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欲建立無國界貨幣,能否撼動現行貨幣體系?
2019年07月19日07:42

  未來,Facebook需要跟各國政府

  和國際金融機構進行博弈

  Libra衝擊波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本刊記者/楊群

  發於2019.7.22總第908期《中國新聞週刊》

  6月18日,在經過幾個月的預熱和發酵之後,社交媒體平台Facebook終於正式公佈加密貨幣項目Libra的白皮書。

  白皮書定義,Libra是一種基於一籃子法幣及政府債券資產作為100%儲備發行的數字穩定幣。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簡單的、無國界的貨幣和為數十億人服務的金融基礎設施。

  與白皮書一同發佈的,還有總部位於瑞士的Libra協會。白皮書透露,對於Libra,Facebook將保有領導角色至2019年結束,協會會擁有最終決策權。Libra協會成員包含不同國家、不同行業的各種組織機構。目前,支付巨頭Visa、Master、PayPal和支付場景公司eBay、Uber、Booking等28家公司成為初始會員。白皮書中透露在2020年上半年,Libra協會的創始人數量能夠達到100個左右。

  可以預見的是,Libra協會將構建起由100個合作聯盟節點構成的數字經濟體,會把 Facebook共計20億的全球用戶納入其中。正是基於Facebook的全球巨大影響力,對於其發行Libra的動機與野心,以及可能面臨來自全球金融監管挑戰的討論不斷在發酵。

  在社科院國際金融研究室主任劉東民看來,Libra對現行國際貨幣體系影響比較大,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欠發達國家都會對其有嚴格的監管和要求。

  “未來幾年,Facebook需要跟各國政府和國際金融機構進行深入溝通和妥協,可能會改變策略。因此,Libra的落地不會太快,也不會太順利。”劉東民進一步向《中國新聞週刊》分析說。

  破局商業困境?

  從2009年開始,社交媒體平台Facebook創始人兼CEO馬克·朱克伯格每年都會更新他的年度挑戰。過往幾年,他的新年願望包括學習漢語普通話、每月讀兩本書及造訪還未去過的美國各州。

  但2018年的新年願望,朱克伯格的目標則是解決Facebook面臨的各種問題,這打破了他長期以來製定純個人年度目標的慣例。他在帖子中稱,Facebook遇到的一系列麻煩,包括仇恨言論的傳播,俄羅斯等國家利用Facebook進行政治宣傳以及被指責導致用戶上癮浪費時間的批評。

  此外,朱克伯格還認為科技行業的集權和分權問題正在發生變化。過去,多數人相信科技能夠成為一股分權力量。但是現在,許多人對這一承諾失去了信心。隨著少數大型科技公司的崛起,政府利用科技監視他們的公民,很多人相信科技只會導致集權,而不是分權。

  諷刺的是,Facebook就是少數大型科技公司之一。朱克伯格注意到科技行業中出現了一股反集權趨勢,例如加密和加密貨幣技術試圖把權力從集團系統中分離出來,歸還給人們。“我很有興趣深入研究這些技術的積極和負面因素,以及如何在我們的服務中充分利用它們。”這是朱克伯格首次在2018新年願望中提到加密貨幣。

  不過,更加現實的問題是因為Facebook通過對用戶數據分析、進行精準廣告投放的商業模式正在面臨著嚴重威脅。

  2018年3月份,Facebook隱私泄密醜聞事件爆發。當時,有內線向美國媒體爆料,Facebook違背用戶協議,將超過五千萬用戶的數據提供給一家大數據分析公司,可能影響了民意和政治投票。

  由於特朗普時代特殊的政治氣候,此事一再被放大,有關Facebook侵犯用戶隱私的事實接二連三被曝光。朱克伯格被迫到美國國會聽證會上過堂辯論,大量離職員工倒戈指責,甚至他曾經的創業夥伴也公開建議拆分Facebook。

  2018年5月,歐盟範圍內通過《通用數據保護法案》。同時,朱克伯格兩次被歐洲議會召至出席,並接受質詢,歐盟態度一次比一次嚴厲。隨後,他甚至因為拒絕赴英國接受質詢險遭逮捕。

