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00萬到100億,解讀明汯裘慧明的“500倍秘訣”
2019年07月16日18:45

來源:好買臻財VIP

好買說

從2000萬到100億,對一傢俬募基金而言,實現管理規模翻500倍,需要多久?明汯投資給出的時間,是四年。但在裘慧明心中,100億的規模,只是他萬里長征的第一步。

四年前的股災中,裘慧明的量化模型用超額收益戰勝系統性下行,在高散戶化、低有效性的A股市場實現了“降維打擊”。四年中,伴隨著規模的壯大,明汯投資不斷地鑽研精進量化模型,挑選和培養的人才梯隊,最終支撐起了持續的超額收益。

2019年中,明汯投資的管理規模突破了100億。而四年前的2015年,明汯投資發行第一隻產品時,規模僅有2000多萬。(數據來源:好買基金研究中心,數據截止日:2019年6月30日)

4年間,明汯投資的管理規模實現了500倍的增長。這種增長一方面是複利回報帶來的內生擴張,一方面也是實際業績吸引投資者不斷追加資金。

今年上半年,很多主動管理型基金都沒跑贏市場,而明汯投資市場中性產品年內收益幾乎追平了滬深300。同時,明汯投資旗下中證500指數增強基金也差不多將對標指數的收益增強了一倍。

如此的超額收益催生了如此的規模增速。那麼明汯投資掌門人裘慧明究竟是如何創造了這樣的超額收益,他的“500倍秘訣”又是什麼呢?

01

對A股的"降維打擊"

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取得物理學博士學位後,裘慧明即在華爾街開始做量化投資。到2006年時,裘慧明已經在美國管理著26億美元的資產。

如此算來,明汯投資如今的產品規模其實才剛剛達到13年前裘慧明在美國量化機構時的管理規模。而明汯投資近4年的快速成長,對裘慧明來說也只是一個開始。

2013年,裘慧明回國創業,並在2014年創立了明汯投資。他將應用在美股市場上的先進技術、前沿理論和成熟體系也帶回了國內,將美股市場上驗證有效的量化因子用到了A股市場。這對高散戶化、低有效性的A股市場算是一種“降維打擊”。

2015年2月,明汯發行第一隻量化股票多頭產品,到2015年5月股市高點時,這隻產品淨值已經翻倍。儘管在2015年下半年,A股經曆了兩輪股災,但該多頭產品仍然實現了正收益。

而明汯在2015年5月底發行的一隻多策略市場中性產品,雖然生於較高的市場點位,但在其後幾個月的市場大跌環境中,該中性產品仍然實現了兩位數的絕對回報。

在2015年的這輪股災中,明汯能用超額收益戰勝系統性下行,主要因為裘慧明用了兩個美股市場的量化因子:基本面因子和反轉因子。在系統性下跌中,績優股更加抗跌。快熊中,反轉信號往往會帶來一輪幅度較大的反彈。裘慧明將美股量化因子進行篩選,挑選最有效的因子構建了明汯模型的1.0版本。

最終,實盤業績證實了模型的成功,也讓更多資金開始認可裘慧明。到2015年底時,明汯的管理規模已近20億。

02

量化模型的持續進化

當然,僅僅照搬美國股市的量化策略還遠遠不夠。2015年的超額收益僅僅是個開始,接下來裘慧明必須確保超額收益的持續性和穩定性。於是,明汯的模型在2016年開始了其進化之路。

1)引入更多有效因子

明汯模型1.0版本的超額收益主要來源於日內交易策略。明汯首先改進的即是交易策略的多樣性。從5分鍾、半小時量級的日內交易策略,到多小時、多日的日間交易策略。明汯從不同時間維度挖掘有效的量價因子。

此外,除了量價因子,明汯也投入了大量精力研究基本面因子和事件因子。

基本面因子從企業財務數據中提煉,是將價值投資“量化”。基本面選股策略投資跨度更長,也能容納更多的資金。

事件因子則是捕捉市場對特定事件反應的時滯性或是無效性。比如重大消息出現後,市場沒有立刻反應,或是短期反應過度,這些都會帶來賺取超額收益的機會。事件因子與量價因子、基本面因子相關性很低。在量化模型中加入事件因子能極大的提升策略多樣性。

量化基金如何利用量價因子和事件因子賺取超額收益可參考下圖:

2)大量開展“機器學習”

如今,人工通過線性模型已經很難挖掘出更多的有效因子,美國的主流量化私募都開始用機器學習處理非線性模型。

明汯投資也在大量應用“機器學習”,特別是在日內量價因子的挖掘上。這套更優秀的數據處理方法已經發現了傳統方法的很多盲點,貢獻了諸多有效的量化因子。

先進方法的應用、更多因子的開發、模型的持續更新,多重努力之下,2015年以來,明汯實現了持續的超額收益,其市場中性產品未出現過單年虧損。在這超額收益的背後,既有裘慧明量化投研的優勢,也有其團隊經營的成功。

03

海外人才的不斷引入

伴隨明汯成長的,是裘慧明一手挑選和培養的人才梯隊。挖掘不同量化因子需要不同類型的人才。

挖掘量價因子需要極深的數理基礎,挖掘基本面因子需要豐富的財會知識,而挖掘事件因子則需要對股市邏輯有透徹理解。在這些基本技能之上,裘慧明要求每個隊員都能為團隊帶來一些“新東西”,新的視角、新的理念、新的方法等等。

明汯還與海外機構合作,直接從海外招有一流量化基金工作經驗的人才,或是名校剛剛畢業、思維活躍的博士。

把團隊做強做大,公司和管理規模自然也會隨之擴張。

2019年,明汯管理規模達100億,與發行第一隻產品時的2000萬規模相比已增長500倍。但裘慧明覺得這隻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

“國內量化基金的總體規模還太小。像美國D.E. Shaw基金的頭寸是整個市場一天的交易量。而中國就連規模做到市場交易量10%的私募都沒有,只有公募量化裡面才有接近300億的。”

未來,明汯的目標是成為中國的Two Sigma、中國的Citadel等等這類世界知名量化私募常青藤。目前來看,裘慧明在這條萬里長征路上已經越走越平、越走越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