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鑫:改籍澳州生活艱辛 只是想圓奧運夢
2019年07月20日00:52

李世鑫
李世鑫

  與中國乒乓球一樣,中國跳水隊一直處在世界霸主的地位,所以也有“甜蜜的煩惱”——人才濟濟。

  人才太多就意味著,並不是所有人都有機會登上國際大賽和奧運會的舞台。因此,在競爭激烈的國內跳水環境下,有不少運動員都去國外尋找繼續戰鬥的機會。

  31歲的跳水世界冠軍李世鑫就是其中一個,而他也是第一位歸化他國的中國國家隊成員。今年剛剛入籍澳州的他參加了光州世錦賽,但遺憾的是,他在參加的三個項目中都是“一輪遊”。

  在光州世錦賽現場,澎湃新聞記者專訪了這位擁有三個孩子的“奶爸”。他訴說著自己赴澳的艱辛生活,但卻從沒有過半點後悔,“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實現自己的奧運夢。”

李世鑫2013年巴塞隆拿世遊賽為中國拿下一米板金牌。
李世鑫2013年巴塞隆拿世遊賽為中國拿下一米板金牌。

  首位入籍澳州的世界冠軍

  採訪李世鑫時,他身著一身澳州隊的隊服,腰上戴著一個黑色的護具。路過的中國跳水隊隊員看到他都會親切地叫著“大頭哥”,和他寒暄一番,畢竟他也曾是中國隊的一分子——“我們就像一家人一樣”。

  這一天沒有比賽,澳州隊的領隊給李世鑫放了假,希望能讓他那根緊繃的弦放鬆下來,“Come on,Shixin,you forgot diving for fun,just enjoy this!”

  跳水只是為了開心,這是李世鑫20多年的職業生涯中從未想過的事。在高手如雲的中國跳水“夢之隊”中,唯有日複一日的刻苦訓練,你才有登上世界舞台甚至是最高領獎台的機會。

李世鑫把奧運五環文在自己的右臂。
李世鑫把奧運五環文在自己的右臂。

  1988年出生的李世鑫曾是海軍隊的隊員,也曾是中國跳水隊的主力成員。2011年和2013年,他曾兩次獲得過世錦賽男子一米板的冠軍,也曾在國際比賽中獲得男子單雙人3米板的冠軍。

  在盛產冠軍的夢之隊,世界冠軍也並非會像明星般耀眼。李世鑫大多時候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角色,用他的話來說就是“覺得自己能力到了極限”,於是在2014年選擇了退役。

  原本,李世鑫可以選擇在國內繼續做教練,或者是去做一份朝九晚五的穩定工作。然而他並沒有選擇那樣的人生下半場,他去參加了更具挑戰性的潛水,並在那裡結識了自己現在的妻子。

  而在天津全運會之後,李世鑫帶著妻子和1歲的女兒舉家前往澳州。直到今年5月,他才正式拿到了那裡的公民身份,成為了首位歸化國外的前中國跳水國家隊成員和前世界冠軍。

李世鑫在比賽中。
李世鑫在比賽中。

  “都30多歲的人了還被上課”

  身份的轉換讓李世鑫成了媒體追逐的熱點,在本屆世錦賽的第一週,他的熱度甚至一度蓋過了那些奪冠的中國跳水運動員。

  “真的是,都30多歲的人了還被上課。”李世鑫笑著搖了搖頭,“還是把困難想少了,把姿態擺高了。雖然有能力去競爭,但是沒有把困難想得那麼足,我從沒想到自己比賽會失控。”

  這種失控感是李世鑫在國家隊從未體會過的。在國內長期的系統性訓練下,一位經驗豐富的老將很難出現巨大的失誤,“像陳艾森、曹緣他們,即便是有失誤也有能力及時調整回來。”

  已離開中國跳水隊5年的李世鑫原本很有自信,因為他在澳州的比賽中一路都很順暢。即便是5月才拿到公民身份,他依舊可以通過選拔賽獲得世錦賽三個項目的參賽資格。

李世鑫接受腰部傷病治療。
李世鑫接受腰部傷病治療。

  但真正走上跳板的那一刻,李世鑫才突然明白,技術要領雖然還在腦袋里裝著,但是身體卻早已與以往不一樣了,“就是感覺自己像個空殼子,在用過往20年的經驗來找比賽的感覺。”

  對於自己的此次世錦賽之旅,李世鑫倒顯得頗為樂觀。在他看來,這樣的問題幸虧是在東京奧運會前一年發現的,如果能夠及時調整的話,“我以後的路就都是綠燈了”。

  不過,他還是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提醒自己,“總以為自己能一帆風順地走下去,但缺失的經曆一樣也不能少,需要完整地過一遍……好吧,回爐再造,跳水界的小學生,準備重新上路。 ”

