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口紅製造商趕“考”記
2019年07月20日00:57

  原標題:故宮口紅製造商趕“考”記

  最初的故宮口紅採用3D打印,一天只能出一千支口紅。

  2018年12月10日,故宮博物院推出故宮口紅和故宮美人面膜,合作方華熙生物開始走進消費者的視野; 4月10日,上交所披露了華熙生物的招股書,成功上榜了科創板受理名單,目前公司已完成科創板第四輪審核問詢。

  實際上,除了“故宮口紅”“科創板”,與華熙生物相關的還有五棵鬆體育館以及近期受邀達沃斯等。

  近日,華熙生物董事長趙燕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專訪時,第一次完整地還原了華熙生物與網紅“打卡”的故事。

  故宮口紅“爆紅”

  2018年12月,故宮文創館宣佈推出郎窯紅、豆沙紅、玫紫色、楓葉紅、碧璽色、變色人魚姬後, 第一批預售才上線一晚,“郎窯紅”便已售罄。而這實際是趙燕和員工們花費了8個月打造出來的“爆紅”。

  “我們想做一個口紅,既要保證質量,又要有文化內涵。所以就想到了故宮,因為它最能代表著中國經典文化傳統。”趙燕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介紹說。

  在確定這個目標後,趙燕就與故宮文創相關負責人進行溝通。“我希望與故宮是強鏈接,做雙品牌,而不像傳統那樣去找故宮IP合作,只用做授權。我去向他們講授我們的理念,帶他們參觀華熙生物的工廠、研發中心,最終被我們說服。”趙燕說。

  敲定後,故宮方面讓他們從故宮42冊藏品中選擇。“要從那麼多的藏品做出選擇,我們很是眼花繚亂。”回憶當時的情景,趙燕非常興奮,彷彿眼前又出現了一大摞的藏品。

  “最後我們用排除法去縮小範圍,將女性不相關的故宮藏品排除在外,並選出與女性相關的美的東西,包括服裝、飾品、用品選出適合的顏色和花紋等。後根據中國文化確定了6款顏色,每一款顏色對應一個故宮瓷器,然後找到年輕的、在國外留學回來的、有時代感的設計師,將中國藝術家提取的元素放上去。”趙燕介紹說。

  最終,故宮口紅系列中每一款口紅的顏色,無論是外觀還是膏體,都取自故宮典藏國寶。6款口紅外觀顏色的設計靈感來自6件明清后妃的服飾,膏體顏色甄選自6款故宮珍貴寶器。

  趙燕透露,故宮口紅僅口紅外觀設計稿就修改了1240次,外觀採用了先進精準的3D打印黑科技,力求最大程度還原每件織物的針織質地和刺繡的走線質感。

  “如果你去開模,若做得不好,顏色不正,就感受不了它的這種精美。最後我們決定冒個險,採用3D打印,一支一支打出來。我們在全國找了很多3D打印廠,最後選擇了一個特別癡迷於3D打印技術的團隊,買了兩台機器,一天只能出一千支口紅,這也是當時大家買不到故宮口紅的原因。” 趙燕介紹說。

  據介紹,在開始的時候3D打印不穩定,經常打歪,成品率只有50%。在一夜之間爆紅後,華熙生物又連夜從意大利買了十台設備,空運過來的,現在基本上一個月的產能能做到三十來萬支。

  除了在外觀上的創新,故宮口紅的膏體採用了華熙生物獨特的油分散透明質酸成分,將水溶特性的透明質酸(俗稱玻尿酸)添加到油性口紅膏體當中,為唇部補水保濕,淡化唇紋。“我們放棄使用從石油化工中提取的蠟,而是從可可籽提取植物蠟,然後加上華熙生物的透明質酸,完成口紅膏體。”趙燕說華熙生物要做一支安全的口紅。

  在不久前,華熙生物亦受邀參加第13屆夏季達沃斯論壇,趙燕在論壇上表示,民族企業和國貨要用技術自信支撐產品自信,進而提升文化自信和民族自信。“故宮口紅的熱銷不僅帶動了整個口紅界的革命,也正在改變國際大型化妝品企業占主導的局面。”

  “網紅”玻尿酸

  之所以華熙生物和趙燕要“大費周章”地做故宮口紅,實際上,是在為華熙生物打造在C端的知名度,加強消費者認知度。

  作為透明質酸重要的原料企業,華熙生物在B端有較高的知名度,業內人士都知曉。

  資料顯示,華熙生物利用微生物發酵技術平台,生產出的透明質酸等多種生物活性物質產品規格有200餘種,被廣泛應用於醫藥、醫療器械、化妝品、食品等多個領域。

  2018年華熙生物生產的透明質酸原料產品產量近180噸,銷往美國、歐盟、韓國、日本、俄羅斯、中東等40餘個國家和地區,為現在國際一線知名品牌提供原料。

  華熙生物也是國內少數同時取得發酵法生產玻璃酸鈉藥用輔料批準文號和原料藥批準文號、通過中國新版GMP認證並獲得新食品原料HA生產資質的生產企業,同時也是參與起草多項透明質酸鈉行業標準的重要成員。

  “2001年我投入華熙生物的時候。當時這個企業還很小,還是一個虧損企業。當時很多人並不明白透明質酸(玻尿酸)是什麼物質,對人體有什麼作用。但實際上,玻尿酸是人體自身有的一種物質,它參與了人體方方面面的細胞代謝過程。隨著人年齡的增長,其實透明質酸在體內是要流失的,自己的分泌要減少。”趙燕解釋稱。

