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瑩穎案陪審團明日將繼續審議是否判處被告死刑
2019年07月18日08:55

  原標題:章瑩穎案陪審團明日將繼續審議是否判處被告死刑

  當地時間18日上午9點審議將繼續。聯邦助理檢察官詹姆斯·尼爾森在結案陳詞中稱,“正義必須得到伸張”。

  新京報快訊(記者 謝蓮)在經過7天、超過35名證人出庭作證後,章瑩穎案量刑庭審舉證階段於當地時間7月16日宣告結束。當地時間7月17日上午,控辯雙方在美國伊利諾伊州皮奧里亞法庭作結案陳詞,之後陪審團開始進行審議,決定是否判處被告克里斯滕森死刑。

  控辯雙方結案陳詞說了什麼?

  據當地媒體《新聞公報》(News-Gazette)報導,當天上午,檢方首先作了58分鍾的結案陳詞,隨後辯方律師進行了64分鍾的結案陳詞,最後檢方再用了58分鍾進行辯駁。章瑩穎的家人、男朋友,被告克里斯滕森的家人出席了庭審。

  聯邦助理檢察官詹姆斯·尼爾森在結案陳詞中稱,“正義必須得到伸張”。他表示,他知道克里斯滕森被判死刑他的家人一定會非常痛苦,但是“痛苦的源頭現在正坐在那張椅子上”——他指向了克里斯滕森。尼爾森還強調了章瑩穎的死對章家的巨大影響,因為他們對她寄予了厚望,尼爾森稱,“那就是為何瑩穎如此奮力反抗過——她有那麼多活著的理由”。

  尼爾森向陪審團強調了檢方希望他們考慮的加重情節,包括章瑩穎的死亡是在實施另一項罪行時發生的,被告作案方式非常殘忍且有虐待行為,以及被告犯案是有計劃、有預謀的等。

  代表辯方的聯邦助理律師伊麗莎白·波洛克以“我並非要否認布倫特·克里斯滕森殺害了章瑩穎的事實”為開頭開始了其結案陳詞,波洛克稱,這一點在審判開始的第一天就承認了。“我也並非要找理由或是解釋為何他犯下了這樣的罪行,布倫特獨自做了此事,這一點是無法辯解的”,波洛克表示,“這對我造成的傷痛和對你的傷痛一樣多”。隨後波洛克轉向了章家人稱“對不起”。

  隨後,波洛克表示,克里斯滕森生活的全貌顯示,他不應被判死刑,他是個明亮、有禮的年輕人——雖然在2016至2017年沒能控製住內心的惡魔。波洛克強調,克里斯滕森沒有犯罪記錄、沒有違反規定,是一個有愛心、體貼、有禮的孩子。波洛克還提到克里斯滕森家人酗酒、濫用藥物以及精神健康問題對他的影響,他本人也患有偏頭痛、抑鬱、焦慮以及酗酒、濫用藥物等問題。克里斯滕森還曾前往伊利諾伊大學諮詢中心尋求幫助,但最終未能得到恰當的治療。波洛克稱,“布倫特並不是最最糟糕的那類人”,“他是一個完整的人,並不僅僅是做出最可怕事情的那個他”。

  陪審團將如何審議?

  在結案陳詞階段結束後,當地時間下午1點31分左右,陪審團離開庭審現場開始對此案進行審議。其間,陪審團曾向法官提出三個問題,法官以書面形式作出回應。當地時間下午5點,審議暫時中止,當地時間18日上午9點將繼續。

  在此前的定罪階段,由7男5女組成的陪審團用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快速作出判決,一致判定克里斯滕森一項綁架致死罪、兩項虛假陳述罪全部成立。但量刑審判需要多久的時間,目前暫不清楚。

  在量刑庭審階段開始之時,聯邦地區法官吉姆·沙迪德對陪審團表示。“法律將這個決定留給了你們——陪審團。不管你們是選擇死刑還是無假釋可能的終身監禁,法庭都必須實施那個審判”。

