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馬爾、博格巴轉會為何懸念叢生?這是足壇的“高薪之禍”
2019年07月17日16:35

原標題:內馬爾、博格巴轉會為何懸念叢生?這是足壇的“高薪之禍”

內馬爾已經提出離隊申請,但大巴黎高層卻表態,不惜讓他在看台坐到合同結束。

一個期待中應該雷電共作、星開碧落的轉會夏窗,長時間都處於雷聲大雨點小的狀態。

廣被期待的眾多轉會遲遲不能發生,一個重要原因,是這些大牌球星的薪資,在過去幾年被抬升到了一個過高高度。

由於薪資過高、合同時間也較長,所以球員沒有轉會離隊的動力,而和明星球員斡旋過程中,俱樂部掌控的權力,越來越有限。

這就形成了2019夏窗前半段,只有阿紮爾由切爾西前往皇馬、格里茲曼的馬競違約金條款被巴薩強行啟動,以及德里赫特加盟尤文圖斯這幾單大轉會。

“喝水哥”德林柯沃特已經徹底淪為後備。

薪資過高,讓許多豪門俱樂部里,隱藏著一些“殭屍”球員。像切爾西的德林柯沃特,“喝水哥”3年前還是萊斯特城傳奇奪冠球隊的中場大將,過去這一年,卻悄無聲息。

2018年1月,他以3500萬英鎊轉會費加盟切爾西,週薪超過10萬英鎊,哪怕加盟後,他聯賽上場次數隻有12次、2018-2019賽季只有社區盾杯的出場,他仍然能悠然喝水……這種高薪合同,毀人也毀俱樂部。

德林柯沃特還不夠大牌,貝爾則是任何人都無法忽略的存在。

齊達內根本不欣賞他,皇馬欲除之後快,甚至有俱樂部授意馬德里媒體攻擊貝爾之說。但貝爾至少35萬英鎊的週薪,本就是俱樂部和他簽訂的,合同時間還很長。這種薪資,將球員和俱樂部都鎖住。

齊達內和貝爾已經形同陌路。

貝爾的經紀人巴內特,當然不願意球員降薪走人,可就這麼呆著,人財兩廢。更糟糕的是,哪怕有俱樂部對貝爾感興趣,也絕對受不了這超長高薪合同。

在另一邊,土耳其費內巴切俱樂部主動闢謠,說他們沒有打過厄齊爾主意,原因也是厄齊爾在2018年和阿森納續簽的35萬英鎊週薪合同,費內巴切哪怕租借其人都承受不了。

阿森納為了留厄齊爾,給出超常高薪,結果放走拉姆塞,這筆帳已經沒法算。

轉會流言最集中的兩個個體,內馬爾和博格巴,同樣受困高薪。

內馬爾在巴黎的薪資,有法國媒體報導說答曰77.5萬英鎊一週,這簡直足夠支付一支球隊整體薪資了。

博格巴的下家也懸而未決。

博格巴想找“新挑戰”,而他的薪資已經高達29萬英鎊。這樣的工資標準,27歲和26歲的年齡,轉會之後只會期待繼續漲薪。

但諷刺的是,博格巴對曼聯的諸多不滿,就包括他還不是曼聯的頂薪——桑切斯基本週薪35萬英鎊!

目前來看,內馬爾轉會可能涉及到的“添頭”,會是他的巴西國腳同伴庫蒂尼奧。此人在巴薩週薪,24萬英鎊……另一個老“添頭”伊瓜因,和尤文合同週薪接近30萬英鎊,所以尤文不斷想將他四處出租。

這些高薪的形成,都和俱樂部迫於當時壓力,必須盡力留住球星、或者吸引球星相關。指責俱樂部管理者短視,是很廉價的批評,設身處地想想都不容易,球迷張口就罵時,大多不會去管職業經理人的束手束腳。

如果歐洲足球也像NBA運營模式,廢除轉會費,而以球員薪資作為其能力直接參考值,並且將薪資作為轉會條件,那麼市場相對會更公平。

只是歐洲不同美國,不是一個統一職業體育大市場,歐足聯也根本不可能管理到各國各地區聯賽的運營,於是這些先天存在的文化差異、市場隔閡和社會習俗不同,製造了各種經營障礙,導致了惡性競爭中,稀缺性明星球員的高薪之禍。

職業球員都期盼高薪,人之常情。可薪資攀升到一定高度後,又成為了束縛彼此的鐐銬。

這是高薪之惑,也是人性之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