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生完7個開始從政 一不小心躺贏歐盟委員會主席
2019年07月18日18:16

  原標題:政壇錦鯉!41歲前只負責生娃,生完7個開始從政,一不小心躺贏歐洲最高領導人…

  來源:環球人物

  作者:阿曄

  如果說,楊超越是娛樂圈“錦鯉”,那烏蘇拉·馮德萊恩算得上政治圈“錦鯉”。

  1999年,41歲的她初入政壇。此前12年,她連生了7個孩子,基本上是一個“不是在生孩子就是在帶孩子”的家庭主婦。

  進入政壇短短6年後,她就當上了德國部級幹部,此後成為默克爾最忠實的女將。2013年,她一躍成為德國曆史上首位女性國防部長。

  今年,馮德萊恩人在家中坐,喜從天上來,莫名其妙又中了“大獎”。

  7月之前,歐盟委員會主席(以下簡稱歐委會主席)寶座的競爭還和她半毛錢關係都沒有,在經過歐盟各國的明爭暗鬥之後,各路領銜候選人全部出局,她出人意料地被提名,坐收漁翁之利。

  當地時間7月16日,馮德萊恩正式成為歐盟委員會曆史上第一位女主席。不過,令人玩味的是,歐洲議會投票的結果:383票讚成,327票反對,以及22票缺席。

  按照歐盟的程序規定,被提名人選需獲得不少於議會半數,即374張讚成票,才能正式當選。也就是說,馮德萊恩以僅僅9票的微弱優勢驚險“過關”。這是自2008年該程序啟動以來,提名者獲得讚成票最少的一次。

  但不管怎麼說,她終究還是站上了歐洲的權力之巔。

馮德萊恩得知當選下屆歐盟委員會主席後露出笑容。新華社記者 張铖 攝
馮德萊恩得知當選下屆歐盟委員會主席後露出笑容。新華社記者 張铖 攝

  生了7個娃的家庭主婦

  同樣作為“錦鯉”,馮德萊恩比楊超越更勝一籌,畢竟人生的起點就不一樣——楊超越是“全村的驕傲”,而馮德萊恩是真•白富美本人。

年輕時的馮德萊恩(左)與她的父親
年輕時的馮德萊恩(左)與她的父親

  老馮家祖上曾經出過19世紀德奧地區最富有的企業家之一;馮德萊恩的父親則當了14年德國下薩克森州州長,曾在歐盟前身歐共體擔任要職;她的丈夫同樣出身於大富之家,曾在斯坦福大學教過書,還經營著一家醫藥科技公司。

  總之,馮德萊恩是要地位有地位、要顏值有顏值、要錢有錢、要閑有……啊不!她沒有閑。

  儘管是“官二代”,但政治似乎並不是馮德萊恩的職業首選。一開始,她在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攻讀經濟學,3年後,她放棄經濟學,選擇到德國漢諾威醫學院學醫。

  7年苦讀,她通過了極為嚴格的行醫執照考試,拿下了兩個碩士學位,除了德語,她還會說流利的英語和法語。

  學霸,尤其是學醫的學霸,是絕對不可能閑的。

  1987年,馮德萊恩從漢諾威醫學院畢業。與此同時,她的第一個兒子正好出生。馮德萊恩學的是婦產科,這下可真是理論和實踐都齊活了……

  生完娃,她開始在漢諾威醫學院婦科門診當助理醫生,同時攻讀博士學位,在此期間又生了一個女兒。

  兒子4歲、女兒2歲時,她拿到了博士學位,正準備好好實現自己的事業,丈夫收到了斯坦福大學的邀請,請他去執教。

  夫妻倆一商量,這機會難得啊!因此,兩人決定先顧及丈夫的事業,一家人搬到了美國,馮德萊恩當起了家庭主婦,專心在家相夫教子。在丈夫任教的4年中,她又生了3個女兒,其中還有一對雙胞胎。

  從美國回到德國時,馮德萊恩已經快40歲了,但這個“高齡產婦”竟然一邊在漢諾威醫學院任教,一邊又連著生了倆娃……

  12年生了7個孩子,還拿了個博士學位,馮德萊恩可真是一點沒閑著,她神一般的人生規劃 ,讓人不服不行!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差不多剛剛生完第七個孩子,41歲的馮德萊恩連口氣都沒喘,立馬投身政壇了。

  “默克爾麾下最差部長”

