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看巴塞】老本雖好,但不要貪心...
2019年07月19日13:31

華維迪
華維迪

  在過去一個月,我們已經對曼城、利物浦和皇馬(分為上、下)兩篇(閱讀點擊球隊名),承蒙諸位認可,總體反響都還不錯。進入7月,各隊都開始進行新賽季備戰,因此我們的數據總結也不得不結合新的收購情況,對未來一個賽季做一些展望。儘管我認為這已經是目前最為科學的預測方法,並且過去對9場比賽的預測也對了8場。但一個賽季的長度裡不可預知之事太多,球員狀態更是無從把握。因此,這裡的展望,僅僅是立足於我們對一支球隊既定打法認知的基礎上,談一談最可能出現的情況——我不做競彩推薦,只做足球研究,所有的預測,過程都遠比結果更重要。

  (一) 靠吃老本,巴塞就足以給戰績托底

  首先我們必須指出:輿論對巴塞的批評其實有很大的以偏概全、任憑情緒左右理智的嫌疑:巴塞領先馬體會11分奪冠,樣本更大的聯賽中幾可稱得上「碾壓級優勢」;歐聯所謂「連續兩年慘遭逆轉」確實面子上不好看,但仔細想想,一來被羅馬逆轉是17-18賽季的事,和如何評價今季的巴塞毫無關係;二來實際上兩回合只輸了冠軍隊利物浦1球,最多只算暴露球隊「不完美」,決然談不上和對手有什麼難以彌補的差距,何況進入四強本身也是蠻可以接受的結果了,「恥辱出局」所造成的影響更多源自心理落差而非戰績太差。因此再怎麼說,我們也得承認,巴塞在過去一年的成績其實是有托底保證的。

  那麼,巴塞的戰績是怎麼打出來的呢?若一言以蔽之的話就是:吃老本。

  除了賽季初盧比迪古(J.Lopetegui)在皇馬高舉傳控大旗的一段時間之外,巴塞在絕大多數時間裡,都是西甲最能傳控的球隊。整季下來,他們62.83%的控球率和每分鐘控球時間10.81次傳球的傳球頻率,都是西甲最高的。即便碰上利物浦的瘋搶一樣會在某些特定時候覺得頭痛,但至少聯賽範疇裡,球隊仍舊以每分鐘控球時間僅1.52次失去球權,成為西甲最能保護皮球的球隊,尤其全隊中後場常規主力除達史特根外傳球成功率全部超過85%,輔以西甲61.99%的長傳成功率(西甲第3高),巴塞的中後場推進基本始終能夠保持流暢。布斯基斯(S.Busquets)、美路(Arthur Melo)等人更多只是囿於「沙維+恩尼斯達」的歷史光輝,傳控騷操作不甚顯於世而已:

  事實上,傳控與對方的逼搶,永遠是難以說明孰強孰弱的矛盾關係,球迷動輒想著「傳控最怕瘋狂逼搶」,卻也沒想想一旦逼搶效果不佳,豈不是給了對手傳控體系以快速推進滲透的空間?事實上,巴塞也確實非常善於利用對手的逼搶去玩一些直截了當的進攻:

  通常而言,巴塞中後場傳球因保留了接應點眾多的優良傳統,不至於頻繁嘗試直接向前推進,因而Progressive Pass頻率並不高(西甲倒數第5),但卻貴在82.05%的成功率高居西甲第1。而真正具備威脅的穿過防守球員的Smart Pass,巴塞則仰仗美斯驚為天人的發揮,打出了西甲最高的頻率和第2高的成功率。這其中有為數眾多的直接輸送炮彈,尤其是美斯(L.Messi)和艾巴(J.Alba)的「巴西組合」,無論是兩人彼此位置還是風格,都是那麼的相得益彰。比如這樣:

  也有不少精妙傳球後結合全隊前場傳球基本功,在幾人範圍內打出精妙配合,而美斯一般都是這些進攻的真正發起者:

