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氧被曝售違禁藥投資者急拋 股價兩日跌11%
2019年07月18日05:17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劉晨光 每經編輯:湯輝

  近年來醫美行業呈現爆發性增長態勢,“顏值經濟”成為時下熱議的話題。此前不久,有著中國互聯網“醫美第一股”之稱的新氧科技於5月2日登陸納斯達克,躋身行業“獨角獸”序列。

  不過上市的“榮光”也未能掩蓋在迅猛發展中的一些隱患,7月15日新京報發表文章指出新氧APP商家涉售違禁藥,或是受此影響,新氧股價持續下滑兩日來累計下跌超過11%,市值蒸發近2億美元。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醫美行業上下遊發展並不均衡,其中上遊行業集中度高議價能力強,下遊分散收入佔比低,此外以線上獲客為為主的流量入口也擁有較高紅利。

  股價兩日累計下滑11%

  5月2日被稱為“醫美第一股”的新氧登陸美股納斯達克,公司股價一度衝到將超過20美元/股,不過一則關於其APP商家涉售違禁藥物的報導讓新氧近日處於輿論的漩渦之中。

  據新京報15日報導,新氧APP平台上入駐的部分醫美機構,存在銷售違禁的肉毒素等藥品行為,而作為其重要的醫美社區生態一環,客戶的“美麗日記”、評價也存在造假刷評現象。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該報導引起了投資者的不安,自上述報導發佈之後,新氧股價15日跌9.12%,16日下滑2.49%,兩日來整體下滑幅度超過11%。choice數據顯示,新氧7月12日時整體市值為16.82億美元,到了7月16日,市值變成了14.91億美元。

  對於該報導,新氧在其官方微博賬號“新氧美容APP”上發出了一份聲明。針對報導中提及新氧平台上有對違禁藥品的介紹,新氧認為平台上收錄完整的藥品庫信息正是為了提示消費者注意藥品的合規性。平台上架的“粉毒”“綠毒”“白毒”相關醫美服務項目(SKU)均是來自韓國醫美機構。

  針對報導中提到的北京凱潤婷醫療美容醫院在線下私售違禁藥品一事,新氧表示公司第一時間對涉事機構進行了下架,並將配合監管部門對涉事機構的後續處理。

  針對有黑產公司提供虛假日記代寫服務,新氧表示內部調查小組已經第一時間對相關賬戶和日記進行了封禁,未來即將上線人臉識別技術,通過用戶人臉及賬號綁定信息進行交叉驗證。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撥打新氧公開電話擬瞭解目前的事件進展和最新動態,但始終無人接聽。

  醫美新業態:流量入口紅利高

  “顏值經濟”吸引力越來越強,據天貓和阿里健康聯合推出的《2019暑期醫美數據》顯示,今年6月中旬開始,隨著高考和暑期即將到來,天貓上購買醫美類產品的整體人數環比5月增長了2.34倍。

  根據Frost&Sullivan報告,我國醫美行業總收入從2015年640億元增長到2018年的1220億元,行業收入擴張1.9倍。新氧毫無疑問是這種大勢發展之下的受益者,數據顯示,新氧總營收從2016年的0.49億元躍升至2017年的2.59億元,增速高達428%。

  不過快速發展的背後往往會有一些容易被忽視的問題,對於平台建設,如何把關和監管也是十分重要的方面。

  在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生活服務電商分析師陳禮騰看來,隨著“顏值時代”的來臨,加之人們經濟水平的不斷提升,以及個人對美容的接受程度越來越高,醫美將成為一個朝陽產業,但目前該市場信息不對稱、服務不規範、非正規醫美機構橫行等問題較為嚴重。陳禮騰認為醫美市場亟待淨化整頓,監管部門需要加大執法力度,同時醫美消費者也應該提高辨別力。

  值得留意的是,醫美行業各產業鏈收入並不均衡,據長城證券研報,上遊產品研發壁壘高,競爭格局行業集中度高,使得溢價能力強;下遊競爭格局分散化,前五大私立醫美機構市場份額僅占7.2%,整體議價能力弱;流量入口主要依賴線上獲客,其中垂直醫美APP競爭力凸顯。目前在醫美行業的產業鏈中,上遊企業收入占行業收入的32%―52%,流量入口份額為28%―60%,下遊份額為10%―13%。

  華盛通高級研究員勞誌濤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這個行業下遊醫院不賺錢,主要賺錢的就是新氧平台類以及上遊供應鏈企業。另外行業很分散,目前大家都在搶著做市場,競爭比較激烈,給了新氧這樣的平台整合下遊的機會。”勞誌濤認為整個醫美行業需求比較大,特別是醫美的粘性比想像的要大,很多用戶做過一次之後就會反複去做,用業內有一種說法叫“整容會令人上癮”。

  每日經濟新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