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平“大工地” 數十個安置小區同時建
2019年07月12日18:23

原標題:阜平“大工地” 數十個安置小區同時建

  走出條件惡劣的山村,村民們如何面對“上樓”後的生活

  新京報訊(記者 周懷宗)2019年的盛夏,龐福國一家圍坐在新家門口吃午飯,門前的地上一片空白,旁邊挖開的坑道還沒有填上,這片位於河北省阜平縣史家寨鄉史家寨村的集中安置點,按規劃將建成110棟安置樓,第一期81棟正在收尾,遠處的供熱系統還沒有最後完工。

  在國家級貧困縣阜平,扶貧的方式包括產業扶貧、易地搬遷扶貧、金融扶貧,其中易地搬遷扶貧搞得尤其轟轟烈烈,整個阜平如今幾乎就是個大工地,數十個搬遷安置小區同時建設,史家寨也是易地搬遷安置點之一。看看走出條件惡劣的山村後,村民們如何面對“上樓”後的生活,就是新京報鄉村頻道記者這次拜訪的目的。當地人愛把易地搬遷扶貧叫“出山上樓”,實際上阜平就是在大山裡,所謂出山,也是把居住太過偏遠、完全不具備脫貧條件的村民們請出深山。在阜平,找塊平地不容易,這次走訪的史家寨、城南莊、河口村,都是在河道周邊重新平整土地再蓋的小區。

  阜平正在建設的搬遷安置小區。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城南莊:廣告牌上“出鏡”的是優秀黨員

  1937年,時任八路軍115師政委的聶榮臻率領一部分部隊,以阜平為起點開始創建晉察冀抗日根據地。

  此後十多年,阜平一直都是晉察冀根據地的中心,晉察冀軍區司令部長期駐紮在此。抗戰時期,阜平以不足9萬的人口,養活了9萬多人的部隊。全縣2萬人參軍參戰,5000多人光榮犧牲。

  阜平縣身處太行山腹地,自然環境惡劣,山高林密、峰巒疊嶂,發展基礎極其薄弱,是國家級貧困縣、河北省深度貧困縣。新中國成立以後,聶榮臻元帥曾留下遺願——“阜平不富,死不瞑目”。

  2013年,阜平縣大力推進脫貧計劃,到2016年,四年時間出台了126項脫貧與發展規劃。推行了產業扶貧、易地搬遷、金融扶貧等多個政策。其中易地搬遷計劃涉及3萬多戶9萬多人。數十個搬遷安置小區同時建設,把阜平變成了一個大工地。

  1948年4月30日至5月7日,中共中央在這裏召開了中央前委和中央工委會合以後的第一次書記處擴大會議,亦稱“城南莊會議”。

  晉察冀邊區革命紀念館。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2019年6月5日,新京報鄉村頻道記者來到阜平縣城南莊村,這裏位於阜平縣城南20公里左右處。昔日的晉察冀司令部舊址,如今已建成了一座“晉察冀邊區革命紀念館”。

  而在村里,已改造完成100多戶民居,到處可見和革命曆史相關的標語,路燈上的廣告牌上,印的不是商業廣告,而是村里優秀黨員的海報。在城南莊村,許多黨員都和貧困戶結對子,一對一幫扶貧困戶脫貧致富。這些海報,就是對這些先進黨員的一種激勵。

  路燈廣告牌上都是優秀黨員海報。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同時,城南莊也是易地搬遷安置點之一,一個規劃30棟7層帶電梯樓房的新社區,即將封頂,在不遠的將來,12個行政村1000多戶3600多人,將走出大山,在這裏落戶。

史家寨:一次拖家帶口的搬遷

  史家寨位於太行山深處,抗日戰爭及解放戰爭時期,這裏長期作為中共中央晉察冀分局、晉察冀邊區政府、軍區司令部駐地,現在史家寨村後的山上,還保留著當年的窯洞。

  史家寨村如今也是異地搬遷安置點,龐福國一家是最早搬進安置小區的,他原本所在的村子叫老路口村,那是一個小自然村,只有36戶人家,山坳四面環山,只有一條狹窄陡峭的盤山路通往村里。幾十年來,村里的年輕人基本上都走出了村莊,只剩下留守的老人和孩子,每到入夜,整個村里都看不到燈光。