  當然,這樣的情況本身也意味著兩個辯證的信息:美斯自身狀態確實好,球隊有仰仗一名球星打出高效傳球的資本;但同時,巴塞在進攻端對於美斯的依賴,一如美斯自身的年齡一樣,有些與日俱增無法阻攔了。事實上在直傳球的西甲排行榜上,美斯別看近4個賽季都穩居第1,但這個數據本身還是有所起伏——今季的每90分鐘6.01次直傳是15-16賽季以來首度突破6次大關,可見他本人狀態調整還是卓有成效的;更重要的是:15-16賽季美斯美斯每90分鐘6.65次直傳實際上還要比這賽季更多,為什麼當時沒那麼讓人覺得「巴塞太依賴美斯」?因為那時候巴塞尚有恩尼斯達(A.Iniesta)的3.17次和尼馬(Neymar)的2.14次同樣進入榜單前10;18-19賽季呢?除美斯之外,巴塞竟無哪怕一人入圍前10,隊內僅次於美斯的居然是整個西甲排名第12而且出場時間並不穩定的迪比利(O.Dembele)——他連2次都不到……

  所以,第一個結論就來了:

  我們上面誇了那麼多巴塞傳球好的地方,但好像只要球到前場,諸多套路都極端仰仗美斯的發揮,並且這個現像甚至還有增強趨勢,那麼一擲千金買來那麼多中前場強援,又到底有多大意義?這不等於是吃老本?

  看到這裡可能有些讀者會意識到一個問題:進攻並不只能靠傳球,即便我們都知道巴塞的前場配置並不支持陣地戰傳中,但至少他們可以通過持球過人來解決問題。事實上他們也真是這麼做的——是的你沒看錯,一俟比賽進入陣地戰,巴塞經常會在一系列快速橫向短傳實現戰線轉移後,通過球星個人單挑試圖打開局面,比如這樣:

  問題是,這一手個人原地起爆,其實是美斯賴以成名的絕活,巴塞如果選擇不靠傳球靠突破,那美斯的任務只有更重。此處必須要指出:華維迪(E.Valverde)的保守打法,一定程度上是會導致重頭比賽中依賴美斯的現象加劇的——在wyscout的「每90分鐘一對一及盤帶」統計中,入圍前30的巴塞球員有3個,嚴格來說並不算少,但問題是,除美斯之外,剩餘的兩人是古天奴(P.Coutinho)和迪比利——強強對話中,通常這兩人打的是同一個位置,不會同時出場……

  於是,我們在比賽中,會經常看到類似的情況:

  另有一個極為值得注意的地方:美斯隨著年齡的下滑,在持球過人方面的輸出,實際上是越來越難以兼顧量與質了,自安歷基(L.Enrique)時代起,巴塞前場的第一過人高手,實際上是尼馬而不是他;15-16和16-17兩賽季,巴塞的「一對一及盤帶」成功率分列西甲第3和第4;猜猜尼馬離隊後是多少?17-18賽季是第10;剛剛結束的上季是……倒數第3……

  與此同時,兩名同時具備過人和傳球能力的持球天王同時在場,極有可能產生彼此加成的效應,換言之,離開尼馬的加持後,美斯自己也會因球權過重、盯防更嚴而導致成功率下滑:15-16賽季,美斯打出了超高的62.92%的「一對一及盤帶」成功率,尼馬吸引防守不可謂不重要;尼馬走後呢?這個數據就始終在50%上下徘徊。光看集錦,美斯仍然是那個無所不能的美斯;但實際上,巴塞吃這個老本,風險是在不斷加大的。

  當然,我們再去指摘蘇亞雷斯(L.Suarez)和美斯的下滑,他們至少都能夠做到兩點,這也是目前巴塞能夠吃的最穩定的老本:首先,兩人都兼具持球推進、傳球、跑位意識和速度,即便沒有尼馬從旁輔助,打出高效反擊仍舊不在話下,巴塞這種時常標榜恪守告魯夫傳統的球隊,能夠打出西甲中遊的反擊進攻佔比(第10)和反擊進攻形成射門佔比(第11),已經是對所謂傳統的極大顛覆了。類似這樣的反擊機會,他們總會打的異常堅決,堅決到你甚至會在其中看到意大利球隊的影子:

