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報刊文:彭斯蓬佩奧大放厥詞不如照鏡自省
2019年07月21日06:35

  原標題:光明日報刊文:彭斯蓬佩奧大放厥詞不如照鏡自省

  來源:光明日報

  [鳴鏑]  

  中美關係的健康發展,總是會讓美國的一些人坐立不安。7月18日,美國副總統彭斯,以及國務卿蓬佩奧,在其自導自演、於華盛頓召開的所謂第二屆宗教自由會議上發表演說,就所謂西藏問題、所謂新疆問題、所謂宗教自由問題,以極具表演色彩的說辭,極盡信口開河、顛倒黑白、混淆視聽之能事,惡毒抹黑中國,意在干擾乃至阻止中美關係重回應有的健康良性發展的軌道。

  關於西藏,關於新疆,關於宗教自由,彭斯和蓬佩奧一搭一檔、一唱一和,“入戲”太深,似乎忘記,這些所謂問題的出現,恰恰是因為背後有美國見不得陽光的一隻手在長期操弄、屢屢作惡。

  先說所謂西藏問題。蓬佩奧2017年1月23日上任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到2018年3月13日被美國總統在社交媒體上任命為美國國務卿為止,蓬佩奧在美國中央情報局這個全球最大也是最臭名昭著的情報機構擔任過1年多的局長。一年多的時間不算短,如果蓬佩奧無暇深入瞭解中情局針對西藏所做的各種見不得人的黑事,這裏不妨略舉一二,可供蓬佩奧補課。

  有本書,美國堪薩斯大學2002年出版,名為《中央情報局在西藏的秘密戰爭》。有份雜誌,1999年4月19日出版的美國《新聞週刊》,刊發過題為《西藏:中國的科索沃?》的專題報導。有個維基百科詞條,名為“中央情報局西藏項目”,內容包括:馬戲團項目,中情局在塞班島和科羅拉多州的赫爾營陸軍基地“訓練西藏遊擊隊員”;巴納姆項目,中情局向西藏空投特工、軍事補給和支援裝備;貝雷項目,中情局對西藏的秘密宣傳項目。中情局試圖通過這些項目削弱中國的中央人民政府與西藏的關係,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303委員會批準並在後來支持了中情局的項目。

  這些書、期刊、詞條無不顯示,20世紀50年代至60年代早期,中情局極力插手西藏,企圖製造分裂。中情局培訓西藏叛亂武裝(美國口中的“遊擊隊”)來伏擊解放軍、攻擊中國政府官員、破壞通信線纜。中央情報局為插手西藏不惜花費重金,以1968年為例:培訓西藏叛亂武裝下級軍官支出4.5萬美元,在紐約和日內瓦設立遊說機構開支7.5萬美元,雜項開支12.5萬美元,達賴喇嘛個人補貼18萬美元,操作費用22.5萬美元,在科羅拉多州進行策反培訓開支40萬美元,2100名西藏叛亂武裝分子的工資50萬美元。七七八八算下來,單單1968年中情局就為西藏的武裝叛亂勢力花費了155萬美元,相當於2019年的1140多萬美元。這顯然不是什麼小數目。而這筆錢是用來提升西藏人民的福祉嗎?查查叛亂武裝在西藏的作為就可知道,根本不是。就連美國人極力扶持的達賴本人在其自傳中都說,“(中情局)不是真的關心西藏,(援助)只是他們全球範圍(反共)行動的一部分”。

  更直白地說,中情局也好,廣義的美國政府也好,不過是將西藏問題作為美國的戰略籌碼。本質上,美國政府對西藏充滿了無知與傲慢。這方面最具戲劇性的事例之一是,冷戰時期的20世紀50年代,中情局策劃達賴出逃印度的計劃執行之後,相關人員向時任中情局局長杜勒斯彙報。根據美國《新聞週刊》20世紀90年代的專題文章,當事人後來回憶,杜勒斯吸著煙鬥說:“讓我看看,西藏在哪裡。”當時他們兩人站在一起看一幅掛在牆上的大地圖,杜勒斯拿著煙鬥隨手指向東歐一個地方說:“那是西藏吧?”去彙報的人,中情局西藏問題專家葛林尼,回答說:“不是,西藏在這裏,在喜馬拉雅山邊上。”——這是何等荒誕的畫面啊!這樣拿西藏說事兒的“救世主”又是何等的厚顏無恥啊!

