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評論|佩斯畫廊關閉北京空間,中國當代藝術去泡沫化
2019年07月13日21:49

原標題:藝術評論|佩斯畫廊關閉北京空間,中國當代藝術去泡沫化

佩斯畫廊關閉了位於北京798藝術區中心地帶的空間,引發了藝術領域內的廣泛討論。有評論認為,這與中國藝術品關稅過高有關,但也有人指出,這折射出當下中國當代藝術去泡沫化的生態。在北京,國際畫廊要從其展覽和倉庫中賣出作品,總是需要付出很多努力的。

7月8日,據ARTnews報導,佩斯畫廊

(Pace Gallery)

關閉了位於北京798藝術區中心地帶的空間,新聞報導以佩斯創始人阿尼·格里姆徹

(Arne Glimcher)

的原話“現在不可能在中國大陸做生意”為題。消息一出,引發多方關注。目前,得到的官方消息是:佩斯畫廊將暫時關閉其位於北京798藝術區的展覽空間,同時保留北京辦公室。

佩斯畫廊位於798藝術區中心地帶的北京空間

格里姆徹還指出,最後一根稻草其實是“中美雙方對彼此藝術家

(作品)

徵收的關稅”。在中國內地購買藝術品要繳納38%的奢侈品稅,這是一個主要的商業上的障礙。同時,特朗普最近提議對從中國大陸進口的100年以上曆史的藝術品和古董徵收25%的關稅。

“佩斯此次的戰略調整源自中國當代藝術生態的諸多變化。”佩斯北京負責人程雪表示:“過去幾年,有大量公共藝術空間及藝術機構在中國主要城市中湧現,也為佩斯畫廊在中國的發展帶來全新的合作機會。佩斯代理的全球近百位藝術家及藝術家基金會資源將有機會以更為理想的形態呈現給社會。”

程雪同時表示,如今這麼大的空間的必要性已經凸顯不出來了,“我們的大型展廳做了很多幾乎是美術館性質的展覽,起到文化交流的作用,但是過去幾年,隨著中國的發展,也興起了好多公立的、私立的美術館,空間發展數量都有著巨大的提升。”

佩斯畫廊的亞洲擴張路線

佩斯畫廊是一家世界知名的當代藝術畫廊,代理了眾多享譽世界的20世紀和21世紀藝術大師及作品。佩斯畫廊自1960年創立至今已在全球範圍建立了包括紐約、矽谷帕羅奧多、倫敦、日內瓦、北京、香港在內的多家分支空間,在當代藝術領域扮演著領軍角色。

佩斯畫廊於2008年進軍亞洲,於北京奧運會同年在798藝術區開設了占地2500平方米的亞洲旗艦空間,成為第一家在中國大陸開設空間的曼哈頓頂級畫廊,也是首批在中國大陸開展業務的西方藍籌畫廊之一。

畫廊聘請了冷林

(現任佩斯合夥人,佩斯香港、北京和首爾的總裁)

擔任總監,首展“遭遇”

(Encounters)

以東西方的碰撞為切入點,彙集了包括安迪·沃霍爾、米切爾·巴斯奎特、理查德·普林斯、傑夫·昆斯、村上隆、奈良美智、王廣義、嶽敏君、張洹、張曉剛等在內的全球25位藝術家的肖像作品。

2018年11月,佳士得拍賣行的“戰後及當代藝術晚拍”上,英國藝術家大衛·霍克尼

(David Hockney)

的代表作《藝術家肖像(泳池及兩個人像)》

(Portrait of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

以9031.25萬美元

(折合人民幣6.26億元)

,創造了當今在世藝術家作品拍賣最高紀錄。而早在2015年,大衛·霍克尼時隔34年後再度訪問中國,正是借在佩斯北京舉辦個展“春至”的契機。這位“最出名的英國在世藝術家”的到訪,所引發的轟動效應堪稱文化事件。

2017年,新媒體藝術團體Teamlab在佩斯北京的展覽“花舞森林與未來遊樂園”,引發了超過30萬人次觀展熱潮,創下798藝術區的藝術展覽參觀人數紀錄,打造出一場當年的年度現象級藝術展覽。

“花舞森林與未來遊樂園”北京展覽現場

十年來,佩斯北京空間共舉辦了四十餘場展覽,包括海波、洪浩、李鬆鬆、劉建華、毛焰、仇曉飛、宋冬、隋建國、王光樂、蕭昱、尹秀珍、嶽敏君、張曉剛、張洹等中國藝術家,加入佩斯畫廊併合作至今。

以北京空間的開啟為契機,佩斯畫廊走入進軍亞洲的十年曆程,也是在佩斯畫廊總裁兼CEO馬克·格里姆徹

(Marc Glimcher)