  趙燕也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講述了玻尿酸發現的故事。早在1934年美國一個科學家就發現了透明質酸和人體的健康、衰老是正相關的,尤其是對於眼睛和關節。透明質酸的缺失造成了人體的器官衰退。當時是從牛眼裡發現可以提取玻尿酸,但提取量太低,根本沒有辦法實現工業化的生產。

  1979年美國一位眼科專家過感恩節的時候,偶然發現餐桌上一隻熟火雞雞冠與院子裡正在跑的雞雞冠沒有什麼變化,都很Q彈,他猜想這或許是透明酸質。在假期結束後,他到實驗室進行研究,發現一千公斤的公雞冠子,能提取一公斤的透明質酸。

  不過,彼時因為提取率極低,分離過程也很複雜,產量有限,也致使了玻尿酸的造價昂貴,達5000美元/公斤。當時僅限眼科手術和骨科手術使用。在上個世紀90年代,山東一批科學家也開始關注和研究透明質酸,科學家們發現了一種自然界存在的細菌,能夠在它繁殖過程中產生透明質酸,可以規模化生產,成本降低了上百倍以上。

  為了產業化生產,40多位科學家聯合成立了一家公司,這就是華熙生物的前身。“ 當年我投的時候,產率的技術水平是3克/升。目前技術進步,已經形成規模化,我們的產率已經達到10到13克/升,行業內現在是5到6克。”趙燕介紹說。

  意外進文體地產

  華熙生物在玻尿酸領域,一做就是20年,此後進入“商業地產”。

  彼時,在奧運工程建設過程中,華熙生物在當時五棵鬆一路之隔的地方有一個生物孵化基地正在建設,準備把一些研發機構、生物上下遊放在那作為一個集群的研發機構,後來華熙以重資產拿下了五棵鬆體育場館項目。

  “體育產業怎麼去玩?”趙燕在向21世紀經濟報導介紹的時候,臉上仍是一臉狐疑的樣子。因為全世界所有的大型場館,賽後利用都是一個難題,當時華熙也算了一筆讓趙燕嚇出冷汗的賬:賽後不算折舊一年最少成本三千萬,是硬成本,保證水電暖保安保潔的費用最少得三千萬。

  華熙決定向美國學習運營經驗,並找到NBA試圖進行合作,但NBA賽事有嚴苛的規定,並且對於場地要求也很嚴格。場館改造迫在眉睫。

  趙燕從美國重金邀請了一個美國設計公司到中國對場館進行考察,對方派了幾個設計師、商務人員在北京工作了一個半月,給出了一份三百多頁的診斷報告。

  “當時的設計理念算是超前的,國內有些結構配套設計還做不到。因為美國方面給的建議,除了單一的比賽場地,在上面又配了餐飲、酒吧。我一想,前期這麼多工作都做了,也投入了那麼多資金。於是又找到美國的設計公司,幫我們做設計,並找北京設計院做結構配套。”趙燕說當時硬著頭皮也要幹下去。

  在重金改造好場館後,能容納18000名觀眾的五棵鬆體育館,成為了既適合舉辦大型體育比賽又適合舉辦演唱會等娛樂活動的綜合性場館。

  彼時,明星們基本上都在工人體育館開演唱會,如何讓他們選擇五棵鬆體育館又是擺在華熙和趙燕面前的難題。“我們一開始找了一些中國的明星,但他們以五棵鬆體育館比較遠等理由拒絕了。於是,我們把目光放在了海外,他們並不很瞭解北京,但中國市場對他們來說又有很大的吸引力。”

  最終,華熙說服了當紅明星碧昂斯, 4個小時的演唱會門票售罄,一票難求。自此後,五棵鬆體育館明星們演唱會的局面順利打開。

  目前的五棵鬆體育館是CBA北京首鋼男籃主場。此外,也成為國內外一線藝人來京舉辦演唱會的首選場館。

  目前,“華熙LIVE·五棵鬆”作為這一理念的模板已經取得成功,華熙集團力圖提升這種商業模式的可複製性,在全國多個大型城市進行了嚐試,如成都“華熙LIVE·528”和重慶“華熙LIVE·魚洞”已經開業。

  科創板“候考生”

  而華熙生物進入科創板的“候考生”系列,也與玻尿酸息息相關。

  招股書顯示,華熙生物本次擬發行不超過4956.26萬新股,擬募資31.54億元,所募資金將圍繞華熙生物主營業務開展,包括研發體系的提升改造,現有主營業務產品的產能擴張和透明質酸終端新品的產業化生產,以滿足日益增長的國內外醫療健康市場的需求。

  實際上,這並不是華熙生物第一次登陸資本市場。

  早在2008年10月,華熙生物原間接控股股東開曼華熙就在港交所IPO,發行股份7800萬股。

  2017年6月,開曼華熙收到趙燕全資持股的香港公司Grand Full作為邀約方的退市提議,所涉股東獲得每股16.3港元的補償。華熙生物表示,為實現從原料到To C市場的戰略轉型,華熙生物決定從港股退市。

  2017年11月,在港股上市9年後,開曼華熙正式退出港股市場,最終實施私有化,包含收購一致行動人普通股及期權補償共計花費資金31.29 億港元。

  而再次登陸資本市場,華熙生物選擇了時下炙手可熱的科創板。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