切,還是村民們討論最多的話題。案發地嚴家在村子西南邊,房子是2018年新蓋的。死者嚴某俠和馮某菊是夫妻,都過了花甲的年紀,傷者嚴某戀是嚴某俠夫婦的女兒,犯罪嫌疑人韓某光是嚴某戀前夫。

嚴家2018年新蓋的房子
嚴家2018年新蓋的房子
嚴家涼棚下的血跡
嚴家涼棚下的血跡
  “我們聽到阿戀的求救聲才知道出了這麼大的事,是他(韓某光)自己做的氣槍,聲音不是很大,開槍的時候我們都是不知道。他們家裡人平時都很好,跟村里人關係不錯,都很和氣的。”槍擊發生後,警方封鎖了現場,嚴家門前涼棚的地上、村路中間、嚴家門口的小巷,幾處血跡和沾血的鞋印依然明顯,隔壁鄰居嚴華指著血跡回憶起對韓某光的印象:“他常來,表面看著很好的,誰會想到發生這樣的事!”

  深陷的三個家庭

  一場牽扯到三個家庭的慘案,旁人更多的感受也只是驚訝和惋惜,而對於嚴家、韓家、韓某光和嚴某戀及3歲多的女兒曾組成的小家,則是徹頭徹尾的痛。

  嚴家有三個孩子,大女兒成家後和愛人在廣州打拚,差不多半年才能回來一次;二女兒嚴某戀初中畢業後離開家去廣東打工,2016年有了小孩回到了文昌;小兒子大學畢業後在三亞當老師,寒暑假都要回家陪伴父母。

案發前,嚴家父母和嚴某戀曾在自家涼棚乘涼
案發前,嚴家父母和嚴某戀曾在自家涼棚乘涼

  7月9日,嚴某戀和韓某光離婚,同一天韓某光將孩子從嚴家接走,住在文昌市區的韓某光姐姐的房子裡。槍擊案發生前,嚴家父母和嚴某戀正在涼棚中納涼,小兒子獨自在屋裡看電視。“我是聽到我二姐喊才知道的,跑出來的時候,我媽倒在家門口,我爸倒在路中間,二姐滿臉是血趴在我爸身邊。”嚴家小兒子聲音越來越弱,雙唇不受控製的顫抖著,一連幾日,他只要一閉眼,就是這幅場景,“當時他舉著很長一把槍,也要把我殺了,我趕快跑去了村路的拐角後,躲起來報了警,報警後我往回探頭,他已經開車跑掉了……”

  接到弟弟電話的時候,遠在廣州的嚴家大女兒懵了,反複問了幾次才確定自己沒有聽錯,趕忙和愛人往回趕。7月15日夫妻倆到家時,距離上一次回來還不到半年時間,可一切卻已經物是人非。

  “他那個人性格有問題,從來不會跟我們打招呼的,每次來我家什麼都不幹,就在房間里,吃飯了才出來,他們兩個也是常吵架的,我妹跟我說他還在外面欠了錢,好像是把我妹寫成擔保人,我妹接到催款電話後才知道的。”嚴家大女兒靠在愛人的肩膀上,眼淚在臉頰上連成了線。幾天來,失去父母的姐弟倆忙著照看在醫院里的嚴某戀,也忙著聯繫公安部門,希望盡快安葬父母,“我沒見到我爸媽最後一面,我妹還在重症監護室,我真的是恨死他了……”

  韓家籠罩在悲痛愧疚中

  韓家住在距離嚴村50公里的公坡鎮石盤中村。韓某光是韓家的小兒子,上面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姐姐。在周圍鄰居的口中,韓某光都是一個“還不錯”的人,“我們小時候一起玩,開始不太相信這事是他幹的。”韓某光兒時玩伴雲彬說。

