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行人士談鬥魚上市:無緣港交所 低位定價為讓利
2019年07月18日10:26

  新浪財經訊 7月17日,鬥魚正式在納斯達克上市,開盤價報11.02美元,跌破11.5美元的發行價,但隨後股價收複跌幅,收盤價與發行價持平,公司市值為37.3億美元。

  在中國直播行業版圖中,YY、映客、虎牙、包括轉型的陌陌都早已登陸資本市場。而作為中國最大的以遊戲為中心的直播平台,鬥魚上市自然備受關注。鬥魚本次募資金額為7.75億美元,是今年以來中概股最大規模的赴美IPO。

  然而如果把時間線拉長,鬥魚的上市過程並不一帆風順。首先因全球資本市場環境的動盪,公司原計劃的IPO時間一再延遲。此外,上市地點也遭到屢次更改,上市前夕鬥魚將上市地點由紐交所改為了納斯達克。而有外資投行相關人士告訴新浪財經,更早之前,鬥魚曾擬在香港IPO,但因為同業競爭問題隨後才改道至美國市場。

  曾擬在港交所IPO 最終發行價定在低位

  根據此前的招股書資料,鬥魚計劃最多發行77,495,170股ADS(其中22,462,380股ADS為現有股東出售),定價區間為11.5-14美元。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美銀美林和招銀國際共同擔任本次IPO的承銷商,享有總計10,108,060股ADS的超額配售權。據此測算,鬥魚IPO最大融資規模約為10.85億美元。

  紐約時間7月16日,鬥魚公佈了IPO的定價為11.5美元,募資金額為7.75億美元。對比此前公佈的定價區間,最終定價處於低位,募資金額也較此前10.85億美元的最大融資規模縮減近三成。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市前夕,鬥魚將IPO地點從紐交所變更為納斯達克。

  有投行人士表示,鬥魚募資規模比較大,而鬥魚的最終發行價定於定價區間的低位,極有可能是為了主動讓利投資者,這樣的話二級市場認購量才會比較充裕,吸引長線投資者。

  另一投行人士則表示,納斯達克相當於A股的創業板,對公司的要求會相對比較寬鬆,發行價定在了低位有可能因為投行對高定價有顧慮。

  “怕不好賣,全球風險偏好在降低,融資規模、定價都受到影響;另一方面,也有行業的因素,比如國家政策對直播行業的束縛,可能會影響公司的盈利能力,一定程度上會影響市場對公司的信心”。

  此外,新浪財經從某外資投行相關人士處獲悉,更早之前,鬥魚曾經擬在港交所上市,但因為騰訊既是鬥魚也是虎牙的股東,同業競爭問題受到香港聯交所追問,因此使得鬥魚從港股改道至美股上市。

  “港交所的IPO審核難度介於A股與美股之間,而港交所比較關注同業競爭的問題,美國那邊要求做充分的信息披露就行,審核相對容易通過”,上述外資投行人士表示。

  自2016年起,騰訊先後參與了鬥魚B輪、C輪及E輪的股權投資,並且成為鬥魚最大的股東。根據招股書資料,本次IPO前,騰訊通過全資子公司Nectarine持股43.1%;而IPO後,騰訊持股37.2%,仍為鬥魚的最大股東。

  2019年Q1扭虧為盈 但盈利持續性有待觀察

  2018年5月,鬥魚最主要的競爭對手虎牙在紐交所上市,率先坐穩“遊戲直播第一股”的寶座。

  實際上,在虎牙上市前後就曾有市場傳聞稱鬥魚即將上市,然而隨後鬥魚經曆了頭部主播盧本偉、陳一發兒觸犯監管紅線遭封殺,網貸廣告被舉報導致全網下架整改等事件,直到今年4月下旬鬥魚才正式向SEC遞交招股書。隨後有消息稱,鬥魚計劃在5月開始路演並正式上市。

  然而首次遞交招股書後,鬥魚的上市計劃再次陷入沉寂。直至今年7月初,鬥魚再次更新招股書,並且在招股書中新增了2019年第一季度的業績。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5月,虎牙在上市前一週同樣修改了招股書,稱其在2018年一季度實現扭虧為盈。上市當天虎牙股價大漲超過30%,並在短時間內持續走高。

