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邱禮濤:沒有哪一種電影是真愛,希望拍的每一部都不同
2019年07月12日13:56

原標題:導演邱禮濤:沒有哪一種電影是真愛,希望拍的每一部都不同

《掃毒2》海報

7月10日,《掃毒2》來到上海路演,無論影院還是商場,所到之處人流密集,人群尖叫聲浪高到幾乎沒有人在意台上的邱禮濤、林嘉欣、衛詩雅等主創說了些什麼。此起彼伏的聲浪高呼著“劉德華,我愛你”。這是劉德華傷後首次復出宣傳的電影。2017年他受傷也恰逢上一次他與邱禮濤導演合作的《拆彈專家》的宣傳期,他錄了VCR在現場播放,承諾邱禮濤,“我會好快就跑跑跳跳、談談笑笑又出現啦!”

《掃毒2》上海路演,林嘉欣、劉德華、邱禮濤和衛詩雅

《掃毒2》上映一週,票房破7億元,且連續7日蟬聯日票房冠軍。香港掃毒梟雄的勢頭甚至比荷李活的超級英雄更猛,結合片中的角色,劉德華說自己飾演的餘順天是“掃毒蝙蝠俠”,“讓蜘蛛俠都迴避。”

“劉德華,超級大明星嘛,超級大明星會有很多粉絲。”邱禮濤談起和劉德華的合作,說總有驚喜的火花。1991年第一次合作《中環英雄》,那是邱禮濤第一部票房過千萬的電影,他將其形容為“第一次嚐到商業上的大甜頭”。而上一部《拆彈專家》,五一檔拿下四億票房,也成為邱禮濤從影生涯中票房最高的影片。眼下《掃毒2》再創新高,他倒是顯得很淡定,“有大明星,大製作的電影,就會有大的宣傳。對我來說,也沒有特別高興,我拍了那麼多電影,成功過,失敗過,已經看得很淡了。”

從早年拍攝《人肉叉燒包》、《伊波拉病毒》等在影迷心中至今膾炙人口的港產cult片,到如今操刀《拆彈專家》《掃毒2》這些斥資不菲也頗受主流觀眾認可的大製作,邱禮濤好像有些變化又好像沒變。他變得更“主流”,但依然保持著自己某種“劍走偏鋒”的憤世嫉俗。

活動現場,邱禮濤、林嘉欣、衛詩雅和劉德華

傳統警匪題材中探討“法製”

在已經被拍了個底朝天的警匪類型片里,警察和毒販的故事很難再翻出新花樣。“掃毒”系列似乎很有野心在這個經典黃金類型中打開新的空間。上一部陳木勝導演的《掃毒》將目光更多聚集在臥底自身的矛盾和軟肋上,幾番反轉濃墨重彩刻畫的兄弟情感讓《掃毒》成了部節奏甚至有些過於緩慢的“糾結”警匪片。而這個系列的第二部,到了邱禮濤手裡,又呈現出截然不同的氣質。

除了傳統的警察毒販天然二元對立的身份之外,劉德華飾演的餘順天是個非黑非白的關鍵人物。早年的黑道背景,“洗白”後的社會名流身份,富裕到可以淩駕法製之上的身家……餘順天像一個香港版的“布魯斯·韋恩”,有錢任性地自行宣判“正義”。“聲張正義還是教唆殺人?”電影借人物之口提出這樣的疑問,也借人物之口說導演的心聲,“這個世界還不夠荒唐嗎?”

《掃毒2》劇照

“當然我做每個電影都希望放一點新的東西,”邱禮濤談及自己接到這個項目之初,打磨劇本的階段就花了很多時間去摸索和確定人物的內心。“我是希望在一般警匪片的基礎上可以討論一些關於法製的問題。警察是在法製系統之內,但他們有很多事情沒辦法做。餘順天在法製系統之外去做這個他自認為正義的事情,但他的做法就是違法。”這樣的設定給了電影天然的戲劇張力,“我們在現實里就是能夠看到有時候法律是沒辦法懲罰一些壞人,那在兩種正義之間我們應該選擇哪個?”另外,邱禮濤說他還想探討“在一個所謂的文明社會中,我們有所謂的公義,究竟應該是怎樣的順序?可能會放過一個壞人,也不要誤殺一個好人,還是殺錯一個好人也不要放過一個壞人?怎樣才更對?”

