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範派出所所長和他的“53億銀行流水”去向之謎
2019年07月16日20:15

  原標題:[等深線]模範派出所所長和他的“53億銀行流水”去向之謎

  中國經營報《等深線》記者 晏耀斌 寧德報導

  從一位明星派出所所長,到因巨額詐騙案而被追捕,雷洪亮的人生轉折陡然而現。被捕時,他已經是福建省寧德市福鼎邊防大隊的副大隊長。

  2017年10月16日,祖籍浙江麗水的雷洪亮到案,一起由一名基層派出所所長導演的騙局由此曝光。目前案件仍處在相關程序當中。

  《等深線》(ID:depthpaper)記者掌握的材料顯示,僅在2015年~2017年,雷洪亮控製的15個銀行賬戶流水就高達53億元,寧德檢察院指控雷洪亮以“拆東牆補西牆”的方式詐騙2.9億元資金。司法鑒定表明,案發後雷洪亮身無分文亦無財產,賬戶里的資金收支平衡。

  在這期間,雷洪亮則一邊“經商”一路陞遷、一身光環——不僅從福鼎最偏遠的邊防派出所,調任至福鼎條件最好的秦嶼邊防派出所,並升任福鼎邊防大隊副大隊長,其間連續兩年獲得了綜合工作考核個人優秀、個人三等功等嘉獎,成為一名“警界模範”。

  龐大的銀行流水,揭開的是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生意場,而這恐怕還僅是這座“冰山”的一部分。案件自2018年11月公訴至寧德中院後,至今仍在相關程序中。“到現在,法院沒有開過庭。”2019年7月11日,承辦雷洪亮案件的一位檢察官告訴《等深線》記者。

  虛構經營項目

  案發後,雷洪亮向債權人寫下的《事情經過》載明,他自2014年與何新光合作做生意,何新光負責借錢,他負責業務操作和支付高額利息。“利息都是我從外面借來的,項目一直沒有運作成。”

  公開信息顯示,何新光作為雷洪亮的領導,曾擔任寧德邊防支隊副支隊長,2016年轉業至寧德人大供職。不過,何新光既不接電話,也未回覆記者的短信。

  起訴書顯示,2015年1月到2017年12月期間,雷洪亮在擔任福鼎市秦嶼邊防派出所所長期間,違規經商,簽下巨額債務,為償還個人債務,隱瞞已嚴重資不抵債的情況,虛構經營海鮮生意、合作投資寧德核電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寧德核電”)廢舊物資回收等業務需要資金周轉等事由,以支付高額投資利潤、許諾高息等方式向他人借款,騙取被害人陳楷、陳劍野、陳以玲等人2.9億元,並將錢款用於支付高額利潤及支付本息。

  這2.9億元是雷洪亮以高息從17個人手中吸納的最後一批資金,流向在雷洪亮的短信中找到了答案。相關資料顯示,1981年出生的雷洪亮,2011年起擔任福鼎市白露邊防派出所副所長、所長,2015年7月調任福鼎市秦嶼邊防派出所所長,2017年7月升任福鼎市邊防大隊副大隊長。

  邊防派出所,全稱為公安邊防派出所,隸屬公安部邊防管理局,接受武警系統和轄區公安局雙重領導。2018年3月,中共中央機構改革,公安邊防部隊全部退出現役,成建製劃歸地方公安機關。

  作為明星所長,雷洪亮在白露邊防派出所、秦嶼邊防派出所任職期間,媒體對他多有報導。作為福建轄區的三類派出所,白露邊防派出所是福建省10個重點幫扶邊防派出所中的一個,2015年雷洪亮從白露邊防派出所調任寧德地區條件最好的秦嶼邊防派出所。

  2015年和2016年,雷洪亮連續獲得年度綜合工作考核個人優秀獎,秦嶼邊防派出所連續獲得福鼎市公安工作綜合考試優勝單位。

  然而,起訴書顯示,雷洪亮涉嫌合同詐騙罪被福鼎市公安局偵查終結,於2018年3月29日被移送福鼎市檢察院審查起訴。福鼎市檢察院曾先後兩次退回補充偵查,並三次延長審查起訴期限。2018年11月23日,寧德市檢察院發起公訴,截至目前案件仍未進入公開審理。

  邊經商邊提拔

  受害者劉民和雷洪亮相識於2013年,當時,劉民在福鼎市邊防司令部機關工作,雷洪亮任白露邊防派出所副所長。“知道雷洪亮的大名,系統內都知道他在做生意。”劉民接受《等深線》記者採訪時表示。

  公開資料顯示,當年4月,福建公安邊防總隊寧德支隊有關領導將常委班子會議放在基層派出所開會。這一年,被確定為福建邊防基層基礎建設年,白露派出所是10個重點幫扶邊防派出所中的一個。