  史家寨村搬遷安置點。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在阜平,像老路口這樣的村莊還有很多,山高路遠,交通不便,作物單一,難以脫貧。2013年以來,阜平製定“搬遷脫貧”的規劃,2016年開始集中搬遷,開始謀劃建設41個集中安置點,計劃搬遷建檔立卡貧困人口3萬多人。

  龐福國一家16口人中,有12口人是農村戶口,符合房屋置換的條件,每人25平方米,一共分了五套房子,一套100平方米的三層聯排小樓,4套50平方米的高層套房。他們入住的這套聯排小樓,就是龐福國夫妻和二兒媳婦、孫女四個人的。

  即使住進樓房,龐福國家依然習慣在小區院里吃飯。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三層小樓加起來一共100平方米,門口還有一個雜物間,一小片花園,和原來村里的大院子相比,顯然逼仄了很多,但有自來水、燃氣,生活的便利程度,遠比村里強,龐福國覺得,這算是有得有失。

  不過,也有遺憾。龐福國的妻子遺憾的是,院子裡沒有地了,門口有一小片綠化地,她想在那兒種點兒菜。但龐福國覺得,這邊的綠化帶,未來更大的可能是統一綠化,不會允許他們種菜。

  兒媳婦的遺憾是50平方米的高層套房確實有些小了,一家人要住得舒服,就得分開住。

河口村:從北京回鄉的第一代農民工

  在阜平縣阜平鎮河口村,一片新建的安置小區矗立在河道間的平地上,黃泥色的外牆上,寫著扶貧標語。

  這片地方地勢低窪,修整以後成為“易地扶貧搬遷”的安置點,目前2期工程已經完成,300多戶搬遷戶基本上全部入住。

  今年50歲的趙玉虎。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在小區門口,新京報記者遇到了50歲的趙玉虎,趙玉虎是阜平縣最早一批出去的打工者之一。1986年,他離開阜平,去北京打工,幹過建築、裝修,在建築隊,他自學了水電技術,後來自立門戶,拉起了一個裝修隊,自己攬活裝修,一直到2006年回鄉。

  打工20年,趙玉虎見證了北京的成長和變化,在CBD蓋過樓,也為城區數百個家庭裝修過房子,2006年,他解散了裝修隊回鄉創業,承包了一個養豬場。

  “北京是好地方,當時其實還想繼續干來著,但那時候活兒不好攬了,而且家裡也有事兒,就回鄉了。”他說。

  不過,回鄉之後的創業並不順利,養豬場的創業項目很快失敗了,打工多年的積蓄,幾乎全賠在裡邊了。趙玉虎只能回歸農民的身份,在離開土地20多年後,重新拿起鋤頭,種地為生。

  2017年底,趙玉虎搬進了河口小區里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裡,這是他們一家四口分配的安置房。替別人裝修過十多年樓房的趙玉虎,在50歲時,也終於有了自己的樓房。

  趙玉虎搬進了河口小區安置房。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搬新家了,可花費也變大了

  對於“易地扶貧搬遷”的搬遷戶來說,上樓之後,如何維繫生活,是他們要面臨的第一個難題。

  龐福國夫妻倆都已經超過60歲,每個月有100多元的養老金,但在社區里生活,水、電、燃氣、糧食、蔬菜都要花錢,這些養老金遠遠不足以維繫最基本的生活。

  龐福國夫妻。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以前的房子雖然破,沒有燃氣,沒有暖氣,也沒有太多的電器,但糧食不花錢,吃菜基本上也不花錢,自家地裡種的足夠了,搬到新家以後,光水電費一個月就要100塊錢左右,生活中所有的東西都得買,買菜就是一筆大花費。”龐福國說。