一些熟悉邱禮濤作品的觀眾能從中看出些他過往作品的痕跡,以暴製暴的“私刑”在他過往的影片中也常有表現。上世紀90年代古天樂主演的《夜叉》就講一個由緝毒警身份“黑化”的暴力執行者。大多數邱禮濤電影里,正義都沒有得到聲張。

邱禮濤承認,這次他也有意弱化了警察的作用,無論是劉德華飾演的大佬還是古天樂飾演的毒販,力量感都明顯強於警察的一方。“壞人什麼都可以做,好人不能無緣無故就打人。為什麼我們說好人難做?因為好人有道德。”也正因為如此,邱禮濤一直以來在審美上也更偏愛去塑造一些“壞人”,“壞人是更肆意的,你要說的力量是什麼,可能就是他是更‘自由’的。”

《掃毒2》劇照

不想做“成功的警匪片導演”

片中一場地鐵飆車戲在香港地鐵中環站里展開,這是令觀眾眼前一亮並印象深刻的戲。追車戲是當今動作電影的標配,要拍出一場有新意的追車戲並不容易。邱禮濤在這方面依然用心。

“我就是想要找到一個離我們很近的,同時又非常封閉的空間,讓兩個世界近在咫尺又完全隔絕,讓他們去展開對決。”基於這樣的訴求,邱禮濤想到地鐵管道。

為著這場戲,劇組耗時3個多月,上千人專業團隊在香港著名地標啟德郵輪旁1:1搭建了3000多平方米的中環地鐵站。

上一次,邱禮濤和劉德華合作《拆彈專家》,也是花大工程搭出整條紅磡隧道再炸掉。曾經被媒體們評價為最精於“小成本製作”的邱禮濤顯然拍大手筆也毫不遜色。問他現在有沒有更大的野心拍更多大製作,邱禮濤連連否認,“不要不要,我還是希望儘量拍小品。如果每一部都拍大製作,我不會喜歡的,我還是喜歡小成本的東西。”

邱禮濤甚至有點“害怕”在某種類型上過於突出的成功,“其實我也有點苦惱,《拆彈專家》票房好,後來很多老闆就找我拍警匪片,我很怕這樣。現在《掃毒2》票房好,我告訴你未來一年我肯定不會拍警匪片了!當然我每拍一部我都是希望它成功的,所以萬一如果我下一部警匪片又成功了,那我下輩子都是拍警匪片了,那我不要,對我來說是折磨。”

《掃毒2》劇照

“未來一年”對普通導演來說可能僅僅是個籌備期,但對邱禮濤這樣的“快手”導演來說,已經是一個比較長的創作週期了。這位高產的導演,今年已經上映了三部電影,《新喜劇之王》(聯合導演)、《家和萬事驚》和《掃毒2》。一年三四部電影對他來說是常態,最多的2004年,他拍了六部電影。雖然早年也被貼上過“B級片教父”這樣的標籤,但邱禮濤的電影著實是難以歸類的,他可以一面拍著無厘頭逗樂喜劇,轉頭就來一部嚇死人的恐怖片,無縫銜接現實主義邊緣人群的文藝片,轉頭再給你拍一場糾結的戀愛。

“沒有哪一種電影是真愛,我就是希望我的每一部都不是同一種類型,可以一直拍不一樣的,總是拍一個類型就很悶。我作為觀眾我也喜歡看不同類型的電影。”

已經六十歲的邱禮濤依然是個工作狂,生活和電影早已無時無刻不可分離,“如果不是到外地,在香港三天休息對我來說足夠了。”而且,休息的時候他也歇不下來,“看看書或者在街頭走走,看到感興趣的主題又想著怎麼把它拍成電影,走在路上隨時也在觀察,看到個什麼有意思的事就拿手機出來拍,所以很難分開,一個做電影的人,可能隨時都活在那個狀態中,所以我也不知道怎麼樣算是休息。”

早年有記者問過他關於為何如此“高產”的問題,他說想拍多一點片子多賺錢。而如今邱禮濤倒是對賺錢淡然了不少,上一部他自己還挺喜歡的純正港味小品《家和萬事驚》,雖然吳鎮宇領銜主演的陣容也不錯,但票房和口碑都不如人意。因為興趣太廣,要拍的片子太多,邱禮濤說也就顧不上票房了,“我就管自己悶頭拍片,每個電影上映有它自己的命。”

如今回想,邱禮濤說自己“很幸運25歲就當導演。如果20多歲給我這些成績,我肯定會很開心。現在讓我面對票房的情況,我開心但也沒有太開心,畢竟做電影這麼多年了,也拍了那麼多部,可能對這個方面的熱情被稀釋了,有的成功,有的失敗,現在年紀大了,就剩平常心了。”他狡黠一笑,“所以說,成功還是年輕一點就擁有比較好,年輕的時候嚐成功的滋味更盡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