  其次,這兩人的射術始終能維持在一個相當高的水準上(蘇亞雷斯?),這讓巴塞在對手揮霍進攻機會的情況下,靠著驚人的射門把握度,打贏很多看起來局面並不十分有利的比賽。我自己會用每次射門的實際入球數和預期入球數之間的差值,來衡量球隊的射門精度,並將這個數據定義為「真實射門轉化率」。巴塞的「真實射門轉化率」高達0.046,吊打西甲其他所有球隊。這其中最嚇人的是美斯,他的這項數據是0.079——是的,上季就是美斯在30隨後全面爆發的一年,包括射門精度。下面這腳射門的預期入球數只有0.06,然而還是被美斯攻入去了,類似情況如果頻繁發生,賽季攻入90球也就不難理解了。

  (二)防守端:始終沒有解決的隱患,終於在歐聯再度爆發

  誠然,數據總結需要的是大樣本,某一兩場比賽中的情況,極有可能是球隊整體狀態不佳或其他特殊原因所導致的,很多時候不足以成為典型案例。但巴塞的情況十分特殊——他們連續兩年恥辱被反勝,儘管不能說是必然,但卻是一個始終沒能解決的重大隱患,在最要命時刻爆發的「典範」——這隊的中場防守,並不足以支撐起平行站位的防守體系,而這恰恰是華維迪不得不在硬仗中仰仗的防守方式——注意,是不得不這麼做,而不是主動「拋棄傳統」。

  首先我們必須要明確:巴塞所奉行的防守思路是在兩套體系之間不停做切換的,即面對較弱對手時可以較長時間地保持高壓上搶,打出記憶力哥迪奧拿(P.Guardiola)黃金時代的防守表現;然而這種防守方式在面臨強隊時可以說屢遭棄用,433變442成了華維迪的常規做法。客觀來說,拿著個指責華維迪有些過了,因為一個事實是——美斯和蘇亞雷斯的年齡在這放著,巴塞的逼搶效率,確實是在不斷下滑的。

  誠然,面對多數西甲對手,他們能靠著高壓逼搶,給自己的高控球率提供保障。巴塞是全西甲最強調對球施壓的隊球隊,每分鐘防守時間防守對抗1.75次,頻率毫無疑問排在西甲第1;加之多數情況下對手的傳球能力和他們存在重大差距,巴塞每分鐘防守時間能夠干擾對手傳球1.14次,更是吊打其他所有球隊的存在——他們和第2之間的差距,相當於第2到第9之間的差距……受此影響,巴塞打出了每分鐘防守時間2.14次奪回球權的數據,在西甲僅次於異軍突起的埃瓦爾,排名第2。比賽中,類似情況可謂屢見不鮮:

  問題在於,我們剛才說到,即便防守對抗和干擾傳球頻率都是第一,巴塞奪回球權的頻率,卻仍舊只是排在第2——那麼,唯一的解釋就是,你的防守對抗雖然次數很多,但成功率卻不怎麼高。事實也正是如此——巴塞防守對抗的成功率只有22.45%,僅僅排名西甲第8。

  而且,巴塞的高壓逼搶,實際上並沒有完全做到「禦敵於國門之外」。我們都知道英超最擅長高壓逼搶的是曼城和利物浦,兩隊奪回球權頻率高的同時,也確實做到了將皮球留在中前場——他們後場奪回球權的佔比,是英超最低的兩隊。巴塞呢?他們後場奪回球權的佔比是西甲倒數第3。看排名確實不錯,但42.27%的佔比,相對於埃瓦爾的35.17%,差距還是有些過於巨大了。問題的根源可能在於,哪怕還是同一批人,隨著年齡增長,高壓防守也會變得越來越勉強。這裡僅以美斯和蘇亞雷斯最近四個賽季以來的逼搶成功率做一說明:

  儘管兩人的變化曲線並不完全重合,但總體上在近兩個賽季,仍舊呈現出下滑趨勢。一般而言,這種體能消耗極大的防守方式,越往後,對30歲以上的老將就越不友好。巴塞既然不可能放棄「SM」的進攻組合,那就不得不直面這個問題——再想始終堅持哥迪奧拿時代的高壓逼搶,客觀難度會不斷增大——進攻端吃老本尚可指望美斯,防守端呢?恐怕美斯已成老本的負面作用了。

  當然,逼搶玩不下去,,搶與守,本身就沒有孰優孰劣之分。問題是,巴塞的中場防守,又實在不足以支持這種防守方式。

  我們先來看看一年多之前,巴塞是怎麼恥辱的被羅馬反勝的。那場比賽羅馬進了3球,這裡我們放其中兩球的動圖,然後解析一下:

