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封面|科技大佬離婚記:天價贖身後他們都還快樂嗎?
2019年07月12日07:30

原標題:矽谷封面|科技大佬離婚記:天價贖身後他們都還快樂嗎? 來源:新浪財經-自媒體綜合

原標題:矽谷封面|科技大佬離婚記:天價贖身後他們都還快樂嗎? 來源:qq.com

劃重點:

1世界首富貝索斯與結婚25年的前妻麥肯齊終於“友好分手”,雙方表現得都很理智,這可能為其他想要離婚的名人提供了樣板。2事實上,富豪離婚現象十分普遍,比如媒體大亨魯珀特·梅鐸(Rupert Murdoch)就曾三次離婚,“鐵甲奇俠”埃隆·馬斯克(Elon Musk)與英國女演員塔盧拉·萊利(Talulah Riley)的婚姻更令人糾結。3與普通人相比,富豪或名人離婚後更注重財產分割,而非情感創傷。此外,由於他們非常富有,這也讓離婚過程變得更簡單。4像貝索斯、梅鐸這樣的名人,要想在離婚後繼續維持以前的地位,有必要與前配偶保持友好關係。

(本文約6000字,閱讀全文大約需要8分鍾)

【編者按】世界首富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與結婚25年的妻子麥肯齊(MacKenzie)終於正式達成了離婚協議,成為最新陷入婚姻困境的權力夫妻。截至今年6月份,現年54歲的貝索斯身價約為1600億美元,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按照離婚協議,貝索斯需要分給麥肯齊383億美元資產,這使他們的分手成為有史以來最昂貴的離婚案。不過即使離婚後,貝索斯的淨資產還有1200多億美元,依然是當之無愧的世界首富。但與其他離婚的科技大亨一樣,離婚後的貝索斯會感到快樂嗎?

以下為文章正文:

貝索斯今年1月宣佈離婚的消息始於一條看似發自內心、直截了當的推文,然而不久之後,他的裸照、曖昧短信就相繼曝光。貝索斯的公眾形象從尋求隱私的技術極客變成了超市小報上的常客,八卦頁面上充斥著這對夫婦如何分配1600億美元巨額財富的猜測。除此之外,貝索斯離婚將對亞馬遜的所有權產生重大影響,並給該公司帶來新的挑戰。雖然這不太可能摧垮亞馬遜,但這種動盪可能會減緩亞馬遜的增長和創新步伐,從而損害消費者的利益。

史上最貴離婚案

貝索斯是亞馬遜的創始人、首席執行官、董事長和最大股東。麥肯齊是一位小說家,早年幫助亞馬遜成長壯大。但從那以後,她就再也沒有參與過該公司事務,而且比她的丈夫低調得多。這對夫婦有四個孩子。4月初,貝索斯與麥肯齊通過Twitter宣佈了初步離婚協議,麥肯齊獲得貝索斯所持亞馬遜股份的25%,價值約380億美元,併成為亞馬遜的四大股東之一。同時,麥肯齊同意將其所持股份的投票權交給貝索斯控製,並放棄了在藍色起源公司和《華盛頓郵報》的股份。

亞馬遜創始人傑夫·貝索斯(JeffBezos)與結婚25年的妻子麥肯齊(MacKenzie)

貝索斯幾乎所有的財富都來自他在亞馬遜所持16%的股份。亞馬遜是世界上最有價值的上市公司之一,市值約為8900億美元。貝索斯夫婦沒有簽署婚前協議,這意味著貝索斯龐大的財富可以依法被瓜分,貝索斯也可能失去對他在亞馬遜所持股份的直接控製權。不過按照協議,他可以保留75%的原始股份,並保留對麥肯齊股份的投票權控製。麥肯齊沒有要求在亞馬遜的董事會中佔據席位,也沒有要求對公司進行任何改革,此前這兩種情況在離婚過程的早期被認為是可能的。

斯坦福商學院公司治理研究倡議主任戴維·拉克爾(David Larcker)、賓夕法尼亞大學商法教授吉爾·菲什(Jill Fisch),曾將貝索斯離婚案與特斯拉公司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Elon Musk)的情感問題,以及蘋果聯合創始人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2011年患病和死亡相提並論,這兩種情況對消費者和他們從特斯拉和蘋果購買產品的影響都很小。拉克爾說,他預計亞馬遜的情況也會出現同樣的結果,不過他警告稱,貝索斯的心煩意亂可能會損害長期決策,並導致亞馬遜錯過潛在的收購。

拉克爾說,為了避免此類問題,亞馬遜將不得不依賴其長期擔任亞馬遜高管的後備力量,這些高管包括全球消費者業務首席執行官傑夫·威爾克(Jeff Wilke)、亞馬遜雲計算業務AWS主管安迪·賈西(Andy Jassy)和高級副總裁傑弗里·布萊克本(Jeffrey Blackburn)。他補充說,亞馬遜目前在全球擁有約60萬名員工,這意味著它無法由一個人來經營,無論他有多重要,至少在短期內,亞馬遜可以繼續保持自己的增長勢頭。

