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1969年:阿波羅任務控制室複原至登月時代的樣子
2019年07月17日11:10

  7月17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沒有了香菸、雪茄和煙鬥里冒出的煙霧,桌面上的咖啡、蘇打水和披薩汙漬也不見了,除了這些,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管理阿波羅計劃的任務控製室已經恢復到50年前的樣子,當時,控製人員在這裏關注著兩位宇航員的一舉一動,見證了人類登上月球的壯舉。

1969年7月20日,NASA提供的這張照片顯示了在阿波羅11號月球艙外活動(EVA)期間,任務控製中心(MCC) 30號樓任務操作控製室(MOCR)里的情景
1969年7月20日,NASA提供的這張照片顯示了在阿波羅11號月球艙外活動(EVA)期間,任務控製中心(MCC) 30號樓任務操作控製室(MOCR)里的情景

2019年6月17日,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約翰遜航天中心,正在進行修復的阿波羅計劃任務控製室
2019年6月17日,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約翰遜航天中心,正在進行修復的阿波羅計劃任務控製室

為了紀念NASA約翰遜航天中心阿波羅登月50週年,任務控製室後面的觀景室正在進行修復,以重現阿波羅登月時代的場景
為了紀念NASA約翰遜航天中心阿波羅登月50週年,任務控製室後面的觀景室正在進行修復,以重現阿波羅登月時代的場景

在NASA的約翰遜航天中心,為了紀念阿波羅登月50週年,任務控製室後面的觀景室已經修復為當年的樣子
在NASA的約翰遜航天中心,為了紀念阿波羅登月50週年,任務控製室後面的觀景室已經修復為當年的樣子

  已經退役的飛行主管吉恩•克蘭茲(Gene Kranz)非常認可這些場景的複原。他是一個非常認真和嚴肅的人,不能接受任何失敗和疏忽,此刻,他坐在曾經引導過阿波羅11號、阿波羅13號和其他許多宇航員任務的控製台前,指出他身後應該還有一個電話,他還表示,過去的通風口都是黑的,並不像現在這麼幹淨。

吉恩·克蘭茲是NASA的航空工程師,也是一位戰鬥機飛行員,他在阿波羅計劃中擔任飛行主管。
吉恩·克蘭茲是NASA的航空工程師,也是一位戰鬥機飛行員,他在阿波羅計劃中擔任飛行主管。

阿波羅計劃時的克蘭茲
阿波羅計劃時的克蘭茲

  撇開這些細節不談,克蘭茲可以閉上眼睛,然後再睜開眼睛,讓自己回到1969年7月20日,回到尼爾·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和巴茲·奧爾德林(Buzz Aldrin)登月的那一天。“當時我坐在這裏,坐在控製台的椅子上……我聽到這幾句話:‘休斯頓,這裏是靜海基地。鷹已降落。’”克蘭茲說。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正是駕駛鷹號著陸艙登陸月球表面。

  控製室里所有的座位都是空的,這讓克蘭茲想起飛行指令員換班時的情景。他說:“很高興看到這一切再次變得鮮活起來。”

  在華盛頓附近的尚蒂伊,阿波羅11號登月任務指揮官尼爾·阿姆斯特朗的手套出現在航空航天博物館的保護實驗室里。2019年7月20日將是人類首次登上月球50週年,阿姆斯特朗的名言“這是一個人的一小步,卻是人類的一大步”一直被世人銘記。
  在華盛頓附近的尚蒂伊,阿波羅11號登月任務指揮官尼爾·阿姆斯特朗的手套出現在航空航天博物館的保護實驗室里。2019年7月20日將是人類首次登上月球50週年,阿姆斯特朗的名言“這是一個人的一小步,卻是人類的一大步”一直被世人銘記。

  7月20日是人類第一次踏足另一個星球50週年的紀念日。為了紀念這個重要的日子,NASA耗費數百萬美元的捐款,對休斯頓約翰遜航天中心的阿波羅計劃控製室進行了數年的精心改造。近日,複原之後的控製室開始向公眾開放。