  沒人計算過她的父親給她留下了多少政治蔭澤,但2003年,正是在其父當了14年州長的下薩克森州,馮德萊恩擊敗了一位任職長達12年的州議員,順利進入州內閣。

  兩年後,她被默克爾相中,出任家庭、婦女及青年部長,這也是默克爾在擔任總理前的第一份部級職務。

  此時,孩子多成了馮德萊恩獨一無二的優勢。在德國這個生育率很低、職場女性普遍不想要孩子的國家,她一邊照顧7個娃,一邊把事業經營得紅紅火火。似乎一夜之間,馮德萊恩就成了德國的女性典範。

  在這個職位上,她努力爭取在全國範圍內增加托兒所的數量,提出在企業設立“育兒津貼”,解決職場媽媽們的實際困難。她還主張,要發補貼給父親們,讓他們也休“產假”,分擔媽媽們的壓力。在她的推動下,德國男士休產假的比例達到了史無前例的高度。

  馮德萊恩從不掩飾自己的政治野心。

  2010年,她本來有機會成為首位德國女總統,但是她覺得總統沒實權,還是選擇了留在預算龐大、政治份量更重的勞工和社會部部長的職位上。此時,大眾對她的印象還是比較正面的直言不諱、敢作敢為。

  口碑崩盤是從2013年馮德萊恩成為德國曆史上首位女性國防部部長開始的。

  本來,默克爾想讓她當衛生部長,因為她當過醫生,做衛生部長正好專業對口。但馮德萊恩說,當衛生部長並不需要懂得親自治病救人,她已經當過家庭部長和勞工部長,再當衛生部長沒啥意思。要做,就做個有挑戰性的工作。

  結果,這挑戰對她來說可能有點太大了,上任之後,各種奇葩事就沒停過:

  在她主導下,國防部將價值上億歐元(1歐元約合7.7元人民幣)的軍工合同轉給類似麥肯錫這樣的外部顧問公司,這起不合規交易事件被國會調查,至今仍未結束;

  在對一艘海軍訓練艦進行維修時,預算費用從不足1000萬歐元,飆升到1.35億歐元,不少人質疑該預算的合理性;

  軍隊里,欺淩新兵、性騷擾、極右翼軍官偽裝成難民圖謀恐襲等醜聞相繼爆發,她沒有主動承擔責任,而是歸咎於長官的“態度問題”,引發輿論抗議……

  在“明鏡在線”的政府成員滿意度調查中,馮德萊恩的打分常年墊底,在-200至200的評分區間中,她始終徘徊在-120分以下。“明鏡在線”的評論是:德國民眾對馮德萊恩的不滿已成為常態。

  如果不是默克爾力挺,馮德萊恩可能早就被拉下台了。歐洲議會前議長馬丁•舒爾茨甚至直接批她是“默克爾麾下最差部長”。

  本月初,馮德萊恩被提名為歐委會主席,讓人倍感意外。德國人則是心情複雜,既想歡天喜地歡送她離開自家國防部,又覺得她這是“拋下國防部這個爛攤子,向上逃離”。

  空降成歐委會主席

  對歐盟來說,馮德萊恩完全就是個“政治素人”。

  她此前的政治經曆完全在德國國內,德媒多年以來都在議論:默克爾是在有計劃地鍛鍊和栽培馮德萊恩。結果誰也沒想到,這個不斷被罵卻又被認為是默克爾最有希望的接班人空降成歐委會主席了。

馮德萊恩(左)與默克爾
馮德萊恩(左)與默克爾

  但其實這也不是默克爾的本意。

  在此前的計劃中,默克爾鼎力支持的是代表歐洲議會第一大黨人民黨的候選人韋伯。但馬克龍死活不同意,他質疑“韋伯缺乏行政經驗”“人民黨已霸占歐委會主席15年”,最終默克爾選擇了讓步。

  德國人韋伯出局之後,代表歐洲社民盟的蒂默曼斯就成了比較妥當的人選。這位荷蘭人是現任歐委會副主席,從政經驗豐富,德法兩國對他都沒什麼意見。

  但以匈牙利總理歐爾班為首的東歐國家陣營不幹了:之前,這位副主席可是“無情地”對我們和波蘭啟動法治國家調查呢!同意他當主席,他還不得上天!

