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部駐村“第一書記”劉斌樑:抓緊青春的尾巴多幹點事
2019年07月15日17:14

原標題:財政部駐村“第一書記”劉斌樑:抓緊青春的尾巴多幹點事

2017年7月,劉斌樑被財政部委派到平江,擔任駐村第一書記。拍攝澎湃新聞記者 蔣格偉 視頻編輯 李坤 實習生 韓寧宇 宋繼文(02:40)7月5日,湖南省平江縣加義鎮麗江村。

天下著大雨,一位皮膚黝黑、捲著褲管、趿著拖鞋、上衣還有兩粒扣子沒扣的男子來到村口的小水壩處,捧起河水使勁地洗了把臉。

“感覺清醒多了,剛剛跟麗江村的建檔立卡貧困戶開完座談會,這已經是今天第三個會了,晚上還有一個會,腦子不夠使了。”他說。

這名看起來與當地村民無異的男子,其實“大有來頭”。他叫劉斌樑,是財政部派駐平江縣的駐村幹部,在當地老人口中,他被稱為“斌伢子”。這樣的工作狀態,對他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扶貧座談會結束後,一位70多歲的老人特意跑回家拿來孫子的手機,在村部跟劉斌樑單獨拍了一張合影。因為她擔心,“斌伢子”可能很快就要回北京了,“想他的時候,可以拿手機出來看看。”

財政部派駐平江縣加義鎮泊頭村第一書記劉斌樑。 受訪者供圖

“京官”駐村扶貧,卻遭遇“輿情危機”

農村是劉斌樑再熟悉不過的地方。1985年7月,劉斌樑出生在浙江臨安的一個小鄉村,在金庸筆下的這塊“俠義之地”,村民們都還在為生計忙碌。

從雲南財經大學畢業後,劉斌樑回到農村,成為一名大學生村官,後又考入財政部擔任行政政法司幹部。

2017年7月,劉斌樑再次被財政部委派到平江,擔任駐村第一書記,成為一名扶貧幹部。

湖南平江縣自2002年開始,被國務院確定為財政部定點扶貧縣。2018年10月20日,財政部黨組書記、部長劉昆一行來湘調研定點扶貧工作,並在平江縣召開財政部定點扶貧工作座談會。

麗江村是劉斌樑工作的第一站。2018年4月,他接到電話讓其“換崗”,由麗江村“第一書記”調任泊頭村“第一書記”,不少人給他打來電話善意“提醒”:泊頭比麗江情況複雜,上訪戶多,“刺頭”多。

劉斌樑喜歡挑戰。然而泊頭村的複雜程度還是遠遠超出了劉斌樑的估計。剛一上任,劉斌樑就直面了一場“輿情危機”。

劉斌樑在給泊頭村老人過生日。受訪者供圖

讓泊頭村村民喝上乾淨的水是扶貧工作的重點,因此村上啟動了水質改造工程。但就在工程剛完工不久,有村民在微信群中上傳了一段視頻,內容為村民家中的水龍頭流出黃色的水。因而,有人將矛頭對準了村幹部,指責村幹部套取國家扶貧資金,沒有將資金真正落到實處。

劉斌樑很疑惑,他自己也喝這個水,水質是正常的。劉斌樑立馬安排村幹部進行調查,先是核實水源沒有問題,再走村入戶,也沒有發現類似的情況。

調查的最後結果是,發視頻的村民自家水管沒有清洗,導致淤泥隨著自來水一起流出來。劉斌樑最終讓這位村民再拍視頻上傳並作出說明,澄清真相。

“事實是回擊謠言最好的辦法。只有讓老百姓瞭解真實情況,並且參與到解決情況和問題當中,他們才會理解你,支持你。做農村工作,就是要將心比心,把對象變成同路人。”劉斌樑說。

劉斌樑(左一)帶領村民們在修建道路。澎湃新聞記者 蔣格偉圖

首創“三人小組”機製,讓村民、黨員參與村級治理

在泊頭村,劉斌樑經常會遇到一個問題——村委會的決議落不到實處。

“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扶貧工作推進起來就會非常困難,這就好比一架飛機,發動機推動力很強,但是如果總有反作用力存在,那肯定無法起飛。”劉斌樑說。

怎麼辦?在泊頭村,劉斌樑試行了一套名為“三人小組”的機製。

劉斌樑說,通過支村兩委會議決定,在幫扶村調整村民小組治理結構,即由原一名小組組長調整為“三人小組”,包含一名小組組長、一名黨員、一名村民代表,明確村民“三人小組”的服務職責,負責辦理本組各項事務和協助支村兩委辦理本村公共事務。同時規範運作程序,明確村民“三人小組”在某項提議形成決議前,要召開村民小組會議,所作決定應經三分之二以上與會人員通過,提交支村兩委審核後方可執行,重大事項由支村兩委商議後再提請黨員大會審議和村民代表大會決議。

