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川獎、直木獎揭曉,女性作家包攬令和年代首獎
2019年07月17日23:36

原標題:芥川獎、直木獎揭曉,女性作家包攬令和年代首獎

第161屆芥川龍之介獎和直木三十五賞於今日揭曉,39歲的今村夏子憑藉《穿紫色裙子的女人》獲得芥川獎,57歲的大島真壽美的《渦——妹背山婦女庭訓魂結》則獲得直木獎。值得一提的是,這是雙獎在日本令和年代的首次頒發,兩位獲獎作品的作者均為女性。

撰文 | 新京報記者 何安安

來自日本東京方面的消息,今天日本文學振興會公佈了第161屆芥川龍之介獎(即芥川獎)和直木三十五賞(即直木獎)獲獎作品:今村夏子憑藉《穿紫色裙子的女人》(《むらさきのスカートの女》)獲得芥川獎,大島真壽美的《渦——妹背山婦女庭訓魂結》則獲得直木獎。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摘得兩個獎項的獲獎作品作者均為女性。

在此前公佈的入圍名單中,一共有11位作家的作品入圍,直木獎的6位候選人皆為女性,堪稱史無前例,而入圍本屆芥川獎的5位候選人中也只有兩位男性作家。如此看來,由兩位女性作者包攬令和年代的首次芥川獎和直木獎,早在意料之中。

今年39歲的今村夏子,是一位曾經獲得過三島由紀夫獎、太宰治獎和野間文藝新人獎的實力作家,這也是她第三次入圍芥川獎,終於捧得大獎而歸。她的獲獎作品《穿紫色裙子的女人》刊載於《小說旅人》2019年春季刊,單行本已由朝日新聞出版社於上月發行。

今村夏子

《穿紫色裙子的女人》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我家附近經常能見到一個穿紫色裙子的女人,她喜歡在常去的麵包店買上一隻夾心麵包,帶去公園最深處的長椅上坐著吃。“紫色長裙女”在我們這一帶非常出名,有許多關於她的謠言,就連孩子們也喜歡捉弄她。我對這個陌生女子無比好奇,想和她成為朋友,千方百計製造機會讓她進入我所在的保潔公司,以便我能更好地觀察她……而潛伏於日常生活中不斷觀察穿紫色裙子的女人的“我”,則是一位身著黃色開衫的女子。這似乎是關於兩位女子之間觀察與被觀察的故事,但到底誰才是真正的觀察者呢?是在故事里,身著黃色開衫的女子?還是在故事外,閱讀著這個故事的讀者?

《穿紫色裙子的女人》,今村夏子 著,朝日新聞出版社出版。

獲得直木獎的大島真壽美今年57歲,這是她第二次入圍直木獎。獲獎作品《渦——妹背山婦女庭訓魂結》是大島真壽美首次創作的曆史小說,講述了江戶時代淨琉璃劇作者近鬆半二鮮為人知的一生。淨琉璃是在日本近代中最被關注的一種音樂,它本是說唱藝術發展起來的木偶戲,作為劇作者的近鬆半二生活於1752至1783年間。作為江戶期最著名的劇作家近鬆門左衛門的私淑弟子(指沒有得到某人的親身教授,而又敬仰他的學問並尊之為師、受其影響的,稱之為私淑),近鬆半二寫成了淨琉璃劇《天竺徳兵衛郷鏡》、《奧州安達原》、《妹背山婦女庭訓》等一系列作品。

大島真壽美

在《渦——妹背山婦女庭訓魂結》一書中,大島真壽美還原了日本傳統藝術人形淨瑠璃大家近鬆半二的傳奇一生,在江戶時代的大阪道頓堀,天姿聰穎的近鬆半二被酷愛淨瑠璃的父親帶入了戲棚,從此與淨瑠璃結緣。近鬆半二自父親手中接過了近鬆門左衛門流傳下來的硯台,由此開啟創作之路。正如他所言:“墨汁自筆尖滴落,最終,我也化作了文字……”

《渦——妹背山婦女庭訓魂結》,大島真壽美 著。

芥川獎和直木獎創立於1935年(昭和十年),由文藝春秋的創辦人菊池寬提議設立,分別為了紀念日本大正時代的文豪芥川龍之介,和菊池寬的友人直木三十五,兩個獎項都是每年頒發兩次,目前的主辦單位已更改為日本文學振興會。其中,芥川獎是純文學獎的代表獎項,而直木獎則是大眾文學的代表獎項;芥川獎以鼓勵新人作家為宗旨,直木獎則是給予已出書的大眾文學作家一項榮譽的肯定,日本著名作家司馬遼太郎、宮部美幸、京極夏彥都曾獲得過這一獎項。與芥川獎齊名的新人獎還有三島由紀夫獎(即三島獎),二者相比,三島獎更重視發掘新銳作家,而芥川獎更加更類似於文學青年的進身之階——芥川獎的獲獎者可以依靠這個頭銜獲得優渥的稿酬和大量約稿。

目前而言,芥川獎和直木獎的終評審查會,都會在新喜樂高級餐廳揭曉,芥川獎審查會在該店一樓舉辦,直木獎審查會在該店二樓舉辦。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也是日本進入令和年代以後,芥川獎和直木獎首次頒發,今村夏子和大島真壽美也因此成為這兩個獎項在令和年代的首獎獲得者。

作者:何安安 編輯:餘雅琴

校對:翟永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