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壟斷風暴中的互聯網巨頭
2019年07月18日13:21

原標題:反壟斷風暴中的互聯網巨頭

7月16日,美國會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反壟斷小組就亞馬遜(Amazon)、蘋果(Apple)、Google(Google)和臉書(Facebook)四大互聯網企業涉嫌壟斷問題舉行聽證會,昭示著對這些矽谷巨頭的新一輪反壟斷調查山雨欲來。

近年來,臉書等互聯網巨頭在實現用戶和營收雙升的同時,在隱私保護、內容監管、公平競爭等方面的不足亦廣受質疑。此次國會聽證主題雖是“反壟斷”,其他問題在聽證中亦被涉及。而就在聽證會召開前夕,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以罰款50億美元和其他附加限製條款實施了對臉書的處罰,原因是這家社交網站對用戶個人信息處理不當。

罪與罰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臉書8700萬用戶數據被政治諮詢公司“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用於定點發送支持現任總統特朗普的宣傳廣告。此事於2018年3月曝光,隨後,FTC對臉書展開調查。臉書此番付出的50億美元罰款刷新了FTC的罰款記錄(此前最大額度系2012年對Google2250萬美元的判罰)。

除隱私問題外,互聯網巨頭對虛假新聞甄別不力,任由網絡暴力氾濫,也引起大眾反感。美國有限電視新聞網(CNN)的一項調查顯示,約有三百家公司或組織在Google旗下知名社交視頻網站YouTube上播放含宣揚白人至上主義、納粹主義或陰謀論內容的視頻。由於此類“仇恨言論”、“虛假新聞”往往與政治活動相關,互聯網巨頭也因此與政治生出瓜葛,甚至可能“干擾選舉”。

在公平競爭方面,今年5月,知名反壟斷專家、耶魯大學管理學院教授莫頓(Fiona Scott Morton)主導的課題組發佈了針對亞馬遜、蘋果、Google和臉書等數字平台涉嫌壟斷的調查報告,指出相關平台利用壟斷地位對市場中其他競爭者構築了“準入壁壘”,進而在一個封閉的環境中對平台用戶和廣告商“兩頭吃”,導致所提供服務(平台內容和廣告產品)質量低下,直接推高了市場平均廣告費用,且嚴重抑製創新。

應該說,上述三類問題往往為矽谷互聯網巨頭共有,但各巨頭之間有所區別。例如,Google和臉書涉嫌壟斷和泄露用戶隱私問題突出;推特和YouTube的問題集中於“虛假新聞”和“仇恨言論”氾濫;亞馬遜除“壟斷線上銷售”外,還存在諸如“廉價用工”等問題。此次聽證會上,蘋果沒有被作為主要目標。

在此輪反壟斷調查開啟之前,歐盟、美國監管機構對互聯網巨頭的不滿由來已久,而這些巨頭面對來自政府的罰款、徵稅似乎都習以為常。

因在歐洲市場“使用安卓系統(Android)作為工具來鞏固其搜索引擎的主導地位”,Google與歐盟陷入長達十年的壟斷官司,並最終累計遭歐盟罰沒近80億美金。今年4月,歐洲議會決定,如果臉書、推特等社交網絡公司不能在被監管部門要求後迅速移除極端主義內容,可向其徵收多達全球營業收入4%的罰款。今年7月,德國監管部門認為臉書報告的該平台非法內容量偏低,違反了德國有關互聯網透明度的法案,對臉書處以200萬歐元的罰款。

此外,2017年,歐盟還以“蘋果與愛爾蘭簽署的稅收協議違法”為由,迫使蘋果補繳了130億歐元的稅款。今年以來,法國對Google、亞馬遜等三十餘家互聯網巨頭開徵數字稅,預計全年將為法國帶來4億歐元稅收。

在系列醜聞面前,今年以來,臉書總裁馬克·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承諾今後公司將朝加密的私人互動以及安全數據存儲方面努力,Google則宣佈成立一個由外部專家組成的“全球技術顧問委員會”以監督公司在應用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時遵循相關倫理準則。