  據報導,在量刑審判時,只有在12名陪審員達成一致意見的時候,才能判處被告死刑。若是有一人有不同意見,被告將被判處無假釋可能的終身監禁。這個過程並不簡單。

  在此案中,陪審團需要在判決書上註明他們一致同意被告存在被判處死刑的哪些“加重情節”,然後他們還需要註明有多少位陪審員同意辯方提出的“減刑因素”,隨後他們再對這些因素進行衡量。

  沙迪德表示,“你們不能僅僅是數一下加重情節或減刑因素的數量。反之,你們要考慮每一個因素的重要程度和價值”。

  據美國死刑信息中心統計,自1988年聯邦法院恢復死刑以來,進入死刑量刑的被告中有36%最後被判處死刑。若是克里斯滕森被判死刑,他將成為伊利諾伊州自2011年廢除死刑以來第一位接受死刑的伊州居民。

  檢方證人說了什麼?

  當地時間7月8日,章瑩穎案量刑庭審正式開始。當天,檢方在開案陳詞中列出8條理由,包括克里斯滕森有預謀地策劃綁架、以特別殘忍的手段作案、認為瑩穎英語不好、更願意相信警察、瑩穎身材嬌小是理想的受害者等,呼籲陪審團判處被告死刑。

  隨後,檢方開始舉證,章瑩穎的家人、男朋友以及幾名FBI探員出庭作證。

  章瑩穎的母親葉麗鳳由於情緒過於激動,僅通過視頻作證。她在視頻中表示,她非常希望看到女兒穿上婚紗,“我的女兒一直沒能穿上婚紗。我真的很期待當一個外祖母”。

  章瑩穎的父親章榮高則出庭作證,他表示,他們一直對章瑩穎寄予厚望,在章瑩穎去世後,他一直經曆失眠、焦慮,“我不知道該如何度過餘生,瑩穎是我的驕傲、是我的一切”。

  章瑩穎的男朋友侯霄霖此前曾表示,他和章瑩穎原計劃於2017年10月結婚。他表示,他一直試圖幫助章父章母走出來,“但找不到她,怎麼可能向前走?”

  辯方證人說了什麼?

  自7月10日起,辯方開始舉證。辯方律師在8日的開案陳詞中曾列出54條減罪理由,稱克里斯滕森應該在監獄中孤獨地死去,但不應被判死刑。辯方提出的理由包括母親酗酒、此前沒有犯罪記錄、曾尋求心理幫助但沒有得到合理治療等。

  隨後,辯方大約25位證人出庭作證,包括克里斯滕森的家人、兒時玩伴、高中同學、伊利諾伊大學教職工、伊利諾伊大學心理諮詢中心諮詢師、辯方聘請的心理諮詢專家等。

  據報導,辯方在舉證過程中一直試圖展示克里斯滕森“人性化”的一面,將他塑造為一個安靜、有禮、聰明的年輕人。他們出示了許多克里斯滕森兒時的照片、視頻,並表示在獲知他成為殺人犯時感到非常驚訝。

  克里斯滕森的父親邁克爾在作證時曾對章家人表示,“很對不起,我的兒子造成了你們的痛苦”,但他也表示還是愛自己的兒子,會一直支持他。克里斯滕森的母親稱死刑“非常可怕、是毀滅性的”,表示對兒子的愛是“無條件的”。

  在辯方舉證結束後,檢方對辯方提出的部分內容進行反駁。檢方播放了被告在監獄中的多段電話錄音,其中有一段克里斯滕森與前妻在聊到其前女友時曾放聲大笑;對於獄警作證稱克里斯滕森在獄中睡眠很少這一點,檢方公佈的錄音中克里斯滕森卻稱自己每天能睡上12個小時;此外,檢方還公佈了克里斯滕森被捕不久後與父親的電話錄音,他的父親當時表示,等到證明克里斯滕森“是清白的”,他要去找章父,稱“他應該感到羞恥”。除此之外,檢方還發起動議,要求在結案陳詞中向陪審團出示被告曾殺害過一隻豚鼠的證據,以反駁辯方律師稱克里斯滕森“從不傷害動物”的言論。不過法官駁回了這一動議,稱這與案件無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