  之後,排在第三順位的維斯塔格也被預設為出局了,因為其所在的歐洲自民黨在議會中所占議席相對有點少……

  還沒開始大選,候選人就一個個全都被否了。各國都劈里啪啦打著自己的小算盤,一時間,歐委會主席人選陷入難產的僵局。

  而這個僵局的破除,是因為法國有另一樁心事——想支持來自本國的拉加德擔任歐洲央行總裁。如果想達到這一目的,法國就需要德國的支持。

  馬克龍不希望自己反對提名韋伯的舉動被解讀為反對德國,萬一德國也反對拉加德上位咋辦?思來想去,他把主意打到了馮德萊恩身上。

  馮德萊恩出生於布魯塞爾,是德國貴族,還是默克爾多年的盟友,而且還精通法語,似乎找不到比她更合兩國胃口的候選人了。

  於是,馮德萊恩戲劇性地成為各方的妥協方案,獲得了歐洲理事會的正式提名。

  什麼是真正的“錦鯉”,這就是。

  不過,“錦鯉”總是要面臨爭議的。無論是歐洲層面還是德國內部,都有不少對馮德萊恩獲得提名的反對聲音。歐洲各國的批評點在於她是“空降”來的,這種選舉完全不民主也不透明,而德國內部更關注的是她此前糟糕的政績。

  德國之聲廣播電台網站在7月4日的報導中毫不留情地揭露:大多數德國人不希望馮德萊恩領導歐盟委員會。民調數據也顯示,只有三分之一的德國人相信他們的國防部長是領導歐盟委員會的不錯選擇。

  但在7月16日投票時,她的“錦鯉”光環再次發力,以9票優勢低空過線。質疑聲再猛烈,她還是順利登上了自己人生的又一個高峰。

  被稱為“對華鷹派”

  除了“錦鯉”,馮德萊恩被貼上的另一個標籤是“對華鷹派”。

  在她獲得歐洲理事會的正式提名之後,不少媒體開始問:如果她當選歐委會主席,會對中國更加強硬嗎?

  今年1月,馮德萊恩接受採訪時談到中國,一開口就帶著火藥味:中國表面上一團和氣,實際是在“誘捕”歐洲,“我們常常忽視中國如何一心一意地追求自己的目標”。

  她還指責說,中國從不願與別人分享利益,而是在不聲不響地進行擴張,擴張方式之一是通過借債讓其他國家產生依賴。

  把中國的政治、經濟、軍事全都懟了一遍之後,她總結道:中俄兩國對歐洲的威脅不相上下,“我們用來對付俄羅斯的指導方針也該用在中國身上”。

  這並不是她第一次發表這種觀點。去年北約峰會舉行之際,她也在參加一檔訪談節目時說:“我們的敵人在北約之外,是中國!是俄羅斯!”

  與之相對的,是馮德萊恩對美國的態度。

  美國總統特朗普曾多次指責歐盟“占美國便宜”,認為歐洲國家“接受北約的安全保護、對北約的投入卻太少”。

  對於美國這種指責,馮德萊恩雖然公開表達過不滿,但在國際場合卻不斷配合美國,給美國留足了面子。

  在今年2月慕尼黑安全會議上,她語出驚人,表示在“美中對抗”中,德國不會保持中立,而是會堅定地站在美國一邊,她還大讚美國比歐洲先認識到“大國競爭”的回歸。

  短短3個禮拜後,在俄美《中導條約》爭端膠著之時,她突然冒出來,還想把中國也扯進來。

  在接受採訪時,她說俄羅斯必須讓中國也加入某種裁軍條約,因為“正如俄羅斯導彈對歐洲構成威脅一樣,中國導彈也在威脅俄羅斯”……

  這出“離間計”太過赤裸裸,還沒等中國說啥,俄羅斯就先懟了回去。俄武裝力量前總參謀長尤里·巴盧耶夫斯基大將諷刺道:“真有意思,德國防長怎麼突然間表現出這種關切?可能因為做了個噩夢?”

  不過,馮德萊恩的新身份將不再只代表德國,更代表整個歐洲。僅憑她過去說過什麼,很難斷定她在11月1日正式上任之後真的會對中國怎樣。

  但可以肯定的是,此前她被稱為“最差部長”,如果這次不想被人說是“最差歐委會主席”,那她還需要加把勁。且不說如何解決英國脫歐、難民危機、南歐五國債務危機、美國保護主義、氣候變化等棘手問題,起碼她要先把自己的383張支持票努力提高到400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