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河補習班》即將拉開一場爭論:好的教育是揚長不是補短
2019年07月16日22:36

原標題:《銀河補習班》即將拉開一場爭論:好的教育是揚長不是補短

一場爭論在即將上映的《銀河補習班》里拉開:我們到底應該給孩子什麼樣的教育?

電影里,馬皓文對兒子馬飛說“只要腦子一直想,你就能做好地球上的任何事”、“學習要從興趣開始”、“夢想就像箭靶子”……但馬飛也受到來自媽媽和學校“打壓式”、“應試型”教育觀念的影響,“學習是為了考清華北大”、“我很笨,以後只能賣煎餅”、“第一名才有資格被掛在牆上”……147分鍾的故事里,當代家長或多或少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嗬,這話我也對孩子說過”。

7月15日,觀完首映後,全國政協常委、副秘書長,民進中央副主席,中國教育學會第八屆理事會學術委員會顧問朱永新談到:“雖然片名是補習班,但實則講述的是家庭教育。”

北京大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教授魏坤琳認為,電影折射了當代社會對於分數、名次的焦慮。

很多父母把教育的權力讓渡給學校

朱永新認為,家庭教育才是教育的起點,父母是教育最重要的力量,“但現實中我們很多父母卻把教育的權力讓渡給學校”。就像影片中,馬飛的媽媽忙於生意,把兒子送到寄宿學校,一月一回。

因為家庭教育的長期缺失與不足,在今年全國“兩會”上,家庭教育也成了高頻詞,多位代表委員建言加快家庭教育立法。

“加快家庭教育立法,是解決當前家庭教育突出問題的迫切需要。從未成年人突出問題分析看,未成年人產生的絕大多數社會問題的根源與家庭或者父母的監護密不可分。這些現象背後,反映出一些家長生而不養、養而不教、教而不當的突出問題,體現出家庭教育的缺失,對未成年人成長以及家庭、社會造成的負面影響。”全國人大代表、全國婦聯黨組成員鄧麗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表示。

朱永新則提出了具體建議:在學校教育方面,要構建家庭教育和學校教育良性互補關係。他建議在學校章程中完善家校共育的條款設計,指導學校通過家長委員會、家長代表等形式,使家長瞭解不同於學校、教師的監護責任和權利,幫助家長區分自己和學校的學生安全責任分工,為預防、緩解、消除家校矛盾做好鋪墊。

針對家長的養育焦慮,教育和有關部門可以幫助家庭緩解教育焦慮情緒。如幫助家長瞭解子女品行教育、親子關係的科學知識,瞭解家庭教育的特點、規律、方法,知曉包括家庭教育政策等在內的與其子女升學等密切相關的教育政策內容,以減輕家長教育孩子的壓力,特別是精神壓力和時間成本。

好的教育是揚長不是補短

除了家庭教育,朱永新指出,教育還有三大關鍵詞,夢想、相信和堅持。

“最好的教育就是把夢想種在孩子的心底,讓夢想開花是教育的最高境地。”他說道。但現實是,在學業競爭壓力下、父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急迫願望下,很多孩子的夢想還未來得及開花就被碾碎,正如影片里,被教導主任扔到樓下的飛機模型,摔得支離破碎。

朱永新認為,每個孩子來到世界上,都應該成為最好的自己,不要去嘲笑孩子有夢想,而要為他們的夢想喝彩,給一方發芽開花的土壤。

教育的第二個關鍵詞是相信。

“我這些年一直在倡導一些教育實驗,實驗里很重要的一個要素就是無限地相信教師和學生的潛力,教育的目的之一就是把人的潛力彰顯出來。”他強調,“好的教育是揚長的,而不是補短。”

“我們的教育最大的問題是用很高的標準,告訴你不行,然後不斷給你補短,這樣所有人都是教育的失敗者。”他提到,”好的教育是告訴每個孩子你可以成為最好的自己,按照你的夢想去飛翔。”

但在真正完成飛翔之前,朱永新強調,還要有堅持的力量。

《銀河補習班》里,馬皓文一聲怒吼,轟退前來喊罵指責的鄰居,然後一字一句說道:永遠,不認輸。這句話,最終讓馬飛成績逆襲,也救了他的命。

對知識點的無死角覆蓋或傷害對美好的期待

如今的一些教育方式和理念除了可能碾碎夢想,還有可能傷害學習的熱情。

“我不知道大家小時候有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被一門學科或者學習傷了心?導致你長大了看到這個東西就討厭。”紫牛基金創始合夥人、少年得到董事長張泉靈特地帶上孩子一起看北京的首映。在現場,她試圖讓大家回想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討厭學習的。

她舉例:“《西遊記》我們很多人都看過,很有趣,但考試如果考,三打白骨精中唐僧是在哪座山遇上白骨精的,你還會覺得有意思嗎?”

張泉靈說道,我們大量的教育為了比出你和我之間的差別,為以防萬一,不得不進行知識點的無死角覆蓋,就在做一道一道這樣的題中,我們對美好事物的期望被傷害。

學習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了一件“苦差事”?《銀河補習班》里,高老師著急地跟馬皓文說,馬飛不完成作業,不好好複習預習。而馬皓文只是拿起一個饅頭說:“饅頭翻來覆去加熱,還會好吃嗎?”

張泉靈認為,《銀河補習班》傳遞出一個很重要的信息是,教育是為了帶大家看到一個更廣闊的天地和更長遠的人生。

對於影片倡導要推行尊重孩子興趣,點燃孩子夢想的教育理念,有人指其“過於理想主義”,現實中,沒有哪個家長或學校不在乎分數和名次,並沒有馬皓文那般勇氣,在考前最後一月帶孩子看夢寐已久的展覽。

“我們的教育為什麼這麼在乎分數?這是我們的文化體系。整個東亞,我們是競爭壓力最大的地方之一。如果競爭壓力過大,我們就會把篩選人才的功能硬塞到教育體系當中去,在意分數和位次。”魏坤琳談到。

從實際出發,他認為,我們不能改變這個世界,不能改變高競爭的環境,但我們能改變自己,“我們把自己的姿態放低一點,如果上不了名校但是我們依然要過自己喜歡的生活,依然要開心”。

朱永新同樣認為,雖然是一部勵誌電影,最後馬飛成績突飛猛進,順利考上宇航員,但是如果沒有考上,孩子又該如何?

“我們要告訴孩子,失敗也沒關係,人生是一個過程,要接納自己。”他說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