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網壇神蹟再次擦肩而過 細威的對手如今只有時間
2019年07月14日10:13

細威
細威

  往往近在咫尺的紀錄卻像天塹一般難以踰越。

  作為女子網壇最偉大的選手,莎蓮娜·威廉斯或許最為感同身受。原本她可以在此追上考特的大滿貫單打24冠紀錄,但現實卻是那樣殘酷。

  香港時間7月13日晚進行的溫網女單決賽,出乎了大多數人的意料。過往戰績佔據絕對優勢的美國名將不到一個小時就遭遇脆敗,成了哈勒普創造羅馬尼亞網球歷史的背景板。

  失利無疑是苦澀的,但即將年滿38歲的細威不會在球場上停止戰鬥,即便留給她創造歷史的時間已越來越少。

細威在比賽中。
細威在比賽中。

  一場意料之外的脆敗

  細威對陣哈勒普,原本前者才是被更多人看好的一方。

  比賽過程,卻給了細威的球迷一記悶棍。兩個2比6,這位女子網球傳奇草草敗下陣來。

  從此前的相互交手戰績來看,細威的優勢可以說是壓倒性的:此前兩人對陣10次,細威面對哈勒普取得了9勝1負,勝率高達九成。

  哈勒普的唯一一次勝利發生在2014年年終總決賽小組賽上,當時羅馬尼亞人爆冷以6比2、6比0橫掃細威,沒人能想到,這樣的“冷門”還會再次發生。

  比賽中,哈勒普的堅韌和銳利達到了她所能達到的巔峰。人們一次次看著她用不屈的奔跑救球,一次次在局面不利的情況下堅持到最後,並最終搶下分數。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細威這一次是輸給了自己:一次次地打丟製勝球機會,一次次地用失誤送給對手得分……最後賽點上的失誤送分,成了整場比賽細威低迷發揮的一個縮影。

  從賽後數據統計來看,細威全場比賽出現了26次非受迫性失誤,哈勒普只有3次。在製勝分上,細威僅僅只比對手多了4分。

  美國人引以為傲的發球,本場比賽也徹底熄火。連60%都不到的一發得分率(哈勒普有83%),實在不是有資格拿下大滿貫冠軍的表現。

  一場僅僅打了56分鍾就宣告結束的溫網決賽,無疑沒有人們預想中的那樣精彩火爆。原本被寄予厚望的細威,也就此成了首個羅馬尼亞溫網單打冠軍的陪襯。

  “她打出的水平超越了我的想像,對於任何打出這種超水平的對手來說,只能脫帽致敬。”賽後,一向要強的美國人卻顯得豁達而淡定,“我覺得我依然很好勝,否則就不會上場了。大多數時候我覺得我處在正軌上,只要朝正確的方向努力就行了。”

和偉大歷史紀錄再次擦肩而過
和偉大歷史紀錄再次擦肩而過

  看起來,溫網決賽的失利,並沒有澆滅細威心頭追逐冠軍的火焰。

  不得不承認的是,如今面對這樣的爭勝關口,她已經不像曾經那樣穩定。

  一個簡單數據對比就能看出細威統治力的下滑:從2016年澳網決賽至今,她已經5次在大滿貫決賽折戟,而在1999到2015年這漫長的16年里,她才經曆過4次大滿貫決賽失利。

  與此同時,自從細威在去年年中完成產後復出,她已遭遇了大滿貫決賽的三連敗(2018年溫網、2018年美網、2019年溫網),這還是她職業生涯中從未遭遇過的挫折。

  如果能夠戰勝哈勒普,細威就能成為女子網壇歷史上第四位能夠在產子後捧起大滿貫冠軍的選手——此前的三人分別是瑪格麗特·考特、古拉貢、克莉絲塔絲。

  不僅如此,只要能在溫網賽場問鼎,她就將獲得第24座大滿貫單打獎盃,追平由瑪格麗特·考特所創下的大滿貫單打24冠的紀錄。

  目前,擁有23座大滿貫的細威已是公開賽年代以來大滿貫單打冠軍數的紀錄保持者,因此能夠追平甚至超越考特所創造的全年代紀錄,對於細威來說自然意義重大。

  在溫網草地上,她又一次在被外界看好的情況下,和夢想擦肩而過,難免引人唏噓。

  命運往往就是這麼奇妙:在溫網這片賽場,細威已經坐擁7座單打冠軍,堪稱這項賽事歷史上最具有統治力的球員之一,但卻偏偏就輸在了哈勒普,這樣一名此前18個冠軍中只有1個草地賽冠軍的對手面前。

  去年美網決賽,細威“幫助”大阪直美奪得生涯首個大滿貫冠軍,如今又讓哈勒普在自己最不擅長的場地上完成突破,從曾經難以撼動的霸主到如今幾乎淪為“綠葉專業戶”,細威的滑落也讓網球迷感慨萬分。

細威與哈勒普領獎。
細威與哈勒普領獎。

  她還有一顆鬥士的心

  相比過去巔峰時期的統治力,現在的細威在大滿貫中決賽中已經再像曾經那樣,令對手感到“絕望”。

  而留給她追逐和創造歷史的時間,也正在一點點流逝——今年9月,她就要年滿38歲了。

  細威與“網壇常青樹”費達拿同年,後者卻不用經曆懷孕生產這樣對運動生涯有極大影響的人生事件。打到如此高齡還能衝擊冠軍,細威絕對值得網球觀眾敬佩。

  在此前的產子經曆中,細威還曾一度和死神擦肩而過,這段經曆更讓她的回歸顯得珍貴萬分。

  作為高齡產婦,加上還有著血栓病史,細威的生產經曆可謂險情重重:剖腹產後,她肺栓塞再次複發,一度無法呼吸;之後腿上又發現了血栓,小腿里被植入了過濾器。就這樣,細威在產後不得不又經曆了兩次手術。

  她也曾坦言,害怕復出後難以平衡母親和球員這兩種身份,但最終還是選擇繼續挑戰自我,“我回來不是為了比賽,我回來就是為了贏。”

  成為“媽媽級”球員的細威,沒有了往日的超人實力,但對於勝利的追求卻似乎沒有減低半分。

  即便是溫網折戟後,她首先想到的依然是怎樣在下一次決賽中贏回來,“或許打一些大滿貫之外的決賽會有幫助,這樣等到打大滿貫決賽才能找得到感覺。”

  只要她還有這樣一顆鬥士的心,一切便皆有可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