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士離開的第一年,騎士的狀況又是如何?
2019年07月15日07:31

  距離占士離開克利夫蘭,已經過去一年了。

  毫無疑問,這一年對於騎士來說是艱難的,他們經歷了從天堂到地獄般的落差——前四個賽季,騎士每一年都打進了總決賽,並且成功拿到了隊史第一座總冠軍。然而占士離開的第一年,騎士總共只贏了19場比賽,這樣的戰績別說是總決賽,就連季後賽都是癡人說夢。

  具體來說有多差呢?騎士以6連敗開局,以10連敗收尾,中間還有過1次12連敗。整個賽季下來,他們的進攻效率排在聯盟倒數第六,防守效率則是聯盟倒數第一,戰績只能排在東岸倒數第二,聯盟倒數第三——不用懷疑,這就是一支典型的魚腩球隊。

  有意思的是,回到一年前,占士剛剛離開時,不少球迷還期待著騎士能夠繼續打進季後賽。當時來看,這並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畢竟他們的內線還是不錯的,可惜一整個賽季,路夫只打了22場比賽,特雷斯坦湯臣也只打了43場比賽,騎士的目標最終變成了重建和培養新人,塞克斯頓和奧斯曼成為了這支球隊的主角。

  我們先從路夫說起,在占士離開之後,騎士“迫不及待”地和路夫達成一份4年1.2億美元的提前續約。從情懷的角度上來看,路夫連續四年幫助球隊打進了總決賽,他值得騎士為其付出,但從能力的角度上來看,顯然這不會是一個正確的決定,尤其是考慮到季後賽路夫場均只能拿到14.9分10.2籃板,命中率39.2%,三分命中率34.0%,並且還是個防守大漏勺的情況下。

  最終的結果也能證明這一點,原本路夫續約也被認為是騎士“想要保有競爭力”的一個象徵,結果因為傷病,路夫缺席了足足60場比賽,在出戰的比賽里,他的效率依然糟糕,場均只能拿到17.0分,投籃命中率僅為38.5%——路夫的狀態下滑在過去兩年尤其明顯,他的合同還需要維持到2023年,這對於想要重建的騎士來說,絕不是一個好消息。

  再來是塞克斯頓,占士還在的時候,騎士曾經將網隊的首輪簽當作一個寶,結果這個首輪並沒有成為狀元,只在第八順位選中了塞克斯頓。

  不得不說,塞克斯頓確實是一個有自信的年輕人,他在被選中之後就喊話占士“讓我們一起重返總決賽”,而後又選擇了艾榮穿過的2號球衣。可惜光有自信真是不夠的,塞克斯頓一整個賽季可謂相當慘淡,儘管場均能夠拿到16.7分,但是塞克斯頓作為控衛,每送出3.0個助攻就有2.3個失誤,他的真實命中率僅為52.0%,在真實正負值上,塞克斯頓的RPM是-5.37,排在全部100名控衛的倒數第一。

  一般來說,新秀們的RPM不高也是正常,但是像塞克斯頓這樣的確實有些低了。比較讓人欣慰的是,在全明星之後塞克斯頓的狀態有所回暖,他場均可以拿到20.8分,投籃命中率和三分命中率分別是47.7%和41.3%,期間還有過連續8場比賽得分超過20+的表現。也是憑藉著賽季末的精彩輸出,塞克斯頓最終入選了最佳新秀陣容二陣。

  比起塞克斯頓,大概奧斯曼更加讓人驚喜。作為一個二年級生,奧斯曼場均可以拿到13.0分4.7籃板2.6助攻,他在占士離開之後成為了球隊的正選,並且展現了一定的組織能力,缺點是對抗太差,進攻手段也比較局限。不過以一名二輪秀來說,奧斯曼的成長已經超出了不少球迷的預期,不出意外的話,他和塞克斯頓都會在騎士的未來之中。

  其他球員當中,湯臣即將步入合同年,過去一年他第一次拿到了雙雙數據,並且按照他的話說,“承擔起更多的領袖任務”;小蘭斯會是一個不錯的內線,他在去年同樣和騎士完成了四年4500萬的續約,這份合同逐年遞減,性價比相當不錯;奇勒臣作為第六人而言也有著不錯的實力,下賽季他也將步入合同年;佐治希爾則在賽季中期被送到了公鹿,這筆交易帶來了迪拉維杜華維多瓦和兩個次輪。

  至於JR史密夫,自打去年總決賽的那個失誤以後,JR就再也沒有回過神,他只打了11場比賽就被球隊雪藏,期間還申請了交易,可惜騎士並沒有找到下家。下賽季JR史密夫的合同只有430萬受保障,騎士若是沒辦法將他送走,大概率會將他裁掉。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戰績排在了聯盟倒數第三,按照規則,騎士和紐約人、太陽一樣擁有最高的狀元簽概率,結果,別說是狀元,騎士連前三都沒有抽到,他們僅僅獲得了第五順位——比占士所在的湖人還要低一個順位。最終騎士用這個選秀權選擇了範德堡大學的大一控衛達里厄斯加蘭,後者大一總共只打了5場NCAA比賽,場均可以拿到16.2分2.6助攻,並且因為半月板手術缺席了接下來的比賽。

  且不說加蘭受過傷,騎士再一次選擇了控衛也是讓人不解,儘管塞克斯頓再次放話了他和加蘭可以共存,成為列拿特和CJ麥克勒姆那樣的存在,但是想成為拓荒者雙槍談何容易——騎士本可以選擇德克薩斯理工大學的得分後衛卡爾弗,木狼甚至想要打包一個未來的次輪與騎士交易,結果騎士愣是做出了一個讓人不那麼滿意的選擇。你可以理解成騎管另有打算,但是別忘了,這支球隊曾經選過本尼特。

  下賽季的騎士,依然會處於黑暗之中。

  目前來看,騎士的薪資已經達到了1.34億美元,這也就意味著他們可能要再一次一邊交著奢侈稅一邊擺爛。好消息是,湯臣、JR史密夫、禮特、奇勒臣、漢森等人的合同都將是明年到期,但是壞消息卻是,即便是有了薪資空間,又有誰會願意來到克利夫蘭呢?屬於小球市球隊的出路幾乎只有兩個,一個是選秀,另一個則是交易,騎士擁有的籌碼都非常一般,至於選秀,卻又不讓人省心。

  只能說,退潮了才知道誰在裸泳,占士的離開讓騎士直接從爭冠到了魚腩。有意思的是,占士本身大概就是騎士的輝煌史,在他到來之前,騎士總共只贏過4次系列賽,最為出名的除了里奇菲爾德的奇蹟外,大概就是佐敦“The Shot”的絕殺背景板——這支球隊到處都有著占士的影子,具體來說大概便是,每一次總決賽都是占士帶隊打進的,在騎士的總得分、籃板、助攻、偷球、命中、三分、罰球、出場上占士都是隊史第一。

  屬於騎士的“下一個占士”會是何時到來,這一點我們並不清楚,能知道的便是在這個越來越商業化和追求享受的時代,小球市球隊想要出頭是越來越難了,畢竟強如冠軍多倫多,連FMVP都無法留下,又何況是克利夫蘭。也許過幾年之後,占士會重新將關注度帶回家鄉,只是屬於占士和騎士的輝煌時代,也許在去年就已經結束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