  14日午夜,民警的到訪打破了小村的寧靜。“14號晚上開始告訴我們說我弟跟人打架,我們是15號才知道出了那麼大的事情。”韓家大哥眼睛盯著地上,深深地歎了口氣。

  韓父說,10多年前,韓某光初中畢業就去東莞打工,從事電腦繪圖,2019年年初,為了孩子以後能夠在文昌上學,決定回來創業。韓某光比較內向,而且有事怕家裡擔心,從來都壓在自己心裡,在家裡說的最多的話就是“你們別管了”。7月14日案發前下午,韓某光開著黑色凱美瑞轎車,帶著女兒樂樂從文昌市回到家中,將孩子放下後,他就離開了。“沒有什麼不同,他還是那樣,看不出要去做這種事。”韓父用粗糙的手掌抹掉臉上的淚,他不明白兒子為什麼會這麼做。

韓家父親垂頭坐在家外的樹下
韓家父親垂頭坐在家外的樹下

  說起韓某光和嚴某戀的感情,一旁哭紅了眼的大嫂張敏覺得,二人經常會為瑣事拌嘴,但韓某光對嚴某戀很上心,為數不多回家的日子,也經常帶她出去玩,而嚴某戀好像一直嫌棄韓家,“我家這個弟弟很懂事,是個做事很有分寸的人。但是女的來到家裡,從來不主動說話,你問她才愛答不理地應一聲,我們也知道她一直嫌我們家窮,瞧不起我們。”

  韓家二姐承認,嚴某戀第一次來時,家中確實條件不算好,還住著老舊的平房。“我弟跟我抱怨,她總是什麼都要好的,講究牌子,挑貴的,但我們就是普通家庭。”看著2018年剛蓋起來的小二樓,韓家二姐說:“現在日子有了起色,為什麼會這樣?”

  事發後,韓家大哥暫停了拉貨跑長途的工作,張敏跟單位請了長假,韓家二姐和愛人從東莞趕回家中。幾天里,除了張敏去買過幾次菜,一家人都沒有出過村子。“我買菜的時候,就聽人家在議論,說的特別難聽。”張敏說,在韓家人眼裡,拋去情感的成分,韓某光確實是殺人者。“弟弟做出這樣的事,我們也不想出去,害怕被議論,我們也不敢去醫院,怕女方看到我們有情緒影響病情……”

  小家破碎後又雪上加霜

  嚴家大姐告訴記者,因為嚴某戀傷情嚴重,被送到了海口的醫院進行救治,“現在還在密切觀察。”除了妹妹,最讓他們擔心的還有3歲多的樂樂。樂樂被送到石盤中村的奶奶家後,就一直住在那裡,由韓家人照顧。

  7月15日10時許,文昌市警方根據偵查線索跟蹤排查至文昌市龍虎山水庫,並在該水庫附近發現了車輛痕跡。警方隨即判定疑似涉案車輛衝進了該水庫,後立即組織人員進行打撈。7月15日23時許,文昌市公安局在消防救援等部門的協助下成功打撈起一輛黑色凱美瑞轎車,車內男性屍體經辨認系犯罪嫌疑人韓某光,同時辦案人員在車內發現高壓汽槍一支。經公安機關查明,韓某光離婚後即購買組裝槍支蓄意報復,從而導致該命案發生。而對於槍支來源和韓某光是畏罪自殺還是驚慌中誤入水庫致死,文昌市公安局辦案相關人員告訴記者,案件還在進一步偵辦中。

  7月17日,嚴家姐弟為逝去的父母選好了墓地,面對未來,嚴家人算不出何時能夠走出陰影,除了歎氣不知能說些什麼。韓家兄妹守在家中,為撫慰父母的情緒,也為躲避身後那些難聽的謾罵,面對未來,韓家人不知何時能夠擺脫“殺人者家屬”的身份,更多的是愧疚和膽怯。嚴某戀躺在海口的醫院中仍在密切觀察,女兒樂樂時不時會向奶奶哭鬧著要爸爸媽媽,面對孩子,大家只想先儘可能的瞞下去……

嚴家姐弟安葬父母
嚴家姐弟安葬父母

  採訪中,有傳言說,讓韓某光選擇殺人的原因是夫妻倆承諾離婚後的2萬元撫養費,也有傳言說是韓某光欠下了巨額高利貸,更有傳言說是嚴某戀婚內出軌,但具體是不是這些傳聞,又或者到底是什麼,可能只有這對曾經的夫妻才會真正知道……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部分使用化名)

  來源:津雲新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