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達:我會作為教練帶領巴黎贏歐聯
2019年07月18日15:23

莫達
莫達

  大約一週前,巴黎聖日耳門官方宣佈球隊U19梯隊教練泰亞高-莫達(Thiago Motta)離任。作為巴黎聖日耳門的功勳球員,這位前意大利國腳退役後在老東家的執教生涯並不長久。日前莫達在西班牙接受了《隊報》記者的專訪,他提到了自己離開帥位的原因,表示自己的目標是在未來幾年後擔任巴黎聖日耳門一隊教練,並帶領球隊成功贏得歐聯冠軍。

  記者:「當你不再是巴黎聖日耳門球會的一員時,你的感受是怎樣的?」

  莫達:「就目前來說,我感覺還不錯,我正在享受假期。等過一陣,我會好好準備自己的未來計劃。在我的職業生涯里,我做出過許多關鍵的選擇,每次在翻篇的時候我都可以保持一個良好的心態。」

  記者:「現在你是否感到有些後悔呢?」

  莫達:「沒有,完全沒有。因為巴黎的大門始終是向我敞開的。對我來說離開就是眼下最好的選擇。我現在需要好好準備,我想未來有一天,很可能我會回到巴黎聖日耳門的教練席。」

  記者:「你離開球隊似乎完全不是計劃好的,對於突然的變故你是否感覺有些奇怪,或者說有些心酸和悔恨?」

  莫達:「我沒有任何的失落或心酸,完全沒有。我們所處理的事情都是在不斷變化的,我對於自己在這傢俱樂部待了七年半感覺很開心(球員和U19梯隊教練)。我和納賽爾(球會主席)的關係很明確。從我們第一次見面時開始,我們都堅持對彼此講真話。有些時候我們能夠達成一致,有些時候不能,但這都說明我們之間並沒有任何的隱瞞。目前來看我們的關係有一些烏雲或是霧,但我相信很快就會見到陽光的。我想那就到了我重回巴黎聖日耳門的時候吧。」

  記者:「你對自己擔任教練的第一年有怎樣的評價和總結呢?」

  莫達:「這是很美妙的一年,特別是我和隊員們的關係很融洽。我對此並不感到意外,我能感覺到他們為球隊付出了很多,他們也因此收到了回報。從個人角度來看,球員們也給我傳達了很多東西。就比賽結果來看,我們對球隊在甘巴迪積亞杯上被淘汰感到很遺憾,因為對手的實力並不如我們。當你踢這種淘汰賽時,每場比賽你都要把它當成決賽,不要去想下面的比賽。在備戰方面這是我所犯的主要錯誤。對於聯賽成績,我們僅落後於卡昂,他們表現得太穩定了,所以很難被超越。對於青年歐聯聯賽,哈化柏林的實力並非在我們之上,但他們有幾位經驗豐富的球員,球員的身體非常強壯。從整體來看,我覺得自己執教生涯的第一年表現還不錯。」

  記者:「你不想要留在隊中繼續執教的理由有哪些呢?」

  莫達:「我認為現在球會的一些理念不太適合我。」

  記者:「你這麼說的意思是?」

  莫達:「我可以繼續留在隊中,但我向球會提出了一些要求,比如說下季教練組的組成,還有U19梯隊需要得到應有的重視。可我始終沒有得到安歷基(前任體育總監)的答覆。他們考慮取消預備隊,對此我完全不同意,這根本就不是我的提議。在那之後,我被要求參加一項會議,在會上接受懲罰。我覺得這一切都不是會輕易發生改變的。」

  記者:「之前你和安歷基或者其他管理層的領導有過頻繁的交流嗎?」

  莫達:「沒有。」

  記者:「那安歷基和你見過幾次面呢?」

  莫達:「兩次,有一次是他主動來見我,另一次是他宣佈預備隊會在下季取消,兩天后我告訴管理層下季我不想再擔任U19梯隊的教練了。我對他的這一決定感到很意外,因為如果你取消了預備隊,那麼你自然要更在意U19梯隊的發展。」

