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雪辰復出女兒無奈當北漂 多年功底方可“刷臉”
2019年07月17日10:59

黃雪辰(左)
黃雪辰(左)

  東京奧運會前,游泳大項最重要同時也是規格最高的一次“熱身”,就是當下正在南韓光州舉行的2019游泳世錦賽。在經曆結婚、產女後,復出的上海選手黃雪辰成為了花樣游泳賽場上最具話題性的人物之一。復出、孩子、減重、舊傷、東京、新規……帶著這些關鍵詞,今天就讓我們來走近聽一聽這位中國花遊標誌性人物的心聲。 本版撰稿 本報記者 章麗倩

  宿舍旁租房 女兒無奈當北漂

  去年11月,黃雪辰回到北京,開始了她與中國花樣游泳隊的再度磨合。國家體育總局訓練局花樣游泳館里的人與物,仍能讓她感到無比熟悉,不過與2016年時相比,如今她的心裡多了一份沉甸甸的牽掛。參加完里約奧運會後,黃雪辰與原海軍游泳隊游泳運動員王普東結婚、生女,現在他們的小寶貝已經快兩週歲了。

  “辣媽復出”,在聽聞黃雪辰重回泳池後,很多人都用這句話來一表欽佩。其實,真讓她自己來說的話,“不敢當,因為作為一個媽媽來說,我完全達不到‘辣’的標準。從孩子出生開始,就一直是她爸爸帶得比較多。我也想多抱抱她,實在是現實條件不允許,我手腕有老傷啊,不太敢抱。”在決定復出前,黃雪辰家的帶娃場景通常是這樣的:女兒由王普東或者長輩們帶著,大部分時候她只能在一旁打打下手,就算偶爾上手抱了,這種母女親昵的姿態也難持久。

  不過,自從下了復出決心後,這曾經的遺憾搖身一變,竟成了讓黃雪辰頗感慶幸的事。“聽說有些孩子只要看不到媽媽就會哭鬧,別說分開幾個月了,就連幾小時、幾天都是大問題。可能是孩子會特別認媽媽的懷抱和氣味吧。我的話,基本就沒這方面的苦惱,孩子離了我也能吃好睡好。我只要管住自己的思女之情就好了。”

  復出目標,劍指東京奧運會,不過從2018年11月到東京奧運會開幕的2020年7月,時間跨度達到21個月。怎樣才能在備戰的同時,也兼顧到孩子的成長呢?黃雪辰與家人一合計,就通過中介在靠近運動員宿舍的周邊居民區里租下了一套房子。

  “是從春節那時候起租的,簽了長約,我丈夫或者我媽帶著孩子來北京看我時,他們就會住在裡面。因為想著這房子要一直用到2020年嘛,所以裡面各種家電還有寶寶用品全都備齊了。這就是我們的第二個家了。”黃雪辰說,這個“家”離開運動員宿舍還挺近的,“我都是開電瓶車往返,這樣最方便,單程時間是15到20分鍾。”

  有時只住一兩個星期,有時則會待得更久,黃雪辰的女兒被家人們帶著,成了一位小小的“北漂族”。考慮到她還很年幼,所以每次城際往返,大人們都會選擇高鐵出行。漸漸地,小女生也適應這樣的生活節奏了,旅途中甚少哭鬧,是個大家眼中的乖寶寶。而隊內對黃雪辰的情況也有一定特殊照顧,在訓練調整期里,會同意她利用短暫的週末時間回上海看望家人。

  說到家人們對自己的百般遷就,黃雪辰在樂嗬嗬地表示萬分感謝之餘,已經許諾等自己在國家隊站完最後一班崗後,一定回去當個好妻子、好媽媽、好女兒、好媳婦。“他(丈夫王普東)的退役申請之前就通過了,但因為我要復出備戰的關係,總不能家裡兩個人都去忙事業嘛,他就只好把新工作的事暫時停下來,先全力照看好我們的小家。真是辛苦他了,特別感謝。”

  就在中國花樣游泳隊此番出征光州世錦賽前,黃雪辰的家人還帶著寶寶到北京陪住了一段時間。直到隊伍於7月8日從首都機場出發,他們才動身回上海。考慮到孩子還小,這次家人就沒辦簽證去南韓光州為她加油,不過,“就算他們沒來,他們也是我心裡最棒的後援團。”

  ■東京奧運規則改變

  八人上限

  挑戰升級

  東京奧運會的花樣游泳賽場,那將是一片更加考驗運動員體能儲備與穩定性的考場。因為與2016年里約奧運會相比——規則又變了!

