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紫:《親愛的熱愛的》演得好爽,以前邱瑩瑩被罵到傷心
2019年07月18日19:22

原標題:楊紫:《親愛的熱愛的》演得好爽,以前邱瑩瑩被罵到傷心

《歡樂頌》期間“全民手撕邱瑩瑩”,楊紫心裡想自己做錯了什麼,要被罵得這麼慘?網友說,這就是楊紫的本色出演,“我心想本色出演個啥啊,聽到這個就生氣。”因為角色不討喜被罵到傷心,楊紫安慰自己:說明角色成功了,說明這部戲太火了。

“童星”在楊紫的演藝生涯里有著牢固的根基。十五年前,一部《家有兒女》風靡全國,從此“小雪”的國民認知度被打開,這個標籤也跟了她許久。而與年少成名的喜悅隨行的,是桎梏與困惑。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雖然楊紫逐漸明白那是一條必經之路,鮮少有人能安然無恙地走過,但當時的她也曾找不到出口。“無論演什麼角色,觀眾都會覺得變扭,不能接受小雪長大的事實,青春期發胖那段時間更是一度接不到戲。覺得自己的演藝生涯走到了盡頭。”現在的楊紫厚積薄發,帶著來勢洶洶的狠勁兒,在短短幾年完成了從國民女兒到實力花旦的表演裂變。

在最近的熱播劇《親愛的,熱愛的》中,她飾演了一個與以往截然不同的形象。談及新角色,楊紫一臉幸福,“演的時候好爽!”劇中,她飾演的佟年是一個智商非常高的女生,會在教室里給大學生講課,還會用自己研發出的人臉識別系統幫助警察破案,哪怕跟韓商言(李現飾)示愛,用的都是黑科技,“真的好酷啊!”

看原著小說,每晚都會笑著睡覺

為了能更好地塑造佟年這個角色,楊紫把原著小說《蜜汁燉魷魚》看了好幾遍。因為故事很“甜寵”,她每次看完都會笑著睡覺。

更讓她興奮的是,這次終於不是人妖戀、仙魔戀了,而是正常人之間的愛情。“我以前拍的都是那種虐得死去活來,也不讓在一起的愛情戲。這一次,就是女追男,平淡中帶著甜蜜,全程甜甜的。我就覺得真的好有意思,一定要嚐試一下。”

電視劇《親愛的,熱愛的》

和其以往塑造的角色相比,佟年對楊紫來說是與眾不同的。邱瑩瑩(《歡樂頌》)、錦覓(《香蜜沉沉燼如霜》)、胡湘湘(《戰長沙》)、陸雪琪(《青雲誌》)這些戲份較重的角色都需要用力去演,人物的情緒起伏也很大,性格外向的角色她只要放開演就好。如果遇到和自己截然相反的角色,就很難想像該怎麼定位。生活中的楊紫,性格大大咧咧,但佟年是軟萌內斂、溫婉細膩的,所以在人物塑造上就得收著演。

拍攝時是夏天,卻趕上大量冬天的戲,演員在劇組都要穿著厚棉服,還要戴圍脖,把楊紫熱壞了。“我逃離了橫店的夏天,卻沒有逃過上海的夏天。”

佟年是個計算機鬼才,但生活中,科技、電子產品都被楊紫歸為“麻煩”,甚至連電腦她也基本不用,只用手機或iPad。“因為轉格式很麻煩,非要轉換也可以,但我腦子會爆炸。”

放兩個月大假,日常睡到自然醒

從畢業到現在楊紫一刻也沒放鬆過,日複一日地拍攝、工作,讓她感到疲憊。“忙到沒有自己的時間,就會不開心,只想休假。”年後,楊紫決定給自己放兩個月的大假,不接戲也不接任何通告。那段日子裡,“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想幹嗎就幹嗎,我覺得應該跟朋友一起逃離這個圈子,去做一些正常女孩應該做的事。”

