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微整也拿“危整”沒法子?
2019年07月15日13:38

原標題:互聯網+微整也拿“危整”沒法子?

雖然看起來時下微整行業搭上了互聯網+的翅膀,一定程度上改變了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但它到底能為消費者規避多少風險,提供多少優質服務,或者反過來是否會製造更多麻煩,在諸多環節的檢視之下,仍需再三評估。

幾天教出整形“專家”,直接注射手術項目;培訓賣藥一條龍,頒假證教話術糊弄顧客;環境簡陋,器具過期,使用沒有批文的禁藥……關於微整形的種種亂象,相關報導早已充斥網絡,但儘管如此,魚龍混雜的微整行業似乎仍是一派繁榮。

之所以出現“談得不少,聽得不多”的局面,一是人皆愛美,為了美甘願去冒點風險似乎是值得的;二是暴利——在“進200塊錢的貨賣2000塊錢”、“一年掙一兩百萬”的誘惑之下,渴望暴富的投機者趨之若鶩。這種雙向訴求的合流,促進了微整行業的繁榮壯大。

其實,微整行業的亂象,長期以來是因為信息不對稱導致的信息不透明。不管是整形材質的來源、價格、從業者的資質還是業務能力的好壞,對消費者來說,都是極度不透明的,這就給微整機構留下了輾轉騰挪的空間。

正是基於此,市面上出現了一些旨在打破信息不透明,為消費者提供甄別功能的互聯網平台。譬如最近上市的某醫美電商,號稱能幫助用戶發現、評估醫美服務,消費者通過平台的背書,去挑選、預訂醫美項目。而微整機構就是平台的重要服務對象。

但新京報記者的調查告訴我們,這種互聯網+的微整服務,仍然未必靠譜:儘管平台對微整機構有一個資質審核的過程,或許可以確保微整機構資質合格的問題;消費者分享的用戶體驗也可以起到導流作用,但是,看似安全的商業模式,並非清爽無虞。

一是,平台所能做的只是前期資質審核,比如機構的營業資質與從業者的資質等,但問題是,資質過關,微整質量就一定過關嗎?如果整形過程出現事故,或者有後遺症,平台是否要擔責,如何擔責?

二是,醫美平台背書是否經得起檢驗?有報導就稱,商家入駐新氧平台需要交入駐費,平台存在類似於競價排名的情況,醫療機構支付的廣告費越高,就會獲得更多流量。那麼,這是否會導致,只要一家機構肯砸錢,平台就會給它更好的曝光位,而可以不考慮服務質量與美譽度?

新京報的報導還發現,新氧上還存在低價引流、入駐醫院私下出售違規藥品、評論日記造假的問題,而且不是個例,這其實就動搖了平台的公信力基礎。由此可以質疑,平台與微整機構會否為了彼此的商業利益形成合謀,替資質低劣的機構鼓呼?

所以,雖然看起來時下微整行業搭上了互聯網+的翅膀,一定程度上改變了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但它到底能為消費者規避多少風險,提供多少優質服務,或者反過來是否會製造更多麻煩,在諸多環節的檢視之下,仍需再三評估。

本質上,互聯網+醫美仍面臨一個商業利益與用戶利益如何平衡的問題。尤其是在平台收入的一大來源是佣金的情況下,平台更應嚴守道德與法律底線,避免製造更多的“醫美墳場”。

當下,整容成為一種廣泛的需求。根據《新氧2018年醫美行業白皮書》數據,2018年我國醫美行業市場規模已經達到了2245億元,同比增長27.57%,2014-2018年間年均復合增長率達到了30.4%。有人甚至樂觀表示,未來10年,中國萬億醫美市場將徐徐展開。這是一個巨大的藍海市場,躍躍欲試者也頗為可觀。

但是,與龐大的整形需求相比,當下對微整市場的監管,確實還存在明顯的滯後。數據顯示,當下醫美正規機構只有一萬多家,黑市機構超過十萬,是正規機構的十倍。所以,用互聯網打開微整行業的信息不透明狀態,是有益的商業嚐試,但改變整個行業亂象,需要的是更加全面的流程監管。

□新京報評論員 王言虎

編輯 王言虎 校對 賈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