  記者:「那你和球會技術總監保羅-諾嘉有過交流嗎?」

  莫達:「最開始有。在去年9月份召開過一次會議,他威脅我說如果我不安排某一些球員上場,他就會找人替代我。」

  記者:「在那之後呢?」

  莫達:「就沒有了,特別是當我們在青年歐聯聯賽盃淘汰後。從那天開始,我們見面時只會說些:‘你好,再見。’這樣問候的話。」

  記者:「那和馬基斯維爾呢?」

  莫達:「也一樣,沒有任何聯繫。最開始我覺得他會把青年隊和職業隊緊密結合在一起,但事實並非如此。他把更多的工作重心都放在了職業隊上,並沒有時間和精力去管其他事情。」

  記者:「你有把這些不滿意的地方跟球會主席反映嗎?」

  莫達:「沒有,我還有其他事情要做。等到賽季結束後,我告訴了他我的想法,我們對一些事情進行了認真的討論。」

  記者:「你覺得他瞭解訓練中心所發生的一些事嗎?」

  莫達:「我不認為他全部都瞭解。其他官員跟他彙報工作時,他可能會聽到另外的版本。我只是從我的角度跟他講這些事。我能想像安歷基跟他交流時所說的話跟我的版本完全不同。我和納塞爾的關係比較明確,我們彼此認識七年半了,我沒必要和他隱瞞什麼,包括一些令人感到不開心的事情。不管他給我的答覆是積極的還是消極的,我都會去接受。如果從來不會傾聽的話,我肯定也不會給告訴他我的想法。」

  記者:「當你告訴納賽爾你要離開時,他有表示想要挽留你嗎?」

  莫達:「沒有。我們的關係並不是這樣的。我們都是說實話,然後再去做決定。我可以和他交換意見,但對於離隊這件事,我已經是考慮周全下定決心了。」

  記者:「當里安納度(新任體育總監)來到球會時,你也沒有改變想法嗎?」

  莫達:「我之前和安歷基的關係就是這樣,我明白安歷基並不希望我擔任U19梯隊教練,只是我當初以球員身份和球會續簽一年的新合同時,包含了這樣一項條款。當時那份合約準備了兩週。我應該向里安納度表示感謝,因為他對待我非常真誠。」

  記者:「你能再多講一些嗎?」

  莫達:「他問我是否還想要當青年隊的教練,我告訴了自己的選擇,他告訴我:‘我現在無法為你承諾任何事情。’他很坦誠。如果我沒有任何職位的話,我是不可能繼續留在巴黎聖日耳門的。」

  記者:「你有沒有期待他對你說:‘那麼你來執教一隊吧’?」

  莫達:「我當然是這樣想的(笑)。其實我沒有任何期待。我只是想和里安納度聊聊,看看他是怎樣評價我的。我很感謝他對我說了實話,他覺得我的選擇是正確的。」

  記者:「你在3月27日接受了《RMC體育》的採訪後,受到了球會的處罰。當時球會有允許你接受採訪嗎?」

  莫達:「我在接受採訪前通知了球會,我每次都是這樣做的,而且我在那次採訪中沒有說任何關於球會的負面消息。」

  記者:「你和圖赫爾之間的關係是怎樣的?」

  莫達:「我們從來沒有說過話。」

  記者:「但是他還是認識你?」

  莫達:「我想應該是吧。在10月份還是11月份他來到了青訓中心,和足校的管理者吃了一頓午飯。他本以為球會會組織這樣的交流,但事實上並沒有,所以他決定自己來看看。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在那之後,我知道他在接受採訪時也抱怨過我之前公開所說過的那些話。」

  記者:「具體指的是?」

  莫達:「他不喜歡聽我說有朝一日我會執教本來一隊。我覺得這有些奇怪,其實他想要找我談話的話,他知道我在哪裡。」

  記者:「對於巴黎一線隊的陣容,你認為在自己退役後,哪一名球員是最合適的替代者?」

  莫達:「我現在覺得拿傑迪錫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我不清楚巴黎是否會做這筆交易,或者說球員想不想來這支球隊。拿傑迪錫是一位非常優秀的球員,他很聰明,能力很強,經驗豐富,在重要比賽中不會怯場。如果巴黎真的簽下他,他可以馬上適應球隊的戰術體系,完全不需要準備時間。我覺得這是一筆非常有價值的收購。」