  黃褐色的地毯、灰綠色的牆紙、白色天花板、編織坐墊、琥珀色玻璃菸灰缸和復古咖啡杯,一切看上去或聞起來都非常棒,讓人有恍如隔世的感覺。NASA的修復項目經理吉姆·桑頓表示,他們的目標是重現1969年7月的場景和質感。“這個地方被指定為歷史地標,”他說,“這麼做的意義並不在於建築本身,而是在於建築內部發生的驚人壯舉。”

登月艙駕駛員奧爾德林的“史努比帽”
登月艙駕駛員奧爾德林的“史努比帽”

奧爾德林的一袋食物。這袋食物(豬肉、馬鈴薯和扇貝)和他的“史努比帽”都保存在美國航空航天博物館的保護實驗室里
奧爾德林的一袋食物。這袋食物(豬肉、馬鈴薯和扇貝)和他的“史努比帽”都保存在美國航空航天博物館的保護實驗室里

  約翰遜航天中心的歷史保護官員桑德拉·泰特利(Sandra Tetley)對複原的準確性要求很高。她的任務始於2013年,當時這個房間已經無人問津。控製室最後一次用於航天飛機飛行是在20世紀90年代,後來被廢棄並向遊客開放。

  修復工作在2017年取得進展。控製室向遊客關閉,開始施工,整個項目籌集了500多萬美元,其中大部分是捐款,位於街對面的韋伯斯特市就投入了350萬美元。

  泰特利和她的團隊尋訪了如今已經七八十歲的飛行控製人員和主管,他們翻遍了舊照片,請來了油漆、牆紙、地毯、電力和室內裝潢方面的專家,最終找到了當時所用的地毯、牆紙和吊頂板。

助推器系統工程師的控製台位於第一排的第一個位置。控製台第一排被稱為“戰壕”,在工人們繼續修復阿波羅任務控製室的時候,從這裏可以看到顯示屏和投影屏幕。
助推器系統工程師的控製台位於第一排的第一個位置。控製台第一排被稱為“戰壕”,在工人們繼續修復阿波羅任務控製室的時候,從這裏可以看到顯示屏和投影屏幕。

牆上的屏幕顯示了月球地圖和模擬的指令艙位置,用紅色表示
牆上的屏幕顯示了月球地圖和模擬的指令艙位置,用紅色表示

  出於對真實性的考慮,他們在eBay和古董店搜尋菸灰缸和杯子,並利用3D激光打印技術,在可以俯瞰控製室的玻璃遊客區里重現了座椅靠背菸灰缸的蓋子,他們還收集了大量的舊活頁夾。

  坐墊是手工編織的,天花板吊頂也是手工加蓋的,地毯是定製的特殊簇絨加上額外的紗線,然後切成71釐米見方的正方形。修復團隊希望地毯能給人一種舒適的感覺,並選擇了一種能反映多年來因為尼古丁而褪色的色調,克蘭茲終於找到了他之前沒發現的旋轉撥號牆上電話。

  “我會爭取一切,”泰特利說,“但我們想讓一切東西都完全符合歷史。”他們將綠色的控製台裝上卡車,運往堪薩斯州哈欽森的太空博物館,進行為期數月的修復。控製台里挖出了菸頭、口香糖包裝紙和各種紙張。

儀器和通信官在控製台上的位置,位於第三排第11位,可以看到旋鈕和其他控製裝置
儀器和通信官在控製台上的位置,位於第三排第11位,可以看到旋鈕和其他控製裝置

在助推器系統工程師的控製台上,屏幕顯示的時模擬遙測數據。這是第一排的第一個位置,稱為“戰壕”
在助推器系統工程師的控製台上,屏幕顯示的時模擬遙測數據。這是第一排的第一個位置,稱為“戰壕”

  安裝了現代LED燈和平板屏幕之後,控製台充滿了圖像和閃爍的按鈕,前面的大屏幕將顯示阿波羅11號任務的關鍵鏡頭,基本上是在用科技使一切看起來很舊,led燈也取代了原先人們頭上的螢光燈,因為螢光燈已經使牆上的任務勳章褪色了。

  由於國際空間站的任務控製中心就在樓下全天候運轉,未來的探月計劃也在進行中,所以建造一座博物館充滿了挑戰,但是,艱苦的工作得到了回報。一些阿波羅計劃的飛行控製人員看到複原後的控製室非常感動,禁不住淚流滿面。