  你可能會覺得這是安迪堤(S.Umtiti)跟迪施高(E.Dzeko)對抗完全失敗所導致的——我承認,換了其他後衛比如雲迪積克(Virgil van Dijk),效果可能會不一樣,但這裡要問的是,為什麼巴塞會給迪施高在如此開闊的空間下和安迪堤一對一對抗的機會?原因在於,他們的中場防守太差了:

  這是迪羅斯(D.De Rossi)傳球一瞬間的截圖,請問巴塞的中場在幹嘛?這種防守,說是逼搶,離持球的迪羅斯10米遠;說是穩守,又距離己方後衛線太遠了點。事實上迪羅斯如果傳給陰影區域的兩個人,恐怕把握更大,而且巴塞也根本無人去防邊路——那要這道中場防線做什麼?

  這是羅馬製造的12碼,表面上看是比基(G.Pique)對抗希克(P.Schick)處於下風,是「巴塞怕高中鋒」的表現,實際上,真正的問題還是出在中場防線。來看靜態圖:

  這中場防守……這是要防誰?當然,嚴格來說,此時逼搶的事應該由前鋒去做,但如果前鋒無體能做這個事,那麼中場應該怎麼辦?很顯然,應該趕緊撤回去,保護後衛線。然而整個中場只有布斯基斯一個人有這個意識。接下來呢?

  注意布斯基斯身前兩人的動作——沒人管球,也沒人回收參與防守,只有布斯基斯一個人和迪施高單挑。很不幸,單挑失敗了,而失敗的後果就是,巴塞的後防線不得不面臨對手3名球員的持球衝擊,而且是在中圈附近!這麼開闊的空間,製造出來一個一對一還不容易嗎?

  為什麼我們要花這麼大篇幅去說17-18賽季的事?因為,巴塞的這個中場防守頑疾,一直到今季結束,都根本沒有解決!

  這是歐聯小組賽對陣熱刺時的截圖,這次進攻怎麼回事?還是中場防線的錯。來看靜態圖:

  很明顯,巴塞已經放棄了全場緊逼,轉而採取更為穩妥的4-4平行站位防守,然而這條中場防線簡直就像紙糊的一樣,對面隨便一腳直傳就被打穿了。注意,這可不是人數不足導致的——要知道,人打的是你防線站位相對集中的中路,你的右邊路有一名熱刺球員高速插上,中場是根本無人去防的——你防守最嚴密的地方都被打穿了,那恐怕就不是戰術問題,而是人員和戰術不匹配了……

  你要覺得熱刺太強,那麼來看看在西甲都有些名不見經傳的韋斯卡,是怎麼打穿巴塞防守的……依舊是中場的錯,這次中場幾乎是一路搶,一路被打穿,最後連回追都慢了半拍。來看靜態圖:

  第一步,中場3人平行站位,結果還是在相對最嚴密的地方,被人一個地面短傳打穿,持球人直接面對後防線。

  第二步球分到邊路,韋斯卡已經在門前形成3組一對一的搶點,此時巴塞的中場在幹嘛?慢悠悠的回追,既沒有參與到禁區內的搶點保護,也起不到切割傳中線路的作用。

  請問上面的兩球,跟對手有沒有高中鋒有什麼關係嗎?根本沒有!說白了就是中場攔截不利的鍋。

  當這個弱點暴露在利物浦這種級別的球隊面前,你會怎麼樣?至少防守端你是死路一條了……

  這個圖我在做利物浦的賽季總結時就用過,當時強調的是中場跑動直插禁區的積極性——但從另一個角度理解,巴塞的中場防守,是不是和利物浦的這種插上意識,對比有些太鮮明了?的確,阿諾特前場斷球確實是進攻的開始,但問題是,巴塞的中場防守是不是也太「消極怠工」了點?注意韋拿杜姆(G.Wijnaldum)可是一直壓著維達爾在跑,而在前點,沙基利(X.Shaqiri)也一樣把布斯基斯甩在了身後啊:

  千萬不要覺得巴塞的這個問題只會在面臨強隊時暴露,實際上華維迪整個賽季都不得不為這條中場線的防守能力頭疼不已。巴塞整個賽季居然放給對手高達41.09%的Smart Pass成功率,是西甲第5高的,說白了就是中場防守說打穿就打穿,排除一個跟後衛平行站位的中長線,與其說是保護後衛,倒不如說很多時候只是在嚇唬人。

  更為可慮的是,巴塞這個尷尬的防守數據,並非源自對手反擊,而是實打實在陣地戰中被人轟出來的。實際上他們靠著後衛線驚人的回追和預判能力,限制對手反擊的效果還算相當體面,對手27.87%的反擊形成射門佔比,在西甲排名中遊(第12高);然而他們居然有20.95%的陣地戰防守,都讓對手形成了射門,排名高居西甲第3——陣地戰防守居然比防反擊差這麼多,這隊也算夠奇葩了……

  歸根結底,巴塞在防守端根本是逐步喪失高壓逼搶的體能資本,又不知道怎麼打和行站位防守,這實際上頗有點進退維穀的意味。華維迪始終未能解決這個問題,整個賽季打下來,居然每3.46分鐘防守時間就放給對手一次射門,是西甲第3高的。他們能保證失球數不高,幾乎純粹是靠高控球率加持,以及達史特根(Marc-Andre ter Stegen)一如既往的穩定發揮——在我的「限制對手射門得分率」算法中,達史特根基本算得上是僅次於奧比歷和艾利臣的存在了。

  結語: 巴塞的收購,就真的讓人看不懂了

  總結了這麼多,巴塞的最大問題,其實還是進攻端老本不夠吃,靠著一個美斯強撐前場持球數聚;防守端則是吃不起老本,要改新的防守體系卻又缺乏相應技術風格的球員。按照這個評估補強,按道理來說應該思路很清晰才對,然而今夏巴塞的重磅出手真的令人難以理解:擼迪莊除了替未來考慮之外,對於中場硬度的提升並無太大幫助,甚至拿傑迪錫一旦因此失去位置,本就不怎麼樣的中場硬度進一步下滑都是有可能的。

  倘若你想解放美斯,找人分擔一下他身上的壓力,那麼迪莊之外,搭配一名持球能力出眾的前場才是理所當然的選擇。結果,巴塞的下一次出手更是讓人沒法捉摸——不惜和馬體會徹底撕破臉皮、強挖基沙文,到底算幾個意思?此人最大的特長在於射術驚人,近4個賽季打出了可怕的0.078的「真實射門得分率」,在西甲絕對無人能出其右;尤其是其狀態最好的17-18賽季,這項數據竟然突破0.1大關,這是其他人這輩子都難以想像的存在。問題是,巴塞缺這種一錘定音之人麼?

  前文也說了,巴塞本就是「真實射門得分率」最高的西甲球隊,美斯上季更是打出了相當華麗的0.079的數據,這種情況下你擼來一個和美斯、蘇亞雷斯多少有些位置重疊的人,充其量也就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對於木桶的短板,實際上毫無補強意義——要知道,基沙文(A.Griezmann)的持球數據,連上季嚴重下滑的蘇亞雷斯都不如……

  當然,坊間傳聞巴塞現在又在試圖回簽尼馬,這倒算得上是不錯的選擇。然而一來,中場防守薄弱的問題仍舊沒有解決,下季保不齊還得頻繁靠維達爾填充中場硬度,那你擼那麼多前場,豈不是必須要給中場球員讓位?本就擁堵的前場,重覆投資的意味可就更濃厚了。二來,諸位要知道,巴塞簽約基沙文,靠的是幫球員直接支付違約金,這就意味著1.2億歐元(姑且不算馬體會追加的那8000萬)必須一次性支付到位,不存在分期付款。如此一來,今夏到底還能拿出多少錢來強攻尼馬?

  總的來說,這仍舊是一支有托底能力,但卻仍舊存在嚴重短板的球隊。我不知道下季他們會不會繼續靠吃老本的方式前行,但有一點是肯定的:他們的戰績,絕對差不到哪去,但要想實現質的突破,在歐聯上更進一步,真的是只能指望進攻端瘋狂互爆——說好聽點是他們有這個前場資本賭一把,說難聽點,看造化……

  (直播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