  此前的奧運會規則是,每支隊伍可報名九名運動員,其中一人為後備隊員。雖然她很可能在參賽全程都作壁上觀,卻是以備不時之需的重要角色。而在明年的東京奧運會上,規則改弦易轍,變得更為苛刻:每支隊伍的報名運動員數上限從九人改為八人,即不再設後備名額。

  無論是對中國隊還是黃雪辰來說,這一規則的變動都增加了挑戰難度。一方面,這意味著隊員中如果有人發生意外情況,也必須得硬挺著上場,不然等同於隊伍放棄了成績。另一方面,對需要兼項集體賽和雙人賽的選手來說,她們將經受更大的體能挑戰,再也不能採用“後備隊員頂一輪集體賽”的戰術了。

  “這次光州世錦賽,我會在集體賽和雙人賽都登場,先看看情況吧。里約奧運會時,為了讓我保存體力,隊伍在集體賽中用過後備隊員,確實給我減輕了一些壓力。等到明年東京的話,如果我入選,那就咬牙堅持上唄。規則面前,一視同仁,歐美選手的體能是會強一點,那我們就去拚。”黃雪辰說道。

  老馬識途邊試邊練

  多年功底方可“刷臉”

  隊伍需要一位老隊員來穩定軍心,所以她就回來了。參加東京奧運會的機會出現了,所以她就花大力氣打算再試一次。至於最後成績如何,這件事就不在黃雪辰的執念中了。一直以來,她都是這樣一位“走一步看一步”的佛系選手。

  有人說,黃雪辰被中國花樣游泳隊請回到了隊里,是因為隊伍正逢青黃不接的危難時刻。這句話,只對了一半。從近幾屆夏季奧運會來看,這支國家隊“換血”最厲害的時候,是2012年倫敦奧運會後。黃雪辰回憶說:“那時候隊里除了孫文雁和我,其他人全都離開了,有因為年紀離開的,也有因為狀態或者傷病離開的。那次才是‘大換血’。相比起來,從里約到東京的這四年週期,其實倒還好。”

  在目前這支參加光州世錦賽的隊伍里,黃雪辰、孫文雁、咼俐、湯夢妮、梁馨枰和尹成昕都是參加過里約奧運會的選手。隊伍里有過奧運會經曆的人不算少,但問題關鍵在於——足以擔當門面、可在賽事裁判面前“刷臉”成功的老資格運動員卻異常稀缺。

  早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時,黃雪辰就以隊內最年輕隊員身份登上了奧運舞台,當時她年僅18歲。“在花樣游泳里,一名運動員想要在裁判那裡獲得足夠的認可,通常需要經曆四到五場大賽的鍛鍊,就是八到十年。雖然體育比賽要講求公平,但沒必要迴避,花樣游泳確實是個打分項目,存在一定的主觀因素。”如果能順利去到東京,黃雪辰將成為奧運會“四朝元老”,論“刷臉”功力,隊內確實無人能出其右。

  所以,回到那個佛系黃雪辰已經被提問過許多遍的問題,“你為什麼選擇復出?”答案就是“隊伍需要我,而我感覺自己也還能試一試,所以就回來了”。

  ■Q&A

  地獄式減重 見縫插針見孩子

  東體:以前你說自己是“吃不胖”的體質,那這次復出減重是不是讓你印象深刻,想把這句話收回去了?

  黃雪辰:“吃不胖”這件事已經徹底離我而去了。減重是一段煎熬,吃得更少、練得更多,肯定痛苦、難熬、讓人想放棄的,不過一旦挺過去了,感覺就好很多。現在我的體重是59公斤左右,比懷孕巔峰期輕了30公斤。和里約奧運會時比起來,其實應該是現在的形體看起來更好,體能方面也差不多恢復了。

  東體:還記得熬得最辛苦時的情況嗎?

  黃雪辰:今年冬訓是練得特別紮實的一段,也就特別辛苦。午飯能吃一點,晚飯就必須要控製住自己了。訓練量大,身體消耗得多,有一次我在泳池邊上就直接癱倒了,身體不住地抽搐。不過,做運動員也有年頭了,我心裡都是有數的。緩過來就好了,熬過去就好了。像現在,真的是挺過苦難了。

  東體:你家人在北京租了房,偶爾你也能回上海探親,外加視頻通話的便利,是不是就經常能見到孩子呢?

  黃雪辰:不管是當面還是通過視頻,見她一面還是挺不容易的。分在兩地時,我臨時有空的時候,她未必醒著,而等每天晚上弄停當了,她則是八成都睡了。我們每天晚上的“功課”也不少,要看錄像複習,另外因為我是老隊員了,身上積累下來的疲勞傷肯定比年輕時多,晚上還要花很多時間做理療,有時會忙到晚上10點或者11點。如果他們來北京住的話,見面的機會能多一點,不過也得抓緊安排在晚上六七點,因為後面還要看錄像、做理療,都是見縫插針。

  (東方體育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