然而,互聯網巨頭的“痛定思痛”並不足以讓政府滿意。隨著罰款和徵稅兩大手段局限性的暴露,推動“自我監管”走向“第三方監管”、從“事後補救”轉向“事前防範”正成為下一步的重點。

先天之困

2018年3月,美國新聞網站Axios發佈了對亞馬遜、蘋果、Google、臉書四家公司開展的好感度調查。結果顯示,與2017年相比,臉書由於受“劍橋分析”事件影響,公眾好感度驟降28%,僅剩下48%;另三家公司的好感度也均出現10%左右的跌幅。

公眾好感度的下降,既是近年來纏繞互聯網公司負面消息的作用,也是矽谷互聯網公司迅速擴張、進入寡頭時代後,長期內生困局的集中體現。

一是隱私之困。2018年2月,英國劍橋大學高級研究員約翰·諾頓(John Naughton)在英國《展望雜誌》(Prospect Magazine)刊文指出,Google等寡頭主導下的互聯網正日益成為一種“監控型資本主義”(Surveillance Capitalism),它們對用戶的觀察和塑造構成了“數據監控”。

今年3月,《平台資本主義》(Digital Platforms,2016年英文初版)一書作者、加拿大學者尼克·斯爾尼塞克(Nick Srnicek)在接受《洛杉磯書評》採訪時說,亞馬遜、Google等公司已成為以數據為中心構建起來的商業平台,其存續依靠廣告,廣告的精準投放則倚賴於對用戶的充分瞭解。

在諾頓與斯爾尼塞克看來,沒有對大數據的提取和分析,沒有對用戶的側寫、畫像以及由此形成的精準廣告投放,寡頭互聯網時代根本不會到來;寡頭互聯網時代的來臨,意味著平台對大數據的掌握已是既成事實。

換句話說,臉書與硬件製造商或第三方軟件共享用戶數據,YouTube根據用戶的觀看曆史有選擇地推介新視頻,廣告商根據臉書旗下照片和視頻分享社交服務Instagram用戶的身份投放廣告,這些在法律和程序上都可能構成數據濫用的行為,歸根結底是無可避免的。

二是內容之困。今年以來,針對“虛假新聞”和“仇恨言論”,多家互聯網平台封禁了宣揚種族對立、散播“陰謀論”的極右翼人士亞曆克斯•瓊斯(Alex Jones)、極右翼作家米洛•揚諾普洛斯(Milo Yiannopoulos)以及反猶主義者路易斯•法拉汗(Louis Farrakhan Muhammad)的社交賬戶;對一些暗含攻擊和影射LGBT(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與跨性別者)等群體內容的危害相對輕微的社交賬戶,則禁止它們通過廣告途徑營收。

然而,互聯網公司此舉卻被保守派解讀為“審查和壓製保守派聲音”。7月中旬,總統特朗普在白宮召開“保守派互聯網大會”,多個保守派組織的約三百人出席,集體吐槽Google、臉書、推特等社交媒體。會上,一位來自某反墮胎組織的女士說,推特不接受該組織的廣告投放,同時卻反複播放Planned Parenthood(一個伸張女性合法墮胎權益的組織)的廣告。

互聯網空間的內容之困,折射出美國政治與社會環境的日益極化。特朗普政府上台以來,民眾在諸多問題上立場顯著對立,且明顯依照黨派劃線。一個分裂的原生社會是“仇恨言論”或“虛假新聞”盛行,也是社交媒體中的虛假賬戶、殭屍賬戶得以興風作浪的溫壤。

三是壟斷之困。早在2006年,Google即動用16.5億美元收購當時尚處初創階段的視頻網站YouTube。2011年,Google時任總裁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說:“Google每天收購一家公司。”雖然當時收購頻率實為“每週一家”,但施密特此言無疑道出了Google的黃金歲月。

Google之外,臉書也是知名的收購大戶。2012和2014年,它分別以10億美元和16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Instagram和及時通訊軟件WhatsApp,以彌補自身產品Messenger(移動短信社交端口)的不足。更早的2008年,它曾試圖以40億美元收購推特,收購不成還一度想通過“抄襲”開發類似產品以“毀掉推特”。2013年,推特推出短視頻業務,臉書在自家平台上封禁了該業務,這成為朱克伯格在去年國會參議院聽證時被指壟斷的一個鐵證。