  龐福國的妻子,想在門口的綠化地裡種菜,並不是出於農民的習慣,更多是想節省一點兒買菜的成本。

  其實,搬遷後的村民是有機會就近打工的,史家寨一位駐村幹部告訴記者,阜平縣大力發展香菇產業,史家寨也建了84個香菇大棚,這些大棚優先承包給建檔立卡的貧困戶種植,先期投入還可以申請金融扶貧項目,得到10萬元左右的貸款。如果不願意承包大棚,還可以做雇工,幫別人種蘑菇。村里還有服裝、箱包加工廠,也可以在那裡打工。

  阜平大力發展香菇產業。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但不論哪一種,對60多歲的龐福國夫妻來說,都不太現實,香菇大棚里的勞動強度不低,而且僱傭的人數是有限的,自己承包大棚,即便有貸款,也仍有巨大的風險。

  龐福國不認為自己有種植香菇的能力,也不打算再去打工了,搬進新家之後,他的生活更多要靠三個兒子贍養。

回去嗎?不回去了

  在河口村安置小區的小廣場上,兩個大媽為回去還是不回去的問題,爭論了起來。

  河口村安置小區的小廣場,兩個大媽在聊天。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她們的土地,已經統一流轉了,每畝地每年可以得到一千元錢的流轉費用,這比種地的收入要多,原本她們種玉米,每畝地每年收入只有五六百元。但她們仍覺得上樓後有些“不划算”。

  “以前自己種地,雖然不賺錢,但糧食、菜都是自己種,基本上不花錢,燒柴火的話,基本上也不花錢,上樓以後,所有的一切,都要花錢,未來還可能有物業費,流轉的那點兒錢,肯定不夠。”一位大媽說,“而且房子也小,我們老兩口住50平方米,還是有點兒小,不太習慣。”

  “那讓你回去,你回去嗎?”

  “那肯定是不回去了。”

  兩個大媽都是自己獨居,丈夫在外打工,孩子們也都在外面,村里有工廠,但她們並沒有去上班。

  河口村的工廠。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河口村的工廠,是一個手工加工廠,剛剛建成投產不久,目前只生產一種休閑帽。

  二樓的車間里,大約有20多個村民在工作,一位60多歲的老大爺,坐在工作台前正在箍帽簷,他是安置小區新搬來的住戶,到加工廠工作僅僅幾天,還沒有發過工資。因為開工不久,整個廠里都還沒發過工資,所有人都不知道能賺多少錢。一個年輕的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工人的報酬是計件的,人均一天能拿到五十元到一百元左右。

這個村,三十年沒人結婚了

  2019年6月19日,龐福國所在的史家寨安置小區舉行了一場入住儀式,到這一天,這片小區已經搬遷91戶。

  而在龍泉關鎮的安置社區中,偏遠山區的村民們也逐漸開始入住。

  龍泉關鎮是阜平最東面的鎮,身處太行山最深處,環境惡劣,交通落後,發展緩慢,最遠的村子叫大胡卜村,再往西就是山西。

  “那個村已經有三十年沒人結婚了”,龍泉關鎮鎮長曹建平告訴記者,那裡是阜平最深的山,最窮的村,村里全部都是小土房,沒人願意嫁到大胡卜村,村里的小夥子們,也都在外面結婚。

  2015年8月,龍泉關鎮啟動美麗鄉村建設工作,按照阜平縣統一政策,實施三種扶貧方案:易地搬遷,就近建設,面貌改造提升。大胡卜村等9個自然村列入易地搬遷扶貧項目。2017年4月,位於龍泉關鎮的安置小區開始建設,該項目規劃安置大胡卜、黑林溝等九個行政村405戶。

  2019年6月,新京報記者來到龍泉關鎮,安置項目已經竣工,部分村民已經開始入住,但和史家寨不同,在龍泉關鎮,許多大山裡的村子,因為土地尚未流轉,仍為村民種植,因此,不少搬家的村民,只是在新居放掛鞭炮,吃一頓飯,又回到原來的村子裡,照顧莊稼。曹建平告訴記者,要到10月份玉米收完之後,大部分村民才會正式入住。

  新京報記者 周懷宗 攝影 王穎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何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