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建議啟動“調整財政年度”調研前期工作,財政部答覆
2019年07月21日20:18

原標題:人大代表建議啟動“調整財政年度”調研前期工作,財政部答覆

近日,財政部官網公開了多則該部對2019年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代表建議的答覆。

其中,在7月19日公佈的《財政部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第6324號建議的答覆》(以下簡稱《答覆》)中,財政部答覆了全國人大代表降初提出的關於啟動調整國家“財政年度”調研論證前期工作的建議。

財政部在《答覆》中提到,降初代表在建議中客觀指出了我國現行曆年製預算年度與預算管理存在不完全匹配的問題,並對預算編製和預算執行產生的影響做出了分析,“所提建議很有針對性”。

對此建議,《答覆》回應稱,在預算法修訂過程中,財政部曾會同有關部門反複研究討論預算年度事宜,最終從修法成本和修法難度考慮沒有作出調整,仍沿用原法第十條規定的曆年製。

財政部在《答覆》中指出,當時的主要考慮有:一是預算年度與公曆年度不一致會造成財政數據與國民經濟計劃和統計數據的期間不一致,給財政分析和國民經濟分析帶來一定的困難,預算編製需要以統計數據為基礎,故需要做大量的數據轉換工作,甚至還可能要建立兩套數據統計體系,會增加成本和降低效率。二是預算年度與公曆年度不一致會導致與企業會計年度的不協調。目前,世界各國的預算年度,無論是實行曆年製還是跨年製,與企業會計年度都基本保持一致,這是由於政府預算在運行過程中,必然要與企業發生各種聯繫,尤其是企業盈利的計量與所得稅等稅種之間有著十分密切的聯繫,保持預算年度與企業會計年度的一致性,對於企業管理和政府預算管理都是有利的。三是目前我國的《會計法》和《個人所得稅法》《企業所得稅法》《車船稅法》等稅收法律均採用公曆年度,預算法如對預算年度調整,則會計年度、納稅年度等也需作相應調整,立法準備和實施準備較為複雜,適應成本較高,調整難度較大。四是根據憲法規定,各級人大在審查和批準預算草案的同時還要審查和批準上一年預算執行情況,而上一年預算執行情況只能在預算年度終了才能確定,僅僅改變預算年度仍存在不銜接的問題。

《答覆》強調,為保障預算年度開始後至全國人大批準預算前的政府機構運轉、完成工作任務和事業發展需要,預算法第五十四條通過進一步規定預算批準前各級政府的支出行為,明確了可先行安排支出的事項範圍,既保障了政府支出需求,也規範了政府收支行為,強化了預算約束。在實際操作中,各級人大批準各級政府預算後,各級財政部門均按照法定時限下達部門預算,基本沒有影響年度預算的執行。

《答覆》稱,“您在建議中提出,對我國財政年度的運行情況、存在問題、調整的必要性等進行宏觀、綜合和全面的調研、論證,提出製度性安排和系統性措施,啟動調整我國財政年度調研論證前期工作,實行跨年製的財政年度,這些建議很有針對性、建設性,有助於從根本上解決預算年度不匹配的問題。下一步,我們將結合您的建議認真研究相關問題。對您提出的‘人大會召開時間提前至每年的12月初’的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議事規則》明確規定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會議於每年第一季度舉行’,而且全國人大還需要審議政府工作報告、計劃報告、兩高報告,兩會召開時間也屬於我國長期政治生活中形成的政治慣例,需要審慎的從更高層面進行考量和決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