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斷4000餘萬美元人道主義援助,特朗普政府要把錢給委內瑞拉反對派“發工資”?
2019年07月18日11:10

原標題:切斷4000餘萬美元人道主義援助,特朗普政府要把錢給委內瑞拉反對派“發工資”?

寧願對因貧困而試圖進入美國的移民大軍不管不問,也要將人道主義援助挪作他用?有跡象顯示,美國特朗普政府正打算將原計劃撥給危地馬拉和洪都拉斯的4190萬美元人道主義援助,用於給委內瑞拉反對派發工資、旅行等,以支持他們逼迫馬杜羅政府下台。但特朗普政府不會不知道,他們支持的對象可是個花別人錢不心疼的主。

圖說:當地時間2019年6月8日,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當天赴北部小鎮查拉亞韋訪問。東方IC

“調整用途”第一筆錢

為了阻止來自洪都拉斯、危地馬拉等國的移民進入美國,特朗普政府可謂動足了腦筋。白宮15日宣佈禁止抵達美墨邊境的第三國移民申請庇護,此前特朗普還威脅削減對中美洲國家援助,除非這些國家阻止移民穿越美墨邊境。

儘管批評人士稱削減援助只會適得其反,但美國似乎打定主意要這樣做。《洛杉磯時報》16日爆料稱,一份日期標註為11日的內部備忘錄顯示,特朗普政府計劃將原本用於危地馬拉和洪都拉斯的4190萬美元人道主義援助轉用來支持委內瑞拉反對派,“以應對涉及美國國家利益的緊急危機”。備忘錄稱,這筆資金將撥付給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及其支持者,以支付他們的薪水、機票、培訓、宣傳和技術支持等。

一名熟悉此事的美國國會助理表示,這是“重新調整用途”的第一筆錢。“他們在做的,本質上就是挪用本可以用於幫助貧困的中美洲兒童的錢,來支付瓜伊多及其手下的工資。”

《洛杉磯時報》稱,儘管曆史上美國一直會支持其他國家的反對派,但“支付不同政見官員的薪水是極不尋常的”。在華盛頓一家智庫的拉丁美洲項目主任阿森看來,特朗普政府此舉無疑“會造成委內瑞拉反對派‘美國製造’的印象”。

圖說:當地時間2019年6月8日,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當天赴北部小鎮查拉亞韋訪問。東方IC

夜夜笙歌毫不心疼

挪用人道主義援助“資助”他國反對派本已備受爭議,更何況收款方有拿金主的錢去花天酒地的“黑曆史”。

英國富豪布蘭森2月組織了一場音樂會並籌集了一筆資金,因為自封“臨時總統”的委內瑞拉國民議會主席瓜伊多承諾會將人道主義援助物資送進委內瑞拉境內。然而當捐款方後來問及錢的去向時,卻得不到答案。

到底不是自己的錢,花起來不心疼。美國《泛美郵報》網站6月爆料稱,指控馬杜羅政府腐敗的瓜伊多及其追隨者有挪用這筆人道主義援助的嫌疑。報導稱,瓜伊多領導的人民意誌黨國際協調員羅哈斯與幕僚長巴雷拉拿這筆錢在哥倫比亞住豪華酒店、招妓、買昂貴的服裝,“過著與身份不相稱的生活”。

報導作者埃芬達諾說,羅哈斯和巴雷拉是瓜伊多派往哥倫比亞負責指揮軍隊、後勤和安保的“特使”。但事實上,他們工作內容的很大一部分就是收留叛逃的委內瑞拉軍人,將他們安置進哥倫比亞當地酒店。有報導稱,這批人2月抵達哥倫比亞後就一直住在酒店裡,但以支付酒店賬單困難為由,要求哥倫比亞政府或聯合國難民署付錢。在他們入住的七家酒店中,只有兩家是瓜伊多領導的反對派自行付賬的。然而,反對派後來公佈的統計數據謊稱,兩名“特使”支付了全部七家酒店的費用。並且連收留的人數都存在水分,反對派稱收留了1450人,但哥倫比亞情報部門發現實際只有約700人。

不僅如此,兩名“特使”還夜夜笙歌。埃芬達諾收集到的兩人在當地消費的收據顯示,他們每晚在酒店、舞廳光點餐費用就超過1000美元,此外還購置了大量昂貴的服裝,租車開銷也大得離譜。除了亂花錢,支持瓜伊多的一些國家或私人提供的援助藥物有六成被損壞,食物也大多腐爛,根本就沒送到需要的人手上。

美媒體支招截錢款

在《泛美郵報》爆料引發輿論關注後,瓜伊多承認了這些指控,並且命令一個名叫貝爾蒂的“特使”展開調查,試圖“止損”。“不幸”的是,貝爾蒂的回答不小心露了馬腳:“是的,為了弄清楚那裡發生了什麼,我們已經調查了兩個月。”這讓美國媒體意識到,對手下人拿著金主的錢大手大腳的情況,瓜伊多根本就是知情的。

但面對這樣一個貪心不足的坑,特朗普政府還是打算跳進去,且聲稱是為了“應對危機”。一些美國媒體表示看不懂,不過《洛杉磯時報》給支了個招,眾議院可以選擇擱置這個向瓜伊多及其支持者彙款的提議。“當然,特朗普也可以無視眾議院的投票結果,堅持花錢。或者雙方僵持不下直到9月這個財年結束,到時候這筆錢就怎麼也挪不走了。”

新民晚報記者 齊旭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