和佩斯畫廊合夥人冷林的戰略眼光下,佩斯逐步擴大了畫廊在亞洲的影響力。

早在2017年3月,冷林就曾在接受採訪時說:“畫廊空間的計劃是隨著生意的發展去安排,有的地方會繼續擴張。比如香港,從地理的因素到目前已然形成的高質量交易平台,再加上這幾年在香港的發展,越來越感受到其重要性。今年佩斯香港將發展到一個更大的空間,安排更多的展覽,更充分地展示目前代理的藝術家。”

“北京之聲:張曉剛”佩斯北京展覽現場。圖片:佩斯北京

2014年香港巴塞爾博覽會期間,在香港中環的娛樂行佩斯畫廊開設了第一個空間

(辦公室空間)

,利用香港的重要樞紐角色與亞洲乃至全球的藏家群體,結成了更為密切的關係。以“張曉剛:紙上油畫”個展作為香港空間的揭幕展。2017年,在韓國首爾設立的空間,為亞洲的持續深入提供了又一重要切入點。2018年,同樣借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之勢,佩斯畫廊攜奈良美智的個展,迎來位於香港H Queen's大廈內第二間空間的開啟。十年間,四個空間,19位簽約亞洲籍藝術家,67場展覽,近20本展覽畫冊,展開了佩斯的亞洲路線圖。

其他西方畫廊會步其後塵嗎?

有關人士分析稱,除了佩斯自己所說的原因,事實上,中國當代藝術這幾年的去泡沫化,或對佩斯北京的發展有較大影響。2004年前後,是北京藝術市場“瘋狂”繁榮的時候,當時大量熱錢抱著投資的心態投入藝術市場。據說,那時在798辦一個有相對影響力的展覽,展覽開幕之初在,整場作品被個人一次性全部收藏時有發生。但近幾年來,藝術市場的投資趨於理性。紅極一時的當代藝術“F4”,在拍賣市場流拍不斷,加之年初葉永青事件對中國當代藝術的影響,讓中國當代藝術藏家開始觀望。

今年早些時候在上海開設了新空間的里森畫廊,其策展總監Greg Hilty告訴artnet新聞,他感到“很遺憾佩斯將關閉他們的北京畫廊,這十年以來他們一直運營著很有趣的項目,不過也許他們感覺畫廊已經完成使命了。”他指出,“和中國人做生意還有其他方式。雖然關稅的情況令人不安,但其實1%的基本進口稅加上13%的銷售稅是能克服的。最終,我們相信中西藝術界和市場的距離將越來越近,而我們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也是在支持這一點。”

里森畫廊上海空間。圖片:courtesy of Lisson Gallery

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

(UCCA)

館長田霏宇

(Philip Tinari)

表示,佩斯北京在2008年的開幕所產生的影響是非常大的

(他當時在《藝術論壇》的專欄談及了這一事件)

。但那時起,他在推特上說,“很多事情都發生了變化......包括香港出現了一場主要的國際博覽會,以及同時

(這一時間點上人們看法不同)

該地區成為了大中華區的主要市場樞紐。”

田霏宇說,“在北京,一個主要國際畫廊要從其展覽和倉庫中賣出作品,總是需要付出很多努力的。海關關稅其實比之前還要更加繁重。”

然而,田霏宇也提到了佩斯北京2017年舉行的teamLab售票展所取得的巨大成功,這標誌著培養新觀眾的潛在機會仍然存在。“近年來政策繼續收緊,而貿易摩擦使美中貿易更加困難,”他寫道,“北京的藝術大眾卻在繼續增長。儘管這些限製存在,但藝術提供了本不存在的思考與靈感的空間。”

佩斯畫廊一路走來都伴隨著成長的痛苦

本次北京空間的變化,是佩斯在過去兩年間對於全球佈局進行重組的重要調整之一。2018年,佩斯啟動了畫廊在香港的第二間空間

(H Queen's大廈內)

,並將自己在巴黎的駐紮點轉移到瑞士日內瓦,在當地開設了全新展覽空間。

今年9月,佩斯還將正式在曼哈頓啟動一棟八層高的旗艦大樓。新落成的大樓,不僅將整合佩斯目前在紐約的三個空間的展覽業務,還將包含圖書館、研究中心等公共機構功能。截至目前,佩斯畫廊在全球共有九個空間,分佈在紐約、中國香港、倫敦、帕羅奧多、首爾及日內瓦。

阿尼·格里姆徹1960年創立佩斯畫廊時,並沒有將自己的名字命名為畫廊。“這不是一個人的事業,而是一個團隊的事業。”佩斯畫廊總裁兼CEO馬克·格里姆徹於1985年加入團隊,跟隨父親的腳步繼續從事藝術行業,他也承認,無論對他還是對畫廊來說,一路走來都伴隨著成長的痛苦。

參考鏈接:

http://www.tanchinese.com/news/44494/

https://www.artnetnews.cn/art-world/maoyizhanxiaoyanzhongpeisibeijingxuanbuguanbiqitaxifanghualanghuibuqihouchenma-115486

https://www.pacegallery.com/?locale=zh

作者:餘雅琴

編輯:徐悅東 校對:薛京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