李世鑫一家。
李世鑫一家。

  早上6點換尿布,訓練不到1小時

  趕上這次世錦賽的末班車,李世鑫原本是想用這次國際大賽練兵。按照他原先製定好的戰術,先以低難度的動作闖過預賽和準決賽,之後再在決賽中去嚐試那些高難度動作。

  之所以這麼做,並不是因為李世鑫技高一籌,而是因為想要儘可能地在設施完善的場館里練習技術動作,因為澳州根本沒有這樣的條件。

  是的,移民生活並非人們想像中的那樣美好,李世鑫一家就遭遇著不為人知的艱辛。

  在2017年前往澳州之後,作為頂樑柱的李世鑫在墨爾本的一傢俱樂部里做起了兼職教練,主要教小朋友和成人跳水,時薪為25澳元(約合121元人民幣)。此外,他還兼職做著一份健身教練的工作。

  去年,他參加了澳州的世界盃選拔賽,因為成績不錯,澳州泳協將英國名將戴利的前教練給李世鑫做教練。雖然教練是免費的,但是他每天去場館訓練還是要交場地費。

李世鑫“遛娃”。
李世鑫“遛娃”。

  更頭疼的問題出現了,李世鑫夫婦在去年迎來了雙胞胎女兒,一家三口瞬間變為一家五口,李世鑫每天必須在6點鍾起床給女兒換尿布。

  “早上我給她們換完尿片,會帶她們出去買菜或跑步,我就當給自己練力量了。”李世鑫一臉幸福,但對於平時的訓練也有些無奈,“我必須想盡一切辦法用碎片時間來鍛鍊。”

  雙胞胎的降生意味著李世鑫原本就不多的訓練時間更加少了。他因為上午要照看女兒而不能跟隨國家隊進行體能訓練,晚上則要給球會當教練,每天自己的訓練時間只有不到一個小時。

  “其實在球會訓練環境很複雜,真正的有效訓練時間只有20分鍾左右。”這位31歲的老將撓了撓頭,“我們有兩個館可以訓練,而我每天從家往返游泳館大概要在4個小時左右。”

  累歸累,但每晚一看到自己的三個女兒,李世鑫一身的疲勞便瞬間化為蜜糖。只要他一進門,大女兒就會先跑過來,然後兩個小女兒跟在後面,“爸爸,你回來了!

李世鑫和他的三個寶貝女兒。
李世鑫和他的三個寶貝女兒。

  夢想與生活相比,哪個是必需品?

  在歸化澳州之前,李世鑫最為人熟知的身份就是“清唱國歌男”。在2011年的一次比賽中,張新華和李世鑫包攬男子3米跳板冠亞軍,但主辦方卻放錯了中國國歌,李世鑫便自己清唱了起來。

  當時,李世鑫的這一舉動感動了國內外的不少觀眾,國際泳聯的官員也向他表示感謝。而他後來也在社交媒體上解釋稱,自己“其實就是一個熱血青年做了他覺得對的事”。

  如今,這位31歲的老將正在向自己的首屆奧運會努力,只是身份變了,“無論是入籍澳州,還是選擇了回到運動員這個身份,我就是為了這個(奧運會)目標。”

  李世鑫感慨,中國跳水隊優秀運動員那麼多,但站在金字塔塔尖的卻是鳳毛麟角。他選擇入籍澳州,也正是一種追夢方式,“能夠參加奧運會,對我來說是最榮耀的時刻。”

  當然,轉變國籍也令李世鑫在網上遭到不小的非議。他倒是對此很坦然,並且還會主動去看那些不太好聽的言論,“我想做中澳跳水之間的一個橋樑,而不是關卡。”

  但想要圓自己的奧運夢,李世鑫的前路依然荊棘叢生。身為丈夫、父親,他也一直在試圖找到跳水和家庭之間的平衡點,“但哪有那麼容易啊!我最後發現,這是沒法兒做到的。”

  不僅陷入兩難的處境,墨爾本當地的訓練條件也十分堪憂。在世錦賽前夕,他因為場館里的水溫太低而不小心傷到了腰,所以他這次來光州腰上一直戴著護具。

  由於本次世錦賽的成績不理想,李世鑫也沒能獲得獎金,這讓他開始考慮是否要找一份全職工作,“沒有獎金,我可能會被拖垮,而且我現在已經很累了,壓力也很大。”

  澎湃新聞記者不禁問他:“如果做全職的話,不就訓練的時間更少了,這該怎麼辦?”這位為跳水奉獻了前半生的老將只是淡淡地回答:“生活跟夢想比起來的話,哪個是必需品?”

  “我的一切都是跳水給我的,但我的能力畢竟有限,我會以我自己的方式去回饋跳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