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文在為德里赫特一年前的“思考”買單
2019年07月20日11:20

原標題:尤文在為德里赫特一年前的“思考”買單

思考成了足球場上的奢侈品,所以尤文圖斯的轉會費,大部分是在為德里赫特的“思考”能力買單。

“金童”

德里赫特轉會尤文。圖/俱樂部官微

德里赫特轉會尤文,你當然可以說是超級經紀人拉伊奧拉的勝利。畢竟一名19歲、只在歐洲二流聯賽踢過兩年成年比賽的年輕後衛能被炒成世界後衛第一轉會身價,靠的更多是經紀人刻意製造的“恐慌需求”——你想買到未來10年的世界第一後衛嗎?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

這招對歐洲各大豪門俱樂部十分奏效。沒辦法,高水平必然意味著高消費,而高消費的前提則是高投入,況且頂級球員永遠都是稀缺資源,這是現代足球的一個死循環。

青訓球員,對豪門俱樂部而言其實是一種奢侈品,因為大部分豪門俱樂部壓根沒有時間和精力去培訓自家球員。對他們來說,成績直接與下賽季的商業收入掛鉤,他們不敢在場上冒太多險,上年輕球員本身就是一種風險。

梅西與巴塞羅那的聯姻,一半是運氣,另一半則主要得益於巴塞羅那在2006年時來運轉前並非世界級豪門。這也部分解釋了為何被球迷奉為世界青訓殿堂的拉瑪西亞在那之後,就再也生產不出如哈維、伊涅斯塔這樣的頂尖球員。

新一代高水平球員從16歲開始就會被俱樂部訓練營精心包裝,出道後還有超級經紀人護法。有人說19歲的姆巴佩場內外極為成熟,那是因為他從14歲開始就經曆著這一切。德里赫特得以轉會尤文,主要是因為他在一年前清楚地意識到自己未來的價值,於是果斷更換了經紀人。

這個例子,也從側面表現出了以德里赫特為代表的新一代年輕超級球星之所以能賣出高價的原因:他們懂得思考。

和注重個人表現的南美足球不同,歐洲足球是體系和戰術的勝利。這種體系能幫助那些天賦一般的球員走上職業道路,但也間接減少了“天賦”這個不確定因素在比賽中發揮的作用,當然也是對個性和特點的扼殺。

歐洲足球是標準化的足球,就像一條標準化的流水線。因此歐洲球員大多是完美的戰術與指令執行者。在傳統印象中,一些管得太多的細節型教練,正逐漸走上曆史舞台成為主角。曼城主帥瓜迪奧拉就是一個典型的偏執狂,他在曼城的戰術設置,詳細到要求球員在哪個時間點跑到哪個位置,用哪只腳的哪個部位接球。

利物浦主帥克洛普為豐富球隊得分手段,還專門聘請了一位界外球教練;上賽季用一套普通陣容驚豔德甲的多特蒙德主帥路西恩·法夫爾更過分,據說還會在球員跑步時突然喊停,然後親自上前去糾正他們的手型、擺動幅度以及擺動頻率;一代名帥卡洛·安切洛蒂從拜仁下課的主要原因,竟然是訓練量太輕,而球員們想練得更多。

在德里赫特轉會的眾多報導中,英國《獨立報》對他的評價令我印象深刻:這個年輕人身上有著老一代優秀後衛的特點。乍看之下,這是一個矛盾的評價。因為現代足球發展速度快得驚人,為何“老一代”反而成了一種賣點?

很簡單,因為老一代球員沒有標準化培養體系的束縛,他需要自己在場上思考。翻看幾十年前的比賽視頻,你會發現球員們大多很全面,在場上任何位置都能踢得遊刃有餘。並非現代球員不想全面,不想思考,而是因為現代足球節奏太快,他們不得不將思考這件事交給教練。

思考成了足球場上的奢侈品,所以尤文圖斯的轉會費,大部分是在為德里赫特的“思考”能力買單。

□朱淵 (旅歐作家)

編輯 王希翀 校對 李立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