  作為駐點幹部,劉民與雷洪亮第一次面對面接觸。駐點結束後不久,雷洪亮向劉民提出:“做海鮮生意需要周轉20萬元資金。”劉民慷慨應允,一週後雷洪亮只歸還了18萬元。劉民當時並沒有在意,後來在雷洪亮的各種說法下,劉民相繼從親友那裡借給雷洪亮105萬元。

  其間,劉民因哥哥結婚要買房多次追要,雷洪亮曾返還過29萬元,雙方關係一度惡化。劉民回憶,2015年5月,雷洪亮對外透露,他可能調往臨近的秦嶼邊防派出所當所長。“這個派出所轄區內有寧德核電等眾多公司,是公安部一級派出所,也是寧德地區條件最好的邊防派出所。”劉民告訴《等深線》記者,能去這個派出所是需要“實力”的。

  秦嶼邊防派出所地處福建寧德旅遊重鎮太姥山鎮,轄區內有容納5000餘人的核電站和聚集37家企業的文渡工業園區。有新聞曾報導,秦嶼邊防派出所管防任務繁重,警力即使全部壓向一線,依舊捉襟見肘,分身乏術。

  劉民將信將疑。2015年7月,雷洪亮從白露派出所調任秦嶼邊防派出所並擔任所長一職。劉民徹底打消對雷洪亮“實力”的懷疑,在其慫恿下,陸續又從親友那裡借給了雷洪亮200多萬元。

  擔任秦嶼邊防派出所所長後,雷洪亮開始對外宣稱從事核電廢舊物資等業務,由於寧德核電正處於轄區內,雷洪亮的生意得到了包括劉民、劉海超在內的信任,但借款總是無法歸還。

  2017年3月,雷洪亮利用職務之便非法經商問題被人舉報。5月,有關部門經過調查後得出的結論則是舉報不實,同年7月,雷洪亮升任福鼎市邊防大隊副大隊長。“你們不用擔心,項目都還在,錢不會虧,”提拔後,雷洪亮公開對劉民等人表示。

  起訴書指控,2017年7月下旬,雷洪亮以“拆東牆補西牆”的方式,騙取他人錢款造成巨額虧空,在陳劍野等人追討下,以高額利潤為誘餌,以合作寧德核電工程的方式繼續騙取沈小榮等人680萬元。

  騙局路徑解密

  2017年7月前後,受害者陳劍野和其弟弟等人累積借給雷洪亮1億元多,這些錢都是他們多年做生意積累下來的。陳劍野告訴《等深線》記者,他是通過陳嚇和認識雷洪亮的,陳嚇和的姐夫是何新光,何新光曾擔任寧德邊防支隊副支隊長,2016年轉業至寧德人大供職。

  通過陳嚇和,雷洪亮認識的還有受害者陳以玲等人,他們自2016年下半年開始先後借給雷洪亮7000多萬元。“陳嚇和說他姐夫(何新光)做海鮮和核電廢舊物資等生意,約定月息5%。”陳以玲介紹當時的情況。

  據相關人士介紹,在雷洪亮案件爆發後,陳嚇和就處於無法聯繫狀態。《等深線》記者多次致電陳嚇和,其電話總是無人接聽。

  在第一筆錢通過陳嚇和打給雷洪亮後,雷洪亮就直接聯繫陳以玲。雷洪亮告訴陳以玲:“何新光有1億多元要退出,生意還得繼續。”陳以玲等人的7000多萬元陸續進入雷洪亮指定的賬戶。

  到了2017年5月,陳以玲等的本金和利息卻沒有能夠及時返回。相關人士回憶,雷洪亮當時表示,廣東有6個核電項目總投資6億多元,錢很快就能回來。陳以玲等人提出要看賬本,在債權人逼迫下,2017年8月26日晚上9點許,雷洪亮等人上演了一起連環騙局。

  記者掌握的有關材料和情況顯示,為了打消債權人的顧慮,雷洪亮帶著陳以玲等人前往寧德核電實地查看廢舊電纜。在門口,一輛滿載著廢舊電纜的貨車從電廠駛出,貨車司機向陳以玲出示了過磅單,並告訴他們核電廠還有數千噸廢舊電纜沒有拉出來。

  9月7日,雷洪亮又帶著陳以玲等人來到寧德核電商務樓合同部,辦公室一名工作人員拿著一張打印好並蓋有寧德核電公章的收據交給陳以玲等人,以證實寧德核電拖欠雷洪亮1.16億元貨款。“他是要讓我們認為前期投資資金安全。”陳以玲表示。

  9月13日,雷洪亮又帶著陳以玲等人去福鼎市建設銀行邊貿支行,打印他打給寧德核電的銀行流水,以證實和寧德核電之間交易的真實性。陳以玲等人被告知,銀行流水太大,需要到後台打印。隨後,銀行工作人員在後台“幫助”打印出了銀行流水單。

