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丁·沃爾夫談佈雷頓森林會議75週年:特朗普是錯的,就這麼簡單
2019年07月15日11:41

原標題:馬丁·沃爾夫談佈雷頓森林會議75週年:特朗普是錯的,就這麼簡單

參考消息網7月15日報導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7月10日發表題為《佈雷頓森林會議75週年:全球合作受到威脅》的文章,作者為該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文章稱,如今世界發生巨變,賦予佈雷頓森林會議的精神遭到美國背棄,對全球經濟來講維持合作仍是重中之重,國家之間也亟須合作。

文章稱,奠定了當今全球經濟秩序大體框架的佈雷頓森林會議於75年前在新罕布殊爾州召開。當時,西方大國已經在考慮如何採取不同方式組織事務,打造一個更美好的未來世界。總部設在華盛頓的佈雷頓森林委員會為了探索未來面臨的艱巨挑戰,組織出版了50篇文章的合集,名為《重振佈雷頓森林會議精神》。

會議精神遭美國背棄

西太平洋銀行前首席執行官蓋爾·凱利在其章節中說:“2019年是佈雷頓森林會議第75週年……有許多值得慶祝的事情。但不斷壯大和強硬的民族主義,加上激烈的貿易保護主義,使得挑戰更艱巨。”

文章稱,如果以經濟表現來評判佈雷頓森林會議之後的時期,人們應該得出結論,它是個勝利。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尼古拉斯·斯特恩和布魯金斯學會的阿馬爾·巴塔查里亞在書中指出,“總體上,自1950年以來,隨著人口增長了約兩倍,世界人均收入增長了三倍”。在1950年至2017年間,世界貿易額增長了38倍。

文章認為,總體上,佈雷頓森林會議關於機構性合作的理念非常有效。但新挑戰出現了。特朗普提出的“美國優先”及其對貿易保護主義的狂熱信念,從根本上拒絕重振佈雷頓森林會議精神,並拋棄了美國在二戰後創建的全球秩序的製度結構。

反過來,這一大相逕庭的精神的出現是經濟變化的結果。經濟變化破壞了人們對開放的世界經濟的信任,也破壞了對管理世界經濟事務的人和機構的信任。在高收入國家中,導致這一結果的重要因素是去工業化、不平等狀況日益加劇、生產力增長放緩以及意料之外的金融危機帶來的衝擊。如今是高收入國家的公民對全球經濟一體化最持懷疑態度,而非新興世界的公民。

維持合作是重中之重

因此,合作的全球經濟秩序如何變得可持續?文章稱,狹義來講,從製度目的和框架的角度可以回答這個問題;而廣義來講,從國際關係的角度可以回答這個問題。

一個傳統的問題是,在全球貨幣體系中對美元的依賴。這在佈雷頓森林會議上未得到解決。當時,梅納德·凱恩斯提出使用世界貨幣。在這本合集中,歐洲中央銀行前行長讓-克洛德·特里謝認為,超國家貨幣仍不可能實現。但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特別提款權發揮更大作用,這並非不可能。管理全球貨幣體系將是一項更大挑戰。

另一個眾所周知的問題是金融穩定性。關於這個問題,英格蘭銀行行長、金融穩定委員會前主席馬克·卡尼大膽地表示樂觀:“二十國集團的重大改革計劃讓全球金融體系變得更安全、更簡單、更公平。”但是否能讓全球金融體系變得足夠安全,這隻能拭目以待。

文章認為,一個人們熟悉的、令人沮喪的問題是貿易體系的未來。美國不僅向貿易保護主義方向堅決邁進,還違反了世界貿易組織的章程和精神。

國家非孤島亟須合作

氣候變化使這些問題雪上加霜。然而,自私的高收入國家,顯然決定對這一挑戰置之不理。

文章稱,在某種程度上,這些問題是關於如何改革機構、如何應對新挑戰等,包括在機構治理中反映全球勢力變化的必要性。它們完全正確,但還是次要的。更重要的問題是,是否維持必要程度的合作。

文章認為,現今的經濟挑戰遭遇複興的民族主義。然而,國家並非孤島。如果有任何不同的話,那麼如今全球合作比75年前更重要,但也變得更困難。

佈雷頓森林會議塑造了二戰後時期,並非因為達成的具體協議,而是因為其具體象徵的對製度化合作的承諾。經曆了隨後75年的迂迴曲折,這一承諾仍很重要,而且仍與以前一樣重要。

必鬚髮展機構。必須應對新挑戰。然而,如果世界無法維持併發展對合作的潛在承諾,那麼無法維持全球進步,也許也無法應對人們所面臨的挑戰。

文章最後寫道,摩根索是對的。特朗普是錯的。就這麼簡單——同時也這麼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