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謊言》拒絕艾美獎,可能是HBO在“田忌賽馬”
2019年07月18日21:37

原標題:《大小謊言》拒絕艾美獎,可能是HBO在“田忌賽馬”

2019年的艾美獎提名剛剛公佈,《權力的遊戲》終季以32項提名刷新艾美獎單屆提名次數最多的曆史紀錄,黑馬神劇《切爾諾貝利》也以19項提名領跑限定劇獎項。可爆款《大小謊言》《使女的故事》這種曾經的獲獎者的續集在今年卻並未被提名進主要獎項。熱劇不參選,其中有什麼緣由嗎?

2019年艾美獎提名中,HBO以137項提名力壓奈飛的117項提名。

最直接的原因是發行日期不符合規定。一些口碑與評分雙贏的熱劇,諸如《怪奇物語》《大小謊言》以及《使女的故事》,由於最新一季的播出日期不在參評規定範圍內,導致並沒有資格參加今年的艾美獎評選。

2019年艾美獎的首要入圍條件便是劇集需要在2018年6月1日到2019年5月31日之間播出他們的第一集。如此,6月9日首播的《大小謊言》第二季將在2020年之前不再出現在任何艾美獎的評選之中。然而,由於電視學會“懸掛劇集”規則(“hanging episodesrule”,指一部劇集的開播時間在參選截止日期之後,下一次評選時間開始之前,屬於兩不沾。但如果此劇集正在播出的後續集數又能屬於下一個評獎期內,同一個平台的同一部劇就可以參加評選),所以去年的艾美獎提名期截止後,Hulu家的《使女的故事》第二季還在繼續播出,就可以以後期播出的劇集參與導演、編劇、表演和技術領域的評選。

《使女的故事》第二季劇照。

如果說,一向以流量和數據為主導決定劇集生死的奈飛(Netflix)將《怪奇物語》推到7月4日,是因為製作層面的延遲而“不得不錯過”,那麼HBO 家的《大小謊言》排期則有些意味深長。

《怪奇物語》是奈飛自製劇中的爆款之一,不僅數據和口碑雙雙漂亮,更是捧紅了劇中一班小演員。在這樣力推主打的重視下,是保質不求量的謹小慎微,以及完成度大於速度的精益求精。這可能不只是因為故事,即劇本進度,也有可能因為攝製檔期,或者一些不可抗力沒有如期殺青;另外,後期製作上的延遲也是導致上映時間趕不上的一個可能原因。《亞特蘭大》《西部世界》以及《王冠》這些熱門獎項的競爭者或許因為上述這些原因,新一季將會在今年晚些時候播出。

但說回《大小謊言》,當年它的第一季是艾美獎的主宰,2017年獲得16項提名和8項得獎的輝煌還曆曆在目。所以,一向十分在意各大獎項勝利率,覬覦奈飛等對手的HBO或許會因擔心《大小謊言》再難突破前史,從而刻意將其往後推遲到評選季度終止的下一週再上映;還有一種外媒說法是,此舉是HBO主觀控製,意在箝制《大小謊言》等有一定PK能力的劇,製衡他們不要和《權力的遊戲》搶名額。因為諸如艾美獎這種獎項在評選的時候會看製作平台和播出平台,雖然這不是一條明文規定,但幾十年的評選結果和媒體報導可以推斷出,每年各大獎項不僅是劇集本身的勝負比賽,更是各大平台之間以項目得獎數量多少的年度競爭。

《大小謊言》第二季雖然是爆款,但是平台選擇了今年不參評。

這種情況下,一些比奈飛和HBO小一些的流媒體平台則就失去了年度平台的決選,在這些平台播出上映的劇集錯過艾美獎的評選更多的可能是檔期本身的問題。一個平台每個季度的檔期都是有固定名額限製的,名額滿了只能順延往後。

另外,一個季度中劇集的體量、類型、題材都有一個均衡比,即同期儘量不會上線兩部極為相似的劇集。在兩部恐怖驚悚或一部懸疑一部科幻的選擇面前,多數平台會毅然選擇後者的排期方法。這樣的安排首先規避了觀眾下意識的對比,也降低了視覺疲勞。不管在哪個層面都是一種無聲卻有用的調和。於是,去年的《美女摔角聯盟》第二季、《女子監獄》第六季和《姿態》第一季這樣的節目會錯過去年的截止日期,但舊季度作品會順延到今年,從而有資格獲得今年的獎項。

具體到哪一部作品因什麼原因錯過今年艾美獎,或許只有平台方和劇集創作者會知道緣由。但是,為了質量控製而不惜延遲錯過評選,是很多平台一直力求的。對他們而言,希望新一季可以保持與前幾季相同甚至更好的水準,而只有在播出時保證優秀,才有資格真的奪取艾美獎。畢竟,在他們看來,入圍無關緊要,但是入圍了就要拿獎才是真相。

□秋小墨(劇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翟永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