  歐美國家對用戶數據隱私保護的升級態度,讓朱克伯格在2019年新年願望中表示繼續關注技術未來在社會中發揮的作用。

  “廣告收入是Facebook主要收入來源,如今正面臨各國用戶數據監管的威脅。”曾任Facebook電商部門用戶增長戰略負責人劉曄向《中國新聞週刊》透露,收入多元化是Facebook的大方向,Libra可以增強其他業務的收入來源。

  不過,收入多元化的說法沒有得到Cobo錢包聯合創始人蔣長浩的認可,他認為朱克伯格有著更大的野心和戰略佈局。

  蔣長浩曾任Facebook高級研究科學家,在Facebook早期發展階段帶領團隊完成Big Pipe協議研發,與朱克伯格本人有過不少接觸。他向《中國新聞週刊》表示,如果是社會輿論壓力導致Facebook現有商業模式面臨挑戰,那麼朱克伯格應該選擇更加低調又穩健的業務,例如電商、雲計算、金融科技都有大量成熟商業模式可以選擇。平心而論,數字貨幣並非最安全的選擇,反而會因為觸碰到傳統金融機構的利益惹上更大的麻煩。

  同樣,數字資產研究院副院長孟岩也向《中國新聞週刊》表達了類似的看法,朱克伯格發起Libra項目是出於多方面因素考慮。“2018年的隱私門危機應該是激發事件,Facebook需要在傳統的盈利模式旁邊另闢一條新路,而進入數字貨幣和支付領域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

  從1.0升級至2.0

  2018年12月,彭博社率先報導Facebook正在開發一種與美元掛鉤的穩定幣,可以讓用戶通過其旗下的即時通訊應用WhatsApp來轉賬,並將把重心放在印度的彙款市場。消息一出即引發各界關注,對Facebook數字穩定幣的猜測不斷。

  實際上,早在十年前,Facebook就開始進軍金融支付市場。2010年,Facebook創造了一種名為“Facebook credits”的虛擬貨幣。用戶使用本國貨幣提前購買這些虛擬幣,然後再在應用程式里用其進行交易,只是該代幣最終未能持續下去。

  2014年,PayPal前總裁大衛·馬庫斯加入Facebook,負責運營即時通訊軟件Messenger。2017年年底,他成為Coinbase的董事會成員,對區塊鏈技術開始研究。2018年5月,馬庫斯成為Facebook加密貨幣項目負責人。

  Facebook早期員工覃超曾與馬庫斯共事過半年,與馬庫斯團隊成員也有過接觸。他向《中國新聞週刊》透露,2018年初,馬庫斯卸任Messenger的職務,開始在Facebook內部成立一個研究區塊鏈的項目小組,陸續招募了100多個工程師。“朱克伯格在2018年新年願望中提到加密貨幣,馬庫斯與他關係很好,Libra項目也是馬庫斯遊說很久才最終確立的。”

  覃超認為,作為一種技術,區塊鏈擺在馬庫斯團隊面前最大的問題是:思考加密貨幣如何在Facebook平台上發揮最大價值,並解決信任問題。

  在白皮書中,Facebook給出了相應答案。為了更符合監管要求,Facebook成立子公司Calibra搭建Libra,實現金融數據和用戶數據的分離。

  火幣區塊鏈研究院院長袁煜明對《中國新聞週刊》表示,與比特幣不同的是,Libra背後是以一籃子法幣作為抵押,說明其有真實資產作支撐,並且隨時可以兌換成法幣。比特幣是去中心化的數字貨幣,它的價值基於用戶共識產生。Libra則更像是鏈接數字世界和傳統世界的橋樑。

  更為巧妙的是,Libra由獨立的非營利性成員製組織Libra協會負責治理,總部設在瑞士日內瓦。袁煜明分析,Libra的願景是建立一個去中心化、無國界化的數字貨幣,定位更廣泛的支付工具和金融設施。瑞士作為永久中立國,金融開放且自由,對區塊鏈和數字貨幣也比較友好。作為分佈式國際組織,顯然瑞士比美國本土更加適合。