到目前為止,貝索斯離婚案對亞馬遜的業務沒有產生太大影響,該公司的股票始終保持穩定。2月中旬,亞馬遜宣佈放棄了在紐約市建立可容納2.5萬名員工的大型園區計劃。然而,這個決定被普遍認為是來自當地政客和活動人士的抵製所致,而不是離婚影響。拉克爾曾說,即使去掉380億美元,貝索斯也將一如既往地致力於亞馬遜的發展,因為他的身份與亞馬遜如此緊密地聯繫在一起,他的身價仍將達到驚人的1200多億美元。

貝索斯不乏挑戰。他剛剛開始在維珍尼亞州的阿靈頓開發可容納2.5萬名員工的大型園區。他的公司正在擴展自己的智能家居設備,如廣受歡迎的智能音箱Echo,他還在進軍荷李活、醫療保健、食品雜貨、機器人以及新的國際市場。此外,隨著沃爾瑪(Walmart)、塔吉特(Target)和其他傳統零售商的奮力追趕,亞馬遜的主要業務(在線零售領域)的競爭也將繼續升溫。

貝索斯和亞馬遜沒有太大的犯錯餘地。如果這支隊伍不再像過去幾年那樣表現出色,那麼許多競爭對手可能會後來居上。

最複雜離婚案

以前也發生過類似的天價離婚事件嗎?是的,不過分手費沒有這麼高,但複雜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當離婚涉及多個司法管轄區、慈善機構、海外藏匿的金錢以及藝術品等高端資產時,離婚就會變得複雜起來。

比如,俄羅斯富豪德米特里·雷博洛夫列夫(Dmitry Rybolovlev)和前妻埃琳娜(Elena)之間的離婚案。雷博洛夫列夫與埃琳娜在結婚26年後於2008年分居。這起案件涉及六個司法管轄區,並導致多年來的激烈爭吵。

俄羅斯富豪德米特里·雷博洛夫列夫(Dmitry Rybolovlev)和前妻埃琳娜(Elena)

2014年,一名瑞士法官做出裁定,雷博洛夫列夫向妻子支付48億美元“分手費”。然而,埃琳娜最終未能獲得這份“意外之財”。2015年,法院撤銷了判決,將她的賠償金額減至5.7億美元。據說,兩人在2015年10月友好地達成了和解,具體條款雖然沒有披露,但據估計雷博洛夫列夫的最終支出超過6億美元。

最頻繁離婚

對媒體大亨魯珀特·梅鐸(Rupert Murdoch)來說,離婚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他的第一任妻子是來自墨爾本的前空姐帕特里夏·布克(Patricia Booker)。 這段婚姻持續了11年,兩人於1966年分手。

一年後,梅鐸與蘇格蘭記者安娜·梅鐸·曼恩(Anna Murdoch Mann)結婚,並育有三個孩子。根據和解條款,梅鐸向安娜支付了1.1億美元現金。

媒體大亨魯珀特·梅鐸(Rupert Murdoch)與第二任妻子安娜

離婚17天后,魯珀特與比他小38歲的鄧文迪在遊艇上結婚。幾個月後,安娜與投資者威廉·曼(William Mann)結婚。梅鐸和鄧文迪在2013年離婚,但兩人分手的細節仍然很少。

2016年,梅鐸娶了前模特傑里·霍爾(Jerry Hall),這是他的第四次婚姻。

最糾結離婚

美國連續創業家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已經結婚並離婚三次:第一次是在2000年與加拿大作家Justin·威爾遜(Justine Wilson),然後兩次是與英國女演員塔盧拉·萊利(Talulah Riley)。

Justin曾透露,在馬斯克的要求下,他們於2000年結婚後2個月簽署了婚後協議,當時馬斯克還在建設X.com。八年後,他們的關係走到了盡頭,馬斯克提出離婚。Justin在2010年表示,她開始意識到婚後協議的真正含義:我實際上已經放棄了作為已婚人士的所有權利,包括對共有財產的任何要求,但我們的房子除外,因為當我們有了孩子後,房子就會歸屬於我的名下。

離婚時,Justin最終從馬斯克那裡得到了200萬美元現金,外加8萬美元的每月贍養費,以及17年的子女撫養費。但在接受採訪時,馬斯克對自己與Justin離婚時必須支付的律師費表示遺憾,他說:“因為在加州離婚案中,更富有的配偶必須支付雙方的律師費用,即使他們贏了官司。我們離婚的法律和會計賬單共計400萬美元。除了每月平均17萬美元的律師費外,我其餘的生活費大部分都用於支付保姆的薪水和Justin的生活費。”