7月16日的聽證會上,針對臉書“並未壟斷”的申辯,民主黨眾議員內古斯(Joe Neguse)說:所有社交產品中,臉書和旗下產品WhatsApp、Messenger、Instagram的用戶量分列第一、三、四、六名,這當然是壟斷。

對互聯網行業的後起之秀,“收購”、“抄襲式開發”和“全平台封禁”是Google、臉書等互聯網寡頭給出的基本選項。一般而言,優質產品被收購後可在既有超級平台中擁有一席之地,甚至能獨立運營(如Instagram和WhatsApp),這讓人難免動心。但如哥倫比亞大學法律學者蒂姆·吳(Tim Wu)在此次聽證會上所指出的那樣,危險之處在於,“發明家和企業家從此將只夢想被收購而不願另起爐灶”,從長遠看,這不利創新。

互聯網寡頭敢於打壟斷擦邊球甚至行壟斷之實的一個基本預期是,美國古老的反壟斷法難以嚴格對標如今的“數字平台”式壟斷。此外,“用戶集聚效應”也常被拿來論證壟斷的合理性,例如,當朋友和家人都開設臉書賬戶時,你很難另覓平台,用戶“用腳投票”常被平台拿來論證自己沒有“主動壟斷”。最後,“方便與他國互聯網公司競爭”是寡頭拒絕政府反壟斷拆分的一個重要依據。

出路何在

蒂姆·吳(Tim Wu)在其2011年出版的著作《資訊帝國盛衰錄》(The Master Switch)中指出,電影、電話、廣播和電視等傳播媒體都經曆過在混亂、創新、開放和免費中閃亮起步,但終將為企業利益所俘獲的曆史。那麼,互聯網也將如此嗎?

答案是確定的,而且互聯網用了更短的時間。今年5月,臉書聯合創使人休斯(Chris Hughes)批評朱克伯格擁有“不受限製的權力”,“為點擊量犧牲對安全的考慮”,“未考慮到新聞推送算法會如何改變我們的文化或影響選舉”。

蒂姆·吳所問,休斯所憂,及斯爾尼塞克在《平台資本主義》中所述,都意在回答與公眾生活深入捆綁的“數字平台”一旦被企業利益俘獲,公民隱私如何保全?平台內容如何加以甄別?壟斷危險又該如何打破?

臉書的應對是轉型升級。

今年3月,面對接連不斷的調查和罰款,朱克伯格稱,臉書“曆來專注於開放分享的工具,沒有打造隱私保護服務的良好聲譽”,在未來將“以私信和小組群聊為中心,強調私密分享而非公開內容”。具體來講,是“對主要產品提供加密信息服務以實現行私人聊天”,“開發與此類信息服務產品相關的附加產品,如支付和電子商務”。

朱克伯格此番表態看似反思隱私保護不足,重點卻指向主營業務的轉型,即臉書將實現從“人人網+微博”到“微信+支付寶”的轉變,在不放棄傳統的互聯網廣告盈利模式的同時,試圖通過支付和電子商務尋求盈利。

推特則強調重回公共廣場。

與臉書有充足的產品工具可供轉型選擇不同的是,推特、YouTube短時間之內恐怕還只有繼續走發散式內容分享的老路。

今年以來,因極右翼勢力的言論在互聯網上遭受管控,保守派指責互聯網公司“破壞言論自由”。對此,技術新聞網站Recode創始人卡拉·斯維斯(Kara Swisher)5月間在《紐約時報》撰文指出:“社交媒體不是公共廣場,甚至不是虛擬廣場”,“(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只要求政府不得製定限製其公民言論自由的法律”,因此公司有權利對信息予以審核裁剪。

今年2月,推特聯合創始人、現任首席執行官傑克·多西(Jack Dorsey)在接受媒體專訪時坦言,“當初,人們帶著言論自由的預期來到推特這一公共廣場”,但“語言暴力與威脅讓邊緣人群日益沉默”,“推特不會繼續維持所謂的中立與被動”,而將“按照清晰的規則和方法,保護用戶免於暴力傷害”。