  “Libra通過Libra協會來進行管理,Libra協會是一個去中心化組織,所有協會成員都可以參與Libra的管理決策。除目前已有的28家成員外,Libra還在不斷吸收全球的優秀機構進入協會中。”袁煜明稱。

  白皮書顯示,每個會員投票權不超過1%,Facebook的子公司Calibra也將只擁有1%的投票權。

  數字穩定幣推行多年,JP摩根和IBM都相繼推出穩定幣,不過影響力跟Facebook不可同日而語。劉東民稱,Facebook發行的是錨定一籃子貨幣的數字穩定幣,這是此前所有的數字穩定幣沒有做到的。因此,Libra可能對國際貨幣體系以及其他國家的主權貨幣產生較大的影響。

  解決好信任機製以及治理機製後,Libra項目最大優勢還在於Facebook旗下社交軟件的賦能。劉東民認為,Facebook本身影響力巨大,在全球有超過27億的活躍用戶,它是比較容易搭建一個全球的跨境支付體系和相應的商業生態的,這是其他企業發行數字貨幣所無法比擬的。

  孟岩認為,如果比特幣代表著叛逆與顛覆的數字貨幣1.0時代,那麼Libra的出現則標誌著非國家發行的數字貨幣應用升級到2.0時代。

  各國監管施壓

  Facebook宣佈發行穩定幣Libra不久,立刻引起全球各國金融監管部門的警惕。

  白皮書坦言,Libra的目標是成為穩定的數字加密貨幣。無論是從技術角度,還是應用層面,Libra已經不存在任何問題,當前最大的挑戰在於監管的態度。

  一直以來,歐盟國家對美國科技公司態度並不算友好。此次Facebook的Libra項目剛一公佈,就遭到歐洲各國質疑。

  法國經濟部長勒梅爾認為,Libra有可能成為一種電子交易手段,“我們必須保證消費者不會遭遇風險。”法國央行總裁維勒魯瓦·德·加洛稱,雖然跨境轉賬仍有需要改進的空間,但是Libra必須遵守反洗錢規定,“Libra用戶享有的匿名性將大大增加洗錢風險。”

  目前,作為G7(七國集團)的主席國法國表態,不反對Facebook為金融交易創建一種工具,但堅決反對這種工具成為一種主權貨幣。為此,法國正準備成立一個G7(七國集團)專門任務小組,研究央行如何確保Libra等加密貨幣受到從洗錢法到消費者保護法等一系列法規的監管。

  英國央行主席馬克·卡尼則對Libra態度相對微妙。他認為,隨著商業模式轉變,銀行也需要與時俱進。目前,現金在支付中佔比越來越小。Libra可以大幅降低交易成本,擴大金融包容性,但需要加強監管。

  卡尼承諾,他將保證在Libra正式上線前,提前就數據隱私和洗錢等問題進行監管。同時,他在歐洲主要國家央行行長會議上警告,如果Facebook能夠成功吸引到Libra用戶,那麼就將“立刻規模化”,必須以“最高標準”來監管。

  美國國內對Libra的態度同樣不容樂觀。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最近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聽證會中表示,“如果Facebook不能打消人們對其數字加密貨幣Libra的顧慮,該項目就不能繼續進行。Libra引發了一系列嚴重的擔憂,涉及隱私、洗錢、消費者保護和金融穩定等。這些都是應該徹底公開解決的問題。”

  相比起一些國家的口頭表態,鮑威爾還算透露了一些進展。美聯儲在Facebook推出Libra前的幾個月裡會見了Facebook代表,併成立了一個工作組,專注於尚未回答的一些問題。鮑威爾說,美聯儲也正在與其他監管機構和世界各地其他中央銀行進行協調。

  此前,美國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四位眾議員正式向Facebook發函,要求其立即停止Libra以及數字錢包Calibra項目的所有工作,“由於Facebook已經掌握了全球逾四分之一人口的個人數據,在監管機構和國會有機會調查這些問題並採取行動之前,Facebook及其合作夥伴必須立即停止實施計劃。”

  這讓Libra業務負責人馬庫斯不得不出來回應,“Facebook不會控製Libra網絡、貨幣或其支援儲備。Facebook將只是Libra協會的一百多名會員之一。我們不會有任何特權。這意味著,你不需要信任Facebook,就能從Libra中獲益。”