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和第二任前妻塔盧拉·萊利(Talulah Riley)於2009年6月25日在英國倫敦舉行的特斯拉英國發佈會上亮相

2008年,與Justin的關係結束後不久,馬斯克就與《西部世界》(West World)女星萊利訂婚。他們於2010年結婚,但僅僅兩年後就離婚。接下來雙方數次分分合合:這對夫婦在2013年再婚,第二年申請離婚,然後撤回了申請文件。隨後在2016年,雙方第二次重新申請和離婚。

據報導,馬斯克在2012年離婚時向萊利支付了420萬美元“分手費”。第二次離婚時,馬斯克在2014年提出申請,同意支付她1600萬美元,但兩人最終復合了,撤回了離婚文件。不過,他們的和解是短暫的。萊利在2016年3月申請離婚,他們的婚姻在11月份正式結束。兩人沒有孩子,且簽有婚前協議,他們最終的離婚和解協議可能高於1600萬美元。

2016年,馬斯克開始與荷李活女星安珀·赫德(Amber Heard)約會,但僅僅一年後,由於雙方工作日程都非常緊張,以至於最後分手。馬斯克後來說:“我們仍然是朋友,保持親密關係,彼此相愛,誰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我真的墜入了愛河,而且傷得很重。”

馬斯克曾闡述過自己對愛情的觀點,他說過:“如果我沒有戀愛,如果我沒有和長期伴侶相守,我就不會感到幸福。沒有愛人相陪,我永遠不會快樂。一個人入眠會害死我:身處空蕩蕩的大房子裡,走廊里迴響著腳步聲,那裡沒有人,床上也沒有你的枕邊人。在這種情況下,你怎樣才能使自己快樂呢?”

富人離婚更關注婚後財產分割

貝索斯離婚涉及到難以想像的巨額資金,但與普通收入者相比,這一案件可能更容易達成和解,只因為他實在太富有了。美國洛杉磯知名律師克里斯托弗·梅爾徹(Christopher Melcher)曾說:“他們的離婚將和亞馬遜遞送服務一樣快。”

即使有成年子女和充足的經濟保障,也不能最大限度地減少分手帶來的創傷。然而,離婚律師認為,當涉及到大量金錢的時候,會有更多的“紗布”裹傷。據最新統計,貝索斯的淨資產約為1600億美元。這對夫婦打算“以朋友的身份”分手,而麥肯齊則會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女性之一,在彭博億萬富翁指數(Bloomberg Billionaire Index)中排名第22位,。

身價超過500億美元的Google創始人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和他的妻子安妮·沃西基(Anne Wojcicki)試圖在過去幾年里友好地分手。沃西基本人也是矽谷的重要人物,他們共同出席公共場合,並繼續共同撫養他們的兩個孩子。

2014年,石油和天然氣公司高管哈囉德·哈姆(Harold Hamm)和妻子蘇·安(Sue Ann)離婚時,他開出了估計為9.75億美元的支票,約占其資產總額的5%。他當時說,在經曆了多年的痛苦之後,這張支票“完成了最終工作”。

專家指出,隨著財富的增加,每一美元所代表的價值正在減少,這可以降低情感分裂帶來的傷害,至少在公共場合是這樣。著名離婚律師邁克爾·斯圖曼(Michael Stutman)表示:“他們之所以變得異常富有,是因為他們都很聰明。聰明的人不會把錢花在為情感環境而爭吵的律師身上,而是會花在盡其所能讓離婚後的淨資產最大化方面。不過,有時一場代價高昂的糾紛是無法避免的。”

“理性離婚”更常見

近年來,名人之間以極為友好的方式離婚已經變得司空見慣,以至於那些聲名顯赫的夫婦在婚姻破裂後,似乎都希望強調雙方的友誼。2014年女星格溫妮絲·帕特洛(Gwyneth Paltrow)和克里斯·馬丁(Chris Martin)“友好分手”是最著名的例子,但其他例子比比皆是,從拉里(Larry)和勞里·大衛(Laurie David)分手後共享家庭晚餐,到億萬富翁湯姆·斯泰爾(Tom Steyer)承諾與妻子共同努力實現“正義的夢想”,儘管他們開始分居。

對有些離婚的夫婦來說,保持親密關係是可行的,而有意識地解除名人之間的婚姻關係可以成為一種不那麼尖銳分手方式的典範。但這其間也存在某種動機,即高調的夫婦傾向於描繪他們離婚後繼續保持友好關係,特別是如果雙方有共同的業務或涉及慈善事業時。貝索斯和麥肯齊最近啟動了持資20億美元的慈善基金,為了股東、受贈人和數百萬關注他們舉動的美國人來說,他們有充分的理由把雙方繼續描繪成朋友和合作夥伴。

