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興國際機場這塊“大蛋糕”,外航想要怎麼“吃”?
2019年07月17日15:22

原標題:大興國際機場這塊“大蛋糕”,外航想要怎麼“吃”?

新京報訊(記者 王勝男)距北京大興國際機場(簡稱“大興機場”)啟用還不到三個月,外航的態度還未完全明了。今年6月底至7月中旬,芬蘭航空、波蘭航空和英國航空先後宣佈了在大興機場的運行計劃,基於時刻、航空聯盟、轉場成本等因素,外航面對大興機場這塊“大蛋糕”該如何抉擇?

定位國際樞紐,大興機場成外航眼中“大蛋糕”

7月10日,英國航空宣佈所有往返希思羅機場與北京之間的直飛航班,將於2019年10月27日起轉場至大興機場,英國航空是目前第一家確定將所有業務轉移至大興機場的國際航空公司。

按照民航局發佈的《北京大興國際機場轉場投運及“一市兩場”航班時刻資源配置方案》,外國航空公司、港澳台地區航空公司可自行選擇運行機場,包括可以兩場運行。

與英國航空不同,芬蘭航空與波蘭航空選擇同時在兩場運行。7月11日,波蘭航空宣佈,在現有首都國際機場至華沙航線每週三班的基礎上,10月28日將開通北京大興至華沙航班,每週四班。新增後,北京-華沙航班增至每天一班。6月26日,芬蘭航空宣佈今年11月3日起,將開通往返大興機場的航班,每週運營三班。在首都國際機場日運營航班的基礎上,芬蘭航空直飛北京航班量增至每週十班次。

功能方面,大興機場定位為大型國際航空樞紐、亞太地區重要復合樞紐,規劃在2021年和2025年分別實現旅客吞吐量4500萬人次和7200萬人次,遠期可滿足旅客吞吐量超過1億人次。

億級吞吐量目標的增量市場,對於外航來說極具吸引力。民航專家綦琦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大興機場的戰略價值將在旅客量逐漸增加和時刻放量後顯現,而且大興機場定位國際樞紐,對外航來說無疑也是塊“大蛋糕”。

聯盟與代碼共享夥伴影響外航選擇

民航專家林智傑告訴新京報記者:“外航選擇留在首都機場還是去往大興國際機場,會考慮聯盟夥伴或者代碼共享夥伴在哪裡。”比如寰宇一家成員英國航空選擇將全部業務轉至大興機場,就與南航不無關係。目前,南航轉場大興機場,是大興機場最大的基地航司,時刻占比達40%,而英國航空與南航於今年1月進一步擴大了代碼共享合作,並實施常旅客合作項目。綦琦表示,隨著南航國內航線網絡在大興機場的建立,外航也將分享增量“蛋糕”。

林智傑稱,英國航空與南航有深度的代碼共享協議,也就更傾向於跟隨南航,“另外比如達美航空、法荷航都是東航的密切聯盟夥伴,那麼他們就更可能與東航‘共進退’,也只有這樣才能幫他們把洲際航班的旅客送往全國各地。”

同時,綦琦對新京報記者指出,南航退出天合聯盟後,是否加入寰宇一家備受期待。如果未來寰宇一家成員美國航空也宣佈將國際航線轉場至大興機場,南航加入寰宇一家的可能性將進一步增強。屆時,廣大中國消費者直飛北美和歐洲會有更多航班選擇。

優質增量時刻吸引外航入駐,仍需考慮交通便捷度

今年4月,國航、東航都可以在首都機場和大興機場同時運營的消息,反轉了此前民航局關於“國內航司不得兩場同時運營”的表態。東航在保留京滬航線留守首都機場的同時,在大興機場的航班時刻占有比例從40%減少至30%,而原本計劃留守首都機場的國航獲批進駐大興機場,並獲得10%的時刻量。

對於外航來說,優質的時刻資源增量同樣也是入駐大興機場的重要因素。

林智傑告訴記者,“哪裡有增量”也是影響外航選擇的關鍵因素,此前外航無法增量首都機場的主要原因是拿不到時刻,如果大興機場有增量時刻,外航就會考慮入駐。比如芬蘭航空在大興機場有增量,所以可以新開航班,“波蘭航空由於沒有聯盟夥伴,在哪都一樣,就可能會考慮把現有航班留在首都機場,新航班增量在大興機場。”

綦琦也指出,外航入駐大興機場,佔據的時刻資源也比較優質,獲得的支持較大。

但與此同時,也有業內人士指出,外航同樣也要考慮到大興機場當前弱於首都機場的交通便捷度,大興機場周邊的酒店、餐飲等基礎設施尚未完善。大興機場的區位優勢顯現,還需要時間和過程。

新京報記者 王勝男 圖片 視覺中國 編輯 李錚 校對 盧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