  鬥魚的業績更新同樣為了向資本市場說明其盈利能力的問題,試圖以一個更好看的基本面迎接上市的考驗。

  鬥魚招股書資料顯示,2016-2018年,鬥魚淨虧損分別為7.83億元、6.13億元和8.76億元,三年累計虧損超22億元。而鬥魚2019年一季度實現了首次季度盈利,營收為14.89億元,同比增長123.4%,淨利潤為1820萬元,去年同期則虧損1.56億。同時,2019年第一季度鬥魚的經營活動現金流量淨額也由負轉正達到2.75億元,實現首次淨流入。

  鬥魚季度性扭虧為盈的背後,主要得益於兩筆“額外收入”:一筆是公司賬面現金帶來的3400萬元利息收入,另一筆是貨幣彙兌帶來的3210萬元的淨收益。然而,一旦剔除這兩筆收入,鬥魚2019年一季度的營業利潤則仍處於虧損狀態。

  有市場觀點認為,鬥魚一季度營業成本得到有效控製,占營業收入的比重同比大幅下降10%,使得公司毛利率大幅提高至13.64%。同時鬥魚砍掉了一部分營銷費用與研發費用,但短期內能產生多大的效果,還需要多觀察幾個財報窗口。

  鬥魚用戶規模領先 虎牙付費率更高

  隨著鬥魚上市,其與虎牙的競爭將進一步蔓延至二級市場。鬥魚上市首日,收盤價報11.05美元,市值為37.3億美元,而虎牙當天股價跌5.15%,收盤報22.83美元,市值為46.7億美元,兩者市值相差約10億美元。

  從財務數據來看,鬥魚在收入規模上略低,費用率也偏高,導致淨利潤表現不如虎牙。

  根據招股書資料,2016-2018年鬥魚營收分別為7.87億元、18.86億元和36.54億元,營收增長迅速。但是如前文所述,同期鬥魚虧損嚴重,淨利率分別為-99.5%、-32.5%以及-24.0%。

  而虎牙在2016-2018年的營收分別為7.97億、21.85億和46.63億,對應年份淨利潤為虧損6.26億、8096.8萬和19.38億,淨利率分別為-78.5%、-3.71%以及-41.55%;2019年1季度,虎牙淨利率為3.89%,仍高於鬥魚的1.22%。這意味著,除了2018年外,虎牙的盈利情況都要好於鬥魚。

  從運營數據來看,鬥魚用戶總規模、付費用戶數領先,但虎牙付費率及ARPPU(每付費用戶平均收益)表現更優。

  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鬥魚季度平均月活用戶達1.592億,同比增長25.7%;季度平均付費用戶達600萬,同比增長66.67%;季度平均每付費用戶充值金額達226元,同比增長51.68%;季度平均付費率3.8%,同比提升0.9百分點。

  而虎牙相對應的數據則為:季度平均月活用戶達1.238億,同比增長33.3%;季度平均付費用戶達540萬,同比增長57.4%;季度平均每付費用戶充值金額達302元,同比增長21.8%;季度平均付費率4.4%,同比提升0.7百分點。

  從收入結構來看,鬥魚在變現多元化方面的進展相對領先於虎牙。鬥魚的營收主要由直播以及廣告和遊戲推廣收入兩部分構成。2016-2018年,鬥魚直播收入在營收中的占比分別為77.7%、80.7%和86.1%,廣告和遊戲推廣收入分別占比22.3%、19.3%和13.9%。

  儘管鬥魚直播業務收入呈現逐年提升的趨勢,但仍明顯低於虎牙直播收入95.3%的占比。2019年一季度,鬥魚的直播收入占比進一步提升至90.9%,而虎牙直播的收入貢獻比例基本穩定。

  根據招股書資料,本次鬥魚募集資金將用於內容、研發、營銷等多個方面。其中,約35%投資於內容,專注於提供優質電子競技內容和豐富內容類型;約30%用於研發,加強技術和大數據分析能力,以增強用戶體驗並實現運營效率;約15%進一步投資營銷活動,以促進品牌影響力和增加用戶基礎;餘額用於一般企業用途,可能包括營運資金需求和潛在的戰略收購、投資和聯盟。(新浪財經 徐苑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