也就是說,村民小組的日常事務由3人共同謀劃、共同組織、共同帶頭,凡涉及本組發展方面的重大決策,必須召開村民小組會議決定,保障了村民對基層事務的知情權、參與權和監督權,杜絕了村民小組“拍腦袋”決策和“一言堂”。

“在試行了這一套製度後,我們的工作效率、村民們的積極性感覺瞬間提高了。”劉斌樑說。一個例子是,村里的灌溉水渠修建工程,用同樣多的扶貧經費,修了比計劃中三倍還多的長度。

劉斌樑總結,這個製度運行的前提,首先是充分發揮支村兩委領導核心作用,然後通過村民、黨員的直接參與,確保黨和政府的工作意圖能更直接、更有效地貫徹落實到農村最基層。

劉斌樑的這一製度,成為基層治理製度改革的重大成果。2019年3月5日,《經濟日報》用一個版面的篇幅推薦了這個製度。時至今日,這個“三人小組”製度仍在麗江村和泊頭村發揮著巨大作用。

苗木基地採取企業+農戶+合作社的模式,圖為建檔立卡貧困戶在技術人員指導下,學習苗木種植技術。受訪者供圖

做大產業,讓貧困戶自己“造血”

在泊頭村村委會,有一位特殊的村幹部。他叫葉樹仁,是建檔立卡貧困戶,也是劉斌樑重點關注對象。

葉樹仁原本跟妻子在廣東打工,三年前,因為家中老人罹患重病,兩人不得不回到老家。返鄉後,葉樹仁的妻子劉興妙全職照顧老人和孩子,沒有機會工作賺錢。葉樹仁則陪同父母四處就醫,很快兩口子背上了重重的債務。

在泊頭村,葉樹仁的情況並非個案,怎麼樣在現有條件下讓貧困戶真脫貧、不返貧,是劉斌樑的責任。

一定要做產業!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在學經濟出身的劉斌樑看來,產業扶貧最好的選擇就是和大企業合作。大企業不僅可以給村上帶來資金支持,其完備的產業鏈體系和成熟的市場經銷思維對於鄉村產業打造更是一筆寶貴的財富。

在劉斌樑的主導下,經過支村兩委、三人小組的統一決定,泊頭村引進了碧桂園、同仁堂等一系列大企業的產業合作項目。

以苗木產業為例。2018年6月,碧桂園精準扶貧苗木基地正式落戶泊頭村。

葉樹仁家被確定為幫扶對象之一,苗木基地為葉樹仁的妻子劉興妙提供了工作崗位,這讓她既能在家門口做事賺錢,又方便照顧老人小孩。

劉興妙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在基地幹1天,她能拿到100元酬勞,現在她每月都能幹20天左右,再加上當地黨委政府和企業對其幫扶的其他項目,她家的收入正穩步提升。

同時,葉樹仁還在家門口開闢了一小塊屬於自己的“苗木基地”,企業免費把苗木送到這個小的基地,並派技術人員上門提供技術指導,苗木成熟後再由公司統一回購。

從前期的培育苗木、改良土壤、科學灌溉再到後期的銷售與運營,相關企業在泊頭的“試水”也區別於以往村民家庭作坊式的種植。劉斌樑說,苗木基地帶動了包括泊頭在內的周邊4個村(及社區)共120人就業生產,普遍工資收入在1500-2500元。

同時,劉斌樑還從老家浙江引進了小香薯特色作物種植項目,麗江村51歲的建檔立卡戶喻侃如說,預計今年小香薯能夠帶來一萬元的收入。

在麗江村,更大的產業項目已經啟動,上述企業正在麗江村投資建設湖南麗江田園綜合體,其中包括中藥材種植、鄉村民宿、水上娛樂等多個項目。建成後,可以幫扶到包括麗江村在內的周邊多個村,預計覆蓋2000多戶建檔立卡貧困戶。

如今,劉斌樑已經在平江擔任“第一書記”整整兩年。可以說,麗江村和泊頭村每一個產業項目,都是在劉斌樑主導下開展的。“即使我有一天離開這裏,我也相信老百姓的日子能過得很好,因為他們自己可以‘造血’了。”劉斌樑說。

2019年3月1日,湖南省人民政府印發文件,同意平江縣脫貧摘帽。劉斌樑很高興,因為這份成績單里,有他的一份奉獻。在駐村扶貧的兩年里,劉斌樑一直保持全勤,甚至連續兩年春節都沒有回家。他笑著說,他在平江正從青年過渡到中年,他要“抓緊青春的尾巴多幹點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