想出門的時候,楊紫會穿一身休閑裝,戴上帽子和口罩和朋友一起逛街喝咖啡。“只要稍微偽裝一下,低調一點就不會被人認出來。”在放空的這段時間里,公司也不會催促楊紫拍戲,只擔心她會長胖,怕她一放鬆就胖成個“球”。徹底消失兩個月,楊紫覺得還蠻爽的。她不希望一年的時間都被工作填滿。

楊紫說,想出門時戴個帽子就好。而放大假期間,她還去蠟像館見了老朋友“張一山”。

不過,長時間不演戲,心裡還是會癢癢,楊紫在家就會幻想著各種劇情,包括睡覺洗澡聽歌,她都會想現在是什麼劇情,然後自己上演一出大戲。“我經常看電影看到劇情澎湃時,站起來在那兒哭,就想,如果是我演會怎麼樣?片尾曲一放,那股勁兒直接頂到腦門上,就覺得,哎呀,我也想演這種電影。”

對片場的美食道具,從來不手軟

瞭解楊紫的人都知道,她是一名資深吃貨。對於片場數不盡的美食道具,她也從不手軟,常常把“道具”吃得所剩無幾,然後露出一副心滿意足的表情。《親愛的,熱愛的》里有一場戲是佟年去韓商言家吃飯,結果拍攝現場楊紫端著飯碗,實打實地吃了個夠,急得旁邊的李現說能矜持點嗎?拍攝間隙,李現喜歡泡在健身房裡,有時他想拉楊紫一起健身,發個信息問她,“人呢?”楊紫歡快地回了一句,“在吃火鍋。”

對於片場的美食,楊紫基本不會放過。

楊紫告訴記者,最近自己胖了,“因為去錄《中餐廳》的時候沒有減肥,客人走了以後,都到晚上11點多才能吃飯,所以我每天都吃很多。”被問及想當吃貨還是減肥達人?“如果不是角色要求,我是不會刻意減肥的,要吃遍所有美食。”她說。

童星的青春期有點長

12歲時,因出演《家有兒女》中的小雪一角讓楊紫成為國民閨女。如今有些演員見到楊紫都會忍不住說一句“你是我的童年偶像。”但每個試圖以演藝為一生誌向的童星,幾乎都會遭遇蛻變的艱難期,楊紫坦言,童星長大後很少能接到真正適合自己的戲,到最後都堅持不住了。中途她也有艱難的時期,但從來沒有想過放棄。“我覺得老天很眷顧我,這一步步地走來,我很幸運。”

電視劇《家有兒女》

高中時期幾乎沒人找楊紫拍戲。為了藝考,她開始努力減肥,瘦下來後成功考上了北京電影學院,以為自己開始轉運了。但上了兩年大學,又沒人找她拍戲了,自卑的同時楊紫也在安慰自己,沒準兒過兩年又好起來了。

那段時間,楊紫每天看片到淩晨,第二天睡到中午12點,吃完飯後也沒什麼事幹,心裡總是空落落的。回到家聽著爸爸說,那誰誰接到戲了。失落的她,就一個人開車繞著北京城溜躂,趕上下著雨,她就坐在車里看著雨點一滴滴打在車窗上。有時候也會把車開到商場的停車場,聽著歌,一個人不知道該幹什麼,也不想回家。

她開始瘋狂約朋友,只是希望那一刻有人能陪她聊天,可大家終究還是要回家的。一進家門,那種情緒會撲面而來,但又不能跟爸媽說。

就這樣過了大半年,沒有任何的工作。楊紫很清楚外界對於她的不看好,這個圈子裡長得漂亮的小女生太多了,不如好好學習。

四部劇、四個轉折點

孔笙、張開宙導演的電視劇《戰長沙》是楊紫蛻變的一個轉折點,她在劇中飾演戰地護士胡湘湘,演繹從少女轉變為人妻、人母的成長過程。

電視劇《戰長沙》

楊紫並非該角色的原定演員,她是開機前一週臨時被提溜上戰場的,官宣一出,各方都在質疑她,誰都不認為19歲的楊紫能演好這個角色。但她的心態反而變得更好,“大家覺得我不行,我就沒壓力了,可以放開了演。”反而出效果了。

