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寶赴港IPO 日化代工企業紮堆上市
2019年07月13日04:33

  澳寶赴港IPO 日化代工企業紮堆上市

  吳容

  又一家日化企業試圖擁抱資本市場了。

  澳寶化妝品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澳寶”)於7月3日在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這家華南地區老牌洗護企業,20世紀90年代推出“一分鍾焗油”洗護系列,並以“家的味道,溫暖熟悉”為廣告詞打造品牌,同時它也是屈臣氏、百雀羚等品牌代工(OEM)企業。《中國經營報》記者留意到,近年來代工企業在資本市場尋求機會的趨勢越發明顯,包括三椒口腔、棟方股份、樂寶股份、廣州芭薇股份、江蘇美愛斯在內的多家代工企業登陸新三板。

  上海博蓋諮詢董事總經理高劍鋒分析認為,相比化妝品品牌商的毛利率可以高達70%,代工企業的毛利率卻往往不足30%。缺錢,是代工企業擁抱資本市場最重要的原因。大部分代工企業利潤空間有限,往往夾在原料商與品牌商之間,缺乏話語權。同時又相對遠離消費者,更多的是被動地接受行業變化。

  依賴代工業務

  根據公開信息顯示,澳寶成立於20世紀90年代,通過重金聘請香港明星代言等方式,旗下澳寶牌(OPAL)“一分鍾焗油”系列護髮素以及澳寶沐浴露在華南地區取得不錯的市場成績。不過,由於競爭的加劇以及線上銷售的衝擊,其自主品牌在不斷走下坡路。化妝品行業從業人士張紅輝表示:“現在國內外的洗護品牌琳瑯滿目,澳寶逐漸淹沒在這些品牌之中並不奇怪,消費者可以選擇的太多了。”

  近年來,澳寶將發展重心轉為OEM業務,為屈臣氏、百雀羚及歐笆等品牌進行代工。其中,澳寶是屈臣氏早期最大的代工生產企業。招股書顯示,截至目前公司已有190位OEM客戶,澳寶明確表示,公司的大部分收益來自OEM業務。根據2017~2019年的財報數據,澳寶OEM銷售額分別為4.2億元、5.03億元、6.33億元;占總業績的比例分別為69.5%、72.7%及75.8%;而公司自有品牌製造產品的收益為1.84億元、1.89億元、2.02億元,占比分別是30.5%、27.3%及24.2%,澳寶集團自有品牌份額呈下降趨勢。

  同時,招股書提及了澳寶的代加工業務對公司的整體業績走向的影響。澳寶集團2017~2019財年的毛利率為37.42%、35.21%、37.37%。對此澳寶解釋稱,2018財年毛利率下跌是代加工護髮產品國內銷售、代加工身體護理產品海外銷售等毛利率有所下跌所致。此外,招股書還表示,存在對OEM客戶所提供的產品組合變動均可影響收益、部分OEM客戶的業務模式未必可持續等方面的風險。“目前而言,其70%的收入都來自代工業務,也就是說,將業績的成長性和穩定性很大程度把握在委託方也就是品牌方的手上,如果品牌的產品市場導向出現偏差,那澳寶會直接受到牽連。”高劍鋒對記者說。

  “自有品牌收入占比在逐漸下降,這說明,它可能正在縮短其自有品牌產業鏈,長期以往,可能對其自身品牌的後續發展以及受眾辨識度均造成一定影響。當然,不排除可能以後它只做代工業務。” 張紅輝對記者表示,“但是,從其自有品牌的銷售渠道來看,仍然比較保守。” 截至2019財年,其自有品牌國內外的最大銷售收入仍然都來自經銷商,其中,國內方面占33.7%,海外占18.5%。網上銷售渠道收入占國內銷售比雖逐年上升,但2019年為22.4%,仍不足30%。