蓬佩奧。視覺中國 資料
蓬佩奧。視覺中國 資料

  再說所謂新疆問題。位於加拿大的智庫“全球研究”2014年從庫特·尼莫的著作《信息戰》中摘錄的相關內容顯示,中央情報局資助和訓練了來自新疆的恐怖分子,他們使用本·拉登在阿富汗的訓練營地展開訓練。《解決西方與穆斯林世界的衝突》一書的作者埃里克·馬哥利斯2008年在接受學者兼媒體人斯科特·霍頓採訪時說,中情局訓練這些人從事一場與中國“事實上的戰爭”,至少是希望他們將(新疆)變成地獄,對他們的訓練部分得到了本·拉登的幫助。該研究所網站刊登的有關文章顯示,美國中情局通過第三方秘密為中亞地區的伊斯蘭激進運動提供資金支持,包括資助開設傳播極端思想的宗教學校;並且從2001年開始,系統訓練來自新疆的恐怖分子,用於“打擊(新疆)共產黨政權”。

  如果說,有人認為這些著者的話是所謂“陰謀論”,這個位於加拿大的研究機構不值得相信,那麼,中情局前駐喀布爾情報站站長、蘭德公司資深研究者富勒,以及俄羅斯問題專家斯塔爾,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保羅·尼采高級國際研究院期間撰寫的《新疆問題》報告,就更加系統地揭示了美國在新疆問題上的戰略認知和總體構想。這個簡明扼要的報告,系統地展示了美方從1998年開始、延續8年的所謂“新疆項目”,是如何從地緣政治和霸權秩序的視角出發去認識和理解新疆問題,是如何將新疆作為牽製和製約中國的戰略籌碼,是如何將對新疆某些人的支持當作冷戰時期對阿富汗抵抗戰士的支持,是如何策動所謂“泛突厥斯坦運動”。而美國的這些支持和資助,給新疆帶來了什麼呢?是經濟的繁榮,社會的穩定,多民族的團結,以及人民的安居樂業嗎?都不是。其給新疆帶來的,是極端主義的暗流,是分裂主義的暴徒,是恐怖主義的無辜犧牲者。這種美方口中的民主與自由,實際已成為惡行的保護傘,其造成的災難與損害,可謂罄竹難書。

  最後說說所謂宗教自由問題。對於這個問題,彭斯的講話自相矛盾,漏洞百出。例如,他一方面聲稱中國“迫害”宗教,另一方面又說基督教在中國“發展速度之快,舉世罕見”。其實,對於宗教自由,看彭斯的講話就可以明白他到底想說什麼。說穿了,彭斯嘴裡的“宗教自由”是個掛羊頭賣狗肉的東西,他在講演中其實也挑明了這一點。他關心的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宗教信徒數量,而是那些打著“宗教”的幌子、借用“宗教信仰自由”的名義、想要顛覆中國政權和推翻共產黨的人,他關心的是這些人有沒有獲得可以達到目的的所謂“自由”。除了邪教分子或者以宗教之名行政治之實的所謂“信徒”,真正的教徒對這種所謂的“自由”沒有半點需求。

  中美關係的變化和發展,始終會因循其內生規律。在曆史的長河中,美國一些人無論以何種方式施加干擾,都無法實質性地影響中美關係的走向。中方自始至終在堅持捍衛核心利益的基礎上,以最大的誠意和善意,建設性和創造性地推進中美關係走向良性發展。曆史、現實已經證明,未來也將反複證明,美方只有以充滿政治智慧和勇氣的決斷與中方相向而行,才能實現中美雙方的兩利。而上躥下跳試圖螳臂當車的那些人,用其自己的話說,大概要在中美關係曆史中留下一個“世紀汙點”了。

  (作者:沈逸,系複旦大學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學院院長助理、副教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