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崔器死了!他為什麼說話總怪怪的?演員來告訴你
2019年07月15日22:37

原標題:《長安》崔器死了!他為什麼說話總怪怪的?演員來告訴你

塑造人物時,蔡鷺覺得崔器應該有個“包袱”。他跟導演曹盾商量,希望給崔器加一個兔唇,導演問他為什麼,蔡鷺說這能讓別人瞧不起他。

如果你看了熱播劇《長安十二時辰》,就會一眼認出他,這不是總扛著兩個錘子的崔器嗎?

藝人供圖

少了嘴角那一道疤,說話也不用咬著後槽牙,一臉陽光的蔡鷺,看起來和崔器有點像,但又有點不一樣。

在此之前,蔡鷺曾出演過電影《解救吾先生》,飾演和“吾先生”一起被綁架的“慫人質”小竇,在電視劇《海上牧雲記》里,他還扮演了瀚州強盜般的部落首領赫蘭鐵轅。

電影《解救吾先生》劇照,右側為蔡鷺。

蔡鷺6歲隨父母移居美國,語言不通、文化不同,他融入不了美國生活的感覺,就像融入不進長安的崔器一樣。上初中時蔡鷺選修了表演,大學畢業後回國考入北京電影學院碩士班。

此後他暗下決心,給自己三年時間去闖蕩,萬一混不下去了,就回美國上班。沒想到這一拍就拍到現在。問他,理想是什麼,他想了想說:“能養活家,每年拍兩三部戲,陪家人出去渡假兩次。”

【關於崔器】

兔唇、手搓名牌都是特別設計

塑造人物時,蔡鷺覺得崔器應該有個“包袱”。他跟導演曹盾商量,希望給崔器加一個兔唇,導演問他為什麼,蔡鷺說這能讓別人瞧不起他,“因為兔唇是從小到大的印記,它不同於傷疤,戰場上的疤痕是榮耀,只有兔唇才能讓我有自卑的出發點。”兔唇貼上去不是很明顯,蔡鷺就又給自己加了嚼薄荷葉的細節,“讓觀眾的注意力更集中在嘴巴上。”

蔡鷺在微博上曬出了自己的上妝圖。

崔器的籍貫是“隴右道”,他哥豁出性命就是為了讓他留在長安。蔡鷺為此給自己加了一個小動作,“士兵胸前掛的那個牌子背面都會寫著他的籍貫,我就一直用大拇哥搓那個牌子,因為崔器希望有一天牌子的後面變成一道黑杠,他不想讓人知道他來自隴右道,因為他覺得這讓別人瞧不起。”

少年經曆,像極了崔器

蔡鷺爸爸在他三歲時,就前往美國留學。第二年,媽媽也去了美國。蔡鷺6歲時,家人決定讓他去和爸媽團聚。是媽媽的一個朋友陪他飛到美國的,“那段經曆,讓我變得獨立性更強,這也是為什麼我後來能一個人回國。我不怕孤單,雖然我會孤單,但我慢慢學會怎麼去應對。”

初到美國的蔡鷺,幾乎不會說英文。小學一年級第一天去學校時,他教會了所有同學說一句中文,那就是“什麼?”說到和同學們的相處,蔡鷺說,“其實大家都很正常,也沒有什麼惡意,就是聽不懂,他們也不會排斥誰,都很努力地在聽,我也會很努力地拚出我知道的東西。”

電視劇《海上牧雲記》

蔡鷺和曹盾在《長安十二時辰》前一直都有合作,“之前我們剛剛合作了《海上牧雲記》。他和我說覺得‘十二時辰’里有一個角色特適合我,但也沒說是誰,就說你有沒有過這種感覺,一直想變成一種人,但是一直不被認可、一直被排斥。”這讓蔡鷺想到了自己的經曆,“在美國還是會有種族歧視的,而且你知道你的根在哪,那種感覺很像。”

最初學表演,為提高學分

蔡鷺畢業於紐約大學,是經濟和政治雙學位,但他同時在選修表演,“從初中開始就學表演。”最開始選修並非因為喜歡,“我其他科目的成績一直都是B+、B-,就覺得選修表演很輕鬆,而且可以幫我把總分拉上來。”慢慢地,蔡鷺發現表演課他一直都做得很好,“大學讀經濟,是覺得父母花了很多錢供我上學,要有一個拿得出手的學位,但我的興趣並不在那上面。”

蔡鷺在美國。

畢業後,蔡鷺決定回國學習表演,“我在美國上的第一堂表演課,老師就講,在當地15%的人能通過表演養活自己,其餘85%,還需要再找一份工作來維持自己的演員夢。”最初,蔡鷺回國考試並沒有直接去考北京電影學院,而是去了香港。“因為我看到80%的電視劇和電影都是香港出品的,所以一直以為中國的荷李活在香港。”在香港待了一段時間後,蔡鷺來到北京,“北京電影學院給人的感覺就是很踏實,都是想學這一行的人,能交到朋友。”

蔡鷺從北電畢業後,經曆了一年半的“失業期”,但因為簽了公司,他還是覺得有安全感的,“反正有人在外邊給我找工作,我就安心玩,保持心態。”那段時間,他和朋友騎自行車去了南京,還參加了一個壘球隊。

雷佳音的苦,看到我服氣

和很多男演員不一樣,蔡鷺說他是個很懶的人,不拍戲時肯定不健身,“我只在拍戲的時候維持需要的狀態。”拍《長安十二時辰》前,蔡鷺剛剛拍完另一部戲,劇中他需要增肥,“我當時很開心,假公濟私吃得胖了一點。”後來曹盾導演找到他的時候,看著圓圓的蔡鷺說:“你是不是要減減肥呀!”蔡鷺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從84公斤減到了77公斤,“每天就是吃沙拉,堅持運動,跑四到五公里。”兩個月後,蔡鷺進組了,跟武術組開始訓練,身材也慢慢變得更健壯起來。

劇中,蔡鷺有不少動作戲,不過他說,全劇最苦要數雷佳音,“從冬天到夏天,他吃的苦我已經看服了,冬天,他穿很薄的衣服,我還有一個大盔甲,活動活動就暖和了,他呢,要麼凍病了,要麼中暑。”有一場戲,需要雷佳音將穿著盔甲的蔡鷺抱起來再摔在地上,幾條下來,不但手被盔甲劃破,胳膊的肌肉還拉傷了。“我看他打的時候,就覺得太辛苦了,雖然大家都羨慕男主角,但是這個苦不是誰都能吃的。”

【新鮮問答】

新京報:劇集開播後很多人罵崔器,你怎麼看?

蔡鷺:我早就做好思想準備了,演員就是在誇和罵之間的一個行業。我要找他的原因,他在罵什麼,是因為他不喜歡這個角色,還是他覺得我的演技差,我會對演技差的評論,多一些思考。

新京報:網友發現,你此前曬的劇本上還標註了音標?

蔡鷺:是的,這些字我都認識也會讀,但拚在一起就比較繞口,為了更好地背下台詞,我就把拚音標在劇本上了。

新京報:你自己追劇嗎?

蔡鷺:追,我一般會看三遍。第一遍先看整體,第二遍看我的表演,第三遍看彈幕。我以前特別怕看彈幕,因為有時被罵得很慘,心特虛,但這次我看彈幕就覺得太搞笑了,忍不住,知道馬上我出場,他們要說什麼,我就開始笑。

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藝人供圖

編輯 吳冬妮 校對 翟永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