  在歐美大牌、日韓美妝品牌的夾擊之下,本土化妝品牌日子並不太好過,轉向資本策略似乎成為本土化妝品牌的出路之一。自1993年廣州浪奇登陸深交所上市,接下來基本上平均3~4年,A股市場才會遲遲地迎來一家日化企業。整體來看,國內化妝品企業在資本市場上的境遇較“受冷落”。不過,2017年成為本土日化企業上市年,拉芳家化、珀萊雅相繼登陸主板,禦家彙也在創業板上市。“考慮到澳寶在國內的業務主要集中在華南地區,其選擇香港上市並不意外,同時一個重要的原因在於,近年來日化企業上市難,以及內地主板上市的排隊週期較長。港股成為不少國內日化企業的選擇。”高劍鋒說。

  日化代工企業毛利較低

  IPO熱潮也在日化代工企業里延續。三椒口腔、棟方股份、樂寶股份、廣州芭薇股份、江蘇美愛斯以及科瑪股份等多家代工企業先後在新三板掛牌,今年2月,國內最大的代工企業諾斯貝爾也借道青鬆股份主板上市。高劍鋒認為,“這些化妝品代工企業擁抱資本市場,一個最直接原因就是缺錢。”根據招股書,科瑪股份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1~2月營業收入分別為2840.24萬元、3493.48萬元、343.36萬元,淨利潤分別為50.32萬元、183.24萬元、-28.55萬元,同期的毛利率分別為23.05%、28.7%、34.58%。江蘇美愛斯2013年和2014年淨利潤之和僅10萬元,而廣州芭薇股份2013年和2014年淨利潤之和不足5萬元。

  “化妝品品牌商的毛利率可以高達70%,而代工企業的毛利率卻往往不足30%。大部分代工企業利潤空間有限,而且比較被動,沒有什麼話語權。它們往往夾在原料商與品牌商之間,一旦化妝品原料價格上漲,壓力自然轉移到代工企業上;對於品牌商,代工企業沒有太多議價的優勢。此外,在有限的市場空間里,本土代工企業還要面臨來自外資代工企業的挑戰。外資代工廠通常有著比較成熟的生產管理流程和較高的科研能力,面對品牌商也有很強的議價能力。”張紅輝說。

  公開報導顯示,科絲美詩作為韓國第一大化妝品代工企業,一款產品的加工價格可以高出行業平均水平兩到三成。記者留意到,科絲美詩在中國設有工廠,分別位於上海和廣州。目前,該企業合作的品牌包括雅詩蘭黛、迪奧、資生堂等國際品牌,本土品牌百雀羚、卡姿蘭、上美等也是其客戶。2017年,科絲美詩以21.7億元的年銷售額穩居中國代工市場第一位。

  高劍鋒認為:“作為產業鏈上遊的一環,代工企業相對遠離消費者,更多的是被動地感受行業變化,除了缺錢以外,這種不安全感也是代工企業積極尋求上市的原因之一。但即便上市之後,代工企業仍然面臨不少挑戰。比如,和國外大牌的代工廠相比,國內大多化妝品代工企業在產品研發和創新投入少,對於知識產權的不夠重視,也讓很多本土化妝品代工企業失去優勢,只能處於產業鏈條的底端。此外,對於發展自有品牌謀求轉型,代工企業也處於弱勢地位,線上渠道尤其是微商渠道的給代工企業帶來了新的天地,但近年來線上銷售產品安全問題的頻發,也容易造成客戶對這些自有品牌的不信任。”

  對於公司業務,澳寶也在進行改變和探索。招股書顯示,近年來,澳寶從原本比較單一的洗護髮產品,發展為代工生產沐浴、護膚、彩妝、染髮膏和禮品套裝等多類目產品,銷售範圍擴大到美國、加拿大、日本等多個國家和地區。澳寶在招股書中表示,上市融資將主要用於公司的生產設施升級以及品牌推廣、營銷等方面。值得關注的是,澳寶未來擬投資1.21億元繼續擴充公司的現有生產設施,並完善相關設施自動化;並計劃投資2.59億元在華東建立新的生產設施,以及將自有品牌拓展到東南亞市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