如果說斯維斯的言論透出的更多是強硬,那麼多西的表態則更富情懷,二人的共識在於:對虛假、極端、暴力的拒絕,或將成為新的淩駕於“絕對分享自由”之上的更高層級的政治正確,哪怕這並非特朗普總統樂見。

如果說“隱私之困”可通過“轉型發展”來規避,“內容之困”可倚賴“自我監管”來化解,那麼,“壟斷之困”則可能是寡頭自身難以解決的問題。

此次眾議院聽證會上,關於反壟斷,哥倫比亞大學法律專家蒂姆·吳和耶魯大學管理學院教授莫頓,給出了有區別的路徑。

蒂姆·吳此前在接受美國科技媒體《連線》(Wired)雜誌採訪時,從“美國的反壟斷傳統”、“分權的必要性”、“增進競爭”等角度詳述了“為什麼要拆分互聯網寡頭”,此次,他將“拆分論”委婉地帶入眾議院聽證會。

在5月份出爐的反壟斷調查報告中,莫頓指出,打破壟斷不能僅靠互聯網寡頭的自我覺醒,而需要強調頂層建設,如修正過時的《反壟斷法》、設立專門法庭併成立相應的監管機構。此次聽證會上,她具體提出“阻止寡頭收購小公司”、“打破行業壁壘”、“構建標準的數據交換規則”及“用戶數據用戶做主”等實操路徑。

與莫頓主張相類似,美國著名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提出,通過實施“強製性數據共享”(data sharing mandates, DSMs)為小公司開闢新機會。

回歸初心

此輪反壟斷調查山雨欲來,但矽谷寡頭辯稱“競爭一直存在”。的確,Google和臉書從未放鬆對廣告市場的激烈爭奪,Google還投資零售業巨頭沃爾瑪以打破亞馬遜的“一家獨大”,亞馬遜則嚐試進軍手機行業以挑戰蘋果公司。更重要的是,幾大寡頭都在未來高地人工智能領域投以重金。

回顧過往,矽谷寡頭的任何動作都在美國政府的許可之下發生,壟斷似乎主要是歐洲人的焦慮,很多判罰也都體現出“歐盟主動、美國被動”的特徵。如果沒有2016年“劍橋分析”事件以及特朗普執政以來保守主義的全面回潮,隱私保護、內容校正恐怕也未必見得會以如此激進的方式進入公眾視野。

再考慮到,在此次聽證會現場,蒂姆·吳對“拆分療法”表態相對保守,蘋果公司幾乎“毫髮未傷”,以及長期以來國會對朱克伯格“寬容有加”,矽谷依然是民主黨2020年總統參選人的主要資金池,——不難看出,美國政府對互聯網的總體基調依然沒有走出“愛之深、責之切”的態勢;在他國互聯網浪潮衝擊壓力下,國會後續的反壟斷調查極可能“雷聲大、雨點小”。

儘管我們已遠離2000年初那段互聯網與人的“蜜月期”,儘管當下的互聯網存在隱私泄露、虛假新聞盛行、涉嫌壟斷問題,但必須看到,互聯網的主流仍然是好的——畢竟,YouTube中“仇恨言論”占比不到1%。圍繞矽谷所發生的一切,根本邏輯在於,更為強大的信息採集、分析和使用,機器學習與人工智能,是人類通向更為完善的文明之路上所必經的階段。

在這條路上,做出何等選擇,茲事體大。

2016年的美國電影《天才捕手》(Genius)講述了上世紀20年代美國知名編輯麥克斯·珀金斯(Maxwell Perkins)的故事。片中,科林·費爾斯(Colin Firth)飾演的鉑金斯曾這樣論述文學的意義:

“在石器時代,我們的先人們,總在夜幕降臨時圍聚篝火旁,而狼群,總嚎叫在距離篝火不遠的地方。每每這時,總有一個人開始說話,他或許只是講了個故事,即便只是這樣,也能讓我們在黑暗的籠罩下不覺得害怕。”

所謂社交網絡,所謂數字平台,歸根結底,無非是圍聚起眾人的那團火,它讓我們像先人一樣,免於黑暗,免於恐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