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中國觀眾初次見面的高達,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2019年07月12日16:27

原標題:與中國觀眾初次見面的高達,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日本動畫電影《機動戰士高達NT》在中國內地上映了。對大多數中國觀眾來說,這個消息不會掀起多大水花。但要知道,這可是日本高達系列誕生40年來首部引入國內的劇場版動畫。

不過,即使搬出上述說辭,相信願意買賬的中國觀眾也不會太多。平心而論,儘管高達系列在日本可謂家喻戶曉,但它在中國的影響力著實有限。將中國的高達愛好者形容為小眾群體,並不為過。

只是,小眾歸小眾,他們的狂熱程度可是一點也不能小看的。談到高達“曆史”,能夠侃侃而談、如數家珍者,可不在少數。可惜,高達動畫好容易來次中國,展現出的面目卻多少讓粉絲感到陌生。

本片的故事圍繞著曾逃過衛星墜落災難的機甲“奇蹟之子”,以及承載了其靈魂的機甲獨角獸高達三號機展開。乍看之下,上述簡介實在簡略得都有些過分,也會讓不屬於高達粉絲的中國觀眾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但其實,有意前往影院的觀眾大可不必擔心。或許是由於電影時長的原因,本片故事在最大程度上得到了簡化。即使對高達系列一無所知,也不會妨礙任何一位觀眾把這部電影看“懂”。當然,如果觀眾沒有看過前作《獨角獸高達》或者任何一部正統高達作品,那麼看不懂本片中的各種“梗”也是必然的。

所以,筆者在此大膽預測,就算有高達粉絲的熱情追捧,本片在中國的票房也不會太樂觀。想要和最近大火的《千與千尋》相提並論,恐怕只是癡人說夢了。說起來,近年來,中國電影市場連連引進日本動畫,但它們所獲得的評價卻是褒貶不一。不知,引進計劃是如何製定的,是否做過前期的調研?能在中國的影院里看到久違了的日本動畫電影當然是好事,只是希望引進工作能夠更有計劃和科學性。

說回這部高達動畫,筆者作為既非高達鐵杆粉絲,也非純粹“小白”的普通觀眾,還是忍不住要吐槽幾句。高達系列的魅力在於,從不秉持簡單粗暴的正邪二元論。不管是地球上的聯邦,還是宇宙中的吉翁,它們都有自己所要堅持的正義觀、堅決要維護的“合法”權益。

別忘了,高達系列始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末。試圖在動畫作品中闡釋深刻的政治哲理,這樣的努力是令人欽佩的。在日本,“動畫片是給小孩子看的”之類的觀點,顯然是不會有市場的。日本動畫能夠風靡全球,甚至成為日本的一張文化名片,不是沒有道理的。就此而言,中國動畫人理應學習和借鑒日本動畫的先進經驗。

不過,隨著歲月的流逝,尤其是高達家族的不斷擴大,如何讓故事保持精彩就成了一個大難題。且不說UC曆史外的新探索,就是正統高達作品,近年來也呈現出“神棍”化的趨勢。就拿本片來說,高達動不動就發動精神攻擊,戰鬥力近乎毀天滅地,這都讓筆者感到很不習慣。這,還是那個以細節真實性、機械科學性為特色的高達嗎?

高達系列還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設定——New Type(新人類)。與其說這是一種超能力,不如說它和《EVA》系列中的A.T. Field一樣,是地地道道的隱喻。高達系列一直強調的一個概念就是,地球上之所以戰爭和衝突不斷,完全是因為人與人之間無法相互理解的緣故。而能夠互相感知對方思想的新人類的出現,可能將徹底改變這一局面,為世界帶來永久和平。

這個設定的內涵無疑也是深刻的。但在被一而再再而三地運用之後,和高達戰鬥力的無限提升一樣,新人類這個概念也有被玩壞的危險。本片中出現了較為狗血的三角關係,配角的表現也只能用歇斯底裡來形容,總之一個嚴肅的議題越來越像兒戲,這都讓觀眾感到擔心——高達,還能在新世紀里煥發出新的活力嗎?

據說,本作只是新高達系列中承上啟下的一個環節。接下來,觀眾還能看到《閃光的哈薩維》《獨角獸高達2》等受到萬眾期待的作品。難怪,前作主角巴納吉也有客串演出,看來,這可能是製作公司在下一步大棋。

《閃光的哈薩維》

只是,想要賺錢不是問題,問題是作品夠不夠良心。本片大反派又是夏亞的複製體,實在讓人感到審美疲勞。這倒也像是一種暗示——除了不斷自我重複,高達系列還沒有找到突破自我的新方向。對40年來第一次在大銀幕上見識高達英姿的中國觀眾來說,《高達NT》更像是個最熟悉的陌生人——它是高達,又不是高達。但願,這第一次不會變成最後一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