  記者:「你說過自己很欣賞卻奧斯……」

  莫達:「是的,我很欣賞他,但是他已經和皇馬續約了,他是一位理想的8號球員。拿傑迪錫可以扮演8號球員的角色,但他更適合踢防守中場。在巴塞,當布斯基斯不上場的時候,他很好地完成了這項工作。」

  記者:「你如何看待關於尼馬的轉會傳聞?我們感覺尼馬與巴黎從最合適就顯得不是特別合適。」

  莫達:「如果雙方真的不合適,那一定會找到一個合適的解決辦法。如果球員想要留在隊中,那麼就需要和管理層主動交流,把不滿意的地方說出來。如果尼馬始終堅持這樣的態度,那我覺得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沒有好處。很多事情不是說現在不順利等過一陣就變得順利了,這需要通過交流來解決。」

  記者:「尼馬說在自己加盟巴黎之後,他似乎就被外界當成是一個惡棍。」

  莫達:「我對尼馬很瞭解,我們在一起踢了一年的球。他是一個很了不起的大男孩,真的很了不起。他很友善,但只有你主動找他交流時,他才會跟你將一些自己哪裡不順利的事情。沒必要瞞著他什麼事情,因為他就是尼馬。他有時會顯得有一些心事,但他可以絕對可以對此做出改變。他很聰明,並不任性。如果他對你充滿信任,他會願意為你付出200%的努力。」

  記者:「如果他真的離開的話,對巴黎聖日耳門來說是一種莫大的損失,不是嗎?」

  莫達:「我非常同意你的這個說法,想要再找一位同水準的球員難度太大了。他可以在比賽的任何時刻改變局勢。我覺得現在需要找到一種合理的解決辦法,事情不能一直停留在這種情況。雙方有合約,不能因為一些沒必要的事情耽誤時間。如果繼續下去,球隊也會因此受很大影響。尼馬的性格可能有些內向,需要你去主動和他溝通。」

  記者:「對於新賽季你有怎樣的個人計劃?」

  莫達:「我會考取自己的歐洲足協職業教練證書,為了就是未來執教一線隊。我會參觀幾家自己曾經效力過的球會,第一家應該是巴塞。在那之後,我會好好準備下個賽季的計劃,考慮一下自己會執教哪家球隊。」

  記者:「那麼最開始你會先執教哪家球隊呢?」

  莫達:「很可能是法國、意大利或西班牙的球隊,我需要找到那個適合我的球會。我現在還有時間考慮,我希望在我確定之前把一些事情都明確好。」

  記者:「什麼時間你會重新回到巴黎聖日耳門呢?」

  莫達:「這沒有一個具體的日期。我現在的目標就是讓納賽爾把我當成一個可以執教一線隊的候選者。」

  記者:「你為什麼特別希望執教巴黎聖日耳門呢?你之前也在巴塞和國際米蘭效力過。」

  莫達:「巴黎聖日耳門就是我的家。我在這裡待的時間最長。我隨這支球隊拿到過許多冠軍獎盃,我現在的目標就是以主教練的身份帶領球隊贏得歐聯冠軍。如果我從其他球會從零做起,我也願意這樣做,但如果是在巴黎聖日耳門的話,事情可能會相對簡單一些。」

  記者:「你覺得自己現在有能力執教這樣一支頂級球隊嗎?」

  莫達:「當然,不過如果讓我先執教一支中等水平的球隊進行過度,我覺得也沒有任何問題。我在最開始為巴塞效力時,我才17還是18歲,沒有人覺得我能夠在魯營隨一隊打正選,可我就做到了。當時我完成了自己的目標。如果我沒有機會為巴塞出場,我也可能會效力其他球隊。我為此做好了準備。對於我自己的教練生涯來說,是完全相同的事情。」

  莫達在2012年1月至2018年期間代表巴黎聖日耳門拿到了13座冠軍獎盃。其中法甲聯賽5次冠軍(2013,2014,2015,2016和2018),法國杯3次冠軍(2015,2017和2018),聯賽盃2次冠軍(2014和2017),超級盃3次冠軍(2013,2016和2017)

  (直播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