  “那個時候我們知道,我們做對了,”泰特利說。

在這張1969年7月24日的照片中,飛行控製人員在休斯頓載人航天中心任務控製中心的任務操作控製室里,慶祝阿波羅11號登月任務的成功完成
在這張1969年7月24日的照片中,飛行控製人員在休斯頓載人航天中心任務控製中心的任務操作控製室里,慶祝阿波羅11號登月任務的成功完成

助推器系統工程師控製台上的按鈕被點亮
助推器系統工程師控製台上的按鈕被點亮

  不過,有一件手工藝品並不屬於1969年7月。1970年,阿波羅13號的吉姆·洛弗爾(Jim Lovell)、弗雷德·海斯(Fred Haise)和傑克·斯威格特(Jack Swigert)放棄了登月計劃,隨後他們將飛船上的一面鏡子贈送給克蘭茲和控製小組的其他成員,從那以後,這面鏡子就掛在控製室飲水機上方的一塊牌匾上,用來“反照救我們回來的任務控製中心人員的形象!”這面鏡子在修復期間被移除,現在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克蘭茲現年85歲,他坐在當年的座位上,彷彿再一次看著鷹號降落。“這絕對是屬於人類偉大的一天”他說。

  阿波羅計劃的飛行控製人員每年都會開會慶祝這一天,儘管他們的人數正在減少。他們為幫助複原任務控製室感到自豪,“我們將為下一代留下自己的一部分遺產”。

  阿波羅計劃

裝載著阿波羅11號的土星5號火箭於當地時間1969年7月16日9時32分(13時32分UTC)在甘迺迪航天中心發射升空
裝載著阿波羅11號的土星5號火箭於當地時間1969年7月16日9時32分(13時32分UTC)在甘迺迪航天中心發射升空

在阿波羅11號任務期間,宇航員奧爾德林從月球登月艙中取出實驗物品。尼爾·阿姆斯特朗拍攝於1969年7月20日
在阿波羅11號任務期間,宇航員奧爾德林從月球登月艙中取出實驗物品。尼爾·阿姆斯特朗拍攝於1969年7月20日

  阿波羅計劃是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於1961年啟動的載人登月計劃。在前四次飛行中,NASA測試了阿波羅計劃的設備,其他七次飛行中有六次成功登陸月球。

  第一次載人登月任務是在1968年的聖誕節前夜,阿波羅8號繞月飛行,但沒有著陸。阿波羅9號時,宇航員花了十天時間繞地球飛行,完成了第一次載人登月艙的飛行。登月艙是阿波羅飛船的一部分,後來尼爾·阿姆斯特朗正是駕駛登月艙登上了月球。

在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離開登月艙時,阿波羅11號指揮艙飛行員邁克爾·柯林斯仍留在月球軌道上。這是他的宇航服,目前作為登月50週年的紀念展品。
在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離開登月艙時,阿波羅11號指揮艙飛行員邁克爾·柯林斯仍留在月球軌道上。這是他的宇航服,目前作為登月50週年的紀念展品。

  在1969年7月20日阿波羅11號任務中,人類第一次登上月球。任務指揮官尼爾·阿姆斯特朗和宇航員巴茲·奧爾德林乘坐登月艙降落在靜海。他們在月球表面進行了行走,而邁克爾·柯林斯留在月球軌道上。

  阿姆斯特朗成為第一個在月球上行走的人,他說:“這對一個人來說是一小步,但卻是人類的一大步。”

  1969年11月19日晚些時候,阿波羅12號在月球近月面西側的風暴洋著陸。阿波羅13號本來是第三次登月任務,但在飛行後不到56小時,服務艙的氧氣罐爆炸迫使宇航員取消登月計劃,進入水瓶座登月艙返回地球。

  阿波羅15號發射於1971年7月26日,是阿波羅太空計劃中的第九次載人登月任務,由於持續時間長,而且比以往的任務更加強調科學探索,在當時被認為是迄今為止最成功的載人航天飛行。最後一次阿波羅登月發生在1972年,當時共有12名宇航員踏足月球表面。(任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