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瑩穎案|兇手克里斯滕森為何沒有被判死刑?
2019年07月19日09:17

原標題:章瑩穎案|兇手克里斯滕森為何沒有被判死刑?

章瑩穎家人走出法庭。

當地時間2019年7月18日,在章瑩穎遇害768天后,這場牽動無數人心弦的審判終於落下帷幕。

據《芝加哥新聞公報》報導,由12人組成的陪審團在兩天內審議了超過8個小時後,最終仍未能就該案判決達成一致決定,最後法官宣佈:被告克里斯滕森被判終生監禁,不得保釋。

在宣佈判決前,法官沙迪德稱,克里斯滕森“完全沒有悔意”,並且拒絕在有機會時作出任何形式的道歉。法官說,陪審員的判決“反映出他們的人性,而不是被告的”。

在漫長的兩年多等待後,最終還是沒有等到“死刑”判決,這讓許多人感到失望。然而這樣的審判結果,從美國司法實踐的角度來看,其實並不意外。

“從之前的種種跡象來看,這一結果並不令人意外,因為要讓12人達成死刑判決的難度太大了。”美國資深華裔刑事辯護律師海明在判決結果出爐後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說道,“讓人覺得難受的是,罪犯在宣判後居然還露出了微笑,而且至今沒有交待瑩穎遺體的下落,從這個角度來說,法律懲罰罪惡的目的沒有能夠達到。”

死刑判決難度太大

要讓12名陪審員一致同意判處一個人死刑本非易事。

根據一直密切關注此案的當地媒體WTTW電視台報導稱,在18日的閉門審議中,12名陪審員每個人都必須評估檢方提出的應當判處被告死刑的“加重因素是否足以超過減輕因素”。如果陪審員一致認定加重因素較大,他們應該投票支持執行死刑。如果他們認為減輕因素較大,則應選擇終身監禁。雖然根據要求,每一位陪審員都應該嚴格遵守這種理性的評判標準,但是實際上,許多人可能會在投票時因為自己的決定可能導致某人被處死這一結果而產生猶豫。

“最終,讓12名陪審員一致同意實施極刑死刑可能會很睏難。”報導在判決結果出爐前寫道。

此前就不乏這樣的先例。2008年,亞利桑那州法院在一起尋求判處死刑的謀殺案審判中,由於僅一名陪審員拒絕投票支持死刑,被定罪的罪犯最終被判處終身監禁。

據福克斯新聞的報導,一名陪審員透露,在最後的商議中,12名陪審員中有10人讚成死刑,2人反對。而根據一份陪審團商議記錄文件顯示,就該案“輕判因素”中,有2名陪審員認為克里斯滕森在犯罪期間酗酒和服用抗抑鬱藥可能導致嚴重的副作用;另有5人認為他沒有人格魅力,不太可能招募他人實施暴力行為。

特別的死刑訴求

而章瑩穎案從一開始就是一起極為特殊的案件。

受訪的法律專業人士認為,一個百分之百無辜的受害者,遭遇了最殘忍的折磨後被殺害,遺體至今仍未尋得——這使得本案符合美國聯邦法律判處死刑的條件,即便是本案的案發地伊利諾伊州州法律已在2011年廢除了死刑,美國司法部仍在2018年年初作出了對被告克里斯滕森尋求死刑判決的決定——美國政府也認為應當將死刑的懲罰納入最終考量。

在美國,尋求死刑判決的案件並不多見。聯邦法院一年接受的死刑案一般不會超過幾十起。大部分被判死刑的案件最後也都經過庭外和解結束(被告撤回上訴,檢方取消死刑訴求)。如果被判死刑,克里斯滕森將成為自2011年伊利諾伊州廢除死刑後的第一個死刑犯。

有受訪的法律專業人士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面對檢方尋求死刑判決的態度,辯護律師從一開始就明確了“免死”的辯護策略。

最初,辯護律師試圖用精神疾病(Insanity defense)來“免死”。根據美國法律,即使被告承認自己綁架並殺害了章瑩穎,如果能證明他在實施犯罪行為時患有精神疾病,被告就可以逃脫罪名,法官只能判決被告進入精神病醫院。

然而在開庭前兩個月,辯護律師卻突然宣佈放棄以精神健康作為辯護理由。媒體分析認為,這或是因為辯方已瞭解到檢方掌握大量被告實施犯罪的證據——包括證明其之前做了充分的準備與計劃,之後又多次欺騙聯邦探員,拒絕透露遺體去向,太多的證據使得精神問題的藉口難以成立。

辯方的“免死”策略

不過在熟悉美國司法體系的人看來,此案的罪犯要被判處死刑的難度依然很高。

從過去一個多月的庭審內容來看,辯方在整個辯護過程中清晰地表現出其“免死”的策略。《芝加哥論壇報》分析認為,辯護律師採取了一種非常罕見的策略——從一開始就將重點放在第二階段量刑的審判,因此在第一階段審判一開始就承認其當事人是有罪的,因為辯護方希望陪審團的震驚情緒在接下去長達幾週的庭審內可以得到平複和緩解,這樣在量刑階段——決定是否判處死刑的時候,情緒不會特別激烈。

與此同時,辯護律師為免除被告死刑做了大量的“工作”。

在量刑階段,與檢方提出的8項應“重判因素”相比,辯方提出了49項應輕判的因素,包括強調罪犯童年的病史、曾是“優秀助教”、檢方證據“不可靠”、酗酒母親的影響、沒有犯罪記錄,以及在伊州大學諮詢中心沒有得到合理治療等;在第一階段定罪審判時,辯方只召集了4名證人,而在量刑階段時這一數字大幅上升,辯方曾要求多達41名證人出庭,最終包括被告父母、妹妹和前妻等18人出庭作證。

所有這些努力只是為了一個目的——只要能夠說服12位陪審員中的一位,認為克里斯滕森不應該被判死刑,辯護就算勝利了。

在審判地伊利諾伊州,早在2011年就已經廢除了死刑,儘管此案由於滿足聯邦法律要求可以訴諸死刑判決,但是誰也不能保證由控辯雙方一同從當地普通民眾中挑選的12名陪審員中沒有一個人不會受到廢除死刑觀念的影響。

最後,即使罪犯被判處了死刑,離被執行死刑依然有遙遠的距離。

美國資深華裔刑事辯護律師海明告訴澎湃新聞,一般被判處死刑的案件中被告往往會選擇上訴。在最近的二十年,美國一般的死刑案件被告上訴程序差不多需要耗費十到十五年時間。一些被判處死刑的人還沒有等到執行,已經死在了獄中。在這背後,既體現出美國司法製度對個人生命的重視,也暴露出對被害者家人不公平的缺陷。

在海明看來,如果被判處終生監禁,克里斯滕森預計應不會再上訴,而如果被判死刑則很可能會選擇上訴,此後他的案件可能會在漫長的上訴過程中徘徊——且不去說巨大的經濟成本,這種長期被案件的折磨,給章瑩穎家人,甚至是被告親人帶來的情感傷害,也是巨大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