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里埋藏的9900萬年前奇特小鳥 長趾“釣”蟲吃
2019年07月12日15:23
琥珀鳥標本全貌 (攝影/邢立達)
琥珀鳥標本全貌 (攝影/邢立達)
琥珀鳥足部特寫,可看到極長的第三趾(攝影/邢立達)
琥珀鳥足部特寫,可看到極長的第三趾(攝影/邢立達)

  新浪科技訊 7月11日消息,中外科學家團隊在北京宣稱,他們首次在緬甸琥珀中發現古鳥類新物種,對我們理解古鳥類的行為和演化有重要的意義。

  此次發現的琥珀化石產自緬甸北部克欽邦胡岡穀地,地質學家對該礦區的火山灰測定後發現,這裏的琥珀形成於約9900萬年前,屬於白堊紀晚期的最早期,因此這裏被認為是人類能一窺真實白堊紀世界的唯一窗口。2016年,胡岡穀地首次發現了世界上首例琥珀中的古鳥類和恐龍包裹體,此後又取得一系列重要的發現,如琥珀中首次蛇類記錄等。

  鳥類是全世界生物多樣性最為豐富的脊椎動物之一,大約有10500個種。在近1.5億年漫長的演化歷史中,共曆經了白堊紀和新生代兩次輻射演化,其中的白堊紀是鳥類演化的重要階段,記錄了鳥類如何從恐龍演化的過程,胡岡穀地的鳥類琥珀包裹體較為豐富,對瞭解鳥類演化幫助很大。

琥珀鳥羽毛特寫(攝影/邢立達)
琥珀鳥羽毛特寫(攝影/邢立達)

  此次科學家發現的包裹古鳥類的琥珀非常小,長大約3.5釐米,重5.5克,顯微CT為這麼小的標本提供了詳細的、立體的三維解剖結構,這在傳統的古鳥化石中是難以實現的。中國科學院動物所研究員白明對記者表示,這件標本的骨骼保存非常好,重建之後的腳部栩栩如生,通過對CT數據的重建、分割和融合最終無損得到了所有骨骼的高清3D形態,中國地質大學(北京)邢立達副教授介紹道,“重建的數據表明,此次發表的標本是一隻非常特別的古鳥類的腿部,記錄了其不凡的骨骼形態學。”

  該標本的形態學特徵,如第II蹠骨滑車最寬,第IV蹠骨滑車縮小為單個髁突等特徵,都常見於反鳥類,綜合諸多特徵的分支系統學分析也表明該標本屬於反鳥類。該標本最特別的地方是,其各個趾骨的長度非常特別,其第III趾最長,約9.8毫米,比跗蹠骨長20%,而第I趾和第II趾的長度非常接近,前者是後者長度的86%,第II趾的長度為第III趾的59%,這些比例組合不同於任何其他中生代鳥類乃至現生鳥類。而且由於該標本的近端跗骨與脛骨,遠端跗骨與蹠骨的完全融合,所以屬於亞成年到成年個體。

  基於以上各種特徵,古生物學家將標本定為新屬新種,屬名為琥珀鳥(Elektorornis),意為琥珀中的鳥類,種名為陳光琥珀鳥(Elektorornis chenguangi),向發現化石的陳光先生致敬。據悉,這是科學界首次命名琥珀中的鳥類新物種。

琥珀鳥與腳部骨骼輪廓圖 (繪圖 張宗達)
琥珀鳥與腳部骨骼輪廓圖 (繪圖 張宗達)

  標本的擁有方,騰衝虎魄閣博物館館長陳光先生回憶道,“2016年,當時我在琥珀礦區附近,礦工給我展示了這件標本,我當時覺得這小動物的趾頭太長了,不像小鳥,反而和當地常見的蜥蜴腳趾頭類似。邢立達博士與我有密切的合作,研究過我發現的完整雛鳥琥珀,他看到這件新標本之後非常吃驚,確定是鳥足,而且是特別奇怪的標本!”

  由於琥珀的特殊保存條件,琥珀鳥的軟組織也保存得非常好,學者在鏡下觀察到其角質鱗絲狀羽稀疏分佈於趾骨的背側表面,此外還有左翼尖的羽毛區域,包括了初級飛羽和次級飛羽暴露在琥珀的表面。

  “此前古生物學家描述的胡岡穀地古鳥類都是幼鳥,琥珀鳥是當地首次發現的亞成或成年古鳥類個體”,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美籍研究員鄒晶梅對記者表示,“琥珀鳥的鑒定特徵是第III趾的顯著延長,這是在任何中生代鳥類中都沒有觀察到的現象,加上其大型的彎曲的爪子,相當長的第I趾,都強烈暗示著這是一種樹棲的適應特徵”

琥珀鳥複原圖 (繪圖 張宗達)
琥珀鳥複原圖 (繪圖 張宗達)

  琥珀鳥的體型嬌小,從保存的腿部長度約3釐米來推斷,其體長要比麻雀還小不少。在沒有現生的類似鳥類對比的情況下,琥珀鳥這種延長的第III趾的功能難以確定,增強的腳部抓取能力可能是對樹棲更好的適應,但如果結合可以用來感知的角質鱗絲狀羽來判斷,這還可能於捕食專業化有關,比如馬達加斯加指猴(Daubentonia),其中指和無名指非常纖細,常用來敲擊樹木,定位蛀蟲,並將其摳取出來吞食。琥珀鳥的角質鱗絲狀羽在第III趾上最長且最健壯,可能起到增加長腳趾作為蛀蟲探測器,並採用類似指猴取食策略。

  這種特殊的小型古鳥類當時就生活在緬甸北部潮濕的熱帶環境中,不幸被柏類或南洋杉類針葉樹所流下的樹脂包裹,在漫長的地質年代中形成琥珀,並一直保存至今。包裹它的琥珀就像時光膠囊一樣,將其獨特的足趾形態栩栩如生的展示給今日的人們,進一步闡明了白堊紀反鳥的輻射演化,揭示了鳥類曾經利用但後來拋棄的,一些可能的捕食策略。

  據悉,該課題研究獲得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大項目”“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面上項目”以及美國國家地理學會等項目的資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