事實上,我們對貝索斯夫婦離婚的細節尚缺乏瞭解,此前有消息人士爆料稱,貝索斯在與桑切斯約會之前,他就已經與麥肯齊分居了。消息人士稱:“貝索斯和麥肯齊已經探討雙方關係很長一段時間,他們非常努力地想要修復關係。然後他們分居了,貝索斯也開始和桑切斯約會。”

儘管如此,這對夫婦還是有建立”統一戰線“的動機。許多人認為,麥肯齊在亞馬遜的創立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她與貝索斯是在紐約對衝基金D.E.Shaw工作時認識的,據說當他們驅車前往西雅圖啟動亞馬遜時,麥肯齊曾為貝索斯開車。此外,麥肯齊幫助談妥了亞馬遜的第一份貨運合同。

雖然名人離婚案長期以來始終是小報的主要話題,但在過去的十年里,友好離婚案引起了媒體越來越多的關注。 《Goop》雜誌曾發表美國加州阿古拉山康複綜合醫學中心研究人員哈比伯·薩德西(Habib Sadeghi)和雪莉·薩米(Sherry Sami)的文章,他們闡述了“理性離婚”現象。

他們在文章中寫道:“要改變離婚的概念,我們需要釋放圍繞婚姻的信念結構,這些結構在我們的思維過程中已經僵化。當我們瞭解到雙方實際上是對方精神進步的夥伴時,敵意很快就消失了,一種新的有意識地理性離婚模式出現了,取代了傳統的、有爭議的離婚。”

理性離婚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婚姻和家庭治療師凱瑟琳·伍德沃德·托馬斯(Katherine Woodward Thomas)發明了這個詞,這是她自己離婚的啟示。2014年,她稱這段經曆“非常美好,與我過去的許多戲劇性分手完全不同”,她為此開始提供一門在線課程,幫助其他人學會理性分手。我的目標是讓這個詞流行起來,真正為那些渴望以更好的方式結束婚姻的人創造新的模式。

離婚觀念發生轉變

儘管“理性離婚”最初受到了嘲弄,但近年來,其他名人還是發佈了友好樂觀的離婚或分手聲明。安德森·庫珀(Anderson Cooper)在2018年3月表示,儘管他和男友已經分手,但“我們仍然是最好的朋友,我們將繼續分享我們的生活”;與此同時,億萬富翁湯姆·斯泰爾(Tom Steyer)也表示,儘管他和妻子將分居,但“凱瑟琳愛我,我也愛凱瑟琳。”

像這樣樂觀的聲明可能反映了“離婚恥辱”觀念的改變,對雙方及其家庭都有好處。如果離婚不再被認為是可恥的,那麼更多的夫婦或許能夠忍受它而不會感到痛苦,並對這一事實敞開心扉。

儘管如此,貝索斯夫婦發表的名人聲明還是讓人大吃一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研究婚姻和離婚問題的社會學教授安德魯·切林(Andrew Cherlin)表示:“當我讀到這樣的公告時,我還是會感到困惑。你可能也想知道,如果他們的關係真的那麼好,為什麼還要離婚?”

當然,貝索斯夫婦的關係可能仍然很親密,即使他們的婚姻已經結束。他們的聲明有可能幫助其他夫婦。治療師勞倫·貝爾曼(Lauren Behrman)說:“這類聲明對那些正在考慮離婚的人,對那些正在經曆離婚並有更多有爭議對抗性經曆的人來說,是非常積極的。這條信息真正傳達給他們的孩子和整個世界的是,你們不必為了離婚而恨對方。”

如果貝索斯和麥肯齊加入眾多名人的行列,他們在公眾視野中離婚而不會成為敵人,他們可能會進一步減少離婚帶來的恥辱感,並為其他家庭提供模板。但是,不管他們的個人關係如何,他們的職業關係要求他們儘可能地保持友好。對於今天分手的許多名人夫婦來說,情況也是如此。

幾十年前,離婚可能會嚴重威脅名人的職業生涯,而避免職業損害的方法是把自己塑造成受委屈的一方。如今,隨著離婚變成常態,名人們越來越多地聲稱,沒有人做錯事,每個人都愛對方,就像他們還在結婚的時候一樣。

總的來說,這種做法可能比相互誹謗要好得多。這也可能也是一種文化的象徵,在這種文化中,幸福越來越不僅僅被視為一個目標,而幾乎是一種義務。人們可能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承受著更大的壓力,即使在離婚後,也要維持“一切都還好”的形象。

無論如何,貝索斯與麥肯齊都走上了離婚之旅。名聲顯赫的人們可能必須維持這樣友好的關係,或者至少表面上如此,才能維持他們來之不易的地位。

「矽谷封面」系列是為科技圈大咖訪談、重磅研究報告和大公司深度調查等彙總的欄目,旨在為科技資訊愛好者提供最有思想深度的優質好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