2016年,楊紫出演電視劇《歡樂頌》中的“邱瑩瑩”一角也一度引發爭議。她評價,這是第二部《家有兒女》,讓她再次受到全民爭議。

該劇播出期間,網上“全民手撕邱瑩瑩”,楊紫心裡想自己做錯了什麼,要被罵得這麼慘?“我當時是有點傷心,原著里寫的邱瑩瑩更腦殘一點,我已經努力把她演得很可愛了。當演員很無奈的一點,就是沒辦法把角色演到完美無缺,因為劇本的設定就是那樣。”

電視劇《歡樂頌2》

網友說,這就是楊紫的本色出演,“我心想本色出演個啥啊,聽到這個就生氣。”因為角色不討喜被罵到傷心,楊紫安慰自己:說明角色成功了,說明這部戲太火了。

2018年,她主演的《香蜜沉沉燼如霜》收視大爆,讓更多年輕人再一次認識了楊紫。在橫店拍攝時正逢最炎熱的季節,棚里有60℃,一天演十幾個小時,還有很多哭戲,拍到她體力不支。進組前體重還在110斤,因為角色本身就要求充滿“仙氣”,再加上累,拍完後瘦到只有90斤。但播出後的最終結果讓楊紫很開心,她覺得只要努力就會有結果。

電視劇《香蜜沉沉燼如霜》

楊紫說,這四部戲或多或少都改變了她對演戲的認知,也是她演藝生涯里的四個節點。演戲從來不會一帆風順,都會有各種困難在前面等著,但這對她來說都不是事兒。即使再難,也沒有一個節骨眼兒她想過放棄。

“我絕不能止步於此,因為我的夢想跟我的理想還沒有達到,只要保持熱愛,總有一天能夠到達夢想的地方。”

工作掙錢,就是為了孝敬爸媽

小時候一直是爸爸陪著楊紫去拍戲,睏了爸爸就把她抱在肩上睡一會兒。楊紫從小跟父母的關係就很密切,無論是拍戲還是藝術創作,父母都會支持,這也讓她很踏實。“這得感謝我的家庭環境和教育氛圍,讓我身心健康,沒有做一些出格的事。”

如果再次遇到沒戲拍的階段,楊紫說還是會有一些心理負擔。雖然就算她不拍戲,父母也可以養她,可她還是希望父母能過上富裕的生活。她覺得自己已經是大女生了,應該讓父母享受更好的生活。

楊紫和父母。

“有時候看到爸爸那麼忙,那麼累,其實我挺心疼的,覺得我應該給他們更好的生活環境。”

如果不拍戲,她也會擔心在經濟方面沒辦法給家人提供一個好的環境。比如帶父母出去旅遊要先考慮錢夠不夠,楊紫很怕這種情況出現。“我覺得錢就是要拿出來孝順他們的,應該是什麼都不要說直接給他們把機票訂好,如果有一天我沒有工作的話,會擔心給予不了他們更好的生活。”

新 鮮 回 答

新京報:你以往飾演的角色很多元化,角色選擇上,有自己的偏愛或標準嗎?

楊紫:現在看到劇本,更多的是想我能不能演這個角色?讓我去挑戰武則天,我就不會去演,因為駕馭不了,我演了一定會失敗。我自己都沒信心怎麼能保證觀眾會看,這是不負責任。我現在也沒到什麼都能演的年齡,這和人生積累有很大關係。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新京報:有沒有某一種角色類型是你很想嚐試的?

楊紫:腹黑的,不太正常的角色。比如那種摸不透的,內心世界豐富的人物。

新京報:戲外,希望大家認為你是一個淑女?還是比較搞笑那種?

楊紫:其實我也不是搞笑,我只是覺得人要有趣。我生活中屬於那種特喜歡跟人家逗,就是不好好說話,反正你說一句我懟一句,你再懟我,我還懟回去。

新京報首席記者 劉瑋 人物攝影 郭延冰

編輯 吳冬妮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