  據悉,馬庫斯將於7月16日在參議院銀行委員會作證。之後,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將於7月17日舉行專門針對Libra的聽證會。

  印度方面的態度則讓Libra落地更是蒙上一層陰影。《印度經濟時報》刊文稱,Facebook新推出的加密貨幣Libra登陸印度的計劃很可能折戟。此前據彭博社報導,印度彙款市場是Libra落地重心,“Facebook尚未向印度儲備銀行(RBI)申請其在印度的加密貨幣。”

  為何各國金融監管態度不同,劉東民分析稱,主要分成兩類:一類是較發達國家,擔心對反洗錢、反恐怖融資的監管是否能到位。例如,美國擔心會對美元全球霸權產生負面影響;另一類是本國貨幣幣值不穩定國家,擔心Facebook穩定幣會對本國貨幣產生貨幣替代效應。因此,這些國家一定會對Libra實施嚴格監管,甚至包括資本管製。

  中國如何應對?

  目前,中國禁止民營企業發行私人數字貨幣,而由中國人民銀行開展法定數字貨幣的研發和推廣應用工作。

  在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大力推動下,央行從2014年開始數字貨幣的研發工作。2017年,研發工作進入新的階段。經國務院批準,中國人民銀行組織相關市場機構開展名為DC/EP(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的法定數字貨幣分佈式研發工作。央行旗下的數字貨幣研究所也在2017年正式掛牌。

  實際上,包括中國央行在內的世界各國央行,一直都在積極推進研究法定數字貨幣。“不過,經過幾年的研究和實踐發現,央行發行法定數字貨幣,會對現有商業銀行體系產生較大沖擊;同時這些中央銀行數字貨幣帶來的正麵價值也不顯著。於是,各國央行對於發行法定數字貨幣都在猶豫,目前進展都不大。”劉東民表示。

  對於Libra發行對中國影響等相關問題,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沒有向《中國新聞週刊》予以回應。

  不過,中國人民銀行近期有多位高級官員出來表態。央行支付司副司長穆長春認為,Libra這類穩定幣的出現和發展,離不開央行的支援和監管,必須納入央行的監管框架。

  7月8日,央行研究局局長王信也表示,如果Libra在跨境支付領域能有比較大的發展前景,對於各國的貨幣政策、金融穩定,乃至國際貨幣體系可能都會產生重大影響。

  下一步如何有效應對Libra等加密貨幣的挑戰?王信認為有三種途徑:一是加快央行數字貨幣推出;二是各國支援民間機構發行其穩定幣;三是國際貨幣基金髮行超主權的數字穩定幣。

  7月9日,中國金融學會會長周小川圍繞Libra的發行發表了觀點。他認為,未來Libra是否會成功還不知道,可能會被想法更好、更穩定、效率更高的數字貨幣取代。但未來有可能出現一種更加國際化的強勢貨幣,有可能與目前主權貨幣產生兌換關係,甚至成為全球主要流動貨幣。

  由於目前Libra錨定的一籃子貨幣比例還不清楚,劉東民認為尚不能判斷是否會對美元全球霸權產生影響,“不過Libra的初衷肯定不是為了維護和增強美元霸權。”

  劉東民表示,中國要積極應對Libra穩定幣,應該鼓勵民營企業和金融機構去研發自己的數字穩定幣極其相應的跨境支付系統。這樣才能增強中國在數字貨幣領域的國際競爭力,將來在國際標準製定和全球金融治理的發言權上,中國地位才能提高。

  此外,劉東民還認為,中國在研究數字貨幣上有著充足的時間窗口。Libra要想落地並不簡單,需要相當長時間與各國政府和國際金融機構進行斡旋。因此,中國有著充足時間去研發自己的數字穩定幣。此前,央行在數字貨幣做了很多工作,大量民營企業在區塊鏈、第三方支付技術、數字貨幣研發上有著重組技術積累和實際應用。因此,中國只需要適當的政策調整,在數字穩定幣研發上應該很快能夠走到世界前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