  眾人深信不疑,但一切均是假象。2017年11月初的某一天,雷洪亮再次拿著寧德核電廢舊電纜過磅單,交給陳嚇和,讓他相信生意還在正常運行。殊不知,陳嚇和在前一天晚上一直守在寧德核電門口,整整一夜沒有看到有貨車從裡面出來。

  記者瞭解到,當時陳嚇和恰恰認識在過磅單上籤名的司機,在電話裡司機否認前一晚上有拉貨的行為,陳嚇和知道雷洪亮在做局騙人。

  合謀做局暴露

  就在一個月前,雷洪亮的騙局已被另外一撥人識破。

  劉民回憶,2017年10月3日,雷洪亮找到劉民和另外一個派出所所長劉海超,希望他們擔保,向陳暉的屬下借款480萬元,且陳暉也同意一起擔保。“雷洪亮借款的理由是要去北京跑項目,項目已經做了很久。”

  越陷越深的劉民還是滿懷期待雷洪亮能夠早日把生意做成,能夠拿回自己投入的本金。

  於是,劉民陪同雷洪亮在寧德市霞浦縣建設銀行取了23萬元,湊足50萬元,作為砍頭息支付給陳暉的下屬。

  記者掌握的材料和情況表明,在寧德市霞浦縣豪庭商務酒店,協議約定雷洪亮一個月內分三筆還清借款,月息11%,劉民等人在擔保上籤下字,在陳暉準備簽字時,雷洪亮以“領導幹部不可以擔保”為由不讓陳暉在擔保協議上籤字。

  相關人士回憶,隨後,陳暉的屬下開始轉賬。劉民介紹並經過記者證實,陳暉原為福鼎邊防大隊大隊長,是雷洪亮的直接領導,2017年轉業至寧德一事業單位。到了約定時間,陳暉的屬下找劉民、劉海超等人討債,劉民、劉海超等人作為擔保人開始逼迫雷洪亮還錢。

  雙方僵持之下,雷洪亮被迫讓劉民等人看了480萬元的銀行流水,發現480萬元借款中有240萬元當場打到陳暉的私人駕駛員林某的個人賬戶,劉民、劉海超等人認為他們被人做了局。“銀行U盾和密碼都在陳暉手裡。”雷洪亮在被抓前與劉民的一次談話中交代。

  陳暉接受《等深線》記者採訪時否認了當時在借款現場,他以“案件在法院,自己不清楚”拒絕了記者進一步的採訪。

  一通電話聯絡後,十幾位和劉民有相同遭遇的人聚集到福鼎,初步統計他們借給雷洪亮的資金高達2.9億元,後來這些資金構成了寧德檢察院指控雷洪亮詐騙的總數。

  2017年12月5日,雷洪亮向這些人寫下了《事情經過》,介紹了他自2014年開始與何新光合作做生意,何新光負責借錢,他負責業務操作和支付高額利息。“利息都是我從外面借來的,項目一直沒有運作成。”

  與此同時,雷洪亮遺落的號碼為152XXXX0798的手機被討債人打開。手機中的短信顯示,在寧德核電拉貨的行為是提前演練好的,過磅單和寧德核電的收據是偽造的,銀行流水單也是雷洪亮與福鼎市建設銀行邊貿支行行長喻仁標、福鼎市春豐貿易有限公司法人林井玲等人提前偽造的。

  在債權人步步追債下,雷洪亮再次用假的過磅單矇騙陳嚇和時被發現,他知道無法繼續維持騙局就在電話中直接告訴陳嚇和,過磅單都是假的。

  資金流向成謎

  案發後,有關部門對雷洪亮控製的15個銀行賬戶進行了司法鑒定。《司法鑒定書》顯示,在2015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銀行賬戶共收到資金530531萬元,支出530515萬元,資金淨收入為15.82萬元,其中報案人轉入雷洪亮等人賬戶的資金淨收入為2.3743億元。

  由於雷洪亮涉嫌詐騙的時間較長,陳劍野等受害者建議對雷洪亮的資金流水審計遷移至2013年1月。“據我所知,雷洪亮資金鏈斷裂從2013年開始,他從這個時間點的借款都被他的保護傘拿走了。”劉民向記者表示。

  公訴書指控,在2015年1月到2017年案發,雷洪亮以“拆東牆補西牆”的方式,繼續騙取他人錢款近2.9億元。《司法鑒定書》中載明賬戶中僅剩下15.82萬元收支基本平衡,那麼最後一撥受害者的資金進入了誰的腰包,目前未有明確說法。

  在檢察院起訴書中,40餘名受害人中,與寧德、福鼎邊防系統有關的為13人。記者掌握的有關材料和情況表明,在31名證人當中,與寧德、福鼎邊防系統有關的高達17人,其中包括何新光,相關在職領導的司機、家人。

  這些“領導”與雷洪亮之間是怎樣的關係,目前未有明確的結論。負責該案的承辦法官告訴《等深線》記者:“因為檢察院申請補充偵查,目前案件還在審理過程中,具體何時開庭還未確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